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夏志华:穿错艺术花衣的女哲学家

2023-02-06 08:36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夏志华 阅读

穿错艺术花衣的女哲学家
——阿斯帕西娅发现文明的毛病

夏志华

夏志华

夏志华,自由写作者。毕业于南京大学,现居北京。著有《艺术的虚拟价值》等。未出版著作有《数化人》,《语言后水墨》,《与孩子分享哲学家故事》(五册),《与孩子分享世界名画故事》,《与孩子分享著名雕塑故事》,《东方十问科学侦探故事》。

雅典从来就不缺少新鲜事,公元前450年那几年,雅典一所哲学学院让人无法忽略,学院教授的哲学与修辞学越来越引人注目,人们纷纷前来拜访,发现主持教学工作的是一位女校长。古希腊文献记载,这位女校长名叫阿斯帕西娅。在人们印象中,雅典最早的大学是“柏拉图学园”,公元前387年由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在雅典市郊的阿卡德米创办,因校址又称“阿卡德米学园”。重新认识阿斯帕西娅,这才知道早在柏拉图之前六十多年雅典就享有一所哲学大学。

古希腊的古对话古诗歌古戏剧古文献记载这位女校长气质高贵,举止高雅,美丽大方,风姿绰约。尤其是那张小嘴,能把任何话都说道成除百病的高级补药,蠢者听了能脱蠢,傻子耳闻不返傻。还有一份记载称:“阿斯帕西娅拥有一双纤细小巧、足弓深深的美足,银铃般的嗓音,以及漂亮的金发。”专注于一个女人的身体,紧盯人家的一个局部,这份记载实在过分,但对于两千多年前的阿斯帕西娅,幸好有这份庸俗的记载,因为除了这双美足清晰具体,阿斯帕西娅的其他一切包括她的哲学都十分模糊。

雅典的一个奴隶都比别人见过的世面多,但一位美女独自创办雅典第一所哲学大学,还是让雅典人感到新鲜,各界名流纷至沓来,并且浮想联翩。大家一致认为学校的魅力在于女校长的魅力,可不久就推翻了这个说法。花朵是所有美好事物的代表,但花前不可能时时都围着人群,花朵是香艳的典范,但很多时候连蜜蜂也不光顾;雅典美女成百上千,大都默默无闻无人问津,可是这所学校的访客却络绎不绝,来访时大家都要听听这位女老师讲讲哲学或者修辞学。访客中政治家哲学家文学家居多,这是一群善于总结的人,一番总结之后认为是知识赋予美更大活力更多吸引力。一个“访客盈门现象”,就让雅典人弄懂了美的内涵究竟是什么,雅典人对美的认识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此才知道,《诗经》(尹吉甫(约公元前852年-约前775年)创作、收集整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8世纪的311首诗歌)为什么这么早就有那么多追求美认识美本质的诗章;柏拉图(公元前427年-前347年)为什么在对话《大希庇阿斯》中提出对美的追问,雅典人为什么这么致力于美的研究并无比憧憬美。

雅典在公元前1000多年就是古希腊核心城市,公元前9世纪就领导希腊建立城邦制。雅典城邦第一任执政官是公元前640年出生的梭伦(约公元前640年-约前558年),这位哲学家、法学家、政治家、改革家把雅典发展成西方文化摇篮。在雅典这么一个有勇气敢打仗有精神敢创造有文化敢发展的地方,阿斯帕西娅(约公元前470年-前410年/400年)能造成轰动并引爆知识效应,那是因为她来自米利都。米利都位于小亚细亚西南海岸,是古希腊东部伊奥尼亚地区最繁荣的城市,那里有一个历史悠久几乎被视为西方哲学源头的米利都学派(又称伊奥尼亚学派或爱奥尼亚学派)。古希腊七贤之一泰勒斯创建了这个学派,代表哲学家有阿那克西曼德和阿那克西米尼。阿斯帕西娅就出生在米利都一个富裕家庭,与雅典不同,米利都富人家庭或者有能力的女性可以接受高等教育。米利都满地都是哲学,一方文化育一方神,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斯帕西娅拥有很高的学历,掌握了丰富且系统的知识,公元前450年左右,阿斯帕西带着米利都哲学和智慧来到雅典。

