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鸟一样飞翔、马一样疲惫

2012-09-29 18:4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海洲 阅读

 总是被那些妖媚的概念和过于幻觉的居住理想所吸引,在这个充满强烈个性空气的时代,一个或一群人总是在不停地主动上路,带着梦想、物质精神和沾满体温的现金。仿佛迁徙的鸟群,总是在重新选择家和家园的方向。而城市慢慢出落得像一个花枝招展的蜂房,人群开始渴望把自己重新迁移到其中一个最温暖的巢里去,那是一个梦想的集合——开阔、自由、花鸟袭人、甚至还包括了幼时童话的设计和风水学上的所有优越性。
    而要命的在于这样的巢不断地出现,并且以各种不同的借口散发出超常的诱惑。更多的人开始举棋不定,开始怀疑海德格尔关于“诗意地栖居”的论断只不过是迁徙结束后的下一个理想,它永远遥不可及而又让你充满欲望。这个过程中,你所体会到的迁徙,其实就是在梦想上像鸟一样飞翔,而在生命和肉体上却像一匹单骑走千里的马那般疲惫。从南到北、从郊区到商业迷眼的中心,从单体楼到布满矮树林的小区,每一次和每一种方式的迁徙,在我看来其实不过是在完成物质欲望的同时,再次证明了商业文明对自然人的优雅统治。
    实际上,你已经深感这是一个被概念化了的时代,如同一张普遍的迁民告示可以带来所谓的写字间迁徙革命,而换一个场所圈地当然也就被命名为地产商的战略迁徙运动——城市在愉快地接受商业文明,形而上和泊来主义开始制造新的文化认知气息。这样壮观的局面下,前仆后继的人群考虑得更多的是如何扇动更快的翅膀去拥抱这物质的激流——即使自己淹没甚至消亡于其中。停不下来,也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正如杜拉斯所说:我想迁徙到南方,但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渴望迁徙的灰尘。
    与命运和使命感无关,憧憬中的远方更大程度上被欲望所支配。更多的人像鸟一样飞翔,充满对未来的设想,仿佛一生的时间都只能是在路上,而其中的倦怠、劳累,已经被一个巨大的肥皂泡所支配。我只能抱歉地说这是一种无畏地消耗生命的存在方式——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除了物质主义的灾难,也许迁徙和选择中的那些巢正是你生命过程中的歧路。我们知道,马匹的疲于奔命不仅仅是为了茂盛的水草,也许是为了寻找所谓更好的地域或环境,并由此产生致富路上的神话——可惜的是大部分梦想早已胎死腹中,激情早已在路上灯油般耗尽,你就要慢慢老去,翅膀已经无力飞翔。如同三年前迁徙到北京的一个诗人朋友所体会那样:在两座城市之后,他正在选择另一个国度作为下一站的生活,其间他感觉自己更像一架破旧的马车,被生活和欲望拖着往前走,而这一切的努力,用他的话说,不过只是为了给衣锦还乡寻找一个闪亮的标签。
    我曾经在一篇谈论精神问题的文章里说到:一个幸福而智慧的人即使老死在一座城市、一个村庄、甚至一间平房,他的灵魂也在大地中行走,那不是肉体和物质的迁徙——那是灵魂和精神的迁徙。很抱歉,也许在物质动物和经济学家眼里这样的话语实在有点像一个穷酸文人不合适宜的牢骚。但当我们停止了身体的飞翔,而用更安静、甚至是一个快活的穷鬼的方式去生活、思考、爱,你也许会发现你已经开始了精神上的迁徙,那时候也许你开始明白——思想可以像鸟一样飞翔,而肉体已经不足够让你像马一样疲惫。
  2005年9月8日中午匆就

(本栏所有文章为中国南方艺术独家所有,不得转载)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