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雾」在诗人手中 | 向明读诗

2022-05-10 15:3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向明

向明,本名董平,湖南长沙人,一九二九年生,曾任军职,为蓝星诗社最早成员,曾任蓝星诗刊主编多年,后任中华日报副刊编辑、台湾诗学杂志社长及年度诗选编委多年。曾获国家文艺奖、中山文艺奖及大陆颁发之诗魂金奖,一九八八年获颁世界艺术与文化学院荣誉文学博士,出版诗及评论著作。


雾是一种宇宙间恒常的天候现象,原是一种最接近地面的云。是当大气中的湿空气由地球表面蒸发上升,然后冷凝生成。雾会使天地间造成一个迷离、梦幻、凄美的宁静世界。但也是封闭,阻隔的象征。譬如秦观的词《踏沙行》一开始便说「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就是说楼台在茫茫大雾中消失不见之意。以雾这种天然题材写诗的人非常多,且千奇百怪,各出妙招。一九七九年北京诗刋上云南诗人麦芒写了一首微型诗(又称一行诗)《雾》﹕

「你能永远遮住一切吗?」

此诗一刋出便在「作品」、「海」等文学杂志上大起争论。「这样一行字也能算是诗吗?」确实,无论按照诗或文的传统标准,至少批说「有句无篇」是非常公允的。大陆上称这种诗作「微型诗」,说这种诗多具格言和警句的性质,与「看你横行到几时」等类似歇后语差不多,大概也只有这点非诗的价值。

将「雾」写得活灵活现的要算美国一位重要现代诗人桑德堡(Carl Sandburg 1878-1967)。这位将诗视作「是一扇门的开启和关闭,让透视其内的人去猜想瞬间所见为何物」的诗人,常将诗写得充满象征和神秘境界。他的「雾」是这样出现的:

「踮着小猫的脚,
雾来了。
牠一弓腰,
坐了下来
瞧着港口和市区
又走开了。」

将「雾」这种茫然无形的东西予以形象化,像一只猫样来了,停而又走开,确实是非常传神精准的笔法。这首写雾的诗是我们当年习诗时所必须学习的重要作品之一。

另一首写雾的诗是将之拟人化,也是写得活神活现。这是最近大陆一位叫张小美的女诗人写的,题目是《晨雾》;

「穿灰色长袍的人,站在窗前
遮住五点的晨光
他迷惑的看着我。仿佛
不了解黑白,以及
远方的树林

我披起外套,趋身向前
他向两边,微微
让了让」

赶早五点钟就看到窗前灰蒙蒙的一片,迷惑的以为是一个灰衣人文件住视线,遮掉远方,这样化虚为实的意象运用是满有想象力的。至于自己披衣起身向前走去,「他向两边微微让了让」,则更俨然将雾拟人得更加栩栩如生了。

至于台湾青年诗人鲸向海在他的诗集《通缉犯》中的那首《喂给雾》,则把「雾」差遣得更加诡秘了。《喂给雾》共十三行,只在第十行时才出现一个「雾」字,显得非常突兀,但却也突出,诗如下:

「坐卧山中
我又成为一只鸟
这次是寒鸦
还是佛法僧?

落叶在掉落中途
成为经书
眼前的湖水
深邃之钵
天空割断阳光
喂给雾

亿万个夏季焚烧而过
没有一种蝉鸣是我的说法
我只是静」

这首诗才真是进入「静思」后的语境,坐卧出近乎「禅」的自觉。只有当自已忍成一只寒鸦,或迭坐成佛法僧三宝,你才有此慧眼将落叶看成经书;将湖水幻化成托钵;而当阳光被遮没时,是天空有意的割断喂给了雾,此处的「雾」当是空无的化身了。这确实是任何喧哗喊叫所不能达至的境界,除了「静」。「万物静现皆自得」当是如此。

五十年代我在当时连一条象样的公路都没有的马祖岛当兵。海岛气候最多雾,当其来时不但比猫的脚步还轻,甚至来得无声无息,瞬间就把一整座岛裹在怀中,伸手难见五指。当时我写了一首《雾来了》比喻人生的感受:

雾来了

「一个畸形发育的穿墙人
毫无预警
便用白晰的温柔
将我们密密抱紧
卷进鸿蒙

就像爱来了
或者恐怖来了
也是这样
毫无预警的演练
如何亲密或仇恨

如何消失于乌有之中」

我这首写雾的诗既「状其形」,复将其神秘出没比喻其带来的「爱」与「憎」。此两者的趋临也是毫无知觉就会上身的。我的一些朋友当年就是这样毫无预警的消失如「雾」状的白色恐怖中,成了一团始终看不透的「迷雾」。「雾」在诗人手中多面出没,尚未发现的当不止此。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