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刘频的诗:投降姿势

2021-08-19 09:1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刘频 阅读

刘频

刘频,男,广西柳州人,1963年1月出生。1983年7月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教师,曾到基层挂职锻炼,长期在党政机关工作。政协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届、十一届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在国内专业文学杂志持续发表大量诗歌,见证并参与了广西新时期以来现代诗的发展。出版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作品入选中国权威诗歌选本及其他数十种优秀诗歌选本。近年来诗歌获广西人民政府第七届“铜鼓奖”、广西首届年度作家奖,先后三次获《广西文学》杂志年度优秀作品奖等。曾先后被广西作家协会、柳州作家协会特聘为广西1+2文学工程诗歌导师、柳州青年作家培养计划诗歌导师。创作以新诗为主,兼及散文、评论。


废墟上的祷词
——参观马其顿地震博物馆

悲痛的人,请赐给他们泪水,战栗,和一本死亡回忆录
疗伤的人,请赐给他们纱布,碘酒,白色的止痛片
饥渴的人,请赐给他们干净的水,燕麦面包,加上火腿肠
贪婪的人,也满足他们,请赐给他们散落在残垣夹缝里的钱币
让他们从骨头抠出一群疯子的自画像
在大地震废墟上,灵魂的余震刚刚启幕
神啊,你要特别眷顾那个从血泊中最后苏醒的人
请赐给他光,请赐给他新的图纸和尺子
他爬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持续的溃塌里
用残砖断瓦,一点一点地,重新建起一座教堂。那是
在大地震废墟中央,爱与死最高的建筑
当最后一块砖头用完时,他把自己,和光的影子
砌进了一座简陋的殿堂里面。神啊
那一刻,请允许那个谦恭的人和你站在一起


长着人脸的羊

长着人脸的羊
在穷人的炊烟里出现。只有我知道
它就是我前世的样子
眼神悲苦
鼻子和嘴唇翕动着,朝着神走失的方向

这张脸,是舔净了刀子上的血水
和羔羊的眼泪
才能长出这副慈悲的模样
是吃尽了命里最苦的草
和最毒的鞭子,它的眼神才如此
和顺,低垂,像晚钟里一个农妇的默祷

那时风吹来,像翻动着羊皮经卷
羊循着远远退去的一片草地低鸣
它垂下头,垂下一张人的脸
直到暮色里浮起一盏荒凉的马灯

长着人脸的羊啊,就让我用这张苦脸
回到你的身上吧
就让我用你嚼过的全部野草
去领赎我的戴罪之身


允许

允许春天向铁锈妥协
允许椿树去探望远方的湖泊
允许白云白得一点用也没有
允许坐高铁的渔民肩一晃动,海水就涌来
允许我戴鸭舌帽,穿火箭鞋
像一个小丑在岁月中闪现
允许幸福变小,小得像鹪鹩的心
允许生活慢下来,比马的心跳还慢
允许沉默继续沉默
允许在一场电影里迟到,甚至中途退席
允许玻璃建筑361度旋转,多出的一度
那是神赐我的私人视角
允许报纸的拼音字母消失,恢复成白纸
允许偏爱,甚至偏爱得毫无道理
允许瘸腿的羊在悬崖边等待着急的牧羊人
允许宽恕,允许仇恨的血收起一把刀子
允许把无人机折叠成情书
允许快递包裹里的百合花,在物流货车的
滚滚洪流里,保持着少女的节制和美
允许禁渔,但不禁鱼的私人旅行
允许在高压线上晾晒五线谱
允许动物眼里,看到的世界
跟我有不一样的颜色,因为我也是偏色
允许为马蒂莲鼓掌,也允许为马芷苋鼓掌
允许天鹅不跳天鹅舞,跳兔子舞
允许雪花落在铁上,拒绝参与一场雪崩
允许闪电在,闪电又不在
允许诗歌有一个手机百度的定位
允许直升飞机去营救暴雨中的蚂蚁
允许早晨祈祷夜晚忏悔的人睡得安稳
允许叛徒和圣使共进晚餐,当审判没有到来之前
允许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
允许穷人望着一辆远去的法拉利发呆
因为他实在穷得想象力太强大了
允许小说家改变主意,不让女主人公自杀
因为她在结尾处会从泥泞里爬起来
允许我的西红柿和转基因西红柿分开
允许左撇子习惯于开右舵汽车
允许我用筷子跟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交换刀叉
允许从法国梧桐树上长出一树梨花
允许钢铁厂倒闭,在冷却的铁水里我要建一座公园
允许法官吹口哨,吹我的青春小鸟不回来
允许一个非洲男孩穿白鞋子,在赤道踢球
球也是白的,在滚动中踢成五颜六色
允许我在今天的备忘录里记下一句诗——
“赞美这不完美的世界吧”
允许世界再大一些
允许一切可能的允许


