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秦风:风的廋辞与隐语

2021-07-23 08:4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秦风 阅读

秦风

秦风,本名蒲建雄,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首届天府文学作品奖、第二届长城文学奖、苏东坡文学奖、第六届上海市民诗歌节原创诗歌奖。文学作品译成多种语言发表收录国内外多种文学诗刊与专辑。应邀参加2007年9月27届(印度)世界诗人大会。著有诗集《独步苍茫》。


| 霍城,不负边城不负香

西出阳关,故人就是惠远古城
在古城,残垣断壁是折戟沉沙的盾牌
始终挺立着的戍守
云层一般在空中架设道路
春风自度,从失去躯体的遗址的
内心涌出,踏破荒草与野火
荷戈西放,抬棺西征
忠诚的石头把自己砌成边城
无尽的草原、河流与雪山
最终把自己长成铁马与铜像
伊犁河的落照,是一匹汗血马
低头饮着太阳的伤与自己的血
西行的伊犁河,伸长鹰的翅膀
丝绸与路,是远方,背负的飞翔
漫谷遍野的山花与野果
千百年来给西行与东归的生灵
举起的灯

霍城,在日日自省的钟鼓声中
把自己解救出来
被废墟照亮,像火炬举着自己前行
禀持着青草向上生长的习性
戈壁,攀行于荒原的屋顶上
空旷,是无法抵达的内伤
阳光的落雪,积成天山的海拔
快步生风,急流成河
走出自己,走出荒芜与狭窄
就是大地的丰茂与祖国的辽阔

薰衣草,拔节于自己的头顶
超越草,把自己开出花
代替苦难,长出爱的颜色与光芒
用笑脸晒着伤痛,这伤痛贴近
花海的紫色的甜
迎风举目环顾吧:这最远的边关
就是人间最近的梦乡
梦乡,伊帕尔汗盛开的样子
像突然醒来的银河落满人间
霍城,坐在浩海的芳香中
并深醉于芳香的凝视
与远望,未来必将又是一个
紫色的清晨:芳香繁殖芳香
爱生长着爱


| 在黄姚古镇,我遇见另一个我

“万物都是自己的镜子,它只映照
回头的人。”
黄姚,时光把自己走丢,却把梦
与梦中喊你的姓氏,留住
在古镇,通往这里的路长满石头
竖起的道路,伸手而来的岭南
岭南的万千群山用石头的眺望
追踪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行程
古镇抱紧江南,坐在梦中:
宋朝,与我,以及更远的中原走散
曾经一路的风霜,走成古镇今夜的
弦月。一个是我的人
在另一个征途与生活之中
就像古镇被突然照亮的梦中
走出的,另一个我

“这些安静,纯粹,陌生,孤独
正弥合着世间被撕裂的部分。”
在古镇面前,一切事物都无可遁形
房屋与安静并肩站着
墙壁的每一面,都映照阳光
墙影的手指,指向万物的内心
寂静的古镇,扩散为一缕缕青烟
万物皆在梦中,像水底五彩斑斓的
石头。青草、树木,虫鸣与鸟啼
一抹晚霞中的山色,撞响古寺的钟
荷塘里莲与月,滚动一滴露水的初心
水边的闲云与野鹤,对影成三人
与我一样,把头伸向天空交谈
村头,万物合围成一棵巨大的榕树
植物的思想,一如根须倒挂
一棵奔跑了五百年的榕树
身后:绿色的乡愁赶来
灵魂在流水中,那纯粹的古镜
找到了自己的脸,与光芒

“你才会用心灵说,有一个彼岸的
世界。”
在古镇,万物都向着内心深处生长
古井,在内心挖掘天空的雨水
闭上眼睛,就能看清梦的甘甜
古石桥,从自己的内心出发
淌过河,向着彼岸
古屋,心中背负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那座古亭,倚在内心的远望与守候中
古街,倾听内心风的脚步声
所有的脚步,都是为了赶上远方的心跳
远方的山水中,藏有飞瀑与古寺
古寺的内心,怀着香火与晨钟暮鼓
时间的浓雾沿归途渐渐散开
“此刻的我,一个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的人”
成为流水,再陪伴一千年的流离
成为岩石,再打坐一千年的慈悲

| 嘉绒藏寨,白石在上

一块块云朵碎开的白石
托举整片川西高原与天空
白色太阳、月亮和星辰
打坐在嘉绒藏寨的屋顶上
马尔康,在一块白石中诞生
与生长。高原峡谷隐藏于火苗
燃烧于远古的一次次熄灭
白色风的火焰,在藏南高原
苍鹰一样,千万年地吹拂与翱翔

