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彭一田的诗 | 傍晚的诱惑

2021-11-22 09:2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彭一田 阅读

彭一田

彭一田,1958年生于浙江温岭县江厦街,少年始习诗。

 

万物生长

花朵落到枝头上
低处的云朵以飞翔活下去
寺庙里多一个和尚
监狱中少一个人,祖坟前多一株草
集市上加了一名往来者
携带正午的光影

有时,黑鸟身怀闪电
猛扑下来,抓起水里的鱼回到空中
爱的间隙以对方为弓弦
地面少一只鸟
天上就多了一片云
我仍然徒手,看青马在树林上奔驰

花叶回到泥土里
太阳从另一个地方升起来
旷野里的草木无乡可返
不用去分辩自己是不是未来的树
酒席上少一个人
广场上也少了一盏灯

肉体的故乡舒展在云朵里
云朵搭月光慢车,生出一叠叠细浪
小路上多了一些马
大路上,也多了若干蝼蚁
鸟在漫游中
发现阳光已解散雨水

2021.5.6

望月

月亮是块石头
减去浮名与赘肉,挂上天空
明月在水中,在窗前,在树上,或天边
夜夜有
李白泊在水中央
有时看不到,或只见上弦、下弦,娥眉月
因不会写诗
彼时,你在岸边
在山下、船上,或者洼里人家
长路的上空减去骨头
苏轼以来,月亮高不可及和变化多端
石头变身为江河
波涛汹涌推开人间的门
诗者可舍弃
依然有人打水望影
只是未去捞取
这里的云朵是站着睡觉的,像马一样
他脖子上挂一串秋葵
不怀念
也不期待
天上能让你羞愧的事不会有很多了

2021.6.9

记忆之城

忘性不够大
又带你来这个世界。
纹丝不动的行走翻山越岭
去大海里找珍珠
现在知道,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
可你在城里学鸟叫
从半明半晦的花草里
生出想象的孩子,顺着农历拔节
旧时光的衣冠楚楚。

2020.2.27

放弃

入湘。
幕阜山脉西麓。
沿汨罗江,搭车与徒步并用
此江发源于江西修水县黄龙山梨树埚
流经江西、湖南
属洞庭水系。
先由浏阳经社港抵平江县小田村,观杜甫墓。
该处系汨罗江中游,
江水上溯长寿镇,下转平江城。
长寿为汨罗江航道尽头
并无船舶载客。
平江城原名鹤岭,仙江河、三望冲水于此汇注汨水。
眺望下游,半天无语
入湖口名河伯潭,相传为屈原投江处。
汨罗江长500里。
复经安定镇、社港镇,折返浏阳
进赣。
在九岭山间穿行
从大桥镇下湘赣公路,走乡道经祖籍地太平街到白良。
我的少年时期寄存在这里。
去宜丰澄塘,谒陶渊明出生地南山村。
陆路抵近幕阜山东麓
修水县,汨罗江源头有黄庭坚。
回万载县,去礼泉村看谢灵运衣冠冢。
上述种种都在900里方圆内。
离赣。
(不上武功山了)
望星空已两年:疫情。口罩。通行码。
核酸检测报告。又及。
疫苗,并且加强针。又又及。

2021.8

傍晚的诱惑

落日的金黄消散了。
云霞换纸币,在黄金的沦落中追赶自己
风中的叶片晃瞎了眼。
铸金身的木乃尹披戴光环
激发荣耀见证贪婪
金色时辰将山河变形了
落叶在飞奔,金黄的气息业已消散。
落日被吞噬了,黄金终生不锈
但朽烂相伴而生
你追赶落日,落日也催促你
金黄之上的颂歌以死亡的尊严接驳星辰。

