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陈子善:“读书无禁区”影响深远

2012-09-28 11:47 来源:深圳商报 阅读

\

陈子善(记者 韩墨 摄)

  陈子善:1948年生,上海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曾参加《鲁迅全集》的注释工作。后来在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台静农、叶灵凤、张爱玲等现代重要作家作品的发掘、整理和研究上做出了重要贡献,尤其对张爱玲生平和创作的研究为海内外学界所关注。著作有《文人事》、《发现的愉悦》、《说不尽的张爱玲》等十种,编订现代作家文集、全集和研究资料集数十种。

\

\

\

\

\

\

\

\

\

\

    口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子善

  笔录:深圳商报记者 刘悠扬

  谈到30年影响较大的书,首先要澄清的是一个观念的转变。1978年以前的传统观念,实际是“阶级论”、“等级制”在阅读领域的反映。这观念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有的人天生就有“免疫力”,天生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天生就是革命者,他们可以阅读想看到的任何书,即使是“毒草”也不会中毒。普通老百姓则被先验地假设为一定会“中毒”,所谓“封资修”的书都是不能看的。怎样判断这些书是另一回事,读者首先被贴上不同的标签。以全本《金瓶梅》为例,当时只有老干部和军级以上干部可以读。

  改革开放以后,就逐步把这种“等级”打破了。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变化。人的正当读书权利,在这个时候开始恢复。因此《读书》杂志创刊号提出“读书无禁区”,我认为非常及时,影响非常深远。   一次次解除束缚

  “文革”前开始的内部发行五花八门,为了区分各种人群的阅读,出现了“白皮书”、“灰皮书”、“黄皮书”等各种名目,但无一例外是限制老百姓的阅读。从80年代开始,这种限制也逐步破除了,文学的、历史的、哲学的、西方的,慢慢被引进了;萨特、福柯,包括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哈耶克、凯恩斯的著作,大量进入中国;文学类更不必说,魔幻现实主义、现代派、意识流、唯美主义等书籍,大量翻译引进。

  在我看来,改革开放以来,有两个方面做得很好。一个是翻译,虽然近年有些粗制滥造,但翻译面比以前任何时代都要宽广,甚至可以做到同步引进了。另一个是作家的创作、学者的思考和探索,束缚慢慢解禁了。

  解放以后有多次禁书运动,改革开放以后,每一次平反都带来一批作品的解禁,譬如“胡风案”的平反、胡适历史地位的重新评价。此外,“海禁大开”也是改革开放给读书界带来的一个大变化。过去海关查得非常严,艺术家带回的人体绘画,都被扣留下来。荷兰著名性学家高罗佩的《中国古代房内考》,八九十年代之交在内地还是内部发行,前两年,商务印书馆已经能够光明正大地公开出版了。这就是一个进步。受过中等以上文化教育的读者,对书籍自有其判断力,要相信他们的判断力。改革开放以来,这种“相信”的面越来越宽了。包括旧书,以前旧书也是不可以流通的,如今网上的旧书买卖非常活跃。通过这样的流通,许多书信、文稿、日记等重要资料被发掘出来,对历史的重新评价和研究便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可以说,“读书无禁区”是1980年前后读书界的一个标志性变化。但真正要做到“无禁区”,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我认为直到今天还没有完结。

  两本来自海外的新文学史

  我自己的私人阅读史比较个人化,更侧重于专业阅读。譬如说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的中译本,1979年在香港出版了。当时我托一个朋友从香港寄给我,竟然也寄进来了。过了几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了,这本书又寄不进来了。当时海关的标准是瞬息万变的。我一看这本书就吃了一惊,夏志清对沈从文、钱锺书、张爱玲、张天翼等人的重新评价,与传统现代文学史的“抹去”形成了鲜明对比,对学界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当时进来的还有司马长空的《中国新文学史》,80年代上海书店出了上中下三册的影印本,发行量惊人。他完全从另一个角度评价现代文学,比如发掘出无名氏,也是传统文学史从来不提的人物。这两本书,是80年代在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影响最大的两本海外著作。

  那些年,在专业之外,成为一个知识界话题的流行书,我也会关注。像本·雅明、福柯、杰姆逊的书,黄仁宇、余英时、钱穆、陈寅恪、吴宓的重新发现。我不是专门研究当代文学的,但某些话题也会关注。比如解放区作家孙犁,在改革开放以后“焕发青春”;比如汪曾祺的重新发现;再比如90年代贾平凹的《废都》、王安忆《长恨歌》产生的影响,我都会因研究而阅读。

  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还有性学书籍的出版。比如埃利斯的七卷巨著《性心理学》,潘光旦翻译,三联书店出版。改革开放以后,这也是一个大的突破,以往这类书是绝不允许出版的。

  改革开放与“走向世界”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