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尼苦古尔:假如我不曾来过人间

2021-08-31 08:35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尼苦古尔 阅读

尼苦古尔

尼苦古尔,笔名雪谷,男,彝族。四川省凉山州作家协会会员,喜德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中国好诗》十大实力诗人,新时代中国优秀诗人,第二届金凤凰作家银奖,全国第四届百家诗会一等奖等奖项。出版诗集《雪谷诗选》。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2017中国诗歌选》《海外文学》《中国诗人》《新时代诗典.中国优秀诗人作品集》《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名家典藏》《诗路文风》《中国民族教育》《四川教育导报》《现代诗歌网》《凉山文学》。


假如我不曾来过人间

假如我不曾来过人间
我一定不知道——

微风就会从我的身边
轻轻地走过
辽阔的原野上百花盛开
蔚蓝的天空云雀高飞

假如我不曾来过人间
我当然不知道——

荷叶田田,卷帘燕去
佳人何处寻

田野稻香四溢
菊花爆满山

暗香和疏影
就在月淡黄昏无人时

假如我不曾来过人间
微风怎会从我的心田
静静地流淌,静静地流淌


赴一场雪的约会

我知道,山顶的积雪 ,不会
轻易就消融。它一定会
等待你我的到来

然而,时间不好确定
人物也难以选择。情节
更需要巧妙地构思

赴一场雪的约会,我视之如宝
关于这个秘密——
小白兔、大绵羊、云雀和锦鸡
以及竹林和杉树
和路边的冰挂……它们最为清楚

但我不会因此而广邀贵客
因此而灯红酒绿
和歌舞升平

只因我和一场雪的约会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秘
那么神圣:对我而言,

它仅仅就是——
我在我的茅屋的孤夜里
燃烧的一段岁月
或者是一种情怀

我说过,山顶的积雪 ,不会
轻易就消融。它一定会
等待你我的到来——


酒城夜未央

胸口 无以计数的胸口之上
一缕缕墨香 一团团烈焰
扑 扑 扑地喷射 喷射
升腾于五湖四海 洒下
阳春白雪 一路尽芬芳

酒城 一座两千多年的酒城
一股股清流 一阵阵陈香
嘀嗒 滴嗒 滴嗒地飘溢
飘溢于青石的街道
让我向晚不愁肠

酌一杯窖酒 研一池墨香
恰逢太白和子瞻
酒城夜未央 夜未央


往后的日子都是崭新的

我们一致期盼的春天到了。阿美,若你在正月的清晨恰好苏醒,希望你大开窗户。

听说——只要沐浴过春日温暖的阳光,
往后的日子都是崭新的。

四季的风霜雨雪,总是纷纷地降临
众生平凡的世界。

——相信吧,许多的事物都仅仅是生命中的过客。我们最好淡然一笑:
一笑之后,春光灿烂。

往后的日子都是崭新的,阿美。只要它到来,就别怕等待——
就像等待这久违的春天。


让所有残留的冰雪都消融

听人说,属猴的人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
而我恰好是个属猴的人
虽说不曾刻意地去追寻,但我一直信以为真地把它深埋心底
并且默默地等待着

如果余生还悠长允许藕断丝连
就让我的余生与你相拥
如同曾经拥有过的美好时光
令我今生不虚此行

如果余生太短来不及挥手,就让我在离去时念叨一下你的名字
或者是你的一些好——
这样也足够了

我不能要求的太多。我应该这样想:
要求的太多,得到的反而会更少

这个常理勿庸置疑
因而我一直清醒地活着
坚持节衣素食,坚持不失眠坚持晨练
尽量让余生再延长一点
就为多看一眼你的笑容
让所有残留的冰雪都消融在春光烂漫中


像大山一样静静的孤独

我觉得孤独
除了诗情的千里江雪之外
还有画意的无边落木

如果时间成为时间
时间便是孤独者的伴侣
如果距离变成距离
距离即是孤独者的归宿

因此,我认为:
最好还是让自己
静静的孤独,宛如
玛果梁子似的
永恒而并非寂寞的孤独


你站在石桥上

此时,你站在石桥上
你站在河中凝重的石桥上
终不见倚窗而望的娇羞——
难道这是个美丽的错误?

如果你忧郁的目光
再次遇上河边柳絮下沉默的石凳
请你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是闪电飞光中的比翼飞翔
还是雷声轰鸣中的齐声高歌

是烈日下的负重而行
还是冬寒里的望眼欲穿

是枫桥夜泊又无眠
还是悄然间装饰了别人的梦

是枯藤老树和昏鸦
还是那康河柔波里的水草

夕阳复西去
此时,你站在石桥之上
可曾记得,西楼之窗向月开


请君别问东流水

我正在陋室寄语
如果语无伦次
请君别问东流水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
我不该再去嘲笑井底之蛙
至少它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尽管它的天空有些狭窄
而我一无所获

