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雅鲁藏布大峡谷:峰与谷的震憾与遗憾

2021-12-08 15:1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赵晓梦 阅读

雅鲁藏布大峡谷

“在西藏的天空下,是群山,是经幡,是小黑的脸”。在雄伟的布达拉宫下一间低矮的鲜奶坊,诗人何房子在游客留言薄上,挥毫写下这样的诗句。他笔下的小黑,不是某条狗的名字,而是同行的一位北京美女的姓,何房子一边写诗一边透过酸奶瓶偷瞄正和我说话的美女侧脸。在这之前的几天里,一场大峡谷之旅,让何房子彻底被这位高出他一头的小黑震憾与遗憾着。

何房子说,“那是峰与谷的垂直震憾”,就像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底,仰望直刺苍穹的南迦巴瓦峰一样的巨大落差震憾。但他因为多眯了一会儿,失之交臂而彻底遗憾着。

事实上,当飞机从成都平原来到林芝上空,我们就被舷舱外群山与峡谷巨大的垂直落差所震憾。奔马似的群山,逼迫飞机只得沿着峡谷利用河流导航寻找着陆场。飞泄的流云在风的吹拂下,推着飞机的翅膀一个劲往山体倾斜,轰鸣的引擎不停纠正着航线偏差,在峡谷狭小的缝隙里穿越,总算有惊无险地把大家平放在跑道上。但过程的惊心动魄,早已把四五点钟爬起来赶飞机的人颠簸得七晕八素,往日里牢不可破的梦境被撕得粉碎。何房子说,他由于用力过猛,指头把头等舱的真皮座椅扶手都抓破了。

大美西藏行,就这样被迎面而来的峰与谷,垂直震憾。

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的行程里,我们每天都在峰与谷的垂直落差里震憾着、颠簸着。从林芝到鲁朗,从八一镇到雅鲁藏布大峡谷,后来到拉萨,到纳木措,到定日,直到去珠峰的路上翻车结束。

导游说,在神奇的西藏,你的一切经历都是神奇的,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意外等着与你相逢。

在这无数的意外里,最难忘的不是去珠峰路上的翻车经历,而是在雅鲁藏布大峡谷,邂逅中国最美雪山——南迦巴瓦峰的震憾与遗憾瞬间。

对每一个到西藏的人来说,眼睛是不够用的,好在人类发明了数码相机,我一路不停按快门,每天夜里住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数据卡倒进电脑硬盘里,尽管这样,也差点崩盘,十余天竟然拍了一万多张照片。而在西藏众多的美景里,被誉为云中天堂的南迦巴瓦峰,无疑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巍峨的山势、绝美的风景、丰富的物种吸引着无数的探险家慕名而来,除了头顶超越珠峰享有中国最美雪山的称号,还因为这是一座男人的山,是力量与美完美结合的山。由于它所在的地区构造复杂,处处山壁陡峭耸立,地震、雪崩经常发生,给攀登增加了巨大的难度,迄今为止,人类仅有一次登顶记录,但越是困难,它就越有魅力。在探险家的眼中,征服它变成了一件绝对的丰功伟绩。也正是因为它的险峻奇伟,成为了背包一族心中最美丽的梦想。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一个走近的人都能看到它真容,以至于有“十人九不遇”的说法。

单论海拔高度,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横断山脉交汇点的南迦巴瓦峰只有7782米,在世界最高山峰中仅例第15位,但它是西藏最古老的佛教“雍仲本教”的圣地,有“西藏众山之父”之称。同时,紧邻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绕着它转了一个马蹄形的弯,随后向印度洋延伸出去。百度百科的解释,南迦巴瓦峰别称“木卓巴尔山”,在藏语中一为“雷电如火燃烧”,一为“直刺天空的长矛',还为“天山掉下来的石头”。后一个名字来源于《格萨尔王传》中的“门岭一战”,在这段中将南迦巴瓦峰描绘成“状若长矛,直刺苍穹”。其巨大的三角形峰体终年积雪,云雾缭绕,从不轻易露出真面目,所以它也被称为“羞女峰”。

关于“羞女峰”的来历,在北京念过大学、拿到硕士文凭的藏族导游绘声绘地说,相传很久之前,天帝派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两兄弟镇守东南。弟弟加拉白垒武功高强、勤奋好学,个子越长越高,深受天帝的喜爱。哥哥南迦巴瓦十分妒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弟弟残忍地杀害,天帝为了惩罚南迦巴瓦的罪过,罚他永远镇守在雅鲁藏布江的东边,陪伴被他杀害的弟弟。南迦巴瓦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常见雨雾缭绕,羞于见人。

毕竟是高知导游,她告诉我们,之所以“十人九不遇”,主要是游客来的季节不对,南迦巴瓦峰最佳观赏时间为每年的十月到次年四月是最佳旅游时间,这一时节降水不多、空气干燥、能见度高,可以经常看到南迦巴瓦的真颜。而山外游客的进藏游时间大都集中在夏季,基本上属于放暑假或避暑游(当然,大多数人也承受不起藏地秋冬乃至初春时节的严寒),这个季节恰好是雅鲁藏布大峡谷地区的雨季,雨后峡谷水气蒸腾,位于峡谷边上的南迦巴瓦峰自然云遮雾绕,难见真容。

