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北莫:金托里

2012-09-29 22:4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北莫 阅读

\

北莫

    被漫漫大漠与荒原阻隔的托里,是很难想像的一个到达。

    游牧的托里,承载了人类发展进程中庞杂而硕大的理论重负。托里,以极远的地理特比,神化了它的映像存在。牧野旷阔的景致,大美如幻地开展,迫使各色的语言修辞被挤向草根或低处的角落为土石倾没,无以赞叹的美感,竟如放开嘹亮的休止符,在这里停驻了……

    以中国传统文化综论影身而出的经纶,就“道”而言,莫过“五行说”的率引。金,统领着木、水、火、土的发生,和各自相互的内应关联及其粘连梯次的转换关系。从人文主义出发,切进托里的物性表达。人文的金,精神的金,物质的金,使托里最终成为一个以金为始终的出发地和目的地。契合在景物志里,展现出一场宏观。

1、无序之序

    莽莽辽阔的西陲草原,如浪翻腾。挑开历史的烟岚,托里就横亘在骚动的史册里,铺现为一鼎金光闪烁的册页。我心怀忐忑的向它靠近,绿灼伤了我。一个不知事的八月,竟是这样放纵的把绿做为全部,将我湮灭。一层层的绿,一纵纵的绿,幻如海的宽阔和无限。穿过戈壁和荒原,绿以托里的名义,让我接受了一次被绿烧毁的抵达。

  群马从草场攀向山坡,从山坡浮向更高处,我看到了托里的马群不需要放牧者导引却一直向上的身影,幻化在云霞中的一种精神。马的下面是山,山的下面是岩,岩的下面,是我猜测的金。马踏金山,在托里该是有别于各处的一种景致,让人在语言无法概述中断想到天籁般渺渺而起的声音。娓娓如链的沙孜湖同样会告诉你,一切的来处或去向。依连绵的山势,舒缓展开的一波,静谧庸懒的心灵停靠,抽芽出你的若有所思,这是你必须经历的神离出处,想不出神都不可能。有限的疆域,无限的蔓延,心觉里的一线一线,清流般汩汩如涌。在海里透出的蓝,映在天上,是蔚蓝。蔚蓝,降回大地,纠葛在草野里,排鞑出幽幽中的一种神灵感应。这感应推向沙孜湖,气势完全不是词语所能描摹的。睁开眼睛,随处都是惊人的一瞥。山如浪,水如镜,草如潮,羊如玉……奇幻的叠映和互为的相随,这种奇遇就产生在托里隐匿的一隅,一次到达就产生一次的惊奇。

    我不知如何去用视觉分析来开解托里于关联中发生的事物,从旷深及递旷远,从草到矿石,从牧业到工业,还有从牧民到工人……这些或并存或转换的角色,展开为托里心怀中的同位素。分别递向游牧的远古与现代工业迅猛发展的更前沿。荧荧星光下,睡熟的草与休憩的机械,披着同样的月光;日挂高岗,游走的羊与开动的马达,斟满同盏的日光。草,被羊吃掉了,羊群成长了,牧民有了生活的安逸。第二年,原地依旧会是成片的草,草的上面依旧是成群的羊,然后是牧民们依旧的安逸。矿石,被机器吃掉了,然后,小街道变成了大街道,小县城变成了大县城。矿石,不是草,不能春风吹又生。但是,托里合理地分配限采,科学成就了矿石的最大效能。避免了因野蛮开采造成的浪费,合理整合,似乎情同于资源再生。

    牧业与矿业,这两个全然不相干的事业,就这样有机契合着,肩并肩地行驶在托里的现代发展之中了。

    漫长的游牧时代,早于文字产生之前,塞族先民就已轰轰烈烈地开进到这里。一个游牧的方式,以自然、哲学的定义,规范到如今的托里方式和托里的附加概念。其间,无论是匈奴、乌孙、鲜卑部落还是汉唐时期及后各朝代的各民族,无不是以同样的方式在这里经营牧事,维系生计统治政权。人类进程发展到工业时代开端,中国的咸丰年间,以“金驮子”为起源,商人刘光和等创建开发了托里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矿业史,并沿脉发展。牧业与矿业,如此在托里从近代经济发展史的谱系里深深地镶嵌在一起了。

2、以金为名

    前黄金时代,金,是地质学、冶金学。分别对应工艺学科的普选、精选、冶炼、提炼、精炼直至转代的递进方程。最初的金,单纯到被提取而只作用于稀有贝壳与铜质刀币之后的易货交换的替代。黄金时代,金,是政治学、是经济学、是社会学。除了王冠与饰物,保留了金条金砖的拙朴塑形,被存入国库为储备和资本调控;被藏在家中,作为传世或为不时之需。后黄金时代,金,是商务学、是心理学。金,除了完成黄金时代的必需,又以数字的形式在屏幕和网络上炒作,买家在抄底和被套牢中想像着那看不到的金光。物性黄金和心性的黄金互为参阅。在所有的黄金时代,黄金有时可以把人鞭挞成鬼,一如照妖镜,是非俗恶都会在其面前现出原形。而这些诡异的变化,在托里却未必感受得到。托里,是和金相关的事物,是金的归属,又是金的出发。至少可以这样说:托里是金的一部分,金的血缘中不可或缺的一支。

    历史的长卷铺展而开,庞大的金事,顺势就会抵达并搅裹进托里的牧事里。

    马、牛、骆驼、羊,从不知晓金与矿的事情。它们低头吃草,抬头看天,喝着矿泉水,却是走在真正的黄金大道上。一走就是数千年,岩画在佐证着它们的史,它们前辈的前辈在石头上被同时代的人们留下了印记。同时也给此地先民自己留下了生活方式的直意抒怀。托里,就是在这样的记述里一路走来的。

    这样的记述里没有金,在竹简与宣绢的进程里,依旧忽略了托里的金光铺现。托里恰恰是因被忽视的前缘,而注定被转化为今世的奇缘。 金,物象表述为具体;气象可表述出其精神(或曰抽象)。托里,同样是可通过这样一种透析分界出两种意义的托里出来。截然不同的两种触觉角度,及达深处。或者,以时代来圈定,或者,以分布予以划分。

    五行中的金,绝非述录为物金之本身。托里的金,铸就了更多的涵义。金的山、金的水、金的原野、金的气息。和太阳相关、和季节相关、和气象相关、和史相关、和牛羊相关、和草树相关、和我此刻的心意息息相关,月朗星疏的时刻,金也并未昏睡。金,裹满风尘,于漫卷的诗书里,一路闪现在托里行程的一页。

    百炼的托里,沧桑如雾,巨扇若舟。草,金不可换;羊,金不可换;金,不可置换。

    游牧,采金。这两个词汇,在托里的辞典里进进出出。托里的牧道里到处是这种深重的划痕。托里和金,同样是历尽沧桑、沉浮荣辱与永无定势的升降与变迁,它们同时在众目的瞩望中闪耀出华美的眩光。

3、托里探金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