更不该如此轻视
从我脚边爬行的蝼蚁
至少它不畏艰险一路向前
尽管它的前路有些漫长
而我如此脆弱

如果时光有余
我应该挪出足够的时间
拂拭岁月之沧桑

如果阳光明媚
我应该选择炽热的光芒
沐浴苦旅之风尘

如果玫瑰尚未开败
那就摘一朵秋天的玫瑰
妆扮落日之余晖

我一直在陋室寄语
如果依然是语无伦次
请君别问东流水


关于草原

每当我们深夜碰杯时
曾不止一次地谈到它

谈它空旷之中的空旷
谈它辽远之上的辽远

谈牧马人的清籁天音
谈马奶酒的芳醇无比

以及——
让我们的胡须如何浓密
像青草连绵
让我们的发丝更多银白
似万里雪飘

关于草原
我们还会谈到它——
就在深夜碰杯时


听涛小镇之夜

听涛小镇座落在月城西昌
它依着泸山 靠近邛海

在小镇的旁边
还存留着一处蒋介石特宅

此时 却在修葺中
一道铁门紧紧地锁着

我们只好从门缝里窥觑后
便若有所失地漫步而归

听涛小镇上 不同的面孔
不同的表情和不同的语言
来来去去 来去匆匆

但我知道 他们都会枕夜听涛
急促的呼吸 都会在胸口急促
起伏的胸口上 波涛更加起伏

今晚的听涛小镇非比寻常
这里涌入了一群文人骚客——

且听 那宛如海浪般起伏的朗诵
正在一浪一浪地 推开
听涛小镇静寂的夜幕

还敲醒了 夜空中沉睡的星星——
它们自然地聚拢 渐渐变成一道亮光
照亮了 被夜色围困的一些事物


都江堰之秋

斑斓的色彩,从遥远的天边
若彩霞似般一层一层地
往山下铺开来——
那是秋天的色彩

我看见——
那黄褐色的梧桐树叶
哗啦啦地飘动着都江堰
不朽的神奇
和传说

那些不知疲倦的游人
或站在树下搭肩拍照
或是四处观望

我知道,她们都是慕名而来
因而她们的嬉笑声
一浪高过一浪地越过她们的头顶后
坠落静默的江中——

面对不可思议的都江堰
所有的惊叹和沉默
都只是人间百态而已

起身去拜访二王庙。试问:
谁能携手江河、奔流千古?


金色恋曲

自东而来,莫道万水千山
向西而沉,阅尽人间百态

是谁曾在金沙江边,驾乘
习习的凉风,不停地追逐
一弯装满思念的月――

她们说,有人曾在江边丢了个月亮
——可我咋就不知道呵
这蜂蜜般的甜美的记忆

群山峻岭间,云雾弥漫
汹涌的心潮,伴随那
绚丽如锦的索玛花的花海
起伏不定

握住的手,怎能轻易放下?
那一口清凉的龙乡泉水
终究包容了远行之人的沉默

——唯有沉默
才是最好的道别


石棉之行

大渡河的水,到底
是湛蓝还是碧绿?

河畔的石棉城,就像婴儿般
安睡于鸡公山的怀抱

我们惬意地溜达在石棉街上
没有一丝风
洁净而亮丽的小县城
很像我们将要迎娶的新娘

曾经是红军
强渡安顺场大渡河的渡口
如今取名叫红军渡

河面静寂无声
两岸青山绿水
英雄的踪影何处寻觅?

在路边,抑或山坡上
处处可见黄澄澄的橘子
着实让人垂涎

赶往山上的路远不止十八弯
车子如蜗牛般缓缓地向山顶爬去
终于停靠在谷粒满仓的农家院坝
站在一棵古老的核桃树下
我们极目远眺——

暮色苍茫中。远处的石棉城
似乎又增添了
一层历史的凝重感

——每当夜幕降临,孤独者
的孤独总是漂泊不定


雪松

雪域高原。风浪翻滚着雪花
怒吼着——
漫天的飞舞,飞舞

一棵一棵的雪松
如同雪松一样
笔直地挺立。挺立着——

哦,孩子,那是雪松中的雪松
他们就是祖国边防线上
最亮丽的风景

——等到他忙完手中的扶贫工作
孩子早已在沙发上沉沉入睡
他随手脱下外衣轻柔地盖好

然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点燃了一支香烟——

透过夜幕:他让深沉的目光
又一次奔向遥远的边疆……


在南方有座美丽的城

我在南方,在南方的金沙江畔:
这里有一种花,叫它攀枝花;
这里有一座城,也叫它攀枝花。

但我不知道。它从何时,以
一棵树的姿势
或者以一朵花的容貌,诞生于
南方的艳阳里?