太多雪峰,太多的沧桑
太少的祭拜被触化
太多峡谷,太多的横断
太少的征途被拯救
太多草甸,太多的冰霜
太少的秘境被敲醒
太多祼露,太多的苦难
太少的冻土被埋葬

白石,一颗高原冻僵的心脏
被万物种植在自己的胸膛
白石,把自己活成一个
生生不息的种子
青稞的骨骼里的火种
梭摩河的血液里的火把
格桑花的笑容里的火苗
经幡的手指里的火焰
嘉绒是火,马尔康是燃烧
噼噼啪啪炸响的锅庄
是藏寨的夜晚,与夜晚内心的石头
白石在上,高原上不断长高的是
头­,行路与石头


| 张家界,忘川之镜

天门山,人间洞开的天窗
没有一条道路不是伤痕
沿着天梯,向自己攀登
一步一重天,天在上
石头攀在石头顶上
自己登在自己头上
没有一种绝境不是洞穿自己
天门洞,人间破开的天窗
人类在苦难的裂口抵达自己
逆风的耳语:每个穿越天门的人
都是自己的神

天子山,仰止的空中田园
武陵源,心藏天地山水
天子山,头举人间田园
无论悬崖,还是深谷
都是一种自我耕种与修行
来者与去者,都身披风雨
亿万年苦难的石头
手捧沧海与桑田
在寂寥的空中生长
五千年的庄稼与明月
令万物静寂,众生仰止

金鞭溪,以水的纯度流向自己
三千奇峰流成八百秀水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与天地对饮,与山川映照
每一滴干净的流水
在返身自照中,寻找前世今生
绿荫重叠,始终保持阳光的流向
无须执念抵达海或者彼岸
溪水,就是溪连同水一起消失
我是一尾鱼,在百转千回的画布上
作一滴水的颜色与停留

宝峰湖,忘川之镜
四面青山抱一弘碧水
高峡平湖饮漫山风月
这是生死相依的
一种态度与姿势
就这么抱着,天地便醉了
就这么爱着,人间便不醒了
看青山多妩美,自己就多沉醉
看湖水多澄澈,自己就多纯粹
身在忘川,用来世灵魂的心湖
洗涤今生尘俗的脸

杨家界峰墙,岩石煅打自己的铁
峰墙,始终保持着水的站姿
曾经拒绝随波逐流的水
从亿万年出发,最终返回到岩石
成为向上倾斜的那一部分
倾斜,是一种煅打,与疼痛
疼痛是倾斜的另一种弧度
延伸为一种命运
仿佛重重苦难碾压之后
那些被风化和腐蚀的岩石
生长出铁的属性,与慈悲


|人祖山,风的后裔都在这里诞生与出发

每一个方向,都有风声响起
风吹乱一块补天之石的想像
在风中,一次次诞生与受难
风,在逆风之中寻找着风

风,是伏羲的姓氏,与遗嘱
伏羲的子孙,风撒播的种子
一画成天下。欲望的卦像爻辞
像吹散的青烟,遍地繁殖人间

抟土造人。这不是传说
而是风的寻根与传唱
“一把黄土捏成千万个你我。”
在黄皮肤黑眼晴中间
你或你们,是另外一个我
而我,是人祖繁衍的自己

结绳记事,给时间打结
象形造字,为自己塑形
龙的图腾,天地生出的隐形翅膀
梦想,在万物之中,率先飞翔
龙的传人,直立行走的黄土
黄河以血脉,泰山以头­
我们是燧石之火,点燃自己的人烟
合在一起的烟火,是上下五千年
永不褪色的,你和我

金木水火土,是中国人的染色体
人祖山,禀持黄色永恒的属性
她是天地与万物的一部分
我与我们,风的后裔都从这里诞生
向着自己出发与归来
           

| 问花村,朝花自夕拾

我被八百里青城的幽静惊醒
眼睛朝五官的纵深睁开
像蛇信,吐出岷江两岸的田园
林盘,花海,火焰与人间

在问花村,我独自寻找
人山花海里丢失的自己
朝花夕拾,被普照寺与味江
一一抚摸的植物与村庄

花开以钟声,花落以流水
朝日与晚霞,成为我与花朵的
另一种形式,诗意地栖居

风在我的脸前吹过
花在我的背后盛开
不是,我见花开
而是花,一瓣一瓣地开放了我

一片挤满背影的花海
看不见人类背阳的脸
影子,撒播的世间
混于花丛的摇摆
像匆忙的蜜蜂跳过花枝
万千姿态透明的深渊

在梅花坞,就做梅妻鹤子
用一池白云,擦洗倾倒的天空的蔚蓝
在海棠园,学一树梨花压海棠
用满园春风,吟哦两鬓对视的斑白
在问花村,万紫千红顿时明白起来
我是这其间花朵与时间的姓名
红色,是我思想的底料
白色,是我灵魂的肤色

问世间,花为何物,我为何物
像植物那样,更多的依赖黑暗而生长
像花朵那样,更多的向着夜间而绽放
一切的美好,都举头向着光芒
我是问花村与芳香的一部分
是我们彼此,深深的呼吸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