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雨落心田生乡愁 | 雨田诗集《东南西北风》中的乡愁主题

2021-12-22 15:25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白鹤林 阅读

雨落心田生乡愁
——雨田诗集《东南西北风》中的乡愁主题

白鹤林


在文化传承的意义上,一切诗意都指向乡愁。乡愁是人类生存的一种极为普遍的情感状态,也是文学艺术的一个永不枯竭的重要主题。就诗人来说,无论是像李白那样气象恢弘的豪放派,还是类似李清照那样辞情酝藉的婉约派,对家园故土或亲人的回望与依恋,对民族或地域文化的认同与继承,都是他们诗意生发的“起点”,也是最终必将踏上的“归途”。在雨田诗歌创作的不同阶段中,乡愁也不断地得到了深刻书写。

雨田部分在国外发表作品的刊物

雨田部分在国外发表作品的刊物

如今谁又在以思乡的名义把沉默的大小匡山梳理/在春暖花开的青莲 星空少女般温柔地低垂着/那漫天闪亮的星斗倾泻在我的怀里 古老的月色/托起诗歌的灵魂 春色里的青莲更显几分妖艳……(《登上太白楼的喜悦》)

《登上太白楼的喜悦》是一首采风之作,2013年的10月29日创作于江油青莲即李白的故乡。在这首诗歌中,一种广义的乡愁——既是作为绵阳人雨田的乡愁,也是属于中国人的诗歌的乡愁——得到了很有代表性的呈现。在与一众诗人的集体游历中,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故乡匡山、青莲,激发了当代诗人雨田的思乡之情。这原本并不多么特别,因为一路同行的人,大概都会触此景、生此情。雨田的思乡之情的特别之处在于末句的“古老的月色/托起诗歌的灵魂”,它借李白最具代表性的诗歌意象“月亮”,将自己一个人的乡愁,升华为了所有中国人的乡愁。“月色”与“诗歌”交相辉映,这正是一种极具象征性的文化乡愁。

雨田出版的诗集剪影

雨田出版的诗集剪影

雨田这个笔名,其实也是一种乡愁的表现,它是源于诗人姓氏的乡愁。很多圈内人都知道,雨田本姓雷,名华廷,1956年夏生于绵阳市游仙区一个名叫石马坝的乡村。很多年前,雨田就曾写过一首关于石马坝的诗,题为《中国小镇上的一匹石马》,发表在《星星》诗刊上,笔者印象深刻,也因此记住了诗人的故乡。在笔者与雨田的交往中,经常听他讲起故乡石马坝,以及他的乡村时光。他少年时代就在一位亲戚的影响下,开始阅读文学著作,并开始诗歌写作,是一位早慧的诗人,至今已经从事文学创作四十多年。

门前那棵核桃树属于养育我的村庄 沿着树下/这条小路 可以到达另一个村庄 而我最初的诗句/写的就是这条小路 我此时此刻 站在没有尽头的小路上/看门前那棵核桃树在明亮的天空下怀抱着落日/我想我的一生还不如它 因为它的模样 本色一点没变(《门前那棵核桃树》)

《门前那棵核桃树》是雨田的组诗《回到村庄》之一。组诗《回到村庄》写的都是雨田2007年秋天回到他的老家石马坝的所见所闻所感,乡村的往事钩沉,乡村的人物命运,无不让诗人百感交集。无论是《寻找当年丢失的花狗》中“我每次回到乡下都要沿着大花狗/丢失的方向走很长的路我是在想/它的影子是否能出现”,还是《回到村庄》中“飞走的群鸟们重新回到我的村庄筑巢安家/和歌唱”,以及《站在村口的铁匠》中“站在村口的铁匠  其实他已经失业  他是/光芒万仗地燃烧过”,诗人的乡愁表露无遗。而《门前那棵核桃树》中的“这条小路 可以到达另一个村庄”,尤其让读者感同身受,仿佛是我们每个人“最初的诗句”。

对于移居城市的诗人来说,无论是雨田,还是像我们一样的更多诗写者,其实对于家乡,对于村庄,对于工业化时代背景下的广义的故乡,都有着十分复杂的体会和感受,也因此产生了大量的类似主题和内容的诗歌作品。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作品往往流于表面化,缺少深入的挖掘和深邃的思辨,这是我们的文学观念不够现代,没有具有当下性和普世性的介入。而在这方面,雨田做得比很多人好,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性诗人。

雨田

诗人雨田

当我离开热闹的城市  行走在一个叫崭山村的村庄/阳光和我平分着一路的景色  经过漫长的城乡结合带/我看见美好的事物依次向我展开  在城里我是多么/容易丢失自己  而在城外我的内部开始分裂/是崭山村的风从我眼前呼啸而过  是那纵横的田野/如交错的神经  让我拥有李杜的情怀  今日/我只能把香甜的米枣当着点心  真是有数不完的回味(《断章:崭山村纪实》)

《断章:崭山村纪实》是一首约一百三十行的小长诗,也是诗集《东南西北风》的开篇之作,写的是绵阳市三台县的米枣之乡崭山村。熟悉雨田的读者和评论者都知道,雨田是一位很擅长写作长诗的诗人,曾经专门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有一部《雨田长诗选集》,其长诗往往能充分表达诗人独特的思想和丰沛的情感,并往往都有一个重要的主题。而这首《断章:崭山村纪实》,就像是一部关于乡村的随想录,在雨田书写家乡绵阳的作品中也很具有代表性。

这首小长诗把诗人对乡村的思考表达得很到位、很透彻,洋溢其间的乡愁也是十分的令人动容,因为他的态度是十分的赤诚,因为他的角度是十分的个人化。“在城里我是多么/容易丢失自己  而在城外我的内部开始分裂/是崭山村的风从我眼前呼啸而过  是那纵横的田野/如交错的神经  让我拥有李杜的情怀”,“城里”与“城外”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地理概念,而是“我的内部开始分裂”,这是一种多么共性的生命与时代经验。在雨田看来,或许只有当移居城市的诗人重新回到“田野”,才会“拥有李杜的情怀”,才能看得见摸得着我们那渐行渐远的乡愁吧。

在当代诗坛,雨田以其鲜明的语言表达、主题抒情和人性关怀引人关注,经历四十多年的不懈实践,已经形成了十分独特的风格,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但雨田的诗歌并不是一面的,至少从写作题材和介入角度来看,他是多样化的。在他新近出版的这部诗集《东西南北风》中,这一特点就得到了很明显的彰显,我们之前印象中沉郁的、悲愤的、尖锐的雨田,又集中呈现了宁静的、舒展的、从容的一面,其中对于家园故土的挚爱,尤其让喜欢其诗歌的读者耳目一新。我们看到了一位生于绵阳、根植绵阳,一直对乡村饱含深情的诗人,在这片土地上的深情歌唱。

2021年12月2-6日于梓潼

原载2021年12月19日《绵阳日报》

白鹤林

白鹤林,本名唐瑞兵,1973年生于四川蓬溪,现居四川绵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车行途中》、评论集《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等多部专著。作品曾获多种文艺奖项,并被译为英、日、西班牙等多种语言。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