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孙谦:酷夏书(三行体)

2021-08-06 09:0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题记:在此间谈论诗的现代性,必然照应自我在一个极权社会现实中所持守的批判精神,而且企图在语词和意象中镌刻这种精神所携带的反思和姿态。作为借以冲破意识形态樊笼的介质,隐喻是修辞练习中努力寻求的一个因素,它不是游戏其中,而是一种近乎自我折磨的强制思考,形式的构建逼近自我惶惑和焦虑本身,而产生跨出语言禁区的革命性力量。当“反省力眩惑了直接的或本能的反映”时,“一种背负着自觉的却无法解释的罪恶感,近似一种“良心”,一种更高程度的意识,而以不安表现出来”*。其实,因惶惑和焦虑不断被引入语境中来,因内心深处的痛楚所牵连的一切,使得这些隐喻在思考的洞察中,不无令人困惑之处。隐喻表现出来的方式,当然可以以间接且稳定的语言直击现实和现象,并在得到潜意识的辅助中扩展诗的内涵和外延。在一个言论受控的现实环境下,进步中的诗,并不是因为剔除了隐喻才更有信心,而是,隐喻一直在还原和强化诗的信心。

——孙

*引号中语句引自《卡夫卡:寓言与格言》中《罪咎与热情——卡夫卡给菲丽丝的情书》一文。

酷夏书(三行体)

孙谦

孙谦,回族穆斯林,诗人,自由撰稿人、苏菲主义者。出版诗集《风骨之书》,《新月和它的反光》,诗画合集《人马座升空》{与人合著}《苏菲绝唱——穆斯林三部曲》等多部。曾获台湾蓝星诗刊“屈原诗奖”、悉尼国际汉语文学奖、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等奖项。曾有作品译介为日语、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初评委,百科诗派同仁。

那一颗星辰怀着的赤忱愿望
越来越退回到险峻峭壁之上的终点
于是乎,发现了起点所折射的迷信残迹

失败之书若只为传道者而定制
当他灵魂衍化的石头眼睛睁开
看见黄昏的鸽子纷纷飞进撒旦的笼子

干渴的诉说,在极近干渴的诉说中
乌龟在池中石上打坐,蝎子在沙漠中入梦
语言瞬间变成了皮壳和枯骨

这片废墟铆足了劲呼唤死亡
哪怕墙垣盘满了碧绿的爬墙虎
哪怕一枝野蔷薇在水泽的倒影里顾影自怜

为那只白鹭衔来的一根鱼刺而欢呼
只因它终于脱离杜老夫子的青天
为此刻,带来一阵疾风中夹带的闪电

故国之思,被旗帜织进血腥的梦里
畸人青藤,于虬曲之树间说出无解的寄宿
漶灭之唇迸出的声音,是苦笑,还是啜泣

从沉沦的记忆里打捞起一个白夜
梦的星子,在自我闪耀的警醒中
如一把遗失了时间之门的钥匙

当语句生成之际,幻灭临近了
那注入了一个影子胸腔的
是一声闷雷遗弃的乡愁的黑匣子

镜中的脸孔就是整个现在
与那日渐衰老的眼神对峙时
就像在燃烧中冷却下来的伊壁鸠鲁

承载流亡者的发声不在平流层
在湍流和彼岸之间,浓雾控制不住回溯
而语词如一架飞行器,径直穿越夜空

十一

这儿,萦绕着火葬场和墓园的蝙蝠世界
无论昼与夜,那黑翼扇动的地狱阴风
与人间无尽的博弈游戏相混淆

十二

乌云的神明,征引自我关照祖国
那日渐收紧的神经,确认每个人的命运线索
如飞虫,挣扎于一张乖张而毋容置疑的蛛网

十三

雨水,雨水钉子一样刺激酷夏
南方的困倦,将嗅觉纳入苍苔闷骚的气味
蝉鸣颤抖着说出过往岁时腐败的含义

十四

人世被胁持,被置于一个错乱的磁场
而那研磨虚妄光阴的轮子,依旧滞重地旋转着
是否遗漏了能够作为未来种子的麦粒?

