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向明:读周梦蝶三首诗心得

2022-12-09 08:2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周梦蝶像

周梦蝶像(摄影 / 张照堂)

蓝蝴蝶
一一拟童诗: 再贻鹙子

周梦蝶

我是一只小蝴蝶
我不威武, 甚至也不绚丽
我敢于向天下所有的
以平等待我的眼睛说:
我是一只小蝴蝶

我是一只小蝴蝶
世界老时
我最后老
世界小时
我最先小
而当世界沇默的时候
世界睡觉的时候
我不睡觉
为了明天
    明天的感动和美
我不睡觉

你问为什么我的翅膀是蓝色的
啊! 我爱天空
我一直响往有一天
我能成为天空,
我能成为天空么?
扫了一下不禁风的翅膀
我自问。

能! 当然一一当然你能
只要你想, 你就能!
我自答:
本来, 天空就是你想出来的
你, 也是你想出来的
蓝也是
飞也是

于是才一转眼
你己真的成为, 成为
你一直响往成为的了一一
当一阵香风过处
当响往愈仰愈长
而明天愈临愈近
而长到近到不能更长更近时
万方共一呼:
你的翅膀不见了

你的翅膀不见了
虽然蓝之外还有蓝
飞之外还有飞
虽然你还是你
一只小蝴蝶, 一只
不蓝于蓝甚至不出于蓝的

(刊蓝星诗刊九号(1986年10月5日)及联合报副刊(1986年11月14日)

(收存于民国七十五年年度诗选)

向明读后

周梦蝶在「蓝星诗刊」(九歌版, 由向明执编) 第六号上发表了一首为「水芹菜剧场」表演写的童诗, 题为<红蜻蜓>, 演出后, 周公自己也觉得那首童诗「歌诗俱不似」, 仍然是一首只有成人才能体会的作品. 他曾问计于我, 因我当时乃诗刊主编, 凡蓝星老同仁每期必定按期交稿, 绝不能缺. 我乃对他说, 这恐怕仍是语言问题, 即使是成人写的童诗, 仍应以儿童能听得懂的浅白口语为之, 如语言过于凝炼浓缩, 再加以一些古典的意象, 孩子们是难以进入的. 所以他在蓝星第九号乃写下了这首<蓝蝴蝶>, 才算在语言上勉强向童诗走近了一步, 他称之为「拟童诗」即是此意。

蓝星同仁吴宏一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曾说, 周梦蝶虽常常心向托钵, 但当展翅欲飞之际, 却又忍不住回首不得不面向红尘, 理想与情感的对立, 镕铸成诗人诗风格上独有的「禅意」与「哲思」,即使这首着意要以儿童为对象所写的童诗, 也仍不能免, 我们看诗中的「世界老时, 我最后老. 世界小时, 我最后小」, 以及「天空就是你想出来的, 你, 也是你想出来的」等等牵扯难解的近似偈语样的句子, 即使我们这些老大不小的成人, 恐怕也只可意会难以解释得清楚的. 就可知成人且信佛的周梦蝶也真正童心不起来, 他之所以谦称为「拟童诗」, 正表示他自知熬不过无情的岁月. 心情实不能返老还童。

按现在新出版的「梦蝶草」诗集中, <蓝蝴蝶>一诗增有「之二」部份, 加写了廿一行诗. 想是后来周公再加工写的, 未敢再置喙半句。


冬之暝
一一书莫内风景卡后谢答趟乔

周梦蝶

雪有温度的

屋子也有
树, 草与路
也有

你说, 这房子
是高高低低的
  宽宽的肩膀
厚厚的胸膛
砌的

这屋后的树丛
这丛树的枝桠
孪生兄弟的手臂似的
伸展着
低过来
向这边
袅袅有晚炊生起的这边

为近近远远的天涯而绿
草心
细而委曲
如髪

隠隠约约有些情怯起来
一一近了
路的脚步轻轻
目极处
本来无限低平的天
随其无限低平的了

(198/7/5蓝星诗刊十五期, 收存于七十六年年度诗选)

向明读后

法国二十世纪印象主义画家莫内(Oscar Claude Monet 1840-1926) 初习画时受他老师尤登?布丹的影响, 画作始终迷情于自然的「光」「色」「影」「变」四大特色, 凭借一己的视觉直感, 全部将之调和顕现, 形成他自己独特的印象派画风。周公从友人处获赠一张由莫内画制作的风景卡, 甚为欣赏. 曾有人言「画是一首无言的诗」, 作为一个多感诗人的周公, 遂把此画对他的启示和感受用诗的语言说了出来, 形成另一画与诗交感的特色。

