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来信

黄灿然《奇迹集》和王寅《摄手记》出版

2012-11-23 10:08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石剑峰 阅读

  ■ 黄灿然《奇迹集》和王寅《摄手记》出版

  ■ 两人在上海回忆20多年的友谊和创作

在民生现代美术馆“黄灿然《奇迹集》朗读会”上,王寅(右)朗读了黄灿然(左)21年前写给他的书信片段

  10月21日,在民生现代美术馆“黄灿然《奇迹集》朗读会”上,王寅(右)朗读了黄灿然(左)21年前写给他的书信片段。赵荔红摄

  这是诗人黄灿然首次来沪,“很重要的原因是,王寅这个老朋友在上海”。在民生美术馆的诗歌活动中,王寅朗诵20多年前黄灿然写给他的信,给大家看那时黄灿然的照片。黄灿然出版了这些年来第一本可以拿版税的诗集《奇迹集》,王寅则出版了他第一本摄影图文集《摄手记》。在市中心的一个咖啡馆,黄灿然和王寅一起回忆了他们20多年的友谊和他们的创作。

  首次出版拿版税的诗集

  黄灿然最近在内地走动较多,从广州到上海,因为“我写诗30年,终于出了本可以拿版税的诗集《奇迹集》”。黄灿然自己都笑了,“王寅的诗集有版税吗?我是拿的,还挺高。”

  《奇迹集》原先以非正式的方式在地下流通了两三年,在诗歌读者那里反映不错,所以能“重印”。“以前都是有人资助帮你出诗集,印1000册,送给作者几百册,剩下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的原则是,诗集可以不要稿费,但不要自己出钱出版。”《奇迹集》印了5000册,也第一次给黄灿然带来了诗歌版税,“我觉得肯定能卖完,至于是今年卖完还是两三年,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黄灿然有些频繁地跑出来为诗集做宣传。

  坐在一旁的王寅也是诗人,虽然这些年他拍照片多过写诗。他的摄影图文集《摄手记》和黄灿然的《奇迹集》几乎同时出版。书中收录的照片最早发表在《书城》杂志上,既有他这些年在全世界游历的照片,也有很多他采访时拍的人物照,比如那张诺奖得主帕慕克伸开长臂自拍和莫言合影的照片。那张照片摄于2008年,那年帕慕克来到北京,帕慕克身边的莫言在4年后也获得了诺奖。

  王寅这些年多在拍照,而黄灿然则一本接一本地翻译诗集或者文学评论,从桑塔格到卡瓦菲斯,很多读者就算不知道他是诗人,也买过他译的书,“确实有读者对我说,最初是看了我的翻译作品,然后知道了我的诗。”

  10多年通信 记录80年代

  王寅管黄灿然叫“阿灿”,他比黄灿然年长一岁。“我的诗歌基本上跟王寅他们是同时长大的。我认识王寅快要30年了。”黄灿然说。“一开始是通信,那时没想过要和阿灿见面,就是通信也挺好的。”王寅说。

  黄灿然出生在广州,10多岁去香港,打工存钱回暨南大学读书,之后又在香港生活至今,自学英语,成为职业翻译家。“很早的时候,我记得,有次王寅在信里提到,他读到了蒙塔莱的诗,好像是在《外国文艺》上读到。1978年我还在读高中,他已经读到蒙塔莱啊,我连歌德、莎士比亚都还不知道。”

  1985年,两人开始通信,当时黄灿然在暨南大学办了一个诗刊。他们的通信持续了10多年,一直到有了电脑和互联网。“那时候,我们俩写信比写情书还勤快,他写给女朋友的诗还复印了给我。”王寅说,“黄灿然有很多信在我这里。我比较清楚阿灿写诗的变化,那些信,我们读过的书,一起思考的问题。一开始写生活琐事,抒发自己的情绪,然后再谈你过得怎么样。其实信的中间一段,是可以写给任何人。”黄灿然说: “太可笑了!你也有很多信在我这。大部分在我老家。我得专程到老家抢救下。”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