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扎西才让:茶馆里的达娲央宗

2021-07-15 10:1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扎西才让 阅读

扎西才让

扎西才让,70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诗歌八骏”之一,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甘肃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获得者。著有诗集《七扇门》《大夏河畔》《当爱情化为星辰》《桑多镇》,散文集《诗边札记:在甘南》,中短篇小说集《桑多镇故事集》。


狩猎者1

树缝里变形的云朵,脚底下干枯的树枝。
振翅高飞的红雀,已经逃离了弓矢。
表情怪异的游魂,布满幽暗的森林。马脸的男人,紧抓着乳房一样的蘑菇,

我们狩猎回来,麻袋里空空如也。
我们喝杯奶茶,那味道还是松枝的苦味。
这样的日子,只能在女人的怀抱里诞生,最终也会被坟墓一一收回。

原载《星星·散文诗》2019年第10期“文本内外”栏目,入选《2019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选》(成都时代出版社)和《2019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现代出版社)。


达娲央宗从飞机上俯视桑多草原

广袤的草原缩小为一方碧绿的地毯,
低缓的山脉,如交颈的游龙一般。
那白色黑色的斑点,已不是她记忆中
牛羊的样子,是蚂蚁在搬运它们的卵。

桑多河,真的是一条白练,在绿色里
隐身,又陡现。她觉得:千百年来
这小小的世界一片静好,这天然牧歌
还能在今后的世纪里,轻飏又回旋。

但也深知:这世界,早已悄然改变,
在这桑多河源头,定会诞生新的文明
——铁路、机场、超市、高校、医院
古老的土地上,将是重金打造的家园。

原载《诗刊》2021年1月上半月刊,入选《2021天天诗历》(中国青年出版社)。


哨  兵

屋子里,师嫂正袒露着半轮乳房哺养孩子,
她用余光安静地注视着你,那眼神温和又忧郁。

你目不斜视,但握着长枪的手心湿湿的,
高原的月光落在乡间小院,恰似不能追忆的往昔。

等她整理好了床铺,等她哄着了闹瞌睡的孩子,
等她吹熄了照亮过绿度母画像的煤油灯……

你这才完成了站岗的重任。你悄然离开了,
可是啊,她不曾看见你被风吹干的泪痕。

直到你在洮岷西战役中牺牲的那日,哦——
你的绿度母,她被一根小小的绣花针扎破了手指。

又名《绿度母》,原载《上海诗人》2017年第4期,入选《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浙江人民出版社)、《2017中国年度作品·诗歌》(现代出版社)、《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四川文艺出版社)。


黑羊羔

黎明,似乎只属于此时的黑羊羔,
它依偎着母亲,身后,是五月深远的
草地,和油彩般绚丽的天空。

或许,在广袤宁静的牧场上,
世界原本就是这么简单,这么美丽:
只一个场景,就让人心生慈悲。

也许你我都在探究着世界的永恒,
将各自的心灵,想象成柔弱可怜
又倔强的小羊羔,浑身都是黑。

也许你我都渴望着:穷其一生,
也要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天地很大
也很美,但显然不能独自面对。