并且创造了物物之间的角色转换。

我只能这样猜想:大概是天女
特别青睐金沙江畔的层峦叠翠吧。

因而——
撒下这么娇艳的攀枝花,
撒下这么迷人的攀枝花城。

从此:城以花美名;花因城灿烂。

不需要设计,这山水足以灵秀;
不需要比喻,这城市足以生动;
不需要描绘,这花儿足以娇艳。

我在南方,就在金沙江畔的攀枝花:
这里有一种花,叫它攀枝花;
这里有一座城,也叫它攀枝花。

她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河,任万水
千山,从脚下一一穿过;

她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任缠绵
缱绻的诗词,草长莺飞;

她是一座雍容天成的城池,任多少
梦想的翅膀,翻山越岭。

在南方,有一座美丽的城。


坐茶馆

溜进路边古树下的茶馆里
仰躺在一张古老的藤椅上
闭上眼,细细咀嚼流淌的时光

许多不一样的面孔
包括他们的嘶杀声
多像当年刘邦和项羽之间的拼杀
每天相遇在“楚河与汉界”
乐此不疲地博弈着——

我的目光转向辽远的天空
不是去采集洁白的云朵

只为找到
一只飞鸟的翅膀,它是怎么
在天空中划下痕迹的


我正从辽远的山路赶来

银杏叶,我们走了一路,走过了
四季的更替,走过了时光的变迁;
不用细说万水和千山。

在你用你真诚的笑容,守候在
静寂的校园之时;在你用
你清纯的声音,
欢呼我的到来之后——

你竟然成了我的“高山”,
我也成为你的“流水”。

可在一些忧郁的日子里,
我总是坐立不安:

银杏树呀,若你真要千年才盛开,
那我的爱情必将穷途末路。
请问:我是该放弃还是要坚守?

如果一切没有结果,请让我的爱
一直流淌。
就在那小屋里,我会名副其实地成为
时间的过客。

谁在寻找生命的归宿?就像
银杏叶落了,也要满地金黄。

我不知道:我可否珍藏一片银杏叶缘?
哪怕是挫伤明天的记忆。

仅仅是记忆,山河应无恙。
即使是穿越最漫长的时光隧道。

秋天的雨滴,犹如浪漫的曲子;
银杏叶飘落,恰似恋人撒娇;
谁又在“忆江南”?

还是相约在那片银杏林吧,
那里有熟悉的场景
熟悉的背影
和熟悉的声音。

我正从辽远的山路上,拼命赶来。
当秋天的银杏叶黄了时,
你会在树下等我吗?


皆为平凡

这一切都是平凡的

竹林、幽径、鸟鸣
篱笆墙和木屋

红的花、绿的叶
以及一小块菜地

或漫步柳堤
看烟雨蒙蒙

或垂钓湖畔
看白鹭飞掠

这一切都是平凡的——

只要望着你的浅笑安然
静静的湖面上
就会泛起一丝丝涟漪


蒲公英的爱
——致同学及所有辛勤的圆丁

恍然如梦
却一生相伴——

像那山谷里
修缘五世的小溪
历经岁月的轮回
终究汇成了
奔流不息的江河

恍然如梦
却一生相伴——

一阵晚风拂过
那白雪般的发丝
与落日的余晖
互相辉映

她们说,她们多像
蒲公英的种子——

落进了深沉的泥土
就竭尽一生的力量
让许多的梦想呵
在天地间,竞相绽放


快叫太阳站下

快叫太阳站下——
叫它站在东边的山头上

让纯洁的露珠,不要
被流淌的时光轻易消融

让青涩的绿叶,不会
从母亲的身上早早脱落

快叫太阳站下吧
就让它一直高悬中天

让南山上的青松芳华依旧
让花圃里的幼苗也向阳而生

若真能叫太阳站下
那该多好——

听,洪武皇帝驾崩前夕的口谕:
“叫太阳站下,快叫太阳站下啊!”

他的目光穿过皇宫阴冷的屋顶
那太阳,似乎也在西边的山头上
多停留了片刻——

是时候了
快叫太阳站下

我迫不及待地伸出手
摘下一轮东升的旭日
栽种在我沉默的庭院

我知道——
从此,庭院的岁月
与满天的朝霞
一路同行


穿透力

1

如蜗牛的负重前行
如石头的孤独无边

最好不要轻若鸿毛
或者,来去无痕

最好是,像一粒子弹
去穿透黑夜里所有的
屏障:让光芒,照耀万物

2

真理的目光,向来
就有超强的穿透力

如果让你的目光
也具有真理般的穿透力

你会用布谷鸟的叫声
唤醒沉睡的万物?!

3

其实,无论是蜗牛的执着
还是石头的砺炼

都需要汲取
如光的穿透力——

携光芒万丈
任岁月沧桑


在那夜色围着的窗台上

月亮不眠,星星当然也不眠
就算太阳出来,它们
也只能渐行渐远。绝不会立马
消失于人们的视野

而我的眼睛,夜晚若月似星,
白昼亦如当空烈日——

这不知疲倦的眼睛
这始终转动不止的思绪

哦,我最好是劝说一下风雨
不要来得太急
太急了,我的眼睛我的心脏
还有我的瘦小的陋室
都将承受不起

在那夜色围着的窗台上
有两朵白色的茉莉花
正在盛开——

一朵是青春
一朵是高洁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