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肉体的美学

2012-09-28 22:1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邱正伦 阅读

 

 

作者近影

 

1   夜啤酒,诗歌或者女人

 

也许这是谋杀的最好方式

将抒情的诗歌,将深水中透明的处女

拐骗到晚上,拐骗到酒吧

用劣质酒灌溉,让诗歌失去纯洁的记忆

失去处女的贞节,在纸张的天空中

初升的太阳被水淹没。

 

失去贞操之后的诗歌,一切都以垮的方式面对我们

鲜艳的情景在垮,往事变成了肮脏

黎明变成了夜晚,风景变成了风情女子

一切都失去了初恋的想象。露水的影子

突然漆黑下来。

 

紧接着,诗歌在烂酒的情景之中

东倒西歪,弄脏水泥地板,弄脏城市的灯光

弄脏人们的眼睛,弄脏诗歌的锦绣山庄

最后在工业酒精的灌溉中,丧失最初的知觉

丧失美好的容颜。

 

用夜啤酒灌溉的黑夜,处女和诗歌口吐白沫

一切都将貌似强大。曾经让一个个王朝历经千年

却在劫难逃。

 

 

 

2    诗歌与身份不明者

 

一群不明身份的人

在玻璃的世界里生产诗歌

他们不是夜莺,不是婉转的歌唱者

他们努力生产的诗歌,既不抒情也不言志

一切都形迹可疑,用塑料泡沫代替盔甲

然后向左侧晃动,像当年比干丞相一样

用刀子刺进左胸,并非出于忠诚

而是摘掉诗歌火红的心脏

 

不明身份的人以黑夜为背景

行动草率,用马刀向诗歌行凶,来不及清理现场,

来不及化妆潜逃,将诗歌做成面具

做成酒吧三陪女郎闪闪发光的纸币笑容

邪恶的表情像水银一样四处泛滥

 

从此,双手布满深深的黑夜

将诗歌最后的一线光辉熄灭

四周零乱的影子,无数的凶器充当最后的证人

通过塑料纸张的表面,依稀看见诗歌的天空

飘满死亡的气息。

 

不明身份的人,有时也会做出悲伤的样子

用文字祭奠文字,用历史祭奠历史

眼泪只是行凶的另一种旁注

诗歌只不过是一种最时髦的谎言

 

 

 

3   作案现场

 

作案现场一片漆黑

四周一片狼籍,破败和零落的花瓣

一切事物的面貌都十分狰狞

诗歌被打得落花流水

 

查看作案现场,冰冷的刀锋深埋在诗歌的心脏

天空从此倒塌,飞满诗歌树梢的鸟

不是代表自由,而是另一种废墟

太阳从此开始逃遁

 

最具象的一组镜头十分生动

谋杀者将诗歌拦腰切断,将上半身抛进水中

将下半身搬到隐蔽的地下室

发泄最后的淫欲。

 

就这样让诗歌从马背上摔下来

一切美好的记忆都在风花雪月的萧声中远去

剩下的人,有的毁尸灭迹

有的正在开发新的项目

在诗歌的旁边

水泥地开满鲜花

 

 

 

口袋里装满垃圾与诗歌

装满人肉炸弹,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争策略

漂浮在物质普遍上升的时刻

 

这些怀揣垃圾和诗歌的家伙

在城市的中心兜风,用咖啡熬制爱情

用网络打捞失踪很久的女人与纸质的月亮

网上的新婚充满喜悦,无名的疼痛布满诗歌的身体

形成另一种景观

 

 

文字伤心欲绝,风吹遍城市的头颅

出现玉米被一夜暴雨践踏之后的景象

沿着时髦女郎的眉目将发廊修上天去

漂洗从上到下的身体,泡沫点燃漫天的灯火

 

但诗歌的天空早已不复存在。语言的碎片

成为玻璃,白色的杀伤,白色的寂静

失血过多的诗歌成为可以搬迁的黑夜

很难走出尽头,监禁成为唯一的家园

 

从此,诗中不再出现月亮

不再有浪漫情人从最理想的地方出现

不再充满花朵的温暖,没有体温

一切将弥漫后工业的包装痕迹

 

