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寻诗、寻思,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2022-07-26 08:5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宁静海 阅读

寻诗、寻思,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阅读向明《诗·INFINITE》

宁静海

向明

向明,本名董平,湖南长沙人,一九二九年生,曾任军职,为蓝星诗社最早成员,曾任蓝星诗刊主编多年,后任中华日报副刊编辑、台湾诗学杂志社长及年度诗选编委多年。曾获国家文艺奖、中山文艺奖及大陆颁发之诗魂金奖,一九八八年获颁世界艺术与文化学院荣誉文学博士,出版诗及评论著作。

首先恭喜诗坛长跑勇将向明老师在届满八十八岁前夕,汇编多年以来的诗墨,于岁末付梓新诗集《诗·INFINITE》,同时感谢老师给予晚辈厚爱,让我有机会阅读并分享这本诗集。

《诗·INFINITE》诗集共有三个部份。第一部份至第二部份广罗1957年~2009年三十首、2010年~2013年二十六首、2014年~2015年三十八首,横跨近一甲子所严选出九十四首精辟的佳作,时间虽长,诗风仍然保持一定的稳健。第三部份向明老师让诗「立体」起来,利用废弃物所制作的「超文本视觉诗」,共十六桢没有名字的图像,依其既有形貌透过彩绘与拼接,把想象空间交给读者赋予各种可能的意象。

诗路上行走的儒者──向明老师的诗心悲悯、诗思慧黠。诗中常带有生活哲理、反应时事、针砭现实、感叹人生……坊间书籍报刊不乏见到有关向明老师的诗风叙述。但也的确如此,看似平凡无奇的文字,经过排列组合后,立即产生火花。浑然自成且独树一格,态度真诚却又叛逆有理,写诗的触角不安分的向四周伸展刺探,拓宽诗的多样貌与各种可能。所以时而异军突起,令人莞尔一笑;时而神来一笔,制造言外惊奇。正所谓动如脱兔,静如盘石,给人搔到痒处又嘎然而止。随着《诗·INFINITE》翻读诗人在各个时期潜伏文字里的沉降,我跟老天爷要胆借提诗集几首,细听那些诗如何替向明老师发声。

硬汉柔情慈悲心:再如何坚毅的个性,也要有颗柔软的心,诗人爱屋及屋,除了以诗表达对挚爱的疼惜,更不忘关注国内外社会动态,怜悯人群,胸怀世界苦难。

「我看着健壮的我自己/还有与我一样高的孩子们/这一群她心爱的/罪祸首」
——〈妻的手〉

「世纪的爆破于焉轰烈的完成/每个人的胸口上/都有至少五公分的烙印」
——〈闻高雄气爆〉

「我的黑手印/这可不是我的手太脏呵/妈妈、这次妳不骂我乖吧!」
——〈墙上的黑手印〉

向诗人们致意:时间的巨轮运转不息,见当年投入诗场自愿军逐一凋零如星殒落,尤其是与之相知相惜如兄长的周公梦蝶先生,一甲子的情谊要诗人如何不感慨?