十五

时辰闪耀,如此间男女颈项间沉重的金项链
欲望描绘的人,希求财富稀释灵魂
而水晶般洁净的容器无从兼容于脚下的土地

十六

极度困顿,纵容蜂蜜与沥青拌和脑液
无边炎阳炙干空气,炙干喉咙
听见时辰轰响,大地之轴的颤动……{1}
{1}此诗借曼德尔施塔坶诗句:“夏日的炎热烫伤空气/听见大地之轴,大地之轴的转动……”转其意而用之。

十七

一颗心的伤痕越来越密集地聚拢成一个迷途
一个激灵,让弑杀的匕首从猎袋飞出
无神的光天化日,将落下钢钉之雨

十八

尺度诡谲,语言的魔术袋贯通特权
命名其形形色色的窟穴,以彰显仪式
时不时焰火升空,复又消散于自己的传奇

十九

乌鸦的乌托邦,在所有乌鸦销声匿迹后挺立
乌鸫不和规矩的唱和,随之被噤声
燕子江畔斜飞,蝙蝠缭绕屋檐将暮光一剑封喉

二十

人间狼奔豕突,良家淑女变身狐狸精
黑纸白字处处摆布新事,可太阳从不模拟心蚀
一只乌鸫一声尖叫扑进香樟树丛

二十一

地狱的乐土负载世间真相。地摊卖菜的学童
和挺着孕肚送量贩的少妇自己如何遗忘自己
发现漫游的象群在微信、脸书和推特之间错愕

二十二

《诗经》里一再来到床下的蟋蟀
无法上到十八层高楼练声。那嚯嚯鸣唱
有一阵异样感觉,像是给精神疾患享受的奢饰品

二十三

毒日头下的滔滔忧郁拥塞于高速路
想超然凌越诸神者被其超然阻隔
“一如上帝被他自己所造物攫获了一般”{2}
{2}句出卡夫卡《寓言与格言》中《独不见:忆卡夫卡》一文。

二十四

电锯切割的正午遭遇白日梦魂
碎心的刺痛滞留半空,离间自怜的暧昧
在自掘的窟穴里,爱蜷缩如小兽舔舐着伤口

二十五

祖先的建筑必须拆毁,以利于通天塔疾速增长
而天的神速增高,与天下语言一样
如这个建筑师在蓝图上与其恐高症,调节歧异

二十六

哑然地想着白日梦中的情境
打量那儿的寺庙废墟在水泽中沉浸,闪耀
一阵鸟鸣度量的盛世,落入虚无之光

二十七

知了夜鸣不息,加重了铅云的颜色
夹竹桃有毒的花谢了,委顿源于此故
这直接的颤音和残句,使战懔甚于其上

二十八

积郁成疾的词,在剧痛的神经中震响
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被兀鹰持久啄食,这消息
无法打开一个个坚硬的石头的胸腔

