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苏楷 | 一直想恢复可能接受的尺寸

2023-01-28 08:2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苏楷 阅读

苏楷


苏楷,当代诗人。《中国诗坛》杂志执行主编、《半岛诗刊》执行主编。诗作见于《人民文学》《今天》《诗林》《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特区文学》《北回归线》《诗参考》《世界汉诗》《中国诗人》美国《新大陆》纽约《国际诗坛》《诗殿堂》《常青藤》《一行》杂志,香港《中国流派》诗刊,德国《欧华导报》等数十种报刊,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德文。出版诗集《魔像》《在甲板上跳舞》《方向》《我的手指压着黑夜》《跟舰长有关的火课》多部,作品入选《中国新世纪诗选》《中国当代汉语诗歌档案》《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年鉴,年选,并获奖项。


铁锈又一次被除掉

不要怀疑永恒,镜像总是虚构的

那些鹰,可以飞的很高,而人的
高贵,在于内心:似乎帷幕
这极难审定,一个舞蹈演员肢体上

已不适应视觉的转世。当然,可能
成为自己的事,奥秘也许都存在
冻结的冰排,并没有离开水

像泽国:一种吝啬的泛滥,又凝固

单翼鸟处于孤独,尤其被收录图鉴
至此时,如果消弭了动机

或者,所有的墓地都是哑剧,一幅
画像下的小片段,在木框之中
并非邪恶:肯定治愈不了

你白天的颜色,犹如退到地下室
内部,查阅秘密的档案
或视为梦呓,变成游弋的行动

20221227早晨


漆黑之侧

是什么名称,在殖民地获得读书奖
一大堆玻璃器:似乎距离遥远
就易碎。像节日的苹果树,不能

放进手推车里。黑色的,在一张
纸页的上方,从前,宛如

一个清朝皇帝的瓷盘。相关于
多年前的气候,并非雕刻师

在材质上用巧工。而手下的雕版
近于文字的护身符:也不像
红宝石,以及碧玺透过一种空隙
光线的雾,宣纸的软玉,必然

我们需要无尽的氧气。或者,这些
字迹的列队,不拘于形式
偶尔,跨过门槛,尘埃落定

不一样的庆典:陌生人携带了幽灵
安逸时分,也比较少,徘徊

格律的房间被分成隔段,书籍的
颜色,拿起来还是变得陈旧

20221229早晨


纸杀

除非你夜晚宣喻,我才听见一点
那样的话,靠近墙壁的木琴
必然,找到下一个辖区。别墅

被考虑到这白色的风景:而糖果店
有些远,我猜测一堆彩色纸

在折叠。或私人的小飞机,去追赶

鸽子。但熄灯的时候,好像
一切都结束,当然,强盗在落日下
实际是漆黑的词语,在指骨作案
这个自我迷失的过程,要占据

剩下的声音:并非一种视觉的抓紧
又缠绕,像缝合一件旧长袍

银勺,拿出餐厅,已无什么大用
而搜索的石头,发现了喇叭

扔向我的房间,犹如金属螺旋桨
我认出它,这音响,也许恐吓了狼
直到附近的野生动物园,堆积岛屿

20221224晚上,平安夜


返回语言学

在某处,有白马的前哨,又或许
烛光的微弱:一切都会好起来

人们可以站出来说话,返回语言学
很早,那是字母表的差异
而勉强分开花瓣,也蕴含多歧义

一种颜色的地平线。同样,
要拽紧,绳索,过河。

和它的釉彩,成为嗓音内的色画
回到最初的衰落,从乌托邦

也充分占用一次,这意愿的马刀
假若,挥舞太肤浅,至多
停歇的部分,没有一如消失的冰雪

在别的时限,绿苹果也是残败的宿命

202311下午


一直想恢复可能接受的尺寸

投出的石头也不是号角,如果
选择一次,用手指把它凿空

像石鼓:要是摆设,就失去了契约

庆典,一直想恢复可能接受的尺寸
白玻璃的桥,关于被负责的支点
在风景中脱颖而出。练习
有结构性,并非成为严寒的冰层

几近于其它地方骄傲的建筑:这样
不愿意按老一套,搭台子
周围有一些火烧到黏土,变成陶俑
对自己设问,许多排列到单数

所谓天空之城的暴风雪,只不过
传递紧急信息,在声音的豁口
积聚着散兵游勇,从喉咙的发声

才不是被纠缠的残余势力。当然

原来的开阔地,冲锋队也在敲击
毕竟,结束的战场都无一例外

以便拖曳帝国的木乃伊,或在
火车站解剖台的重建 ,却投下影子

20221230早晨


在姿态的较量

那个影子,拉扯的是胳膊,这不
绝望。嘴唇的洞穴更加深邃
发出语言的野兽,才疯狂

从午夜的通讯中:噩梦里的东西

都属于殉难者。但谁会转着圈
攀登台阶,对身体的触摸,就是

唤醒的认识。连同鹪鹩也一起鸣叫
给骨骼的小天使,一个弯度
透过拉直细长的弹簧,自我保持

