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宋晓达:冬日的祭典

2021-09-27 09:0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宋晓达 阅读

宋晓达

宋晓达,独立行走之人,肖牛。常与山水为伴,草木为伍;夜半诗语,亲民间烟火,心下哞哞,远霄宸风尘。


宣威的大山深处,山路蜿蜒,天高云淡。冬至刚过,风有些凉。道路两旁,田野里的麦子和玉米刚刚收割完毕。田野寂寂,那些祼露的田地,象一片片闲置的箩筐,空空荡荡。

正午,阳光灿烂,我们一行,抵达一个叫邓村的寨子。这里一个高姓的彝族家支,正在为他们逝去的先人,举行隆重而古老的指路招魂仪式。

灵棚设在山谷间宽阔的麦田中央,用很多松树和松毛搭建而成。正面毕摩用黄纸书写的三个条幅,上面是一些古怪的文字和符号。条幅下面,摆放着两女一男三个遗像。遗像的前面,一只木盆盛满大米。这就是,这个家支超度的三个亡灵。这里的彝族为刚刚死去的亲人“指路”叫作“热丧”,而为死去多年的亲人“指路”称之为“冷丧”。今天做的就是“冷丧”。做“冷丧”大多都是因为从前穷办不起,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日子富裕了,子孙们尽孝道,祈平安,了却多年先祖世世代代传下的遗愿。

道场的场面很大,密密麻麻站满了很多人,披丧服的孝子孝女们,穿黑衣的吹鼓手们,还有着色彩艳丽的彝族服饰的妇女们。灵棚的周围摆放着,纸扎的房子,灵马,最引人入目的是三个高高挂起的“挑钱”。所谓“挑钱”,就是给先人的纸钱。用五颜六色的纸,一圈一圈扎成。足有四五米高,用树干挑起固定。乍看,象一座彩色的纸塔,风一吹,又象摆动的长龙。据说“挑钱”扎的越多越大,表示家人有实力,有面子,有孝心。

灵棚的左前方,毕摩用许多竹子、茅草,还有犁铧、锄头、绳子摆的一个方阵。看上去,简单而神秘。传说中,彝族共同的始祖居木马伍,在远古的洪荒被洪水冲走,第一把抓住的就是竹子,上崖后又抓住了还魂草。于是,彝族人坚信“竹子付尔灵”,“魂草招尔魂”。从此,彝族人开始用竹子制作灵牌,以招魂草招魂。而此阵表达的什么?不得而知。

彝族人崇拜起源于原始时代的万物有灵,起源于对土地、高山、河流、日月的敬畏,甚至是一块石头,一棵大树,一株草芥。人不再是万物的主宰,而必须与万物及其精灵和谐相处,才会得到今生的幸福。

仪式正在继续,孝子孝女们,齐刷刷跪在灵棚先人的遗像前。清一色穿着白色的褂子,裹着白色的头帕,面部充满虔诚和敬畏。毕摩立在前面,头戴法笠,内着白袍,外披黑色薄毡,口诵经文。庄严而肃穆。他们是彝族人的智者,通晓天文、地理、历史、鬼神、各种农事、音乐、文学。主持祭祀神灵、消灾解难,袪病、婚礼、葬礼、盖房子等地方大事。他们在大地、山川、村寨中行走又是行吟的诗人和歌者。

毕摩正在念《指路经》,他的面前,是一只死去了的绵羊和小猪。绵羊体大雄壮,两只粗壮的角,弯转如半个月亮。这种羊的选择必须是种羊,它的任务是陪逝者前往祖地,在祖界为主人繁衍成千上万的羊群。

彝族人认为:人有三魂,人死后一魂去阴间,一魂守坟墓,一魂守祖灵。念《指路经》或超度法事,就是为落实此“三魂”的归宿。一个曾参与过这种仪式的朋友告诉我。给亡灵指路时,亡灵从家中出发,由门神带到土主庙,再由土主庙神带到河边交给水神,又由水神带到山神庙。其目的就是给亡灵指明归祖的路线,使该灵魂能够顺利回归到祖先的发祥地。由于归祖路上千辛万险,有毒蛇猛兽,妖魔鬼怪阻挠,于是,就请来毕摩做毕,生者集体护送亡灵的仪式。

此时,抬眼看见毕摩,抓起一只红色的公鸡,口中念念有词,挥刀斩掉鸡头。然后,倒提着公鸡,在田野空旷的土地上绕行。毕摩的后面,是孝子孝女们排成的队伍,紧接着,是手拿弓箭、哭丧捧、抬着灵马,纸房子的亲友,最后是吹鼓手。瞬间,鞭炮声、锣鼓声、唢呐声响彻田野和山谷。

在田野的另一边是邓村,那些建筑是彝族特有的土掌房,高低错落,没有瓷砖,没有彩钢瓦,炊烟在屋顶上缭绕,鸡鸭在墙角和小溪边嬉戏,夕阳照在土培的墙上金壁辉煌,象古代的城堡。寨子里,热气腾腾,村民们忙里忙外,烧水、做饭、洗菜,搬桌椅板凳。几口大铁锅里煮着,羊肉、萝卜、火腿。还有正在炒的,香气四溢,五颜六色的蔬菜。好一派人间烟火。

参加仪式的人们陆续回来,几百米长的坝坝宴,人头攒动,暖意融融。方桌上,层层叠叠,摆满了红的海辣、花生米、胡萝卜;黄的鸡肉、土豆、豆芽。绿的黄瓜、青豆;白的豆腐,排骨,粉条。如同过节一样。人们喝酒吃肉,叙旧谈天,没有猜拳行令,没有大声喧哗。每个人脸上都呈现出,平和、朴实和惬意。长长的坝坝宴,就象一条纽带在云南一个叫邓村的边远地方,把一个家族,一个寨子,亲朋和友人连接在一起,彰显出世代团结友好,互助的传统。彝族人就是通过婚丧嫁娶,各种节庆,把同胞融和在一起,如同血脉,源远流淌,繁衍生息。

夜幕降临,田野上,点燃了八堆熊熊的篝火。意喻死去三个先人的八个家支。烟火弥漫闪亮,人影穿梭,空寂的田野顿时沸腾起来。孝子孝女们,跪在寨子通过田野的路口,迎接送灵的人们。白色的丧服,在夜空的星光下显得格外圣洁,肃穆。先是一阵阵鞭炮响过,接着一声礼炮;锣鼓、唢呐铺天盖地漫过头顶,震耳欲聋,据说仅鞭炮钱就花了几万元。一队送灵的队伍过来了,队伍中有人举着幡、有人牵着羊、有人抱着鸡,浩浩荡荡。每支队伍的后面,都有群穿盛装的男女,手握铜铃,跳着古怪的舞蹈,吼叫跳跃,用各种肢体语言,为死者除秽。总共八支队伍,在灵棚前祭祀后,回到各自的篝火堆旁,手拉手载歌载舞,然后,在毕摩的引领下,八支队伍连在一起,点燃无数个火把游行。如一条长长的火龙。月亮从山岗的后面露出头来,把银辉洒下大地。田野燃烧,山谷沸腾,火树银花。这古老神秘的仪式,通过时间和空间,把我带到从未去过的悠久的逝去的岁月中……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