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未来者的聚会》:艺术的光辉,追到童话的布景中

2022-05-31 08:3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陈亚平 阅读

艺术的光辉,追到童话的布景中

陈亚平

阿依古丽

阿依古丽,又名杜万凤,出生于新疆石河子农八师148团军垦农场,曾居河南平顶山市,现居江苏无锡市。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创作诗歌、散文诗、诗学随笔、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和选本。近年来,以诗歌创作和诗学研究为主。已出版诗集《花园》、《身体里的风景》,诗文集《开花的月亮》等。


诗意地还原艺术时代的遥远天空之图,就是置身于诗性的灵魂血液中,与诸神历程般的一种生命对话。因为艺术为原初有着物缘的原质诗意,创造了诸神都会赞颂的童幻力,同时也创造了艺术自己在诗意安排中的唯一纯质性。

今天感遇的横空迭现的诗歌意义,到底还有没有米开朗琪罗式的诗意中值得留念的空间?这是我读阿依古丽诗作《未来者的聚会》激发出的感思波澜。《未来者的聚会》读起来让我替有同感的读者,感到又沉吟又奋激,这应该算是阿依古丽近年最有创造顶巅度的代际作。这和她过去作品的哈萨克炽热风相比,《未来者的聚会》的写法转折性地发生了读解度的变化。一种新激发的、被草原、雪山洗净了镜子的天穹之豹那种诗性的生灵体,让她瞩目于米开朗琪罗象征的神格的人文时代,那瞩目于奔放到天边的元诗意中的大地性。阿依古丽之说以用诗意来追问诗意的离散,在于追怀诗意安居的大地性离我们的诗意边界越来越来远。大地是宇宙沉思的脉络,是天山般连绵到空阔幕幔中的神启。阿依古丽愿意相信,也许未来还留有一种诗意的祈向,留有一种卷云漫游的诗歌断代史。未来,本身就是诗意的光辉追逐的故里,意义黄昏的家园。未来,让流落又孤孑的美,可以安慈的回归、栖聚或自绝。“造物者的看和我们的看/那个有形和无形的世界”(《未来者的聚会》)。

《未来者的聚会》让我们看出抒情的变形性是很明显的,这对题材的是视角又密切关联。诗曲折地表达了诗人对“这个消费主义时代”的追问和对还原物质本质的渴望。诗塑造的“未来者”,是一种祈愿式的抒情主体,代表诗人自己的述求,也象征着一切呼唤和关切诗意时代的诗化使者们。诗句“背负智能化和数字化的惶惑学习在速朽的格子间/如何速死”反映了,诗人心中感受的诗意世界和后现代技术世界的严酷冲突。

诗人以诗意的天职,带着灵魂的疼痛,向技术时代的异化和污染的状貌奋激诘问,“沉重的铁堆积在我们的生命中”,因为她看到了,在工业城市文明全球化的今天,人类天性中的诗意的空间,仅仅限于影视空间中。而自然的物质本质的诗意空间,越来越缺乏。于是,她渴慕内心的诗意,艺术的诗意,生存的诗意回归“从智慧的双手到飞翔在灵魂上空”。

从《未来者的聚会》,我们可以感觉阿依古丽题材的阶段性反思带来的转变。这是一种从哈沙克民族史诗题材的余韵中,衍生出心灵叙事的追问情愫。

我的体验是,诗是包含人类意识(语言)的最复杂环节与结构的艺术。诗的题材来源与发掘,体现出一种具体事物在心智中引起变化的理性活动。虽然每个时代变化体现具体事物反映于心智中变化的理性维度,决定了题材的发展方向与范围是不同的,但人类共同一致的主体意识的普遍性,可以弥合每个时代变化中人们认识维度的差别,由此使得题材的发展与选取的认识范围,是可以逾越时代差别的界限的。即使是诗的内容与形式,和现实感性生活实体具有一种依存性,也不能因此就失去诗创作主体本身那种内在改造力的独立性。《未来者的聚会》这类诗,带有诗人阿依古丽自我观念方式与内心情感共筑的心灵风格特征,属于自思、自启,但符合艺术性质。试看诗句观念方式与内心情感共筑的诗意特征:

“你与艺术的遭际是一个意外
就像你师承多梅尼科.吉兰达伊奥
是另一个意外一样
今天的成为……源于昨天的期待
对于习惯了从天空中俯瞰的鹰
大地就是它的祭坛
飞翔是一程又一程向死而生的祈祷
对于渴望完成的艺术生命
谁说了都不算
作品从来都是从生命中冲出的”

从诗句的发展线看,抒情的内容构思不是扩展客观实体情节,而是构思主体的认识、想象、情感世界。所以,抒情只是与诗人心灵的感受内容一致的。再读诗句:

“太阳的帙卷正被月亮的阴影抬升
大地上正在返青的草原
正被天空中的羊群热吻”