原载《广州文艺》2020年第2期“新诗眼”栏目,入选《2020中国年度诗歌》(漓江出版社)。


茶馆里的达娲央宗

夜晚零时的桑多镇,只有
一家茶馆还在营业。这位于一楼的
灵魂收集所,灯光那么冷,
冷得让人感觉:活着,就是一种错。

可是,透明而平滑的落地窗
映出我的身影, 也现出你的身影。
你用手罩住一杯饮料,眼光
无聊又空茫地,投向了窗外。

陪伴在你的身边的, 是你的闺蜜,
她浓妆艳抹,却也落落寡欢。
你看:她观察着邻桌的男子,
那男子独自饮酒,似乎满腹心事。

是的,那男子就是我。我在桑多镇
出生,读书,离开,最后又回来。
我在这里消磨时间,你和她也是,
我在这里爱,苦,遗恨,你们也是。

原载《诗刊》2020年1月上半月刊“方阵”栏目,入选《2020中国年度诗歌》(漓江出版社)。


当智的母亲

当智的母亲瘦小又孱弱,
身着米色单衣,躺在一张宽大的板炕上。

她的皱纹细密,皮肤干枯,
手背上青筋暴起,色斑也如褐色的臭虫。

她裸露着的骨节突出,眼神呆滞,
哦——,她的衰老,大家有目共睹。

她似乎在等待着悄悄逼近的死亡,
她的灵魂,早就经受了岁月的荡涤。

一年多来,我们多次看望过她,
这一次,大家都沉默着, 像静守着一轮落日。

原载《飞天》2020年10月号创刊70周年特刊,入选《中国2020年度诗歌精选》(四川人民出版社)。


阿克桑保

1892年五月,名叫桑保的青年和尚
从塔尔寺出发,要去遥远的拉萨。
为了不被野兽吃掉,他加入了一支
来自美国的探险队,担任起向导的角色。

夜间,降下了很大的雪。骡子死于
道上,数人病倒,饥饿使人变得愤怒。
在唐古拉,他见识了雪域最巍峨的
山脉,没有飞鸟,戈壁死一般的静。

终于到了有人区,队伍用钱换来牲畜,
羊的肝心,佐以野葱,成为人间美食。
有士兵到来,奉了拉萨的命令:
要么返回,要么改道,除此别无他法。

渴望到达圣地的人,人为的风雪
使你的希望,成了泡影!但你
还是出现在红山之下,你比那些
金发洋人还要自豪,还要心满意足。

原载《西藏文学》第3期“诗意象”栏目,入选《2019年中国诗歌精选》(长江文艺出版社)。


只我们还爱着这里

从高原的天空里看桑多河,肯定是舞动的长长的银色丝带。
在斜阳桥上,我们看到的,只是一条腾挪而来的碧青的蟒蛇。
从银幕上看桑多一带,那肯定是众神出没的仙境。
在斜阳桥上,我们只看到广袤的桑多,被大雪渐渐掩埋。

仿佛此地是个起点,有人去了北京,有人去了西藏,
有人点燃了内心的野火,头也不回地去了国外。
只我们还爱着这里,和家人一起上街,一起登山,
在雪地里堆出小人,想减轻心里因为伤别而频生的疼痛。

原载《星星·散文诗》2019年第10期“文本内外”栏目,入选《2019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选》(成都时代出版社)、和《2019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现代出版社)。


改  变

桑多河畔,每出生一个人,
河水就会漫上沙滩,风就会把野草吹低。
桑多镇的历史,就被生者改写那么一点点。

桑多河畔,每死去一个人,
河水就会漫上沙滩,风就会把野草吹低。
桑多镇的历史,就被死者改写那么一点点。

桑多河畔,每出走一个人,
河水就会长久的叹息,风就会花四个季节,
把千种不安,吹在桑多镇人的心里。

而小镇的历史,早就被那么多的生者和死者
改变得面目全非。出走又回来的人,
你再也不能改变这里的一草一木了。

原载《中国诗歌》2016年第1期,《新华文摘》“中国诗歌年度回顾”专栏转载,入选《2016年度诗人选》(作家出版社)、《2016中国诗歌年选》(花城出版社)、《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天天诗历》(中国青年出版社)。


狩猎者2

胯下的枣红马停了下来,羊皮褡裢里的
带血的野雉,也停止了呻吟。天幕渐暗,
他身后的猎犬,也在尘土中俯下身躯。

刚才他还在驱马飞驰,为今日的收获
暗自得意。草原早被抛在身后,
而今迎接他的,是一大片深秋的红桦林。

他直视前方,目瞪口呆:
树林里,一匹仪态优雅的白马昂首挺立,
马上僧人,像是来自恒河的佛陀。

传说中的图景再次显现:骑着白马的
先知,一身佛光照亮世界。叶子都在枝上,
即便是最小的那片,也没有掉落。

选自诗集《桑多镇》第五卷“小镇人物志”,《诗收获》2020年夏季卷转载,入选《2020年中国诗歌精选》(长江文艺出版社)。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