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向明:谁说石榴像苦瓜 | 读瓦雷里名作《石榴》

2022-12-07 09:33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谁说石榴像苦瓜
一一记一首难解的象征诗

向明

向明

向明,本名董平,湖南长沙人,一九二九年生,曾任军职,为蓝星诗社最早成员,曾任蓝星诗刊主编多年,后任中华日报副刊编辑、台湾诗学杂志社长及年度诗选编委多年。曾获国家文艺奖、中山文艺奖及大陆颁发之诗魂金奖,一九八八年获颁世界艺术与文化学院荣誉文学博士,出版诗及评论著作。

「石榴像苦瓜」是指写石榴为题材的一首诗,《石榴》是法国象征派大师保罗·瓦雷里(台湾译为保罗·梵乐希)所写一首极为有名的作品。在未欣赏这首诗之前,我讲一段某教授当年在课堂上,讲解瓦雷里这首名诗《石榴》的故事。尽管该教授努力把这首象征诗欣赏简单化,但仍无法排除学生眼里的茫然和疑虑﹔于是他请学生谈谈自已对此诗的感受。一个男生很有勇气的说,我从未看见过石榴,当然无法欣赏这首诗。老师又问有没有谁吃过石榴?一个女生站起来说「老师,我吃过。」老师说「好,那请你谈谈对这首诗的感受。」女学生想了想说﹕「我吃过的石榴是甜的,而这首诗是涩的,它不像石榴,倒像苦瓜。」

石榴倒像苦瓜,这在两者物体的外形和内含的品味上,绝对一点也相像不起来,然而这是指读者读这首诗中石榴的味道,读者尝出本来应是甜的石榴却有苦瓜的苦涩,这究竟是诗本来就无法原汁原味的传真、或不必与真实的一模一样﹔还是作者的表现力有问题,无法准确写出石榴的原味?还有从未见过的东西写在诗上,就无法去欣赏吗?难道只有经验过的,才是可信赖的?这许多的问题,都在这次课堂上师生欣赏《石榴》一诗中浮现出来。

当然这要认真追究,可以从多方面着手,首先应追究的是作者瓦雷里的象征手法,是否把诗象征得体。其次是翻译得是否妥贴,没有增添或缩减。再来是讲解的老师是否真读懂了这首诗,没有误导读者的想象力。再就是学生欣赏诗的程度,是否能接受得了诗的象征手法。这一切疑问都得先从读《石榴》这首诗的了解起,下面是名诗翻译家罗洛从法文翻译的《石榴》﹕

「微裂的硬壳石榴
因子粒的饱满而张开了口,
宛若那睿智的头脑
被自己的心思涨破了头

假如太阳通过对你的炙烤
微微裂开的石榴呵
用精制的骄傲,
迸开你们那红宝石的隔膜

假如你们那皮的干涸金色
耐不住强力的突破
裂成满含汁水的红玉

这光辉的决裂
使我梦见自己的灵魂
就像那石榴带着神秘的结构」

瓦雷里无疑是法国象征诗的巨头,他的诗是有名的晦涩难解。但我们仔细去读他的这首名作《石榴》,会发现只不过是一首非常传统的咏物诗,并无太难一窥堂奥之处。据学者门立功在其所著《诗学概论》中论及「咏物诗起源及其他」曾说「所谓咏物诗是指那些以"物"为标题或题材,通过对物的咏赞,描摹借助物的某些内在的特征,寄托,象征和模拟人的情志,品格的诗」我们拿这一段定义式的论述来与这首诗的构成予以核对,会发现这段论述可以说是为这首诗量身打造,处处吻合诗中所象征寄托的情境。此诗的第一段不过是拿石榴的裂开是因子粒饱满和人的头脑会因自己的心思细密而像会涨破头一样的情境,这是一种比譬的运用,很恰切诗的第二,三两段是揣想石榴裂开是被炙烤而迸开那藏红宝石(即石榴子粒)的隔膜;以及那干涸金色的石榴皮是耐不住内里强力的突破而裂成满含果汁的红色颗粒,发展得并不离谱,第四段是由物象而想到自己的灵魂也像石榴这种神秘结构,与第一段的比譬作了前后呼应。瓦雷里擅于运用将抽象思维植入诗的创作中,突显诗人的自觉与主动性,这首诗显然是不太难理解的。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钢琴老师梅萨曾经说过一句话影响洛尔迦一生,这句话是说「我没够到云彩,并不意味云彩不存在」,写诗靠的是想象力,并非是静物写生。人的经验获得有两条管道,一是亲身体验过,吃过石榴。一是间接从聴闻或书本上获得,看过石榴的图片或介绍,或者听过老祖父讲当年在老家结出的石榴有小孩子脑袋大,石榴果实像玉米颗粒。所以纵然从未见过石榴,应该仍然可以欣赏石榴这首诗。

至于论及这首诗的中译是否准确的问题,由于我们无法看到某教授「石榴」的译本是他自己所译,还是用法文的原文讲解?如按罗洛这首中译去理解会发现这首诗是用极为通俗的译法,并未按照法文严格的文法讲求,也不合法文的声韵,但极像一首中文创作诗。其中比较难以让脑筋转弯的是,第二、三两段是以假定语气的「假如」起句,则承接的应是和假定不相符的事实才合假定的原则。而今石榴裂开说是被炙烤,干涸的石榴皮是耐不住内里的强力突破而裂开均是自然界成熟的既定法则,且系普通常识,毋需用「假如」来揣想。研究法国象征诗及文学社会学的淡江大学法文教授女诗人尹玲认为,此处亦可译为「一旦」,意即一旦时间(炙烤和耐不住)到了临界点,便会皮开肉绽,这样较合一般常理?

然则这首诗在课堂上分析居然难为学生接受,究竟是讲解不透,或是学生的程度尚不能接受这样的象征诗,由于不在现场,故也无法揣测。但从某教授所言他在讲这首诗时己经尽量简单化,意即他已知道这首诗很难为学生理解,故特意化繁从简,可见该教授对这首诗知之甚深,只是诗如欲转型作散文解释,难免会有增添删解,尤其会反射出多义的象征诗,更易造成误解。像这首写石榴的诗会读出苦瓜的苦涩味,无论如何是与我们所读(罗洛的译本)出的口感不对味的,大概这位学生是被象征诗的有名难解,而不敢深入体会,而随口说出来的吧?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