可见,诗句只包括观念认知的形式所抒发出来的感情、世界观中的感想、体验,而不是客实体所关联的内容。可以说,阿依古丽对完整的思想、认知、心绪的独立世界作出构思内容,本身就是抒发或引发一个完整的内在现实世界,即使涉及到外在在实体的情境,也是凭内心世界提供的机缘。试读:

“期待中的未来者走向迎接你的水仙
饱含深情的风信子走向你的紫色天堂
龟背竹已经准备好一场春天的盛典
为你的到来墨兰献出我们的重生”

再读:

“凿、锤、刀是你的终身翻译
结果都指向今天——你与未来者的
一场倾心对话
我们粗略记录,以兹纪念
用诗行为你塑一尊雕像”

这一点,她继承了哈萨克诗歌《阿勒帕米斯》、《阔布兰德》和《英雄塔尔根》史诗性、宗教性、叙事性中既情感旷放、又叩击心扉沉思,并且,混合了音乐吟唱性开拓出来的一种不容易察觉的减缩的语言变体。迁徙与定居循环在草原,高山,森林,大漠中的文化母源,使哈萨克诗歌对生活的感悟,升华成一种炽热的幽默感和纯朴的赋情感。我们可以在诗句中体验:

“是婴孩面向自己的大地歌哭
是‘创世纪’‘哀悼基督’为我们
奉上神的救赎和传道者的甘露”

诗句让我设想到,抒情诗的内容构思不是扩展客观实体情节,而是构思主体的认识、想象、情感境遇。抒情诗的感受形式,是与心灵的感受内容一致的。因此,抒情诗包括观念认知的形式所抒发的感情、世界观中的感想、体验,而不是客实体所关联的内容。对完整的思想、认知、心绪的独立世界作出构思内容,本身就是抒发或引发一个完整的内在现实世界,即使涉及到外在在实体的情境。我们来看这种带有哈萨克诗歌哲绕血缘的抒情叙式:

“谎言的通行证是通胀中缩水的纸币
贪婪和卑劣钝折真理和善的钢刃
是亟待挞伐的时代诟病
烈士仿佛正在抵进火成岩内部的石英
此时已君临彼时夤夜的呼告
垂死者哭泣中的祷告如此无助”

句子中可见,抒情侧重表现心境的深刻。抒情诗把事迹性的外在情节可做灵活穿插,这是为主观的自由需要服务的,因而必然是浪漫的、主观心绪所控制的穿插方式,它可以融贯性的飞跃穿插、迂回,借助主体观照来改造内在的单一结构。试读诗句:

“只有你从亘古沉默的斜长石上
创造人类命运不朽的交响乐和复调
艳阳初升前的无眠把你送上
大理石战斗中的刀光
拿起时间这把金刚刻刀
就要无畏于魑魅魍魉和世界的强暴
抵抗时代痉挛中泛滥的悖逆
伟大的艺术都具备纠错的力量”

从《未来者的聚会》精神的瑰丽品格,诗体发展的情绪走向,都表现出了一种哈萨克现代抒情诗新生代风格的楷模性。

1)诗句的结构中有改造过的哈萨克式民族音乐韵律结构,诗段主要是由抒情主体的内心刻画构成,零散的叙事情节只作为辅助和支撑。

“是马群一程又一程向未来的奔腾远行
是空阔的大地卸下身心负担
又绝尘向天堂的爬升
是向一生所向的完成”

2)句法的歌-诗化组合和诗韵的变换,像游灵充满倦意的自由,让狂放的贷乐感的诗意注入新的美感。或者,玩味这种陌生而充满某种幻感的轻松。

“只有艺术能让人们重新回到不说谎的童年
那位思量再思量长久瞩望我们的吹号天使
那些石头与铁在暗处的较量,博弈
涌动的洋流朝拜海石湾晦暗的海床
燃烧的火山无视粗鲁的流火正吞咽下它的至亲”

3)诗歌母体的派生和多重跨越,这种母体像树形分岔的跳跃和弥散派生,构成了抒情情境化的蒙太奇效果。

“你与艺术的遭际是一个意外
就像你师承多梅尼科.吉兰达伊奥
是另一个意外一样
今天的成为……源于昨天的期待
对于习惯了从天空中俯瞰的鹰
大地就是它的祭坛
飞翔是一程又一程向死而生的祈祷”

我从诗的创作角度来看,诗要求有自为的发展环节、有幅员织体的有机结构——这些内容上体现出的整体,具体包括:事件组织、故事片段、情感植体、主体性格、思想意蕴诸多方面。《未来者的聚会》弱化了事件组织和故事片段,本质上,属于哈萨克哲绕抒情诗的现代分支。

2022年5月


陈亚平,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新文艺群体评论工作委员会委员,2009-2012年聘为四川光华学院客座教授。学术论著有《文学过程学体系》等。主编《新世纪中国后先锋文学编年史》、《中国学者新世纪学术前沿理论选集》。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