 

5    市场经济时期的诗歌遭遇

 

有人趁着市场经济的黑夜对诗歌涂炭生灵

当初的诗歌冰清玉洁,指尖上的花朵

开在形而上的世界。市场经济时期的人们写诗

手脚并用,对诗歌和处女实施持续的暴力

像足球场上的情景,暴力成为推不开的空气

谁在支持行凶的举动。

 

诗歌处女那么平静的睡眠

很快就被市场经济的锣鼓粉碎。比如在公园里

鹦鹉与主人攀谈股票的指数,水位上涨到鹦鹉狡计的嘴边

偶尔也谈论“文学是梦”,或者“床前明月光”

站在文学路边的人作及时提示。但粉碎梦的人

手持大把钞票,更加迷人的金属气味

诗歌与处女躺在地上,遍体鳞伤

 

谁在市场经济时代给诗歌上好的居所

让她温暖的春天不会提前离开。雪白的墙上

开遍语言的花朵,上面滚动着晶莹的露珠

当我们打开市场经济的门扉,春天还在诗歌的位置上

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是葡萄酒

是锦绣的世界,充满体温的城市景象

 

这仅仅是文学之梦。打开的市场之门

只有硬币、纸币才是人们眼中的情人,诗歌与情人

不着边际,不会上升到火焰的纯粹高度

这里一切都秩序井然,青春在进一步拍卖

价格随着工业化的指数上升,技术的含量越来越高

理想之梦将会攀升到灿烂的无限刻度

诗歌只能在每一个大街小巷

出卖自己的灵魂

 

 

6    一条鲨鱼穿过黑夜

 

一条鲨鱼穿过黑夜

嗜咬自己的尾部和涨水的下半身

整个城市都被上升的欲望死死咬住

无法退潮,无法让城市获得

最基本的睡眠

 

鲨鱼穿行的地方

每一片鳞甲都在女人的身段上闪耀

风姿绰绰,打开的枝条散发出劣质商品的气息

或者学鲨鱼张嘴,或者进一步兴风作浪

将失眠的夜晚推向高潮

 

 

鲨鱼穿行的时候

城市被淹的时候。诗歌只是水面上最后的飘木

上面停留着夜莺遥远的歌喉

露水打湿了新婚夫妇的幸福生活

 

 

7    确切地说

 

确切地说,这件事是他们干的

他们将诗歌从月牙形的镰刀变成了

城市的一锤子买卖,从小桥流水变成了

城市的自来水,变成了娃哈哈塑料瓶上的笑容

乐百氏成批量生产的快乐。甚至他们的口号

就是生产快乐。

 

这件事真玄乎

是他们将诗歌城市化。将松软的泥土

转变成水泥,转变成世贸组织或者双子星座

这一切都叫城市化进程。他们说

水泥开花比《诗经》鲜艳一万倍

价值连城不是比喻,也不是成语

而是今天眼睛里的现实。

 

钢花远远超过鲜花

今天的鲜花生产已进入程序化,不会有

天然的露珠滚动,正如爱情它只需要进入一次

集体婚礼,然后搬运到各自的加工车间

这一切都没有初夜的想象,没有风情万种的激情

爱情从内到外都进行了密不透风的包装

穿着迷人的塑料婚纱,表情严肃

接近日本卡通。你看今天的爱情是表面狂热

内心冷漠,一切还没开始,一切却早已结束

 

确切地说,这件事是他们干的

他们将诗歌从风花雪月的情境变成了

迪吧里的狂热景象,将鲁迅的文学与出汗

发挥到极致,将文学闪闪发亮的泪珠

转变成一身臭汗。紧接着

诗歌与爱情出现严重的骨质酥松

出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或者干脆将诗歌与爱情加工成商品

配合广告进行广泛宣传,进行大肆出售

诗歌与爱情全部转变成流行歌曲,转变成一次

公开的乞讨,甚至拦路抢劫。或者借此

出卖灵魂,遵守价值规律——水涨船高

或者一文不值。千古之迷仅成为一次

公开的拍卖。你从哪里来

你到哪里去,你是谁。答案只有一个:钱

对话围绕着它,诗歌围绕着它,爱情围绕着它

一切都围绕着舞蹈,这灿烂的虚无充满想象

 

