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宋晓达 | 达瓦更扎的黄昏

2021-11-19 08:5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宋晓达 阅读

宋晓达

宋晓达,独立行走之人,肖牛。常与山水为伴,草木为伍;夜半诗语,亲民间烟火,心下哞哞,远霄宸风尘。


秋天里的红》

秋天里的红
是我多年前,在心里植的那棵柿子树
是大地山岗上,深秋时节高举的一盏盏红灯笼
每盏灯笼的体内都滋养着一粒火焰
正午的太阳,把它们一个个烙印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上

那天,我从柿子树下走过
阳光和柿子的汁液汇成一条河
顺着蜜蜂们的指引
一次次将我淹没在灰背鸫啾啾啾的叫声中


仙乃日》

仙乃日,是一座雪山和神山
仙乃日终年积雪
山脚下的达洛绒草场渴了
一片片白杨林,杜鹃林渴了

冲古寺的钟声悠悠响起
轻轻敲在仙乃日身上
敲出一个珍珠海子
敲出一条奔腾的河流

站在海子边
仰望仙乃日雪峰
一头牦牛在低头喝水
也喝下了我的影子


采砂场上空的云》

宽阔的江滩
变成了采砂场
各种机械设备折腾的一片狼藉
深挖后的坑凼
个个肚子里装满了苦水
张大嘴巴
想要对苍天倾诉着什么

这时,一片云赶来
盖在上面
像一副口罩


达瓦更扎黄昏的瞬间》

达瓦更扎,高出大地上万顷草海
草海上牛羊成群

一只羊,游离于一群羊之外
耳朵上扎着的彩绫在风中昭示
刀刃上走出的放生羊啊
主人的祈愿和功德寄托在羊的灵魂里

一只羊和一群羊之间
几只乌鸦从羊群顶上掠过
挥洒的墨汁
瞬间就溅在一片宣纸上
黑与白,生和死的轮回天天在书写
呱呱的聒噪声
把达瓦更扎的暮色
越涂越黑


格朗河不再歌唱》

这次来,格朗河瘦了
瘦成一条溪流,诉说着忧伤
格朗河不再喝唱

挖掘机,一坨移动冰冷的铁
正在不知不觉地,挖空一条河的身体
河水失去了往日的清澈
岸边那些上百年的麻柳树
婀娜的倒影和夜晚皎白的月亮
已浮不出水面

我开始怀念这条原始的河流
怀念河里手都能摸到细甲鱼、石蚌的时光
怀念石头上绿的青苔,白的浪花
舀一罐河水架在石头上
煮上好的高山茶
兰花般的香,醉了一条河谷

一群羊从山上下来
来到河边饮水
一排排羊头埋在水里
水明显浅了
我的忧虑越来越深


海晏古渔村看夕阳》

喜欢夕阳
或许是年龄的缘故
去海晏古渔村看夕阳
高原上,老天的脸说变就变
转眼愁云黯淡

海子边
一只灰鹳在自己的阴影中惦记着鱼虾
我在自己的心思里想着夕阳
一个当地妇女走过来问:
要住宿吗?要吃饭吗
我说:我要夕阳


夜宿择木龙》

择木龙的黎明
是被公鸡啄破的
一个村子的公鸡
把我深深浅浅的睡眠
凌晨四点
喔喔的七零八落

于是狗叫了
猫叫了
猫头鹰叫了
杜鹃鸟叫了
只有置身于黑暗的我们
却总是一声不吭


高山上的火塘》

格萨拉,今夜火塘是我的主题
我和毛尔子果
我的彝族兄弟
把周末放在一个海拨二千八百多米的角莫村上
秋雨绵绵
我冷,真的很冷
山风钻进我的裤裆里取暖
我们用门板把风赶走
在外面呼号

一身的疲惫卸下来
扔进火塘
还有洋芋、苞谷一起扔下
关于今年洋芋、燕麦的收成
关于枣红马以及小儿子
莫色木呷考上大学的话题
在火塘上烤得格外温暖

端起苞谷酒
和毛尔子果碰杯
两个人的身子何时被火光
贴在了土墙上
像一对好看的皮影


花棚子,我在等一列绿皮火车》

等了许久了,你还没来
山谷里的草木都和你是一样的颜色
躺在草丛中,躺在你绿色的身体里
山雀啾啾,滑过草尖落在铁轨上
铁轨冰凉,骨子里的疼,一天天的生锈
风传来消息,花棚子车站因为一个水电站的建成
作为成昆铁路线上的一个逗号
将被抹去

绿皮火车
承载着一代人少年、青年、中年的记忆
一节一节的驶向黄昏
夕阳里人们将再度出发
去远方以远,南方之南
你不来,此身将欲何往


光棍》

遗世独立于荒野
假如给你装上一面旗子
你就是召唤,是指引,是权力的把柄
或许就是根打狗棍
可天下的狗儿大多已变成了宠物

就这么杵在那儿
偶尔路过的风使你摇摇晃晃
像喝醉了酒
倦鸟都懒得在你肩上逗留
天空下的影子
是另一个虚伪的自己

牵牛花缠绕的日子
瓜藤攀援的时光
留下的只是回忆
一切终将结束
钢筋水泥的洪流汹涌而来
覆盖了村庄、山岗、大地
夕阳下,最后一缕饮烟
该不是故乡远去的背影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