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陈君魏:后现代艺术多元化判断中的悖论

2012-12-06 08:5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君魏 阅读

  后现代艺术多元化判断中的悖论
  
  陈君魏
  
  按:文章发表于2012年第5期《美苑》杂志,由于篇幅所限有删减,此处为原文。
 

陈君魏:后现代艺术多元化判断中的悖论

  后现代主义思潮,是西方后现代主义哲学与艺术立足于现代文明的实景下,所展开的文化反思。它已影响到当今世界思想和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现实存在物质主义的限制但没有文化发展的约定,由于社会资讯的发达,后现代主义并非只是西方的文化现象,它对中国现实社会全面的冲击已显而易见。本文式从现代工业社会中人的“物化”,反省后现代理论的极端行为,支持艺术形而上——反大众价值霸权,寄期望于重建新型人类关系和新理性的出现。

  后现代主义产生于上世纪60年代,80年代鼎盛。它是对西方现代工业文明所凸显和隐藏的社会文化矛盾所持的现实怀疑主义的批判态度。涉及到社会和政治、哲学和艺术、科技和理性,包括日常生活与心理领域。尽管后现代思潮伴随着“全球化”弥漫在大气层中,对于这个至今依然时尚受用之词,则是一个从理论上难以精准下定论的一种概念。下定义意味着约束,这正是后现代主义所要求避免的。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如果要给它下定义,就意味着判它死刑。但是它强调主体是某种破碎的、不完整的幻象。人的存在是自我体验,看中差异性,不确定性和丰富性,最终解构整体性。并用它特有的力量反基础,反本质,反中心消解现代性。所以,后现代所需要的是一种不可理解的理解反思。后现代主义艺术,倡导“怎么都行”的包容态度,跨领域地制造感官刺激的艺术产品,在过程中释放愉悦与能量,试图从现代性内部突破现代性的一种创造力量。“他们试图把抽象的和表现的、人造的与自然的、复制品与原作结合起来,想同时得到所有的东西--从这种意义上说,他们正在创造一种真正的综合艺术”1。开始对现代工业社会中的一切、以及不同于自己的一切,都进行感性而残酷的清算。由此从主体性问题展开,讨论后现代主义的合理性及其悖论,质疑庸俗后现代艺术的“虚无性”。
  
  一  现代性噩梦与后现代温床
  
  现代社会的现代性包含了人的主体性,主体性表达的是人对世界的能动关系,主体性既是人作为主体所具有的性质,又是人作为主体的根据和条件。自18世纪的“启蒙运动”和“工业化运动”,人的天然本性“趋利避害、自私自利”被全面阐发和肯定之后,人的行动不再听从上帝的召唤,“上帝死了”。而是根据自己的本己的需求和意愿,合理而又正当地为自己的利益而行动。即一切事物都是“为我”的存在,除此以外别无意义。现代工业社会的形成充分地反映出人本的主体性思维特征和要求。

  没有能超过人性的力量推动人去进行创造或猎取所需。创造一种机制或一个结构,以维持自己的生命和存在,满足感官和欲望,人就必然要追求自我保存。这种自然倾向的“创造或猎取”在近代西方思想家看来,是人本能地正视现实——是欲望个体、利益个体的结果。因而从本质上说,人与动物是相似或相近的。对人性的看法,本身是一种价值论或道德论的视角,既然承认人的私欲、私心、私利都是天然的存在,因而必然承认人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占有性个体主义,在追求利益上的正当性和合理性。

  在现代工业社会的实践中,管理和生产的高度机械化、科学化,社会生产和管理变成了更为庞大、严密有序的机器体系,个体人从形式上被组合到这个“机器体系”中去运作,通过一种被机器工业所整合的模式创造物质财富。当人开始与各种各样的机器遭遇的同时,人很自然地被变成了他所遭遇的机器上的一个“齿轮”,也就是说,人必须去配合机器的工作,而不是机器听命于人的精神诉求。由此,人作为“机器”的一部分必须围绕“物”而开动或停歇。当人的意识完全被“物质”所挟持的时候,人失去了主体性、选择性,人成为事实上的物。现代工业社会的发展在给人类带来物质上改善的同时,也彰显一种占有性个体主义欲望的无限膨胀,无论是“机器体系”相对于人是主体,还是人相对于物是主体,其“主体性”都是“二元论”思维下的合法规定。这种“主体性”原则在实质上是一种控制性和征服性的“暴力”,它体现在对他人的关系上,将把他人“作为客体加以压迫”。真正意义上人的主体性也就消失在现代性之中,但它却留下了一种人的自我肯定和自我张扬的虚假外观,这正是现代性的惑人之处。这种后果表明,人的解放的目标变成了人的解放的陷阱。现代性的陷阱在于,它构筑了一个自我辩护的逻辑前提,而这个逻辑前提同它的结论构成一种解释学循环。这个怪圈由于现代性在物质层面上的成功,更是堵塞了人们反省“自我”和“欲望”的通道,消解了对它批判地加以清算的可能性。在现代性的现实社会语境中,所谓集体也只是简单的个体的集合,个人只是这个群体中孤独的异化灵魂,每个个体都是“机器体系”流水线上被塑造的标准件,人成了被同一化的人。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冷漠和互不信任。这一噩梦被后现代主义所识破,解决的方法是拷问工具化的科技理性,消解现代性。因为“人,无论是孤立的还是集体的,都应成为科学的对象,……它仅仅是知识之序中的一个事件”2。于是,在工业社会如火如荼之时,福柯肯定地警示:“人也死了”。