 

8   下半身事件

 

从上半身移动到下半身

距离只有咫尺之遥,但对诗歌来说

却经历了数千年。这不是夸张,而是诗歌的发展史

但对下半身主义来说,几千年的诗歌历史

竟然只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动作,动作有多快

他们抵达下半身的时间就有多长

他们不顾诗歌上半身的严重声明

他们不顾诗歌精神的痛苦呻吟

他们声言要为诗歌找到快乐

要将诗歌转化成一次手淫

转化成他们语言中的某一个器官

 

他们继续拨光诗歌的美丽服装

用烈性酒让诗歌自己就范,让诗歌失身

这是下半身最初的阴谋,他们借口说自己

是上半身诗歌的解放者,是最直接的纵火者

要解放诗歌的情欲,要让诗歌抚摸自己的隐私

甚至是直接的快乐之旅。

 

从上半身移动到下半身

从梦想移动到现实,从精神移动到肉体

从诗歌的一次日出移动到下半身的月全蚀

一只酒罐从情人移动到红灯区,移动到一次

实惠的买卖,移动到饥渴者的一次狂饮烂醉

移动到某一个敏感的器官

移动到下半身心满意足的地方

 

如今,下半身比诗歌漂亮和性感

或者更加实惠。诗歌躺在下半身之下

接受他们的检阅和革命

一阵轰轰烈烈的脚步声中,诗歌躺在

失去贞节的城市角落,不断地继续拍卖

因此,对诗歌的唾弃直接来源于诗人

来源于他们大手大脚的践踏

因此,诗歌失贞之后病发症严重

并且不断升级,由风花雪月到风情万种

到站在街头的每一个角落丢人现眼

 

这时的诗歌蓬头垢面,衣衫蓝篓

伸手不见五指,收检一次破烂创作一首诗歌

这种方式比前卫更前卫,比先锋更先锋

比诗歌更有诗意,比艺术更加艺术

在垃圾中筛选金子,真正做到了化腐朽为神奇

这是垃圾派的宣言,这是强烈要求诗歌自杀

要求诗歌死心,要求用身子赎回黄金

赎回埋葬诗歌的一把黄土和决心书

 

这也是一种请求,请求用肉体消灭精神

请求用身子埋葬心灵,请求用下半身埋葬上半身

这一切似乎表明千百年的精神雪花注定要寻找消灭

诗歌注定要寻找下半身的快乐,寻找

垃圾桶的安乐窝,寻找最终的熄灭

 

 

9    器官写作者

 

我看见一群用器官在电脑上写作的诗人

他们的表情五彩斑斓,但诗歌表情越来越暗淡

他们信心十足,他们要让诗歌跨越式发展

要快速地建成诗歌公社,或者是诗歌共产主义

在电脑的车间里,他们高举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旗帜

一动笔就是斗酒诗百篇,就会超英赶美

用一支写新闻的笔抒发诗的感情

然后百媚娇态,诗歌却形容枯槁

 

我看见一群用器官在电脑上写作的诗人

他们把自己的器官弄得花枝招展,带上塑料面具

涂上口红,让诗歌不断地失血

不断地丢失丹顶鹤高贵的自由诗篇

在电脑里写作的诗人,就像折腾自己的器官一样

折腾汉语和诗歌,做出裸体飞翔的英雄之举

让汉字脱离偏旁,脱离飞翔的羽毛

诗歌和汉语摔得半死,下半身出现全面洪灾

最后成为一次灾区人民的新闻报道

我们只有捐款,为不治之症奉献爱心

 

 

 

10   用身体写作

 

用身体写作的人,不懂得文学与出汗

不懂得身体出汗是因为天气在变

只知道身体快乐,不知道诗歌受难

 

尽管用身体写作的人将预示着一种革命

但革命的果实却落在了欲望深处

诗歌因此丢失贞节,牌坊上落满灰尘

谁来洗刷革命之后的木头

让诗歌之树再一次指向明媚的天空

下面走着丰衣足食的人民

 