二十九

怎么了?诈尸的猫脸上布满电极
如此间遍地硕鼠,沟通天堂与地狱的幻象两极
不能忽视的比喻,就是放纵袋鼠的跳跃

三十

热风固化万物回音,再把它撕成碎片
失去了根,语言在失血的声带里无从找到根
一种私密的耗散,被置于镰月刃口

三十一

六月雪,还是七月雪,以雪为理由的抗争
练习血的净化和无助,因此
一把把伞顶着乌云,耳道灌满了台风

三十二

时间的调色板疏漏了罂粟和缁衣
而原罪在不知不觉中说出的
直视偷吃“生命之树”禁果之人的吃相

三十三

影子游荡,将尘土的述说移入星际
一个梦境和电灯的钨丝相比
幸存的一念在浪迹中闪耀,发光

三十四

很久以来阴间困惑着阳间,很久以来
幽灵就不孤独,在水晶之祠的缄默中
唤醒守灵人的意识,死虎唤醒了群狼

三十五

卵,单个的卵和群体的卵,被逼至白垩纪
这些恐龙蛋在尽力构筑一个实事——
存在的细胞核凝固在这儿,沉重如象征

三十六

从倒挂的岩穴遁出的蝙蝠能逃脱天网吗?
大数据挤满时空,无视天桥上展示断肢的乞丐
而蝶舞的最后监控者,网罗所有神经

三十七

神像在这时空的磁场里转化异象
意象和象征的柳叶刀锈蚀无用
现象的刻刀,为象形文字的碑文,再加一注脚

三十八

仅有二十一克的灵魂,如何抗拒
幽灵歌手的至死跟踪和劫持
一只只被毒阳晒晕的蚂蚁,就此脱离队伍

三十九

热沥青融化,热水泥地抵过意志的铁板
词在高速路上看到光波颤动的蜃景
开启了倍速眩惑的超能反应

四十

灰烬与仪式聚集于酷日,悬垂
天际的忧郁症,无法抵挡的空幻压下来
确证,人与其逻各斯之结合奠基的命运

四十一

土地、骨头和灰烬一起在此缺席
脸孔,声音和记忆一再与火相聚
这古老国度的人质,从烟囱冒出一股青烟

四十二

天国的证据,在渎神者那儿被删除
正午的太阳就此把碑影嵌入地心
竟日圆场,直接背过浸透广场的人子之血

四十三

红色教义在变形链上运转畸世
所有人在光阴间追抠一张印着领袖肖像的纸币
燧石的灵魂,不确定其燃火和碎裂将以发生

四十四

岛国敏感,遭遇极易受伤的枭龙意志
太平洋像个蓝精灵,观看白昼流星洩空
天人合一如一首旧时民谣,致意圆月的内伤

四十五

《圣经》所说的约柜并不是此间的药柜
可以容纳千百种死亡物质,且难得
我们这样魔法般地活用其救命的能量

四十六

是谁?突然让世界变成棉花的敌人
不是蚕丝和羊毛,不是石棉在同一维度现身
霓裳羽衣没有歧途,但已时过境迁

四十七

墓穴在存折的数位中有一个实在的蜃景
每一个逝者上方,都悬着一把明晃晃的镰刀
冥灵的热度,以示那束黄菊花徒然转白

四十八

此刻褴褛地酣睡桥下之人,就是永远酣睡
可是他的梦遗,直追国族繁盛之梦
他脑壳下垫着的报纸的头条说,时机再次到了

四十九

网络包罗一切,那个面露饥色的流浪汉
突然闯进乌托邦的核心抒情
他希冀获救的肉身,是余生到监狱吃牢饭

五十

黄昏,最后一丝风也被阴间收割
一块遗留河岸的红布,传来溺亡的消息
像是一片血凝练世上的伤心

五十一

历史见证两个透明人,一个是造玻璃的人
一个是吃玻璃的人,寓言应许
在熔炉埋下的伏笔,在一个腹腔得到照应

五十二

人间隐退,于是进化到了蒙面人
可敬的口罩,隔绝了煽情的风和陈腐的阳光
就是说,一种虐爱显而易见

五十三

毒株在空气和物体中搜寻电波感应
负载几何级数的曼陀罗和熵值
直到呼吸破壁,冷链悽惶,噩梦成真

五十四

当疫苗不再天衣无缝的溶解于细胞时
最终,无我状态和模糊的知晓登场
一只巨鹰的利喙,啄在坚硬的岩壁之上

五十五

机器的呼吸遭遇了举世的恐慌
蝙蝠吱吱,唤醒了一张巨大的黑翼,去探测
中世纪的黑死病,或白垩纪的恐龙的底细

五十六

无论水与火,人尽在其窒息之中消遁
天流被苍天主导,而精神中的撒旦
总以最小的代价,毁灭那些不曾正视他的人

五十七

天纵大水猛然淹过的人间梦幻,来不及认识
自己控制的机器和控制自己的机器
哦!末日在行动,人和他的机器同沉水中

五十八

历史抄袭了当下,死亡抄袭了洪水
那低垂的头­和紧闭的眼睛,牙关紧锁
干脆不置一词,干脆在他的名字中迅速消失

五十九

大洪水与其身世,一起淹没暗黑隧道
不可言说的说辞,就此保持最高言说的缄默
人际间的欠罪,任鬼域垃圾和泥沙俱下

六十

似此帝国的去向,在都市高楼之间深入迷宫
而水火之上的嬉戏始终互为求证
像苍空的乌云间一条虚构的龙,扭动幻光之躯

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于浙江义乌梅湖村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