「就是扑翅也会小心地翩翩/唯恐惊醒了花神的午寐/
除了微笑以对/几乎没什么好开口的了」
——〈不语的蝶〉──周公走后一年

「造物者最终不忍/把那双一直拖住你脚的/千钧重鞋 连同所有的痛苦/
脱下 还你灵魂以自由」
——〈自由行走〉──辛郁百日祭

「你痛饮太白酒以燃烧存有/你沉沦荒诞界以突显虚无/存在不存在恰如你现在」
——〈存在事故〉
──读周鼎〈一具空空的白〉

讽时事针砭现实:人与人仇视的倾轧,层出不穷的社会乱象,受政治操弄各种黑箱作业,每个事件背后的真相都叫人鄙视,只好揪着心藉诗抒发不平之鸣。

「不知沉没到底有几多种/只知道在岁月的洪流中/稍一失慎,便会被谁拖下去
/沉没」
——〈沉没〉

「所以乌鸦在呀呀乱叫/真的都和我一样/天生色调,到处/都乌黑压压一片」
——〈政变〉

「一定/一定有一大把愤怒在体内/燃烧/……
真后悔/未及时将那撩燃的星火/用一个指头/狠狠地/将它捺掉」
——〈鸟鸣〉

神来一笔的气魄:在感性的语调之中,以简单的文字赋予现代感的诗味,将一首诗反复拉长再拉长,拉宽再拉宽,做最极大值的伸展,突显诗的可能张力。

「奋力啐出的一口痰/当的一声……/
有人用眼睛说/好险/这枚愤怒的子弹/走了四十年/还不会/转弯」
——〈痰〉

「我说我只管把精虫喷涌射出/当高潮如黑夜罩下/至于会不会在子宫着床/
我无知如口呆的顽石」
——〈惊蛩〉

「一盏孤灯/奋力凿开墨黑的夜身/一丝丝顽固的隙缝/然后大声喊出一个字 「爽!」
/用响亮的光」
——〈爽〉

犹记那年有诗界侠侣之称的黑侠和龙青在温州街经营「鱼木人文咖啡厨房」,一时之间诗人络绎不绝,诗声日夜不歇,成为诗的人极为倚重的聚会场所,我有幸正逢其盛。走进满溢人文的氛围诗屋,映入眼帘的是来自各地诗界先辈与后进所书写的诗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推向明老师的四句小诗:

「有我/敌人便多起来了/不能有我/我乃孑孓的杀手」

瞧,这好大的口气啊!但出自纵横诗坛超过一甲子的向明老师身上就是恰当,分寸拿捏再适合不过了。仗诗之情义,行诗之真善,为了诗,该要拿出的霸气,真的不必客气,也唯有诗可以如此大气伸张。

因为诗风沉稳洗练,所以见解独到;因为既赤子又叛逆,所以百无禁忌。日常中的任何人与任何事,乃至天地宇宙万物……灵犀一动,无处不成诗。我私忖向明老师的诗风应该会希望自己「没有诗风」,唯有不接受「定型」,方能不被汱旧,想必也是老师在《诗·INFINITE》罗搜近六十年里所欲展现的真义——以不变去顺应万变的人情事故,并尝试接纳新世代语言,懂得在稳定中不断更新和再成长,方能成就一颗追求万千变化、无穷无止的诗心。

无止境的真永恒:诗人对诗的追求是没有时间表的,形同他所肩负的使命不会有停止的一刻,诗的尽头是无限深广的海角与天涯,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不能玩了/这独脚戏的跳房子/从清晨的一群/跳到黄昏,寥寥/剩这么几人」
——〈跳房子〉

「离子宫太远了/而墓冢,就在后紧跟/……
不觉的,正慢慢拉近/像两片厚重的幕帷/遮住中间/空白的一生」
——〈老来〉

「已经皱巴巴的/扔在垃圾堆里的包装纸/仍然自我感觉良好的/……
以为会地久天长的永远保持/一堆破旧在一旁自叹不如」
——〈包装纸〉

临届这本诗出版前夕,向明老师在《文讯》No. 362期发表〈诗的追求,永无止境〉一文中曾提及诗人一个重要的自约观念:「诗人应是一面镜子,通过艺术手法把人间万象忠实表现出来,让人自我鉴照,应是忠于自己初衷的必具最基本条件」,当你成为诗人的志愿军,就必须做到真正的勇敢,勇于面对忠实的自己与广大的读者。诚如向明老师的自谦「已进入老境,诗却一直写不好」,字里行间感性地透露对诗保有的一贯信念,自勉自励于现代诗学站在承先启后位子上的使命感。

纵然举步日趋艰困,诗之路吾必勇往矣。向明老师终年读诗写诗不给自己丝毫懈怠,如今更身体力行继续出版诗集,将文字转化为实质的诗印记,让那份爱护诗与守望诗的心意得以延烧、承续。在人生的滚滚洪流里,在诗的道路上,有人中途鞠躬、有人力竭尽瘁,更有人仍持续奔走为诗积极请命。「我不在,诗会在」,人因为老去而离开,但诗可以留下且永远存在,身为诗的先行者,向明老师对后进亦不吝提携,只要能让诗得以前仆后继,增生不竭、续命不断,即便是后浪推倒前浪。承诺于诗,实践于诗,坚持此一不变的信念,只要未来的日子有诗,什么都好。

2015/12/8宁静海

0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