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美国作家1933年译水浒 名为《四海之内皆兄弟》

2012-09-28 10:31 来源:扬子晚报 阅读

  正当《新水浒传》和老版《水浒传》电视连续剧在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之际,一套由美国女作家赛珍珠翻译并亲笔签名盖章的1933年精装英文版《水浒传》近日现身镇江收藏者庄先生的家中,历经78年风雨沧桑,此书保存完好,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准确无误的将《水浒传》翻译成英文,确实不易,但赛珍珠努力表达原作中的细节,没有任何删节,把原文较为忠实地翻译成英文,比较完整地再现了原文的内容与结构。

  书上有赛珍珠签名和私章

  昨天(28日)上午,在位于镇江中山西路山林苑的庄先生家,记者见到了这套英文版《水浒传》,其英文书名叫《All Men Are Brothers》(“四海之内皆兄弟”之意),分上下两本,内页有线描插图。最为珍贵的是,扉页上用钢笔签有英文“PFARL S.BUCK”(赛珍珠)的签名,并盖有一枚红色的篆字“赛珍珠”椭圆形名章。据庄先生介绍,这套书是3年前他通过互联网淘得的。据了解,庄先生一直喜欢收藏有关镇江的文献资料,一次他在旧书交易网“孔夫子网”上看到有人出售1933年赛珍珠译本英文版《水浒传》,便与卖家取得了联系,最终以数千元价格购进了这套初版书。庄先生说,据说赛珍珠签名的书有不少,但刻有私章的书不多,这本书应该属于她的私藏。

  《水浒传》迄今已有多种英文译本(包括Jackson及Shapiro翻译的版本),但比较起来,仍属赛氏译本最具影响力。新版《水浒传》在2009年7月开机时,电视剧主题曲就已定名为“四海之内皆兄弟”。新版《水浒传》现在片标“水浒传”下有英文“All Men Are Brothers”。

  她从小就是“水浒迷”

  赛珍珠是以中文为母语之一的著名美国作家。本名珀尔·布克Pearl Sydenstricker Buck。赛珍珠以英文姓氏为姓(其父即名赛兆祥),取pearl中文意思珍珠,合成自己的姓氏。赛珍珠出生于美国,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清江浦、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其中在镇江生活了18年,她在镇江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因此她称镇江是她的“中国故乡”。赛珍珠童年时就迷上《水浒传》。因为这本伟大的农民起义的史诗作品多次写到了她的中国故乡镇江。王妈妈是扬州人,在王妈妈的影响下,赛珍珠听过不少水浒故事。家中厨师不仅烧出可口的饭菜,还能给赛珍珠说上一段书——三国、水浒的故事。每每这时赛珍珠听得都入迷了。赛珍珠对于“武松打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这些书中的场景,还能像模像样地表演一段!连她自己都觉得,她自己“与中国人没什么两样”。

  她让一百零八将“出国”

  在龙墨芗和其他朋友的配合下,赛珍珠于1927年到1932年历时4年多完成了《水浒传》71回(将原71回本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改为引首)的英文全译本。

  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赛珍珠在南京做大学教师,她请来女儿的家庭老师——金陵神学院龙墨芗先生,做她的中文秘书。龙先生是南京人,出身秀才家庭。赛珍珠请龙墨芗为她解释书内所描写的古代风俗习惯、服饰、兵器及古代专有名词。翻译的方式很有意思:首先,她自己通读原著,然后请龙先生大声朗读,她尽量逐句直译出来,这种边听边译的形式能促使她加快翻译的速度;在翻译的同时,她会不时参看手边的原著;整部小说翻译完成后,她同龙先生一起逐字将译文和原著对照;为保险起见,她还同林语堂夫人廖翠凤再次核对译文,廖翠凤为她朗诵《水浒传》,赛珍珠一边听,一边用笔译成英文。(通讯员 裴伟 鞠永平 记者 张凌发)

\

  赛珍珠译出好多“中式英语”

  “江湖好汉”叫做“a good fellow of the rivers and lakes”

  在翻译中,赛珍珠尽量保持原著的风格,保留中国古代语言特有的表达方式和行文习惯。要做到这一点,最有效、最便捷的翻译方法就是直译。比如她将成语“东奔西逃”直译为“ran east and west”,“江湖好汉”直译为“a good fellow of the rivers and lakes”。“武松打虎”中有一句“说时迟,那时快。”赛译为:To tell it is slow,but it happened too quickly。   至于一百零八将的诨号,赛珍珠也采取了同样的翻译方法:The Opportune Rain(及时雨);The Leopard Headed(豹子头);The Fire In The Thunder Clap(霹雳火);He Whom No Obstacle Can Stay(没遮拦);White Stripe In The Waves (浪里白条);Flea On A Drum(鼓上蚤)。

  原文片段(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

  ……

  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滚将出来。

  ……

  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赛珍珠译文

  Then Lu Ta went forward another step and as Cheng sprawled there, Lu put one foot on his breast. Lu Ta’s fists, each as big as a coarse earthen bowl, were outstretched and his eyes glared down at Cheng and he said, "I was at first a guard before the general’s gate, and then I was raised to be an official over five different districts, and I do not think I held the title of lord in vain, and are you fit to be called by that name, who are but a meat-selling, knife-holding butcher——a man like a dog. Shall you be called an official?How did you dare to use force to cheat the maid surnamed Chin and named Jade Lotus?”

  ……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