用身体写作的人,目光短浅

始终盯住沉在深水中的欲望之鱼

快乐一直缠绕着欲望的尾部,一旦向上

即便爬行千年,黑暗依然会阻断前行的道路

身体上横行车水马龙

 

用身体写作的人,欲望的土壤里潜伏着蛇

有时抬头,有时缠绕,或者抓住半个汉字就开始吐信子

自以为是熊熊燃烧的火焰。结果泛滥的唾液

早就淹没了内心的激情

 

用身体写作的人,睡姿打破平衡和优美

偶尔抬头或者站立起来,借以保持下半身的高度

攀摘欲望的果实,影子倒在地上挣扎

或者用器官摩擦器官,引擎带电

身体的车辆乘胜前进

 

 

11   观察一种谋杀的高度

 

在城市的下方,有人正围观一只被谋杀的鸟

传说这只鸟是《诗经》的后裔

谋杀者没戴面具,射杀的手段很高明

有人在天空投毒。鸟从透明的高度坠落

死因从大脑的深处扩散

后患无穷

 

谋杀的角度偏高,不顾忌鸟在恋爱

包括鸟的体温。最后的一只鸟站在诗歌的高度

频频点头,讲述诗可以兴的历史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谋杀的人潜伏在工业化的精密地带

不习惯鸟的浪漫抒情。这是谋杀者的另一种基因

或者是铁的信仰。鸟死在笔尖

死在汉字的海滩

无人收尸

 

 

12   行尸走肉的谋杀者

 

他们采取的方式就是如何让诗歌灵魂出壳

为了让这一切事出有因,他们

给诗歌灌辣椒水,坐老虎凳

五马分尸,使出一切残忍的手段

让诗歌出卖自己的精神,背叛自己的祖先

背叛自己光荣的传统

 

行尸走肉的谋杀者

他们要让诗歌患同样的不治之症

不知道痛在哪里,看不见刀伤

没有滚烫的鲜血,只有一种莫名的疼痛

从内部向全身蔓延,让满树的花瓣都腐烂成泥

让风枝招展的诗歌从山水移向水泥地板

从情人移向美容美发一条街

移向最快速的买单,笑容的工业制品

在获得利润之后迅速地凋谢

 

行尸走肉的谋杀者

信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教条

他们要让诗歌丢盔卸甲,败走麦城

要让诗歌丢尽最后的面子

然后让诗歌替他们卖身,他们然后在一旁窃笑

用诗歌卖身获得的利润游山玩水

玩弄诗歌的身体,直到丧尽天良

 

 

13   不知怎么的

 

不知怎么的,谋杀者从诗歌的背后下刀

诗歌的鲜血却从正面流出来。此刻,乌云

在鲜血的上方移动。此刻,我想起一条鱼的死亡

翻开鱼的遍身鳞甲,以及风一样的鱼尾

这是诗歌真正的自由。但谋杀者取消这一切之后

只剩下鳞甲之间的黑暗,以及即将腐败的肉的欲望

 

谁也不感到疼痛,鳞甲散落在风中

成为自由久远的梦境,像述说的风铃

也像老人松动的门牙,自由开始缺少根基

土壤许多年缺少施肥。因此谁还会想象

风吹草底见牛羊的富足景象,那种随风翻滚的

自由诗篇。这仅仅是所剩的自由的联想

 

不知怎么的,谋杀者从诗歌的背后下刀

刀锋深入的地方,诗歌的羽毛纷纷逃亡

像一次蓄谋很久的兵变。剩下的只有吊亡的诗篇

这时的谋杀者成为黑暗惟一的事实

成为暴风雪惟一的理由

 

 

 

14   灿烂的倒影

 

玉树临风的时刻,你满面日出

长出一座座明媚的城市,在五指上开满鲜花

有人从对岸跑过来

叫灿

 

黑云压城的时刻,你准备一身雨衣

道路开始泛滥,五指陷入泥海

有人朝对岸而去

叫烂

 

这使人展开联想,好比一次爱情

初恋的一次潮涌,黑发如海,

尚未经历婚检

叫灿

 

紧接着,婚纱落入海中

你身披洪水发情,船沉入海底

结婚证面目全非

叫烂

 

