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陈亚平(原创)| “他者”理论,还原真相(上)

2023-09-22 16:0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陈亚平 阅读

事实上,古希腊埃利亚学派的芝诺算是开端性提出思维对立运动辩证法的,后来柏拉图修正了芝诺的观点,他在《对话录》中说“同者的定位取决于他者的存在,而他者的差异性同样也昭示了同者的存在”。我如果撇开人与自然主客对立角度,柏拉图这种“同者”与“他者”关系,实际上是“同者”与“他者”互为主-客体结构上的一种主客对立。笛卡尔在《谈谈方法》中说“我思故我在”,这个“唯我论”目的是:用主体能思的“我思”,来“思”主体感官的我“在”,于是,让“在”,成为主体“我”的他者性的客体。也就是说,让他体“我”的自在之在,变成了一个为我能思之在,即主体内在的思与客体外在的在的对立。笛卡尔这种主客对立观,与柏拉图的主客对立观是截然不同的,但二者又是都和“思”与“在”相关的本体论。

有趣的是,柏拉图和笛卡尔各自不同的主客对立思维,本身就形成了一种主客性,他们各自不同的主客对立观,既互为主体,同时又互为客体。从柏拉图到笛卡尔的主客对立观看,我确切地说:只要人存在,就有被意识着的自我存在,同时也就有,让“我”能意识不是自我的其他一切对象的存在。这里值得提醒的是,笛卡尔对马克思、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主体哲学观,在一定的意义上,有重大的功绩(我另外谈)。

与笛卡尔不同的是,费希特在《全部知识学的基础》中说“相对于自我,直截了当地对设起来一个非我”。如果我没有弄错,费希特的“自我”主体本身的“对设”活动,其实,成了“非我”之所以存在的前提和界限。这就是说,“自我”之所以能够设定“非我”,是因为“自我”设定的动力,来源于纯主体的设定。这种“自我”与“非我”主客对立的辩证法,虽然有柏拉图《对话录》、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辩证法的胚芽,但费希特关于自我-非我相互作用的思想,另有机智,如果对等比较,就会发现,他对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和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丰富性,有着非常伟大的功绩。在我的构思中,自我内在地就包含着,被自我自身否定的他者,不然,就根本没有自我本身的存在。自我对于自身,只有通过他者对象,才能实现。同样,他者也内在地就包含着,被他者自身否定的他者。不然,就根本没有他者本身的存在。顺便提醒一句,自我总是向他者转化的自我,他者也总是向自我转化的他者。这是绝对的!自我只能成为与他者同一的自我,他者也只能成为与自我同一的他者,两者互为中介界限。关键在于,自我只能通过他者,才体现自我对自身的把握方式。同样的,他者只有通过自我,才体现他者对自身的把握方式。从另一方面,自我又只能成为与他者不同一的自我,他者又只能成为与自我不同一的他者。而这个不同一性,是没有条件的、是绝对的。这就是说,一切自我,就是他者(一方面)。

比如,在老师(自我)和学生(他者)的对立中,假如学生水平超过了老师,那么,在这个中介界限的变化下,学生就会转化成老师,老师也就转化成为学生。如果从非社会关系的自我和他者方面看,一切自我,又不是他者。我的意思是说,不是他者自己自主的真正自我的那个本质。例如,在写作中,作者一旦通过主体自我意识而产生出异己化的创造,写出了新的作品内容,就等于,作者在主体自我意识中,产生了另一个主体自我意识,而作为相违背的一个有差别的他者,于是,成为自我意识自己和自己的同一。但这个自我意识异己化的东西,没有完全消除自己自主的自我,反倒是,让自己同自己自主的自我,在相违背中,更完整地保留了自己和自己自主的自我相联系。请注意,这是自我意识从a点变化到b点,b点又变化到a点的相互关联,也就是,a点既=a点的同一,a点又=别的b点作自己界限的一个差异;同样的,b点既=b点的同一,b点又=别的a点作自己界限的一个差异。可见,a点的同一,其实就包含了a点自己的差异,于是a点既=a点,a点又不=a点。同样,b点既=b点,b点又不=b点。

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说,“对自我意识来说,他物也被当作一个存在,或者当作一个有差别的环节”。黑格尔这种“主奴”辩证法,明显较之于费希特,表现出更伟大的主客对立辩证法。这是柏拉图之后的一个转折。