阿斯帕西娅创办的雅典哲学学院成为全城最受欢迎的地方,她的住处也成了名流云集的文化热窝,政治家、剧作家、哲学家、艺术家和文学家们经常到这个沙龙聚会。《牛津古典词典》说,阿斯帕西娅阐述时事、哲学和修辞时,表现得像一个男性知识分子。因为拥有丰富的知识和新奇的观念,阿斯帕西娅没有女性的隐居生活,对于她雅典人也大胆地超越了对女性的有限期望。因为她来自米利都,哲学家们常常联袂而至,其中就包括苏格拉底(公元前470年-公元前399年)、哲学老师柏拉图、演说家西塞罗、历史学家色诺芬。苏格拉底声称从阿斯帕西娅那里学到了雄辩的艺术,他的学生柏拉图《对话录》说不仅在口才上,而且在辩证法,阿斯帕西娅是苏格拉底的老师。对于自己,柏拉图(约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则说是阿斯帕西娅将恋爱理论传授给了他。这两位的来访意义非常重大,后来他们的哲学一直无缝影响人类。

重要的访客中还有一位是当时的雅典首席执政官伯里克利。伯里克利出身雅典名门,父亲克山提波斯是公元前479年米卡列海战雅典舰队的司令官,母亲阿加里斯特是雅典民主政治奠基人克利斯提尼的侄女。伯里克利二十四岁从政,善于思辨,受过良好教育,向智者哲人达蒙和芝诺学习过音乐、政治理论和哲学。他的另一位良师是博学雄辩,把收费学习带到雅典,自己也有点喜欢钱财的哲学家阿那克萨戈拉,受阿那克萨戈拉民主思想影响,伯里克利推崇奴隶主民主政治。在众多有哲学有观念的智者们熏陶下,伯里克利具有高尚庄严的情操和伟大的人类责任感,成为雅典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

阿斯帕西娅和伯里克利展开交往,毫不掩饰自己对人类文明进步的热忱,相信人类文明绝不会就此却步,相信民众才是社会的真正主人,主张推翻贵族专制,展现出极具政治色彩并称得上伟大的抱负。她以希腊的传统信仰为基础对抗人类走向堕落的趋势,引导社会沿着一条她所期望的道路走向未来,最终从过去的桎梏中解放人类,建立由理性指导的理想国。为了让人类抛弃罪恶,走上正确道路,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牺牲掉任何可能威胁人类未来的人。阿斯帕西娅的哲学信念深深地吸引了这位政治改革家,她对文明的憧憬对人类的责任感以及执着精神震撼了伯里克利,双方开始相互挚爱对方。

阿斯帕西娅是“一位不在雅典出生的人”。两千多年前的雅典和现代中国制度一样,没有雅典户籍的人不能享受雅典政策与资源,雅典法律要求她必须缴够税才能在这个城市居住生活,不过缴了税也不允许她与雅典人结婚。可是伯里克利非常需要阿斯帕西娅的智慧,这位雅典执政官冒着带头践踏法律的风险,冲破重重阻障,与自己的妻子离婚后,和阿斯帕西娅结为夫妻,生有儿子小伯里克利(公元前 440年-406 年),这个儿子长着一颗特别像他爸任何时候都用头盔罩着的大头。

中国很瞧不起自己的古代,视之为专制落后猥琐,称之为封建黑暗社会。欧洲人和中国不一样,面对古代无比崇敬,其姿态是仰望,因而随处都可见到阿斯帕西娅。梵蒂冈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都保存有阿斯帕西娅的雕像,柏林旧博物馆一组古希腊罗马头像中,就有来自普鲁士皇家收藏的阿斯帕西娅头像。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美泉宫8号雕像是一位身穿黄金战甲手持宙斯盾英姿飒爽的女性雕像,人们以为是阿西娜,其实她就是阿斯帕西娅。到十九世纪,由于沃尔特·萨维奇·兰多(公元1775年-1864 年,英国诗人散文家)和格特鲁德·阿瑟顿(公元1857年-1948 年)的文学作品开始把阿斯帕西娅视为古希腊黄金时代的浪漫女主角,她和伯里克利成为浪漫情侣的典范。沃尔特·萨维奇·兰多1836 年出版了有关伯里克利和阿斯帕西娅的著作,重点描述两人之间的虚构书信作品,伯里克利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悲惨但错误地死去,而不是在雅典瘟疫中像一个病人一样死去。这部作品获得了广泛赞誉,并启发了格特鲁德·阿瑟顿(1857年-1948 年),这位作家于1927 年创作了广受欢迎的小说《不朽的婚姻》,展现了阿斯帕西娅作为一位坚强而有文化的女性的正面形象,强调其价值是她成就了伯里克利这位政治家、雅典执政。这些书或者这些虚构,以悲剧浪漫主义重新安排了她的命运与声誉。阿斯帕西娅作为原始女权主义者和独立女性形象驻进人们心灵,使阿斯帕西娅从经历早期批评到完全默默无闻,最终戏剧性地得到复兴,重新获得崇高声誉,并受到世界性的高度重视。