一个扭曲的玻璃门:这么做一些
在姿态的较量。再致你
愚蠢的幽灵,还归置于死亡

而决定着命运的隔膜,立即,竖起
镜像,冲出去。在冬雪隐蔽的
小分队,已经所剩无几,又是
白色覆盖的角度,比喻一种漆黑

20221218早晨


重温地理课

这是地理课,留下他朗读,山脉
河流,陆地上消耗的探险行动

即将在沉睡的魔咒:挣脱分支

及其照妖镜从地面下,捕捉
耸立在森林很近的小分队,也像
迟一点给图标定位,这之前

有无数颜色转变,那样闪耀时
区别,不是换了一本书籍

或者,内心的地图册:有一幅
悬挂下来,遗落的火山

是挽歌。或吃力的键盘手概不负责
灰烬,像丢失了行李

怎么能最好:旅行还不符合材料

推定玄武岩的结构,另一方面
偶尔采用小铁锤,感到有限的权利
延伸了视野,至少勘探队

一起在缓慢的,扩展了裂缝:真的
依靠指南针,足迹才有响动
而此时关闭麦克风,确信无疑

妥善的陈述人,没有看先知的塑像

20221111早晨


内部资料

这时候取出油印纸,添加的还是
黑色,空圆桶笔直的
像河道,在那附近挖掘,也不彻底

抛掷的字母表,进入阴影的小飞机

滑行,很触动:适合把书卷
叠加起来,而落下,停靠站上

也有身体的跌倒,那一步,要留意
名字,和日期。从椭圆形的轨迹
最初深陷螺旋状,像唱片

喇叭花在照耀下摆动:替换手臂

与风景画,接踵午夜,或许,也是
唯一的颜色。在暗箱中
颠簸,碾过死亡。排列骨骼
近似于祈祷,非常像对天堂的礼貌

那样在灵魂的首位,被体内服务
并非调侃典型,而笼罩肖像的玻璃

去擦拭一遍,又返回名人墓,仿佛
加急电报。稀疏的线条
也模糊不清,散发着肉体的传单

20221028早晨


而笔画内的渡河

并非最后一张,这画家的颜色
心中的乐器:寂静,像祈祷的修女
怎能不以栖身之所璀璨言语

而笔画内的渡河,也不是一次

完成,先那样秘密的移居。既使
启开画箱,你到了一个
耶稣的圣诞节:走的路因冬天

风雪也在年龄命名,进行争战
看起来,不像游戏。纸页上
积聚的花瓣,都是假的

描摹了面孔,有不少恶作剧,荣耀
已成为变换的形式,还不能委托

那么远的地方,没有辖区:统领
你放松手臂,沾沾自喜
内心在睡眠的枕垫上,仿佛集中营
影子数不清无名的巡逻兵
干预你,又适得其反,线条
也许,转化为肖像的捕手
非应邀从你的认知,连成一片
避开多余的墨迹,犹如
乌鸦眼:后面必须操持镜子,
一种喜悦的艰难,或者更生疏
然而,没有继承人,可谓不留意提出

2022108早晨


这是一个概率

这是一个概率,也许,在内部
充满了空置:而且镜子,照耀着
彼此。最近期间,影像呈现
某种程度,确切的说,都升高了

地面的海拔,还形成了一座山巅

借助数字的差异,冬天,只是一块
白布:暴风雪,没有顺序的字符
以及划船过河的对岸,同时

也不像独自在世界漫游。而旋转
冰雕舞,墙壁,与名字上

乌托邦过境的通道。甚至,此时
有数学课的愿望,假若,哲学思想

来回逡巡在眼睛:至多的讲习

或者就一点点挪移,从重塑的泥像
没有多少真实中的英勇,但今天
挂着深色黑板,要求有笔画的交叉

可是水银气囊被挤压,不是方法论
出现的问题,或实际的效果更好

20221221早晨


另当别论

已经散去,雾霭,没有实例数

我回到紫藤藤椅的位置,一个木框
和空气中的锚链,你无法感觉
是钳制,让我闭嘴:而那个

挖了槽的地方,也可能啼笑皆非
旧规划布置的白旗,不管如何

就要交给柑橘园,现在,黄金的光
去适应睡眠时的概要:像扎记
留言了一部分。空置,成为我即将
热爱的根本,游移一种休息方式

然而,那些木杆的接手,不是
非常契合,在眼睛之内的套马索
敌意中的情节,一错再错

但没有什么足够的雕像:除了荒诞

不可能疏离,大量的气象学,一直
存在。我在暴风雨里,面对的
表面上的晴雨表,怎么另当别论

20221219中午


附近的字母表被武装起来

你档案的奇迹,在一小块铁皮上
折弯了,也不像叉子。这个
附近的字母表被武装起来,似铠甲

没有误导瞳孔披挂黑斗篷:本身
伸手,触摸陨石坑,那场雪
在黎明中堆置,然后,铁匠们

打制了一天的新闻。关于很多
矿石的位置,同样对锤击的崇拜

进入一个在发展的实例,并没有

数字化:挂图,和玻璃壁画
先是守夜人,端着一盆雪放上架子
从小小的埋葬,房间里有点寒冷
或者,在推开的方式,季节

出现了误导声音的审判。来自
公共场合的切入:依旧拿开
手指的硬糖,有滴落的白光线

火焰在内心的猛烈,黑暗的地域中
旧钟下,是一个崇拜上帝的巴赫

而邻家的影像, 布满音乐的金属
碎片,看来可以整理地下室的手记

20221222下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