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海派书画:有条不紊露峥嵘

2015-05-22 08:3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吴昌硕 《菊石图》 朵云轩供图

吴昌硕 《菊石图》 朵云轩供图

张大千 《高士图》 朵云轩供图

张大千 《高士图》 朵云轩供图

  纵观拍场,其实海派的专场不仅上海、杭州等地的拍卖公司在“捧”,北京的各大拍卖公司亦在加推。比如2014年的北京匡时拍卖,不只海派专场表现不俗,吴昌硕专场中的50余件缶翁妙墨更是100%成交,成交额高达1.04亿元。

  “拍卖行为的本身说明海上画派引起了藏家们的极大关注,从艺术品投资的角度来说,这是最佳机缘。”上海藏真海派美术馆馆长、收藏家万峻池表示,拍卖是目前中国艺术品交易的主要途径,拍卖行应有极大的话语权。另外,进行专场拍卖本身就是引导中国艺术品的收藏方向,这既是迎合市场的表现,也是引导中国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的动力。

  目前,赵之谦、张大千、黄宾虹、吴湖帆、关良、陆俨少、谢稚柳、程十发、唐云、陈佩秋等海派名家处于市场的上升阶段,价位属正常状态;而费丹旭、虚谷、任伯年、吴昌硕、蒲作英、冯超然、钱瘦铁、江寒汀、张大壮、来楚生、贺天健、郑午昌、应野平等一大批海派名家,在万峻池看来,他们的艺术价值、市场价格目前被严重低估。而从近些年的成交价格可以看出,海派书画的价位在波折中整体稳固上涨。

  以往,海派画家的作品在北方地区价格相对较低,不少人千里迢迢跑去北方“淘金”。对于这种差价现象,万峻池认为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异地的拍卖公司以较低的市场价格买到海派名家作品的情况时常发生,造成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首先,当地藏家喜欢本地名家,这是个惯例,他们比较喜欢收藏投资;其次,异地名家作品的真伪难下定论;再者,市场价位尺度的把握也不是最好。”

  海纳百川 雅俗共赏

  海派绘画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它与其他流派的不同体现在一个“海”字上,它以大海的胸襟,容纳了各流派的艺术语言。艺术家们从崇山峻岭中走来,经历山石川海,为日月星辰写照;他们用多元的艺术语言,凝聚成时代的精气神韵,奠定了海派绘画的坚固基石。

  然而,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吴昌硕、任伯年属于商品画家,主要以售画为生,因而总是将固有思维突出在海派的商品性上,而忽略了其艺术性。

  “上海作为当时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艺术家来到这片土地的目的自是不言而喻的,历史对于他们的认定当然也包含着售画的行为。艺术家根据地域文化特色,创作出了雅俗共赏的作品。如任伯年的《群仙祝寿图》《三羊开泰图》,其内容包含着华夏文化的缩影,它是一种真情的寄托,更是美好的祝愿。再如吴昌硕创作的《风竹图》,它本来的含义推崇虚怀若谷的风骨。”在万峻池看来,纯粹认定他们是商品画家,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如果由于我们文化的缺乏,而令传统意义上的绘画精神处在模糊的认识状态,那可能是文化修养的倒退。”

  不只限于商品属性的疑虑,一直以来,业界对于海派概念的界定也具有一定的模糊性,有人称,这是认识海派画家的又一个误区。

  实际上,最早提出“海上画派”称谓的是擅长金石研究的书法名家张祖翼。杨逸编著的《海上墨林》则收录了宋代至清末民初在上海的书画家七百四十余人。程十发先生在1992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上海中国画名家作品》序言中亦曾写道:“对于上海的画坛,我一直以为是个浩瀚的海……”

  万峻池坦言,关于海派绘画的时空界定、风格阐述乃至画家归属,历来众说纷纭。其中较为普遍的观点将“海上画派”分为四代:开宗立派的第一代(虚谷、蒲作英、任伯年、吴昌硕等),承上启下的第二代(吴湖帆、张大千、黄宾虹、刘海粟等),各领风骚的第三代(陆俨少、应野平、谢稚柳、唐云等),蓦然回首的第四代(张桂铭、卢甫圣、施大畏、戴明德等)。

  “对海派艺术家来说,上海是他们生活的第二故乡,也是他们艺术的摇篮,他们共同谱写了中国画灿烂的篇章。”万峻池谈道。

  有条不紊最适宜

  海派名家之作在拍场持续不断地刷新个人纪录,还创造着“天价”,但一些市场观察者普遍认为,对比整个书画市场,海派书画的整体行情远未达到预期。

  万峻池表示,艺术品从产生便始终处在动态的发展中,伴随着市场的起伏,价位的波动都可视为正常范畴。“有些作品产生的一些所谓‘天价’,只能对应它的时间点。2000年曾经产生的‘天价’,它只能代表那个时期的指数,以今天的市场来比,它可能是个最低的‘天价’了。”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势态,万峻池深信,优秀的书画艺术品不仅是国之瑰宝、传家珍秘,也必将成为经济之形象、企业之精神。

  业内人士坦言,与暴涨暴跌的艺术品市场相比,有条不紊或许更适合海派书画市场的发展之路。

  而海派书画市场行情的拉升,也牵动了新海派画家作品的进一步升值。有人说,新海派画家以及海派后裔正在慢慢崛起。而且如早期的吴昌硕之作,有价无市,与晚年作品存在着巨大差异,如果高价买进,对藏家来说,或存在一定风险。

  “‘货买当时’是重要的理念之一,收藏当代名家解决了根本的真伪问题。”然而万峻池也表示,购买海派后裔的作品必须要明白,艺术家不存在世袭制,藏家关注的永远是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如今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不断地攀高,要分清其价值产生的根基。如果是恶意炒作的结果,投资必定失败。

  无疑,涉足现在的海派书画收藏,不仅要有巨大的物质基础,还需具备与之相应的专业素养和知识储备,鉴真识宝的眼力更是确保藏品真、精、新的重要依据。万峻池坦言,收藏者对一件藏品持有的时间跨度、鉴赏眼光,无不包含着鉴藏家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理解,这个理解过程则可分为财力的积聚、眼力的锻炼以及定力的支撑。“近几十年来,我们的民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艺术珍品显露峥嵘,备受尊崇,原先宝当草卖的时代已变成草当宝卖。民族的文化复兴将要来临,全民收藏之风即将变为现实,如果说财力与眼力是艺术品收藏的基础,那么定力就是收藏家成功的保证。”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