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紫穗穗 | 五月忍冬花语:朴素的奉献

2021-05-20 09:0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紫穗穗 阅读

五月忍冬花语
——朴素的奉献

  紫穗穗

紫穗穗:本名梁文静,70后,笔名:穗穗、紫穗穗。安徽芜湖人,祖籍江苏扬州,过程主义诗人。曾从事编辑、记者、演员、金融经纪人等职。著有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诗话集《穗言穗语》近期出版,现暂居深圳。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诸多报刊杂志。属野地之麦穗,孤独的行者。诗歌是她一生的宗教,其余生宿愿不过九字:写好诗、读好诗、评好诗。愿一生践行!

1、好多事想着要做,尽快做,却因许多的琐事打岔,总也理不顺、做不完。现在,我有点强迫症,若是心里记挂着什么,连夜里也会不时梦到,放不下,也忘不了。偏偏总想尽善尽美……要不就三心二意、疏懒耽搁。我对自己很不满,陷入一种焦虑丛生的怪圈里……希望自己可以尽快正常起来,超脱一些,放松一点。

2、许多东西在慢慢显现中,你不必急着去揭晓与亮相。孤独的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骄傲和沉默。这骄傲不是一个国度可以容纳,也不是某个奖项可以收买……写诗,就是修行,带着眼睛与心脑,去看去想去思。言志、缘情、示理、弄趣全由自己。修德才能承道,我从未喧哗,在众荷之间。未来,我和自己对话,和死者对话。

3、做废墟,仿若无语废弃之词。一生难得遭遇一次。一个梦,在另一个梦弹奏的腰肢,蓝色晶体里亢奋。触塑白色之上的,白色。研究自身的人,思考肉体。思考流淌的肉体,在鱼群与水草中缠绕、流淌的肉体,所簇拥的心灵之河。白昼,多么简单,唯有夤夜复杂。复杂如废墟,在无语废弃的城池,和殃及的池鱼之词。

4、深夜里的瓷,光芒总在。而光,“更像是一抹雪意,返照雪之光”。一个人的心事,一个人易碎的茫茫雪野。要脱离,这简单的返照和欲求,绕过唯美城邦。再剥离人形之苦,里里外外的清洗、打扫,在狂热退潮后平息的肌体内焕然一新。那终极的家园,铺满虚构的美!天堂,在深夜的碎瓷,照见曾经的完美与燃烧。

5、我和一个词,一个蒙面而有歹意的词,一起捉迷藏。心中有无限恐惧,仿佛薄绢上的一滴沉思之墨。身世浑浊,忍不住左顾右盼,寻觅乌色同伴,朦胧的词类或形象。我爱,那一生追逐着我的东西。我爱,那朦胧的沉默又洞穿我的言说。是伤口,是蜜糖,是伤口上的蜜糖,是蜜糖里的伤口。是莲花路上,白日发光的月……

6、夜晚的瓷,这里有双关之意,暗喻词或诗艺。夜晚之瓷,必然会发光。透射着一个人一生的思虑之光,哪怕是破碎之旅,情欲之殇,静谧织锦的时光之梭……如史蒂文斯所言的:不完美才是我们的天堂,不完美在我们的内部燃烧。

瓷,还喻意中国和民族性。这里面的蕴含太多了,包括高贵和唯美等等……和玉碎同一纬度。

7、你是外来的,外来的和尚。我想把你变成恋人,变成亲密的中国恋人。这里面,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且九曲十八弯。好在我生性简单,有着小卒子的勇气。其次,我还有车马跑的招数,相信深爱的棋盘之上,留有余地的迂回,才能智取今生。亲爱的,我就是这般深情地阅读与写作,当我遇见了心中的明月与海王星。

8、这几日,特别的怕冷。每晚睡觉,我都要盖上两床厚厚的被褥。仿佛体内,失去了一个太阳,只剩下孤伶伶的永夜。我相信自己,是温暖的,也是快乐的。每一个念头飞出身体,总会伴随着向日花的微笑与祝福。我爱英雄,也爱海盗。我直白的表达,不怕那迟暮的春光与旋律,带来一首超越死亡极致的《失乐园》啊!

9、似病非病之间,有一道门:豆腐门。阅读,真能发现奇迹。可以忘却身体,里里外外的火。和那个一直在火上煎烤的人犯。一道美味,在饥饿里,获得旧瓶新酒的二度命名与重生。有关词语,黄金与沙砾,都在彼此渗透中,水火淘洗,互换恋人与价值。我有死而复生的“技”,在从不弄“巧”的乐器之身,断弦再续。

10、阅读美好,刺绣美好。用一针一线,过滤多余的丑恶。遭遇悲伤,写下悲伤。用一言一语,定格人世的悲欢。没有凭空而来、不劳而获的美好,只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心心相映的美好。而悲伤是寻常物,记得时时清理与抛洒。我不想盗用智慧,控制词语的走向,就让抑郁后新生的词自由茁壮,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吧。

11、把我像空气一样地放走吧。因这句诗,让我想起了一部日本电影。一首多多1996的诗《节日》,和一部2009年的电影《空气人偶》,就这样遭遇了。《节日》是一首复杂的人性和人文气质之诗,《空气人偶》是一部探讨复杂人性的电影。生命无法靠自身之力获得完满,生命的本质怀有匮乏,唯因他者的存在而完满。

12、一首好诗,一部好电影,都会让人百读不厌、百看不烦。而诗歌的触角,更加丰富。它囊括了所有艺术的明眸顾盼,却不带一丝亵渎之浊念。我未曾说出它们的好,只因它们的好,一言难尽。每一回阅读,都会新生感触。人生,是一个互充的过程。今生,你选择什么来充实自身,你就会变成你所充实的,对象中一员。