阿斯帕西娅不仅走进小说电影,游戏时代她还走进了游戏软件。《刺客信条:奥德赛》中阿斯帕西娅以神教首领“鬼魅”的身份暗中行动,为了神教和希腊的千秋大业,阿斯帕西娅命令德尔斐女祭司帕希迪亚伪造神谕,在刑场上结束了一场危机。阿斯帕西娅发现特洛伊公主卡珊德拉经历十年战乱仍然活着并一直活在世上,帮助斯巴达打败了雅典军队,成为雅典的公敌。公元前429年秋,雅典爆发瘟疫,伯里克利感染卧床不起,口中还一直呼唤着帕提农神庙的名字。阿斯帕西娅对伯里克利的状况甚是忧虑……。阿斯帕西娅获得卡珊德拉支持,一起来到纳克索斯岛,发现斯巴达双王中的一位也向神教效忠。但阿斯帕西娅发现神教已经走向与教义背道而驰的另一个极端,卡珊德拉消灭了所有神教成员。阿斯帕西娅来到德尔斐圣殿地下神教会堂,借助远古遗物的力量看到了未来她的理想长存于世的情景。

关于阿斯帕西娅的雕塑、小说、电影虽然很多,却见不到她的哲学以及思想观念。因为这些都是艺术作品,其虚拟性无助于了解真实的阿斯帕西娅,倒是《刺客信条:奥德赛》这款游戏带给我们许多理解阿斯帕西娅的条件;阿斯帕西娅的哲学无法磨洗确认,竟然是一款游戏软件帮助我们认识到阿斯帕西娅的人生信仰和终身事业。

阿斯帕西娅是雅典民主黄金时代缔造者伯里克利的妻子,哲学开创者苏格拉底的密友,雅典著名政治家利西克勒斯的老师,是希腊世界最具智慧的女子之一,甚至被认为是雅典文化繁荣昌盛的象征。从阿里斯托芬(约公元前446年-前385年,古希腊喜剧作家)到柏拉图(公元前 428年-前348年)的古代哲学家、艺术家都说到了阿斯帕西娅在控制男人方面的口才和力量。普鲁塔克一贯赞扬伯里克利的成就,但将他的任何错误都归咎于阿斯帕西娅。在普鲁塔克创作的伯里克利传记中,普鲁塔克问:“这个女人拥有多么伟大的艺术或力量,以至于她设法取悦了国家最重要的男人,并为哲学家们提供了以崇高的术语和长篇大论地讨论她的机会。”更早一些的阿里斯托芬说阿斯帕西娅引发了伯罗奔尼撒战争,谴责阿斯帕西娅没能有效终结战争。在柏拉图的对话中阿斯帕西娅形象也好不了多少,他说她是苏格拉底的修辞学老师,但谈到阿斯帕西娅的是一部讽刺性对话,美涅克塞努篇中的对话者说:“我很惊讶阿斯帕西娅,她只是一个女人,竟然能写出这样的演讲。”柏拉图充满了调侃,说阿斯帕西娅是他老师的修辞学老师也是调侃,他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的老师有这么一位女老师。

无论这位著名学生如何调侃,其实他老师佩服阿斯帕西娅并非完全出于谦逊,他老师称颂其学识是有道理的。学者玛德琳·亨利指出,古代作家根据个人偏见来描绘阿斯帕西娅,因此几乎不可能清楚地了解她的身份和成就。玛德琳·亨利说,当我们需要阿斯帕西娅成为贞洁的缪斯女神和老师时,她就在那里;当我们需要一个宏大的水平时,她在那里;当我们需要一个原始女权主义者时,她也在那里。