这是一幅描绘冬日黄昏昏暗情景的画, 周公喻之为「冬之瞑」, 暝即昏暗之意。这景象对敏感的诗人而言应是孤寒的, 但诗人却说「雪是有温度」, 照常理言, 雪即代表冷, 己经是极低温. 但诗人却仍看出雪的生命活力的跃动, 也即是雪仍有体温, 不但雪有, 整个画面中的屋、树、草、路全都有. 然后笔的镜头从近往远推, 推到他所见的屋子的砌成, 他看到的树丛如孪生兄弟手膂似的伸展, 细而委曲如发的野草, 以及路, 以及无限低平的远天, , 诗人是这样的走入, , 这全部冬日昏暗的景色, 在诗人感性的笔下, 就有如一部彩色动画一样的生动新鲜, 画中全是有体温的活体. 彷佛走进了诗人自己熟悉的那个清明世界, 且有点情怯的感触。

诗是写景的, 却也是在倾道自己的心境。景只是一种素材, 一种「象」的藉用, 「意」的表达;诗是靠这种情景交溶而生动的。


竹枕

周梦蝶   

隐隐中有我
从我眸中
越过你
飞向天外天的天末

冷冷然!若一往更不复往,
只将睡笺留在这里。

一步一涟漪:时光倒退着走向去年
去年夏天的某一个傍晚一一
是谁?带领我的眸子
我的眸子带领我的脚步
我的脚步带领我
走向你:空心而直节
多生多劫前, 冷暖过的另一回自己

不可待不可追不可祷甚至不可遇:
何来的水与月!
千水中的一水
千月中的一月
或然之必然, 偶然之当然
不相知而相照:居然在掌上, 在眉边

从来不曾一而二二而三三四
无量无边的飞过:
而飞至今日始!

再拜竹枕你
再拜松田圣子你, 知否?
是你使我不修而脱胎换骨的!
横身己百千万偈
歇即菩提. 谁道枯木不解说法?

附周公自撰的跋: 「客岁四月某日, 偶于淡水「石饼」艺坊, 以七折持价490元购得一竹枕, 长尺半, 阔六寸许, 两端微翘如船, 四角各镌有蝴蝶图案, 据坊主人称: 此枕乃寄售, 其制作者为一日妇, 与影歌双栖女星松田圣子同名. 余自得此枕, 耳存目想, 朝钓天而夕华胥, 自谓蒙庄化蝶之楽不为过l南师怀瑾夫子有句云: 「花竹幽窗午梦长, 此中与世暂相忘; 华山处士何须见, 不觅仙方觅睡方. 」字字清切, 几疑为我咏也. 八十一年壬申孟夏于淡水外竿寓楼。」

(1992年七月刊蓝星诗刊32期, 九月一日刊「联合副刊」)

向明读后

读周公的诗多只能从他实境中去省悟揣摩他虚怀的心路历程。多是他对「不可得,不可追, 不可祷, 甚至不可遇」的无奈无缘无命理的生生世世, 作「耳存目想」的虚幻追求, 所谓「不觅仙方觅异方」, 正是他莫可如何的命途历练. 周公抗战末期刚进入青年时即投身军旅, 这些后来被称为老兵的他们一生都是在「不可得, 不可追, 不可祷', 甚至不可遇」的命运安排下挨过日子原不止于周梦蝶一人。我一直把我们这些所谓老兵, 看成是一些永远长不大的侏儒, 他们和任何成长中的人一样同样有欲望, 同样希望拥有一些财富, 梦想成家立业, 有子孙绕膝, 但这些都是侏儒们的永生奢想, 永远也遥不可及。

从偶获的一方古典「竹枕」, 又巧知竹枕的制作人为与当今最红的日本影歌双栖艺人松田圣子同名的日本女子, 这一切的巧合, 遂勾起这一位「本来无一物」的老兵周公, 作庄周梦蝶般的悬虚梦幻了, 也难怪他会从现实的自己的眸中飞向天外天的天末, 耳存目想, 朝钓天而夕华胥, 盼能不修而作脱胎换骨的再度横身。然而这一切对他而言无非仍是一种残忍的试炼,乃大智与诸惑的拔河,徒增无边痛苦。周公何尝不自知, 早在他为挚友陈庭诗版画第84号题诗<为全垒打喝彩>即曾表露过。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