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两岸书法家吴颐人杜忠诰谈艺录

2018-03-30 09:00 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阅读

知名书画篆刻家吴颐人去年底以来因骨折一直住院。日前,听闻与之有多年书作往来而未曾谋面的台湾地区书法家杜忠诰来沪参加“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100周年活动”,不顾身体不便,离开医院与杜忠诰在春雨濛濛中会面。两位书法家初次会面,一见如故,深入交谈之后,互赠各自编写文集。真可谓“陈蕃下榻处,徐孺过门时”。“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录了这次海峡两岸艺术家之间的对话。

吴颐人(左)与杜忠诰(右)

吴颐人(左)与杜忠诰(右)

他们一见如故

张伟麟(吴颐人弟子、书法家):吴颐人老师的书法篆刻,远追汉简,融入岩画,于古人中寻求己之所好,近而得益于钱君匋、钱瘦铁、罗福颐诸先生。绘画上,吴昌硕的“以书入画”、齐白石的“烂漫天真”对他影响很大。另外,吴老师在古文字研究也有很深地造诣。而今天为了这场会面,特地从医院赶过来。因为在这之前,吴老师因腿部骨折住院,现在还在调养期间。听闻杜老师来沪,激动不已。杜忠诰老师也在书画、古文字方面有非常高的造诣。观杜忠诰老师的书作, 草、行、楷、篆、隶皆擅长,尤以行草书最为得意,其行草书取石鼓文的遒健,笔法纵横姿肆,如风行雨散,求变而不离规矩。再加上谢宗安师的悉心教诲, 自己的勤奋好学。总之, 他的书作无论是楷行篆隶, 都自然流畅, 苍劲多姿, 大气磅礴。

郑君扬(恒南书院管理人员、斯米克集团办公室主任):大概从去年5月份,我和伟麟两个人就开始策划两位老师的见面。因为两位老师都有相似的身世经历,小时出身寒苦,年轻时都做过小学教师,都擅长书画,又热衷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所以我们不遗余力地来促成此事。经过九个月的洽谈,借助“纪念南怀瑾先生诞辰100周年活动”为契机。两位老师终于得以相见,而且是一见如故。我们为他们的会面而感到高兴。也希望此次的会面,不仅是两位学者缘分的会面,也是能够把海峡两岸传统文化一脉连接起来的一次会面。

从南环瑾先生谈起

吴颐人(书画篆刻家):从刚才与杜先生交谈的过程中,我发现杜先生说起话来可谓中气十足。会面之前,听伟麟说,杜先生是南怀瑾的学生,恰好我也与南怀瑾先生有一物之缘,因此,我觉得我们非常有缘分。记得是改革开放后,大概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人民出版社为南怀瑾先生出版一本书籍《论语别裁》,出版社责任编辑张先生请我为南怀瑾先生刻一方印作为赠送礼物。印面内容为“南怀瑾”三字,其中“南”字单独拉长居右,“怀瑾”二字为一行,居左。这方印的印模至今还留在我家里。

杜忠诰(台湾地区书法家):真的是机缘巧合。我就是因读了南老师的那本《论语别裁》而认识了南老师,从此开始了向南老师求学请教之路。当时,二十几岁的我在报纸上第一次拜读南老师的这些文章,因为这也是南老师的演讲稿,每一期字数不多,大概八百到一千字左右。当时读罢,又惊又喜:这“南某某”是谁?能把论语如此教条枯燥的文字变得这么平实。如此生活化的语言萌发了我向他请教的冲动。后来这些文章集结成书,我欣喜若狂,买来之后多次细细咀嚼。

反对台湾“驱中国化”

吴颐人(书画篆刻家):我们都是研究中华文字的,如今听到“驱中”这个问题,真的是非常滑稽可笑。蔡英文你姓蔡,难道你写姓氏时就忽略不记吗。更何况认祖归宗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我姓吴,无锡是吴氏的发源地之一。前几年我在美国举办展览,展览上结识了几个吴姓同宗,于是我们决定成立一个美国吴氏宗亲会,每年都来无锡祭祀祖先。美国华人如此,台湾怎么能够例外。蔡英文搞“驱中”是完全错误的,不得人心。

杜忠诰(台湾地区书法家):说到“驱中”这个话题,我们所见略同,更有许多(看法)要聊。去年蔡英文接任“中华文化总会”会长,借机搞文化“独立”,就此我发表了一篇反对文章向蔡喊话。这篇文章收录在我的《研农闻思录》之中。文中提到,台湾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早已发展成为杂糅的多元社会,倘若把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与大陆文化划上等号,而后试图把台湾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加以切割。何异于自我窄化,自我矮化,这样终不免台湾的异化。跳不开1949年的政治背景,是台湾的悲哀。这个文化认同心灵的错乱之结,若不早日解开,台湾便难有一日之宁。

吴颐人(书画篆刻家):能听到你这么认为。我对你更加敬重了。再说岩画也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我一直在研究岩画,它最早有一万多年的历史,它主要分布在内蒙古、云南、甘肃、宁夏等地。而且我会把岩画融入创作之中去。我的很多作品都借鉴于这些岩画。我想这就是文化的传承。所以“驱中”论怎么能够成立与实行啊。

杜忠诰(台湾书法家):是的,那是绝对违背人心的。但只要对人性、人心有正面意义的中华传统文化,我们都有责任去弘扬传播。不管儒释道还是诸子百家,他们注重人情义礼、注重人性。

吴颐人(书画篆刻家):写书法,要坚持自己。管他南宗与北宗,吾以吾笔写吾胸 ,各家理俱生花笔,逐一搜来笔底融。不仅传统的继承,还是当代的生活以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文化,我都会把他们融在一起。除了汲取汉简的营养之外,我也会用日文、韩文来写书法,用东巴文、琴谱上的文字来创作,甚至集网络上的乱码来创作。还有,我还会把生活中的细节记录在我的作品中,比如这幅《沁园春·买票》就写道:“春节又到,中华大地,有钱飞机,没钱站票”。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