“他物当作一个有差别的环节”,这个观点说得绝妙!我顺便提一下,黑格尔的伟大,关键在于(1)自我认识的形成,只有通过自我,在自主的、自由的行动中,作用于自身之外的东西(他性的存在者),来产生出靠自身之外而区分自身的、让自身对象化的一个可变化的过程。这个自身外化或对象化,既不等于笛卡尔的“主体同一性”、费尔巴哈的“思想客体”,也不等于康德的“先验知性”。(2)黑格尔看到自我意识主体与他者意识主体,既相对立(主客对立),又相依存(主客统一),在于:自我意识主体与他者意识主体都不能独立存在。于是,二者之间产生了一种互助和互限的第三方“他性”关系。这就是说,产生了自己自主的自我主体和他者自主的主体之间的共同主体、同时又是共同客体的关系。(3)黑格尔的自我意识论,没有被费希特“自我设定自身是由非我限制的”这段话局限。黑格尔反倒认为:自我意识,是把自主意识活动中的自我a,既当成意识自主活动中的自我a本身,又当成意识自主活动中的自我a本身以外的另一个对象b(他物)。因为,意识自主活动中的自我a在自身中就有他者b。这就伟大地表现出了,主客对立中包含的主客统一的一个异己关系的运动。

拉康

拉康

拉康的“他者”理论,在黑格尔之后出现了一个“思与在”哲学的岔路口,他在《拉康选集》中说:“自我和主体都是被构成的,前者是想象界的自恋性认同的产物,后者是象征界的符号性认同的产物,在它们的构成中,都有一种他性的结构”。这一点,拉康从本体论上,革命性地超越了笛卡尔“我思”这个主体中心论,也间接地影响了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因为拉康继承和发展了现象学、存在主义、超现实主义、结构主义语言学、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拉康把弗洛伊德提出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相应地发展成“想象-象征-真实”层次结构理论,表现出一种反对本体论特征的“他者”哲学的认识论:

(1)自我意识到的主体,是被镜像想象的自恋认同构成的,在镜像反映的他人中,看到自我在对象中的统一。
(2)自我意识到的主体,是象征界的符号性认同的产物。
(3)自我意识主体的结构,都是一种语言塑造的他性的结构。
(4)无意识也具有与语言一样的结构,言语形式的他者作用于主体。
(5)主体间交流,既对应二个主体,也对应二个不认识的客体(四角游戏)。
(6)主体是由其自身存在结构中的“他性”界定的(主体间性)。

提醒一下,弗洛伊德在《玩笑及其与无意识的关联》提出“一个人内部的第二意识”,认为自我,会分裂为无意识和意识,不再是自己心理的主体的观念,而无意识有着与语言和象征的联系,无意识有自己的愿望、表现方式,无形地代替、支配、缠绕着人的意识。拉康发展了弗洛伊德这一“无意识”早期理论,认定是语言主导了无意识,而无意识主导了没有实体的主体自我。人作为意识主体,是被语言、文化、知识(他者)主导而构造出来的,语言在连结意识和无意识中起了关键作用。这一点,拉康非常有智慧。

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

但要注意,有一部分真实的情况是,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主奴辩证法,也直接给拉康“他者”理论的逻辑发展,打下了辩证结构的基础。拉康在《拉康选集》中说:“对象a是悬置在主体与他者之间的东西,它既属于主体和他者,但也不属于这两者”。这种辩证法的局部要素,都包含在拉康“镜像阶段”、“四角游戏”、“无意识”三大理论中,表现在几个方面:

(1)“它既在主体之内,但又不属于主体,它总是出现在主体以外的他处”。
(2)“在他人中,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我们的自我”。 
(3)“只有当‘他者’首先得到认可时,你才能由于它而使自身被认可”。

这三个部分的意思,除了有反对笛卡尔“我思”为标志的主体中心论之外,主要还有与黑格尔主奴辩证法既有联系又有对立的成分:

(1)主体“它既在主体之内,但又不属于主体”。这句话在我看来,主体既是每一个他者的主体,也是每一个他者的客体,并且还是每一个别的自我主体的客体。每一个自我的主体,也是每一个别的他者主体的客体。

(2)“在他人中,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我们的自我”。据我看,自我与他人这两个主体,既是同一的,又是有差别的。比如,就自我与他人之间的对话来说,其差别在于,自我与他人这两个不同言说主体,完全会因为主体自身言说层次内在的差别,使得自我与他人这两个言说主体的流通性,出现一定的对立障碍。而其同一在于,自我与他人这两个言说主体在言说层次上的差别,如果只是相对于言说之流的某一个环节、相对于言说之流引起各自内在对应的某一部分,那是没有对立障碍的。这样,就成为了自我与他人两个主体之间,相互转化的一个内在根据。

(3)只有当‘他者’首先得到认可时,你才能由于它而使自身被认可”。据我看,在他者和自我的对立之间,必然有一个超越二者的中介他方,只有这个中介他方,才能让自我以他者作为自己的界限条件,又让他者以自我作为自己的界限条件,这样的话,自我与他者之间,就没有固定的界限。事实上,他者自身中,就包含这种中介界限。

胡塞尔在《阿姆斯特丹讲稿》中说:“超越论交互主体性是绝对的、唯一自足的存在之基,在此基础上创建了所有客观事物、客观真实的存在事物的总体”。我提醒一句,胡塞尔说的“超越轮”,是现象学最重要的要素,“超越轮”只是作为:单纯把握一种意识内在运动的,这个内在运动是意识既是自身又不是自身的先验化过程,而成为一种最大程度的构造的环节,“超越轮”并不是指逻辑上任意否定的东西。