  在后现代文化氛围中,无论是哲学或艺术,传统的价值观念和等级制度都要被颠覆,现代主义中的个性和风格被消除得一干二净,主体成了某种破碎的幻象。后现代主义已不是对“我是谁”的追问。而是“人是什么”,死于什么的回答。尽管它的叙事方式是不确定的、多义的、混杂的意向组合。也并非现代主义之后反对既定的模式,而是希望建立有更多自由的交往方式使得各种学科能够进入开放的合作。重新意识世界“诗意”般的整体性。

  我们就处在实证科学交媾实用主义为主导的现实中,早期工业文明实用价值的产品还没有满足生理功能需求时,后工业时代的商品又在信息通道中全面挑逗着当下人感官性于体验性的心理冲动。“人”就死于知识论的把握方式。

  作为利己动机至上的人格,只能是一种经验的存在,或者是服从肉体本性之要求的经验主体,进而构成知识论的探究对象:与商品经济和市场逻辑这一现代性历史前提相适应的“经济人”;人因自我异化而遭遇的“物化”人 (马克思);因现代制度所造成的被“凝视”处境而导致客体化人(福柯);人因工业社会的体制化因素而沦为“单向度的人”(马尔库塞)等等。所有这些,都不过是现代性语境的内在要求和必然结果,因而构成现代性危机的种种证据。在这些证据面前,后现代艺术不再对现实社会报以批判,宁愿将个人生活置于随心所欲、纷乱无序的平面中自我解嘲。理由是:中心变成多元,永恒已成变迁,绝对换成相对,底线可以嬉戏。主体消失,深度和历史感被解构,作品仅仅作用于人感官上的刺激性激素,它强调的只是在后工业化社会背景中、所支起的后现代主义文化温床上的欲望本身。

  在这个宽大而华丽的“床”上,现实中人,一面忍受着内外的压力而焦虑、苦闷、彷徨、忧郁、孤独、无助,随波逐流,无所适从。一面欢呼“自我价值实现”,表现在消费情感、消费放纵、消费暴力、消费模仿、消费腐化、消费滥用、消费伪造、消费施虐、消费侵犯等等。这些情绪与行为有些交织在“床”上,有些分散在“床”下。总之是“没有人和物的关系,只有物和无的关系”绝对的不同于过去的体验。后现代艺术就是合理的纯粹商品,要获得市场,就必须迎合大众,后现代艺术展现的就是那样的一个现实日常生活中的感性外观,怎么看都觉得后现代艺术已经上任为大众猎奇又喜闻乐见的快乐而无聊的天使,而且丝毫没有差异性方式的表现。后现代艺术终于在床上、把自己有序地变换成大众化的迪里斯乐园,而成为大众文化价值的一分子,并且乐不思蜀。虽然传统的“元叙述”存在死板僵化、机械划一的整体性、中心顽疾、同一性肿瘤。但作为文化“众意”之间博弈的过程和结果,大众文化价值潜在着“集体暴政”的后果,几十年前的中国就演出过那样一幕人类悲剧。

  我们生活在一个思想日趋式微的世界,生活在一个互联网编织的信息时代,生活在一个不需要思想尤其是使人激动、引起异议的“危险的”大思想的文化中,生活在一个废话和谎言合法化的语境中,即便是老子、庄子、柏拉图、马克思突然现身——想说两句,人们也丝毫不会理睬他们。而是会忙于从互联网中搜寻身价不菲的娱乐红人何时到来,和自己尖叫互动“艺术”。物性生活的存在不需要哲学,从来没听说过动物需要哲学。哲学没有自弃,“哲学首要任务就是对最流行事物进行批判”,法兰克福学派的昭示真有嫉妒之嫌?即便如此,它仍然赋予后现代主义探寻者全部的激情与动力响应反省。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