2021.8.2

风刮起

树冒着灭顶之灾,
最深情的刻薄从见风那一刻起。
树叶非不动产,路人一目十行或一闪而过。
离乡者也是秋天的从犯。

2021.8.6

来来往往

风把岁月吹空
那大树一茬茬掉去身上的披戴
终于把自己变轻了
现在它的枝梢铮铮向上,直指天空
云外飘着星

从前是一块石头
后来是云朵,现在是轻风
把自己打散了,就可以活得长久一些
而落叶未能离开家乡
除非大河滔滔

群山照亮风中的父亲
秋天躲不过因果
黄花梨炼就的钢铁慷慨激昂
季风真浓烈
所有的陆地都处在大海与火焰之间

天空掉下的叫生长
从地里漏出来的叫死亡

2019.9.26

沉默

谷穗下低头
就是秋天到了
秋之色壮怀激烈
时间之外者因忘我而无胜败心

一个人,站在云朵下面
站在石头的里面
幡动,风亦动
心不动

岁月被汇入大海
日子闪烁在波光的里面
但诗是破绽
就像你这名女子,隔一阵出几天血

2017.9

住水上

以水为命的人
像江水一浪翻过一浪
他不是别人和他自己所想象的自己
不断在时间的浪涛里泅渡

往事像水面上的波光
看着吸引人,但就是捞不起它
海风把人吹硬了
浪花是岛屿的另一种形状

后来大海成冰川
世界回到它原初的模样
泅渡的人要在自语中找到童贞
变回深山里的一滴水

流失的大海早已将天际贯通
穿过地球奔向另一颗行星
人类从冰中取火,去点燃自己的血液
但风比火候慢一个世纪

2021.8

灰叶

在枝头,各不相同
它们落到地上,却有惊人的一致
两滴不同源流的水面目全非
在苍茫的大海相随而行。

灰树叶是佇立的,又是流动的
从离开枝梢的一瞬起
如何不凭籍幻觉实现转世
杜甫在岸上安息了
屈原与汨罗江一道昼夜不停地流淌。

最初停在指尖上
雨一停就从地里长了出来
无畏的飘落不改真身
每片灰叶都写有春天的墓志铭
一棵树,反复将自己撕成无数碎片
得到等量慈悲。

2021.8

天地间

庄稼收割后
田野恢复一望无际的静默
云朵把天抬回高处

忙过秋天的人类
命运仍旧不紧不慢地守着日子
天道无亲啊,常与慈悲

2021.8

岁月呈褐色,而你的头发并非如此
野草随缘生灭,并不顺从时令
人们在局促的事情上奔忙
秋天也只是过渡
转世的叶子擎风出走。

我不配壮烈
但重阳时分也可能瞭望
彼时从未写诗的人大都以诗人自居
轻是劫后余生
秋为轻。

细雨击鼓而歌
在落叶上,重逢从前飞离的小鸟
星辰与我交深言浅。

2018.10

风慢慢吹

小孩在学校读书
老人们在村部打麻将
我在乡路上踱步。天上的云朵
有的明亮有的灰暗
三两只雀鸟一阵高接一阵低地飞着。
隔壁村的河里有座水塚
每条经过的船只都得绕过它。
风帮助叶子逃逸
村里很多人去县城讨生活
雪白的信天翁去了遥远的南洋。
村落ㄧ角,野草还悄悄活着
它们有过的自己,并不是连续的自我
但每一个自己都是真实的。
那些踩踏它们的虚妄也是真实的
万物都在承担因果
以拔节为信使,飘落为介质。

2021.8

向日葵

青龙自马家尖直下
去戏耍田塅上的独角羊牯
百姓以左为右,认显龙为下山猛虎。
后县域公路挖山而过
断龙须,毁龙唇
羊牯孑然。
隐虎化身社树,千年树干上桑寄生爬满青藤
上从杨家冲口的这一棵
下至太平祠那一株
护持太平街,其间以屋场灰瓦脊为中继
扇形右案,虎口向着西边关山口
传说每入夜就关上了山口
故名之。
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及参水猿
群星散,而人未变
住树下的乡亲斫掉参天古社树当柴薪
与神斗乐无穷。
朱雀低卧对门小村庄石下
一座青石壁横亘,东到张家埚西至关山口
石下之朱雀,能身披火焰乎
重山以远峨眉尖
系县域高峰,和万宜两县界山。
屋场后背无龟蛇之象
山坡上有一道长茅草的褶皱
历来被食古不化者半文不白者以讹传讹者
别有用心者称作女人现羞
玄武星宿也是七座
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与壁水貐
天空飘云朵,先人在高处星星点点
地上走动的人未超过女人现羞。
羞泉待春季才流淌
并入杨家冲溪水,下到王家屋场门前折向西
奔往关山口。
左水出大南冲,在显龙身旁碎碎念
于塅里羊牯独角上折西
并张家埚水一道径往关山口。
后大南冲口筑水库,红塘大垴殷夹黄
湍急小溪黄夹红
左右两水在塅田中急转
此水西流,无可能“代代儿孙穿朝衣”
况静水流深从来纸上谈兵。
星象如是
藏风得水经之要者
天地不正,神兽皆散,西水常断
故痨病匪患走反逃匿破山填塘斫树人尽穷也
风断矣。