胡塞尔

胡塞尔

(1)胡塞尔在《生活世界现象学》中,对“超越论交互主体性”,进一步做出了认识论上的重要论证:

“如果现在在我原真领域内凸现出了一个与我的躯体相类似的躯体,就是说,一个必须是以与我的躯体达到现象上的结对这样一种方式而被获得的躯体,那么现在看来马上就清楚了,在意义的递推中,它一定会从我的身体中立即获得一个身体的意义”。

请注意,这句话的意思,是胡塞尔用先验还原(比本质还原还要彻底)了的一种纯粹自我意识,来自己给自己躯体,做出意向性构造的立义。因为,他说的先验还原的“纯粹意识”是指,通过现象学的悬搁,让这个“纯粹意识”,既可以构造一个超先于人的主体的纯粹先验化主体世界的对象,又可以产生一个超先于人的主体的纯粹主体世界的意向构造性。据我分析,胡塞尔之所以要通过悬搁,来还原一个先于人的先验方式的纯粹意识(主体),就在于,先验的主体,是一个没有外在限定的,所以才是普遍存有的、没有人的唯我意识可以干预的纯净意识主体。可见,从纯粹意识角度上,只有靠一个没有外在(限定)的纯粹意识主体,才有可能构成一个有着普遍关联性、又有区别的纯粹主体之间的交互性区域。

这样一来,胡塞尔用一个还原了的先验的纯粹自我意识,来给他人做一种纯粹意向上的立义。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在先验的纯粹意识产生的意向中,构造性地达到一个他人与自己同样的内在感知,即:凭借他人心理物理统一化的身体,可以相应地使我意向性回忆、意指性感知、意向性想象出,一个别的类似于我自己心理物理统一化的身体。

可是,这在我看来,这里面有一个条件,需要注意:本源性的先验的自我意识,自身是不是也有一个更前涉的预先意识领域,以一个连续的系列和后发的意识显现相联接着?这种联接的本质是,前一个预建性意识的联接点位,决定了后一个预建性意识的联接点位的再建成分。它始终是把前一个预建性因素居身于后一个意识显现因素中。这样一来,本源性的预先自我意识与他人意识的显现这一相区别而又同一的关系,就是——,在本源性的预先自我意识中,诞生了空间的预相,并成为其后发他人意识的一个内在因素。这个内在是以时间的前与后为表象的并且可以直观的。

(2)胡塞尔在《纯粹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中说:“我们根据他们的身体表现而看到他人具有他们的体验。尽管这种同感看到的是一种直观的、给予的行为,但却不再是本原给予的行为。”

据我看,自我意识的意向对他人的意指性感知,既然是一种意识自身内在的构造活动,它就会让构造活动的发展,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差别,形成一个构造前和构造后——互为中介的界限,哪怕是这种意向构造性是纯粹先验化的。可见,先验意识的构造活动不是永远固定在一个界限上的。事实上,自我对意识意向关系的感知,本身就先行地包含意识预设的某些构造可能性,这些构造的可能性本身就有差别。那么,他人对意识意向关系的感知,也同样先行地包含意识预设的某些构造的可能性的差别。这样一来,很难在自我和他人的共同感知的意指中,做到一模一样的同感。关键是,自我意识意向中的原意识主体,依靠一个显现作用,会与它的客体——次原意识发生实项样式上、空间位置上显现的变化。因此我确切说,自我意识构造于以任何一种形式对象为基础的启感——感觉——感知——控相——立义的运动,本身是不可能在同一个意向生成的过程中,完全统一的。那么,在他人身上,同样也不可能完全统一。意识构造的相关变更性,必然决定了先验意向立义的不可统一性。

我再补充一下,自我先验意向构造出的“感知”,是自我意向性给一个他人先验意向构造出的“感知”,赋予一个不完全统一的、但能够共同生成意义的功能,这一功能也应该是先验意识运行的一个结果。如果在这一立义的功能基础上,再外在地、而不是内在本质地给这一功能本身的意识运行一个“感知”,那么我要问,这个感知,是不是对意识显现他人功能的一个从外在方面补加进去的另外的“感知”呢?我的意思是说,一个从外在方面补加进去的高于原感知的另外的感知,恰恰是以一个自我感知,对另一个他人感知的补加为前提的。只有这样,也许才能做到:自我像在意向构造中感知我自己一样,也可以在意向构造中来感知他人。

可见,意向构造的意识感知活动,具有一个交互关联的、差别和统一互为中介的共同质态的能动性,这一意识共同体的能动性,必然是构成意识主体间性基本运行功能的基础之一。从一定条件下看,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论断,对意识现象的研究和发展是有他独立的、伟大的奠基价值的。

2023年9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