一句话,你有时间雪山没时间,你怕冷雪山不怕冷,你怕热雪山也怕热;只有人将就山,山不会将就人。

现在,我们就在“错误的时间”段来到了雅鲁藏布大峡谷。

汽车沿着奔腾咆哮的雅鲁藏布江飞驰,近万米垂直落差的高山与深谷,映衬着雪山冰川和郁郁苍苍的原始林海,云遮雾涌,既神秘莫测,又壮丽奇异,犹如凌空展开的一幅神奇美丽的画卷。但对我们来说,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一睹南迦巴瓦峰的真容,用何房子的话说,站在谷底仰望山峰,就像和小黑并排照相,要的就是峰与谷的落差感。

午饭后,我们终于从路边的指示牌看到了“南迦巴瓦峰”,但顺着指示牌往前长眼,除了云雾缭绕的巨大山体,直刺苍穹的长矛山峰端的是羞于见人。哪怕是我们下到雪山下的村庄,金色的麦田波浪翻滚,与远处的雪山和云雾、头顶蓝得没有一丝杂念的天空,绘制成一幅绝美的油画,也难掩我们的巨大心理失落。山就在那里,你能感受到它巨大的体魄,巨大的沉默,巨大的呼吸,但就是无法窥见它的真容。

何房子

诗人何房子

我们下车,沿着木质栈道一直下到江边的观景平台,以雪山和峡弯为背景拍照。身高和睹峰不成的失落,让何房子没了和小黑合影的兴致,反倒和小黑就虫草争执起来。何房子见路边村民的虫草只卖5元一根,兴奋得要全部打包,小黑告诉他等到了藏北那边的虫草更好。两人谁有没有说服谁,诗人何房子毕竟心地柔软善良,不想让村民失望,最后挑了100根,还叫我买了20根。后来的行程里,一车人虎视眈眈看着我们边走边晒虫草。

这个插曲,反倒成了话柄,大家把未能一睹南迦巴瓦峰真容的怨言,全都发泄到我们两个重庆宝器身上。车子返程路上,小黑的数落还在继续。

或许是失望而归的沮丧,或许是当天早上起得太早,车子开动后,不少人又习惯性摇摇晃晃睡着了。而我紧贴着车窗,手里举着配有70-200镜头的佳能相机,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南迦巴瓦峰方向,尽管眼前的云层很厚,似乎在昭示着南迦巴瓦的不存在,也许南迦巴瓦就像传说中那样,因悔恨而羞于见人,但因悔恨而留下遗憾的,不止是南迦巴瓦,更有近在咫尺却始终无缘相见的游人。离南迦巴瓦越近,你越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曾有人感叹,“远眺南迦巴瓦时,它会让浮云遮了你的双眼;它在人间矗立,却极少有人可以和它相见;它在云中深藏,却和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骨肉相连,休戚与共。人类从未停止过向往遥不可及的天堂,而南迦巴瓦正是这样的地方”。

想见却不能见,这不仅是人的遗憾,也是山或风景的迷人之处。

正胡思乱想着,藏族导游突然叫了一声:“出来了!”我睁大的眼睛,仿佛有风吹过,刚才还云雾漫漶的山峰,突然现出了真身。司机也恰到好处地把车停下来,但我等不及下车,就举着相机用镜头把山峰拉近,一阵机枪扫射式地按着快门。取景框里的南迦巴瓦峰,犹如大山奋力掷向天空的一柄长矛,有我无敌,孤傲勇猛,凌云而立,峻峭挺拔,几乎穷尽人们关于山的美好想象,对山的所有特质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

又一阵风来,我还没来得及换一个短焦镜头,把峰与谷的巨大落差来一个同框定格;从睡梦中惊醒的何房子和小黑刚跑到车门口,云雾又合上了天空之门,将南迦巴瓦的长矛关在了白底蓝面的宝匣里。整个过程短得只有两三分钟。

这一次,有人得偿所愿欣喜不已,有人再次错过懊恼不已。但再也没了一致的失落和沉默。

我虽然有一睹山峰的小确幸,但也有未能将峰与谷同框的小遗憾。但山就在那里,错过这次还有下次,就像朝圣,并不是一次就能顺风顺水完成。只是人在路上,生活在别处,我们需要这样的偶然重逢来慰藉心灵,需要这样的震憾与遗憾来清空身体。

作者简介:
赵晓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十月》《北京文学》《钟山》《作家》等上百种报刊,入选30多种选本,荣获中国新闻奖、杨万里诗歌奖、郭小川诗歌奖、海燕诗歌奖、鲁藜诗歌奖等奖项60多个,已出版《接骨木》《时间的爬虫》等8部诗文集,代表作有长诗《钓鱼城》。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