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黑丰| 民刊的负趋光性

2021-11-01 08:4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黑丰 阅读

2019年5月,在罗马尼亚雅西第6届国际诗歌节,二 战弹孔墙前留影,摄影:王家新

2019年5月,在罗马尼亚雅西第6届国际诗歌节,二 战弹孔墙前留影,摄影:王家新

黑丰,诗人,后现代作家。主要著作:诗集《空孕》《灰烬之上》《猫的两个夜晚》《时间深轧》,实验小说集《蝴蝶是这个下午的一半》《人在芈地》、随笔集《一切的底部》《存在-闪烁》等,作品被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罗马尼亚语等多种文字。2016年6月获罗马尼亚第20届阿尔杰什国际诗歌节“特别荣誉奖”, 2019年5月获罗马尼亚雅西第6届国际诗歌节“历史首都诗人奖”。曾担任中国第四届青年华语作家奖、北京白雀奖、太阳诗歌节、成都市“杜甫诗歌创作奖”等重要奖项的评委和终审评委。

现为《北京文学》月刊社资深编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与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长江大学客座教授。


1.民刊认识

首先,我要说,民刊一定是中国刊物的方向,是中国文化文学的活水源头,是始也是终。就是像民企一样,永远是中国经济的支柱。只有全面的民刊化,中国的文化文学艺术才会得救。民刊替代官刊,就像民企替代国企,是历史的必然,是发展的趋势,是人和人文精神生存的必须。

民刊基础是什么?

这里姑且仿四川的诗人朋友,“非非”一下。即:非官方、非主体、非组织、非机关和机构、非宏大意识形态,甚至非民族、非民粹、非种族、非国家。民刊就是民刊。民刊必须体现个人性、民间性、平民性、平等性。始终在野。前提是,因为某个国度太伟大,始终有一个无所不在的官方、有一个无所不在的媒体、有一个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有一个无所不在的政治“正确”导向,有一个无所不在的审查机构,所以你民刊必须始终在野,必须始终偏离“中心”,必须始终处于边缘性。

民刊的本质是什么?

两个字:自由。

自由是一切的基础。尤其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然后是平等、民主。

一句话,民刊首先必须是人的,是给“人”办的,办给“人”看的,而不是“奴才”办的,办给“奴才”看的;它不是一种宣传、不是一种灌输、不是一种奴化的,它不是去主导市场、不是去主导“民”意。它就是一种自由的在体,它就是一种独立的存在。它可以是一个人的精神“王国”,一个人的“江山”,随你怎么办,随你怎么说,随你说什么?你可以批评政府,可以批评政党,可以批评世风。无论你的动机,你的立场,你的思想是什么?首先你存在,你活着,你自由,就体现了一种文化价值,这种价值就是对人的尊严和人的权力的充分肯定和尊重。没有人打压你、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上纲上线、不因言获罪、不制造“文字狱”,不取缔你、消灭你、销毁你。但你也不能随意攻击人,不能随意伤害人。写作要真实要理性要客观,必须体现一种人道和人文性,必须体现人的个性和个体的差异性。必须把追求真实追求真相追求真理追求信仰作为方向,不只从表面体现,而是内外一致体现。一个刊物,只有首先是人的或人性的,然后才是民族性的、国家的和世界的。只有在此基础上,才体现刊物的文学性、思想性和艺术性;才体现刊物的地域差异和个性化、风格化,才体现文明的方向。否则,刊物分创始之初,就会成为一个怪物,甚至成为一个“微型官刊”,成为一个助纣为孽的帮凶。

2.民刊印象

目前中国的民刊,可能有一个前民刊和后民刊的问题。它不一定有明确的时间界线。

当然,从中国当代民刊历史和发展现状来看,它是有问题的,不健全的,甚至是畸形的。它的问题是它满脑子“王法”“王道”,满脑子“山头”思想,满脑子“丛林法则”,满脑子斗争哲学、实用哲学,江湖气很重,互相利用、尔虞我诈,实则没有信仰,没有进入真正的文化和文明。一眼望去,可谓旌旗招展、山头林立;到处都是陈胜、吴广,到处都是农民军。杂耍多,看客多,倒是挺热闹了一阵子。说白了就是一伙乌托帮,一群梁山好汉。民刊主编,就是那军头、那山寨王。他们一般都有一个“梦”。那就是成功。成功的标志,就是成龙成凤,成为人上人,吃香的喝辣的,人五人六、人模狗样。这些人绝大多数,居心叵测、心怀鬼胎、无信仰。他们只信自己。自己就是“我”。“我”就是真理。“我”就是天,“我”就是地,我就是一切的“王”,“王”就是一切。他们唯一的一条道,唯一的一面旗,就是“起义”,往“山”上冲,成名、成功、做“王”。因此“鸡血”奔涌。他们要的效果就是,走到哪,吃到哪,玩到哪,吹到哪;吹喇叭抬轿,一群小喽啰,前呼后拥。