灿是水上的妹妹

烂是姐姐的倒影

灿烂只是姐妹的阴谋

 

 

15   密切注视光的反动

 

并不是所有的谋杀都是从黑暗开始

刀锋上可以凝结乌云,也可以雷电交加

但明晃晃的杀戮依然存在,明目张胆更具备凶恶的本质

对诗歌而言,强光比黑暗更具有杀伤力

比如城市明晃晃的夜晚,就让诗歌的灯火

撤退到最后的边沿

 

城市的灯火进一步的强烈

就会让诗歌变成盲人,变成一次次危险的跌倒

尤其变成一次次夜行祸车,甚至变成轮胎下的革命烈士

变成血肉模糊的胎神

 

可以这样设想,强烈的车灯

会让你闪向何处。你无路可逃

诗歌最多成为一次葬礼上的冰冷的面包奏鸣曲

而通宵不眠的工业太阳会发出音色不同的尖叫

这种方式不仅让诗歌涂炭生灵

还会将其碎尸万段

 

16   后羿射日,诗歌与人作鸟兽散

 

后羿坐着一只木筏来到玻璃地带

他将在这里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射杀城市的太阳

城市的居民在玻璃的地牢里坚持出汗

手里持掌工业馈赠的奖券

笑容迅速凋落,像烈士的遗言

 

后羿力不从心,伟大的事业还没开始

城市的太阳不仅挂满天空,水泥地上,钢铁门窗

电脑芯片,电子屏幕上的婚礼

一次排练中的忠贞爱情,婚纱的四周艳阳高照

婚纱的内心是早已准备好的阴雨天气

 

城市的太阳无孔不入

后羿绞尽脑汁,箭在玄上

心思却在酒吧的泡沫上破灭

城市的向阳公社摆满太阳的午餐

水果在玻璃的容积里饮鸠止渴

诗歌与人作鸟兽散

 

 

17   回忆的证词

 

在我的记忆里,诗是村庄里的火把

会将鲜红的少女、丝竹,屋檐上的玉米

照耀得面堂红润,雨露滋润

会把高粱酿成酒,会把少男少女酿成婚礼

 

在我的记忆里,诗是城市里的烟灰缸

人们满足之后,就将烟头丢在里面

人们互相交换口红,用口红充饥

但诗歌只是废纸,随手丢进垃圾桶

 

这是一种待遇,也是城乡之间最大的差别

诗歌会在村庄达到月亮的高度

新娘和新月同样地明媚

同样地穿越河流,穿越新婚的酒花

 

城市以钢铁为酒,以夜总会为晚餐

与新婚礼堂。诗歌处在被迫的位置

谁来解放诗歌,解放城市的人们

 

 

18   肉体美学的后果之一

 

从此,诗歌不再冒雨到桥头看水

不再在树枝间栖息,不再风花雪月

不再对酒当歌,不再想象一次美好的日出

诗歌转身在网上调情,卖弄风骚

在影子之间彼此体验新婚的喜悦

或者手把鼠标,让所有的魔法在掌心中穿越

和一个假定好的英雄对垒,并且发出灿烂的尖叫

以此证明暴力时刻都将存在,通过指尖

传遍全身,传遍全世界,让所有的眼睛都出现在面前

让所有的耳朵都在此时此刻一并打开

 

这时的诗歌充满一种买卖的气息

一种廉价的变质蔬菜,连同阴天的味道

鼠标在别人的隐秘处胆大妄为,想象雪中送炭的情景

或者经历上千次的犯罪,初恋的手铐留作纪念品

即使恶贯满盈,但依然乐在其中

 

从此,诗歌站在大街小巷打望

把一生的幸福建筑在纸上,建筑在上网时间的一次偶遇

鲜艳的女郎戴着斗篷光临

白马王子正在上演千年等一回的抒情戏剧

一滴眼泪泡软一个王朝的剑,后宫的景象

竟然是飘过无数肩头的几朵雪花,英雄、美女、色狼

连同李白,最后都在鼠标中渐渐消失

 

2004

(本栏所有文章为中国南方艺术独家所有,不得转载)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