2012.7.6

涛声

秋天盛大
先七夕后中元,接下去八月中秋
彼时明月从海上升起
天旷远。
而一叶坠地的惊心,像混战的士兵
沉没于海水
最后散成烟岚
秋涛滚滚啊。回声在体内轰鸣
落叶在不同的人间活着
你所在的地方,正是你所不在的地方
未知死
焉知生。

2019.9.27

落叶寂静

在寂静中入睡
故乡的大雾把人连根拔起
父亲斜卧在草根下面,色相皆空
我听见故道上低声抽泣
半个父亲在风中

空濛里的飞鸟犹如白日点灯
神灵啃咬过的月亮
将远处的天与地粘到一起
有人欲穷尽天空
摸黑写诗,半个父亲在雨里

星辰在坐禅
接近云朵的叶片像马匹待发
满山青翠与晚霞对视
素静的叶子一片又一片悄悄落下来
半个父亲是尘土

无尽的落叶,令世界惊悚
而半个父亲在地下

2021.6.1

溃退

此刻,枝头业已消停
一片花叶轰然落地的余响绕过流水
溃退到岛屿上。
岛屿由无数个瞬间组成
永恒是不存在的,譬如海水陡变
皆因大风乱起
珊瑚之美是虚妄的。
一棵树崩溃是花叶的溃逃
都是短暂的,你其实是其中的一片
混杂在溃逃的铁蹄中
相同的叶片让彼此擦肩而过。
火比风从来性急,提前置落叶入泥土
形同人类焚烧的纸钱
下一年萌发的春,携带落叶气质
又交给了风
叶片和纸钱一同把春天照亮了。
寄生虫在歌唱
身上的故土纷纷掉落
大地摇晃,一切稍纵即逝
出生地或故乡都不是陶渊明的样子。
风还在树木上横行
溪流不穿睡衣,便径直过去了
落叶依然安祥而寂静
祖屋场不过是前世的事情。

2021.4

拒马河

无数雨落下来
转瞬即逝,只有水里的盐白白活着
这个虚构的地方
马过不了河
飞鸟领引人类的目光
携带闪电的长喙,鲜亮地划过去
将自己一遍又一遍洗净
愤怒的人是红色的,也可能是黑色的
裹足不前的群马伤痕累累
而河水碧蓝
一条大河蓝蓝地流下来
恐惧和怜悯并存
那个提前离去的人,接近蒲公英的视野
它能随风过河
代替云朵,敷在天空的伤口上
天空应无所住
收藏的日月在流水中
昨天的过了,早上的已忘了
刚才的也不在了
道路与灯盏都是人为的
无心者,可以选日常而琐碎的草叶
白白的拒马河因辽阔而多余

2021.5.26

我听见了风

叶子在枝梢上
因视死如归而闲庭信步
它的飘舞生岀音阶,变幻色彩染亮了风
先有黑夜,后有光
在日月交界处,我听见了风。
光线多于暗黑时
另一个我,就会抚摸花朵
偶尔,我是光线本身
跃过山岗和云层
发现落日之美而不知落日所以美。
一场暴雨之后
落地的花瓣褪尽颜色
尘归尘,云朵和落叶一样
归于尘而无碑
风和鸟也不留坟墓。一叶一世界
活得长久了
会是自己的半个医生
站到悬崖边上,看得清自己。
我曾经是那个虚妄的人
将飞弹转换成菜刀
越过海水,在红楼梦这部书上看到人类的无耻
我听见了风。
从一片叶子上
看见那个仓惶逃逸的人
去看塔西提,秋天真得很辽远
在那里,叶片卸下了眺望
河流一样躺下
大海接纳了它们。
月光飘在海上,落叶安息在地面上
坟茔和大地一样地寂静
他栖身在一滴具体的水珠里
青草遮挡了太阳
星辰,却夜夜在高处。

2021.4

让渡之歌

五月,桐花落满山坡
飘到溪里的,顺流去了远方

飞行中出生的孩子
穿插在天水间,像落叶不回到枝头

无人记得,最早的花瓣何时飘向水面
溪水又流淌了多少昼夜

2021.6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