从《今天》《非非》《他们》《象形》《汉诗》等刊,基本都有此种情况,很难逃脱中国“酱缸文化”循环往复的历史怪圈。

一开始就是政治,一开始就是座次,一开始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一始就是厚黑学,一开始就是黑社会性质,一始就是浑水和混账,一开始就是为了收获功名,一开始就是小农经济自给自足,一开始就是“血统论”,一开始就是“种族”歧视,一开始就是“同人”,一开始就“弱点”致命,一开始就是骨朵与死亡,一开始缺少真正的世界主义、缺少世界公民意识。

当然,排他性,精致的利己主义,任何刊物都存在。关键看你排除什么?是排除人,排除“水分”,排除非文学,还是排除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等有价值的东西。比如,一切非文学,一切苍白,一切搞笑,一切玩能指,一切玩语言,一切玩冷酷玩冷漠玩血腥,一切玩“低下”玩“下半身”,一切玩“苦难”玩他人痛苦,一切玩非人道玩野蛮的东西,的确都是需要排除的。

高蹈,和高扬文学的“血性”,文学的文学性、思想性、艺术性。文学的文学性即文学的诗性。这是一定的,也是一直必须尊崇的。

但往往,我们的有些民刊主编或创始人,在草创之初就塞进了自己的某种“私货”,塞进了自己的偏狭,塞进了自己的小情调小情绪(当然这种“小”,如果“小”到了一种本质性普遍性,那么,这种“小”是典型的有价值的),塞进了自己的“小阳春”。而这种小格局严重地阻碍了民刊的拓进和发展。比如:成都的《非非》,南京的《他们》,武汉的《象形》等都有此虞,玩同人,玩山头,自己玩,只发“自己人”。宁可把“灯盏”放进抽屉里。一开始就刀光剑影,一开始就是“血腥”与“杀戮”、就是“斗争”、就是“战斗”,就是同室操戈;一开始就是猜疑、嫉妒、文人相轻;一开始就是权力腐败;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一开始就把最亲密的战友,往沼泽地往泥潭往深渊里拖拽,遮蔽你湮没你埋葬你。

一个民刊主编,首先必须要有思想,甚至要有大思想、大格局、大盘、大视野;不仅要放眼中国,还要放眼世界。要敢于牺牲敢于担当,要敢于破除一切窠臼。敢于俯看一切,敢于像上帝一样对一切重新命名,使所有的事物重新“诞生”重新“复活”重新焕发生机。一个民刊主编要具有某种迷人的人格魅力、感召力,向心力。除此之外,一个刊物的头,还要会找“钱”。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钱”很重要。办刊没有“钱”是不行的。打仗打的就是“钱”,办刊从某种角度来看就是烧“钱”。人的价值也可以说是用“钱”烧出来的。刊物也是“钱”烧出来的,烧到《今天》《诗歌与人》《飞地》这种份上,就该有订户的,可以全国发行了,可以与官刊平分秋色了。当然前提是舆论必须放开,平等竞争。目前民刊很少是赚“钱”的,但不尽是自身的原因,主要是没有公平竞争的生态环境。所以,你要当民刊的头、你要玩民刊可以,你要玩三呼“万岁”也可以,但你要会玩钱!你说没钱怎么办?你的刊你让兄弟们掏腰包,那不成。都是穷秀才,哪里有多少积蓄?也有的民刊表面是民刊,却傍着官方,具有浓郁的官方背景。《象形》就是如此,它以书代刊,它的书号不要钱,它的发行还可以搭免费顺风车,你就玩不过它。

目前民刊,从《今天》《诗歌与人》《非非》《他们》《声样》《南京评论》《诗建设》《飞地》《黑蓝》《独立》《象形》《卡丘主义》《汉诗》《活塞》《自行车》等刊情况来看,《今天》《诗歌与人》《非非》《南京评论》《独立》《飞地》《黑蓝》等刊基本是很严肃的,也很稳定,贡献也是很大的。尤其《今天》《诗歌与人》的影响力,很持久。当然,好的标准,不在于生命力的长短,而在于光芒的耀眼。像《声样》《黑蓝》虽然生命力短,但很纯粹,很耀眼。由于本人手头资料有限,不能一一详叙,见谅。

但民刊永远是中国刊物的方向,中国刊物的方向也只能永远是民刊。民刊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并且,民刊是解构政治“正确”,解构意识形态一统天下,解构极权体制的克星和有力神器。但民刊飞向哪里最重要,如果一直仅只满足于停在“山头”,满足于“山头”文化,中国只有黑暗,只有死循环,没有黎明,没有未来。如果民刊振翮高飞,飞向穹窿,飞向星光灿烂的天空,中国一定会迎来文明的曙光,新的太阳一定会朗照这片苦难深重的大地。

所以,推进民刊的迅猛发展势在必行。推进民刊就是推进自由;推进民刊就是推进民主与民权。民刊的存量,民刊的发展速度与规模,直接体现了民生民主民权民情的发展现状。它既是人的生态的体温计,又是气候环境变化的晴雨表。

(《民刊的负趋光性》节选)

2020.3.25子夜,星光城
2020.8.20校订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