亨利的话可以理解为阿斯帕西娅知识丰富,建树颇丰,成就巨大,贡献极多,但不管古代还是近现代,不管是柏拉图还是普鲁塔克,大都是根据自己的特殊需要对她进行发不同描述。当然,阿斯帕西娅也摆脱不了朋友、敌人和后人的需要。可惜的是她不是存在于哲学中,而是穿上一身花衣活在艺术中,因其如此,要了解阿斯帕西娅当代人必须辨别各种描述,褪去她身上的艺术花衣,尽可能地了解到阿斯帕西娅的真实,如果能了解到一点真实,就不必贪求全部真实,但要达到这一目的也非易事,因为连她的身份也得重新确认。

柏拉图不管阿斯帕西娅是老师尊重的哲学家,赞美之后对阿斯帕西娅提出比赞美更多的批评。柏拉图承认阿斯帕西娅作为哲学家和修辞学家的声誉,但不赞成像她这样的哲学家对希腊的影响,认为“阿斯帕西娅代表了哲学的弊端:以她对修辞学的掌握,运用智慧和真理来控制和欺骗人们。”说白了柏拉图就是指责她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家。后世一直不敢大大方方地承认阿斯帕西娅是一位哲学家,可能就是因为柏拉图“指责她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家”。

政治属于哲学吗?许多辞典回答属于。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知识体系,本质上是研究世界基本和普遍问题的学科,研究宇宙的性质、人在宇宙的位置、人在宇宙中的责任等基本问题,确立具有逻辑系统的宇宙观,并致力于研究阐释相关原理。政治则是政党、政府等治理国家的行为,政治行为都以相应哲学为指导,那么政治就是一种哲学思想行为。可以说一切涉及观念并具有知识体系的学科都属于哲学,比如哲学可以研究歌德巴赫猜想的合理性,但不会论证其结论是否正确,依此来看政治属于哲学。

当今社会和哲学界因为严谨或者过于小心,只称阿斯帕西娅为政治家,甚至可以让她以神话形态存活于游戏软件中,也不敢承认她的真实身份。不过即使在游戏软件中,阿斯帕西娅仍然承担三大使命:传播哲学;挚爱伯里克利并帮助雅典战胜竞争对手斯巴达;致力于雅典的千秋大业。无论是电影小说还是游戏,阿斯帕西娅的使命没变,与雅典的关系没变。

文献和小说都说在伯里克利成为雅典行政领袖后,阿斯帕西娅进入雅典政治核心圈,经常为本地思想家、艺术家和政治家们举办聚会,是一位善于掌控全场的演说家,通过引导思想碰撞促进雅典文化的多方向发展,并以自己的才智为雅典哲学走向巅峰做出不可忽视的贡献。能在哲学方面做出贡献,阿斯帕西娅无疑是一位哲学家。

伯里克利具有高超的辩才和伟大说服力,学习阿斯帕西娅哲学后,听过阿斯帕西娅演说后,他为阿斯帕西娅对人类文明的憧憬以及民主政治信念所震撼。阿斯帕西娅与伯里克利结成政治伙伴,并成为伯里克利演讲稿的起草者。

那一年,伯里克利发表《我们是战无不胜的》演讲。“雅典人,我的意见完全和过去一样:对伯罗奔尼撒人,我反对作任何让步……。我请求那些因我的言辞而被说服的人以全力支持我们现在正在一起所做出来的一些决议,我请求你们坚持这些决议,虽然在某些地方我们发现自己会遭遇困难;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作的话,在事情进行得顺利的时候,你们不能表现你们的智慧。事物发展的过程往往不会比人们的计划更来得有逻辑性些;正因为这样,所以当事物的发生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时候,我们常常归咎于我们的命运。”

公元前431年,雅典与斯巴达克人作战,伯里克利在悼念阵亡雅典将士的葬礼上发表演讲。“我们的政体并不与其他人的制度相敌对。我们不模仿我们的邻人,但我们是他们的榜样。我们的政体确可以称为民主政体,因为行政权不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当法律对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公正地调节人们的私人争端时,民主政体的优越性也就得到确认。一个公民只要有任何长处,他就会受到提拔,担任公职;这是作为对他优点的奖赏,跟特权是两码事。贫穷也不再是障碍物,任何人都可以有益于国家,不管他的境况有多黯淡。……