天鹅

这群黑天鹅,白天鹅
如此黑白分明
它们跟鹅的区别
在于
从不曲项向天歌
它们低着头
在污水里,也坚持清洗羽毛


投降姿势

我初生的宝宝
睡在产科医院的床上
高举着粉嫩的双手,像一个幼小的被俘者
哦,多么乖巧的小天使
一出生,就自觉地
向这个世界投降

——对,这就叫投降姿势!
医生喋喋不休向我解释
——这是,人类婴儿期的经典睡姿
投降,是必须的!这是新生儿
自我保护和发育生长的需要
就像一棵小树,自然向上伸展

如此说来,我不必为
这种难堪的人类本能感到羞愧。我想
孔夫子,凯撒大帝,希特勒,马云
包括那个出生在马槽里的男孩
肯定也是以投降姿势
降生到世间的
至于我,呱呱坠地时
毫无疑问,是一个宿命的投降者

现在,作为一个成熟男人
我早已改正了那种幼稚的姿势
我习惯性的睡姿是
把双手下意识放在心口
似乎担心一颗心会随时丢失
在背光处
我最初的投降姿势,进化成了
对生活的一次次下跪


地球夜间灯光布图

在美国宇航局卫星拍下的
地球夜间灯光分布图里
美国很亮
欧盟很亮
日本很亮
一台太空摄影机
没有看到
中国偏远山区的一盏马灯
它在找寻一只走失的黑山羊
在羊无助的眼里
那盏越来越近的马灯
很亮


在上海申报馆旧址

在上海申报馆旧址,一楼
是改造成的现代茶餐厅
我落座在一个偏角位置,像电影里
的地下党,等待着一个接头的上线
我在穿越世纪画面的等待里
捋一捋被外滩的风吹乱的头发
我甚至想像着一声破空的枪响
猝然染红明早的沪上报头

但上世纪四十年代戴礼帽的那人
他不会来了。我也没看见义愤的记者
在老式的版面里进进出出
我只是一个外省旅游者,随意逛到这里
我只是饿了,装成一个有身份的人
保持着对美食的耐心和矜持。在东张西望里
我甚至异想天开偶遇一场上海滩式的爱情

我看见一个个嬉笑的食客
像一条条金鱼,穿透茶餐厅的玻璃门
邻座的一对时尚小阿拉,你侬我侬
时而夹杂一两句低声的争吵
我想,如果他俩是当年伪装成情侣的特务
那也好,让我在饥饿中保持着一种警惕
但他们不是
他们在谈论着房子,股市,旅游,婚期

当服务生俯下身来递过菜单时
我点了一份西式套餐,再加一份《申报》
他抱歉地说,《申报》,确实没有


曲阜孔庙迷路记

我记得我是从一部《论语》开始
进入这片庞大的古建筑群的
时值秋日,阳光如一盏淡淡的菊花茶
重檐高翘,似乎在挽回鲁国故都的天空

我以孔子讲学的节奏
缓缓穿越两千多年幽深的门坊
466间殿堂阁庑,恪守着中庸之道
一棵巨大的龙柏,呈飞腾之状
我在杏坛驻足,想聆听圣人的谆谆教导
但他的声音如一缕远逝的风
转化为导游的解说词,从小喇叭里嗡嗡飞来

我的旅游鞋向儒家的堂奥处游去
在一片碑林里,我迷路了
我在一行行楷书铭文中迷失了方向
在原路返回中,我忽左忽右,从东折向西
我要找到那条中轴线,找到出口
在踯躅疑惑中,我还是把自己走丢了
最后,我打开手机GPS导航
才回到了神道,走出静穆的孔庙大门

那时,一辆别克汽车启动着发动机
它在孔庙门外焦躁地等我上车
仿佛从竹卷中的春秋时期一直等到现在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