13、有心,活着,是奢侈的事。人云,我不云,又能怎样?!我一直答非所问,在梦境的戏台上,携带翅膀生活。仿佛“空气人偶拥有一颗心,一颗羡慕美好的心,一颗痛恨绝情的心,一颗怀念安静的心,一颗不应该拥有的心。”那么未来,我要和翅膀告别吗?还是继续这人神的立场与思虑,校正文明之悲喜,等候今世肉体的覆亡。

14、当黑夜还未降临,当舌尖的第一缕光和最后一缕光,互抛媚眼、彼此媾合时。我是其中的目睹者、牵线搭桥者与身临其境者。清晨和傍晚,被《一天》的这首诗绑在床铺上,世界在其中,造人造物;造它们欢喜中的房屋。我推开时间,这扇无间之门。其中巨大的后坐力,令人无尽跌落……在一处,洒满月光的无名牧场。

15、有许多的心和爱,就像人间透明的空气。你虽然看不见,但是它们存在着。我常常极度自闭,而且坐在光亮中黑暗,拒绝了门窗。而你,会是一个好工匠吧。开门筑窗,打理花园,复兴农庄,如此想想足够美好。这世界最美好的东西,往往看不见但它们存在。我们是彼此的清风和阳光,再黑暗寂寞也能彼此感应着……

16、一首好诗,就像指上“斗罗”和斗罗展开的玄幻世界。这是一个魂灵的世界,一切物象都可以方死方生,进入其它。在成千上万的幻象中厮杀,寻找自己吧,暴风雨会递来搏击天空的自由,与匹配今生的顽强钥匙。一把大海的椅子,除了上帝,谁来躺靠?惊叹——那马眼里望见的大海,睫毛上溅起的波涛。读和写,互成诗句!

17、许多激进之词,一再涌来。以火焚身。你必须放下成见,放下南山菊、寒山钟,泰山梦与妙光山的小千世界。相信火光深处,那迷人的海市蜃楼,和出入其内的鼎沸人声。大海、天空;火光、人形。一个城市,像一个卧轨而亡的诗人。以阴霾心身,昭示人间天上两重幻象。春暖花开是人间的事。他人即天堂。爱人在地狱……

18、一种无效的爱,最苦楚而漫长。空虚,终是空虚。无法由自己填补的空虚,也无法让别人来填补。不是所有的爱,都能获得等同的回音和回报。事实上,你给予所爱,并不能要求所爱。和所爱之人,给予的同等回应。温暖且发自内心的关爱,有时也是残酷的夕照……在超现实的故事里,有最真实的心灵和可怖的现实。

19、诗歌:心智在行动。毫无疑问,那些词,正在夜以继日的奔行中。用奔袭也许更准确。在目的之地,集结号的召领下,我们读,我们写,我们评。我们用许多种语言、能想象到的人籁之声读;用众多的技巧、一再创造又一再否定的魔术之道写;用同根生长、旁枝逸出的技法和语言评点。我突然失去声音,在伟大的诗歌面前!

20、原谅我一再的疏离和一声不吭;原谅我无法做到,面对面坐着,而不去想你……原谅我,只要爱着,就会忍不住发光、燃烧,而后难过、荡漾、抑郁、纠结、沉迷、崩陷……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内心不合时宜独处的高贵。哪怕我知道,只要稍稍低一低头,就能获得人世欲求。我一生的修辞,逃不开清白二字。

21、如果你同时爱上了两个人,选第二个,因为如果你真的喜欢第一个,是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的。——约翰尼·德普

穗穗:爱,有保鲜期。爱,有接力棒。爱,还有同甘共苦的与时俱进性。这就提供了,情爱抉择的多种歧途。所以,这句话假设的前提,就是错的!不可能同时爱上两个人,只会在喜欢的比较中,发现真爱,并且一再地检验“真爱”的质地,是黄金、白银,或是其他破铜烂铁了……

爱,有很多种,每个时期不尽相同,所求不同。所以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做出对的选择,是多么不易之事。事实上,这是一个无法解释清楚的悖论。其实,爱和在一起生活,原本就是两码事。我们的确可以爱很多的人,因为博爱是爱优秀的丰富,也就是自己向往的一部分。

22、忍冬花语:先银后金,怀春抱秋,再经夏历冬,痴情忠爱。忍冬在诗人米沃什的诗歌里,散放着一缕幽香,“蜂鸟停在忍冬花上/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其中有一种漫不经心又隐约飞翔的诗意,歧义丛生。谁在一幕搞笑广播剧里,执手相看泪眼,而后夹白对歌:“何以有情却做无心望,隐忍寒冬漫天霜……杨柳依依低唱,落英缤纷醉想,归来处,忍冬花开言情长。”

找来一首《醉香茗》的忍冬诗,开满五月的金银地,也念给远方的清湖、群山听。让他长出日月双耳,以照耀的方式,听见五月栅栏边攀爬、坚韧、隐忍、奉献的忍冬花,正悉数开放,入骨芬芳,娇小可爱……

醉香茗

这些瓶子陈列在窗台
这些淡黄色的心
这些忍冬花,怀抱一块去年冬至时的冰
早晨九点钟的阳光
斜斜地穿过她
她记得她,原本是白的
半身的花蕊和花瓣

她无疑是悲悯的
她有半常绿的藤本生涯
她有双倍的花,因此就有双倍的痛
她要用一生的泪
做一付疗毒的药引
煎着熬着,用来化解我
长年累月的毒

2014年5月7-8日作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