我们喜爱美丽的事物,但我们的趣味很单纯,所以我们修养心性而不丧失男子气概。我们不用财富相互出吹嘘、炫耀,而是用财富来做真正有用的事情。在我们那里,公开承认自己贫穷并不丢脸,丢脸的是不去设法摆脱贫穷。雅典公民不会因为要照顾小家而忽视国家,甚至连我们当中从事商业的人也有很好的政治观点。……照我们的看法,行动的巨大障碍不是讨论,而是先于行动的讨论中获得的知识还不够。因为我们有一种先于行动的独特的思考能力,而且,还有一种独特的行动能力。……总之,我要说:雅典是希腊的学校。”

公元前445 年,伯里克利的政治敌人攻击阿斯帕西娅在“教伯里克利如何说话”,说伯里克利的著名葬礼演讲的实际作者是阿斯帕西娅。在古希腊,没有一个政治家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自己的成功得益于一个女人,“吃政治软饭”对政治家是一种严重侮辱和沉重打击。商王有伊尹、傅说等智者献智;周王有召公、姬公旦、叔齐、南宫适等学者献策,但没有人骂两位王吃干饭。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1861年3月4日发表总统就职演说,演讲稿由威廉·西华德和史蒂芬·道格拉斯所写;1863年11月19日美国总统林肯发表声震寰宇名垂青史的《葛底斯堡演讲》,演讲稿也由他人捉笔,但没人骂林肯吃软饭或是吃干饭。政治领袖的演讲稿由他人代写一直就是常事,要是政治领袖能写出超一流的演讲稿,那他就只配做文秘文胆而不能做政治领袖了。

雅典成为哲学的雅典,雅典成为民主的雅典,雅典成为全希腊及其邻国的学校,确实得益于哲学,得益于包括阿斯帕西娅在内的众哲学家众多知识分子。后来的政治家们对伯里克利钦羡不已,羡慕伯里克利有一位有知识的终身伴侣。不过阿斯帕西娅虽然是雅典重要人物,但因为她无视雅典社会将妇女视为二等公民的各种限制性政策,任性地按照自己的意志过着自己的生活,她遭受的攻击不少,名声也不是太好。但美国总统约翰·亚当斯从不避讳,钦羡不已地说:“我真希望伟人都能娶阿斯帕西娅这样的人为妻。”

阿斯帕西娅生命中的几个重要人物几乎都在模糊她的身份,她自己的哲学作品也没有幸存下来,阿斯帕西娅通过伯里克利的演讲稿,把对雅典对世界对人类的思考以及哲学与政治观念展示出来。后来的研究者认为,从伯里克利的演讲中,只有拨开政治外衣,确实能看到这位女哲学的哲学观念。现在有一个主题也在形成,越来越多的学者越来越肯定地声称,阿斯帕西娅对她那个时代的主要作家、思想家、政治家产生过重要影响。学者马德琳·M·亨利就说:“米利都的阿斯帕西娅是五世纪雅典思想史上的关键人物,毫无疑问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女性。”为了强调阿斯帕西娅的缔造性、重要性和崇高地位,亨利还坚称“阿斯帕西娅是苏格拉底的老师”。可是与阿斯帕西娅比较接近的古人们好像不太像美国总统和现代学者那样看好阿斯帕西娅,主要还是因为她作为哲学家不够纯粹,哲学和学术以外的指责也是因为她的哲学与政治的结合,或者让哲学委身于政治。

希腊喜剧诗人阿里斯托芬在其作品中经常说她的坏话。罗马帝国时代希腊作家、哲学家、历史学家普鲁塔克(公元46年-120年)说阿斯帕西娅对伯里克利施加了不当影响,诱使他参加战争,声称阿斯帕西娅要为伯里克利犯下的每一个错误负责。柏拉图声称“阿斯帕西娅代表了哲学的弊端”。

不管是批评还是讽刺,其实都并不掩盖阿斯帕西娅对雅典民主制度的完善和文化辉煌做出的巨大贡献,连敌人攻击的也是这位哲学家对伯里克利施政出力颇多。可事实却如同哲学家、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说的那样,雅典人仍然大肆攻击阿斯帕西娅,并指控她不虔诚,对众神不敬,最终把她送上了雅典法庭审判席。在一千五百名陪审员组成的法庭对她进行审讯时,伯里克利用尽所有口才为她辩护,甚至流下了眼泪。案件是被驳回了,阿斯帕西娅也被无罪释放,但是,经历这一挫折,伯里克利已经是一个破碎的人,三年后就离开了人世,变得脆弱的伯里克利公元前429 年死于雅典瘟疫;经历这一审判,阿斯帕西娅的真实命运就不为后世所知了。

只知道阿斯帕西娅改嫁给利西克勒斯(卒于公元前 428 年)。阿斯帕西娅最初认识利西克勒斯时他还是一个未受过教育的绵羊商人,二人结成伴侣之后,利西克勒斯成为雅典政治领袖、雅典执政和将军,并领导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历经两年(公元前 428年-427 年)的卡里亚战役。短短几年把一个绵羊商人魔术般地变成雅典元首和将军,这就是阿斯帕西娅的神奇。有人说只有哲学家才有这般神奇,但阿斯帕西娅再神奇终究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公元前 428 年,她的第二任伴侣死于伯罗奔尼撒战争,阿斯帕西娅从此淡出人们的视线。

时隔多年,阿斯帕西娅不能重返哲学,但能走进艺术,还是因为她作为哲学家的重要,她是古希腊最早发现文明与民主毛病的哲学家之一。说句特没理论水平的话,如果文明就是抛弃规律冲破伦理一味地发展,文明必将犯下罪恶,但阿斯帕西娅似乎无能为力,看到过民主在阿那克萨戈拉身上犯下罪过后,竟然眼睁睁地让民主在她身上犯下错误,被送上审判席被推到死亡边缘。任何再美好的事物走向极端就会违背本质而走向反面,中国哲学家鬻子(殷末周初)提出和合,老子倡导守道,孔子主张中庸,来防止突破伦理的发展防止文明走向极端变成非文明。中国哲学家有解决之道,可惜阿斯帕西娅只能勇敢地承担自己极力推崇的文明犯下的罪恶。阿斯帕西娅坦然地走上审判席冒险用生命挑剔文明与民主的毛病,以此警醒世人,可是雅典和希腊迫害、杀害哲学家的事情经常发生。伯里克利的老师阿那克萨戈拉公元前480年来到雅典,为雅典服务三十年,公元前450年受到指控被送上审判席,最后判决驱逐出境,终身不得回到雅典,那一年阿斯帕西娅来到雅典并受到此案的震撼。艺术家、思想家菲狄亚斯(公元前 480年-前430年)创作了誉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奥林匹克城宙斯巨像和巴提农神殿阿西娜巨像,雅典突然刮起一阵反腐风暴,菲狄亚斯被指控贪污制作阿西娜神像的黄金和象牙,在审讯和放逐中于公元前430年结束生命。公元前399年,雅典人将希腊的骄傲苏格拉底送上审判席,以毒害青年罪最后追加一条亵渎神灵罪,雅典最高法庭判处苏格拉底死刑。苏格拉底的弟子柏拉图建设理想国途中,被叙拉古国王狄奥尼修斯一世当奴隶卖了。柏拉图的弟子亚里士多德是亚力山大大帝的老师,而出生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把高傲的希腊殖民了。公元前323年严历山大大帝去世,雅典立即掀起反抗马其顿统治浪潮,雅典人判决曾经的“帝师”亚里士多德犯有不敬神之罪。凡获此罪必死无疑,一想到师祖因这一罪名被一杯酒毒死,吓得赶紧跑回妈妈家去了。别人笑他胆小没原则有损师祖美德,亚里士多德说:“我不想让雅典人再犯下第二次毁灭哲学的罪孽。”亚里士多德也自愧弗如师祖,用巧嘴挽回了面子保住了尊严。要不是跑得快,亚里士多德差点也被雅典最高法庭处以死刑。

当年还在米利都时,阿斯帕西娅就特别信仰哲学的力量与正义性,实指望哲学能让人类少犯错,可死于民主、文明——法律以及法庭审判的古希腊哲学家实在太多,这也许正是阿斯帕西娅早年兴办哲学学校,想通过哲学让人类齐心协力创建一个全新理想国的原因。

面对现实,阿斯帕西娅有何种感想呢?从古代雕像、戏剧,近代传记、小说,当代电影、游戏,却看不出她有没有失望过。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