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余怒 | 长诗《饥饿之年》(全版)(5)

2021-10-13 08:5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余怒 阅读

第五章

1

忘了忘了,轻盈欲飞。
中午忘了早晨,下午忘了中午,一夜过来,
什么都忘了。尊重长腿羚羊和萤火虫的体验。
我没有羚羊之腿和萤火。

2

他经过孩童时期,小小的生殖器长大了。
他越来越不能容忍它。
它和他都需要帮助。
你们这些好妈妈,
慈善家,歌手、政府官员和形象大使。

3

谁是胖姑娘?被否定的烂梨子。
青春期骚动完全是一个推论,不足信。
你看她,脂肪正一天天化为废油渣似的卡路里。
你握着自己的那玩意儿对悠悠秋千上的她喊“帮帮我”,她无动于衷。
代谢消耗因个体间体重、年龄、性别的差异而有所不同。

4

代谢受到形体的影响。
阳光穿过圆柱体和圆锥体,投下浓淡不一的阴影。
不同的形体:我和魔鬼。我是指
正附着在我身上的那东西。他们说,有哩,狐狸尾巴。
树丛间伪装的坦克,迷彩很晃眼。

魔鬼是挡箭牌。请原谅我的蓬首垢面。
我在里面,相对安全。
不要唤我的小名,别想以遥远的过去
作诱饵让我探一下头。

5

孩子没到年龄,还不需要迷幻。
不要强迫我吃大麻和春药。
小肢体,小容量。
房间里的香水味。
我呆不下去了。我会因此终身仇视女人。
别这样,翻过来,覆过去,像用树枝烤山鸡。
用绳子捆住我的手脚,用鞭子抽,
用盐水泼,用脚踢,念咒语,念经文,往我的身上抹香油,吐口水。
名为打鬼,实为旁观者诡秘的自我实现。

6

对着活蹦乱跳的孩子念经文
和对着尸体念经文,多少有些古怪。
这是宗教的有趣之处。
你画个大饼给我吃。让我骑树枝追野猫。用沙子洗澡。
拖腔唱歌,故意拖得长长的,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让他们保持安静。儿歌里唱:
“不摇不晃不说话,我们都是木头人”。

不 ,你眨眼了。眼睛里有泪光。
戴着手套,手套在动。
做木头人是个理想,如今你放弃了。
你扮孩子不像的,你只有被孩子扮演的份。
你不是混合了两性的梅兰芳,也不是冬虫夏草。

7

混合了孩子的你总是茫然若失,
肢体像乱麻一样,无法静下来想事情。
在这个档案馆里,到处是保存在福尔马林中的
孩子标本。有三岁的、五岁的、七岁的,缺胳膊少腿,神情各异。
他们全是你收集来的,各个时期的战利品——

一组照片的一个个片断,有着动作的连续性。
慢镜头,动作被分解。仿佛幻影截击机
或者鬼怪式战斗机掠过时天空中所呈现的。

8

一座监狱里关着男犯人,一座监狱里
关着女犯人。同时放了他们,在他们的头顶架起机枪。
许多人开始奔跑,拿着树枝,相互打唿哨。但他们谁也不愿意
去激怒那位年老的、疾病缠身的监狱长。

9

犯人们在雨中奔跑、嬉戏。
你们想以身试法吗?

不,不要用雨来吓唬他们。

没有一部关于细雨的法律,
也没有一部关于暴雨的法律。

10

健全的四肢旁若无人地做着广播操。
肌肉不是罪恶,它由大脑指挥。
他是头,我是从犯,而你不是证人。

11

成为替罪羊,谁都不乐意。但有时
替罪羊也有替罪羊的快乐。
当他望向我时我已转到了他的身后。喂,我在呢。
——这是一种用行动演绎的辩论。
当说话被禁止,我就这样干。

12

跟他相处,要装作不懂事,
动作要轻,声音要含混,
要打赤脚,眼中无物,不作留恋状。
他伸过手来,你要将手藏在兜兜里。

一幅手的迷幻图。灯光照到墙上的手影。
真实的手呈手枪状而墙上是一只鹿头。

13

幻想做老虎,行老虎之事。可以肯定,
人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生而为蜂蝶或
生而为菊兰,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欲乘风归去,我欲
这样我欲那样。(可能吗?)我常常幻想做老人。

14

蜂蝶生而为蜂蝶,我生而为我,都是不幸,
无关概率论,也不能怪父母。

15

对日子的感觉
没有想象的那么敏感。而日子被强行
划分为年月日。这一日长那一日短,似有人在记录。
只有我糊里糊涂,瞧瞧这瞧瞧那,就像被坐在一起
聊天聊得正欢的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婆夹在中间。

16

睡了一觉清醒多了。
这条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路两旁
有很多房子,还有榛树和杨树,树干笔直,
提醒我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且我正活着。


相信我。我有一个吃惯了
发霉的大米、腌白菜的胃。
我是树疙瘩,你是小树。
跟我学:我我我,你你你。

要一小口一小口地咬或吮,避免
恐慌性进食。
(在防空洞周围种花草。)

先分清我、你,
再以你的身份
去找胖姑娘,别掖着藏着。

不要相信飞机,它的辨别力,尽管你是
从未迷过航的王牌飞行员。
它朝阵地上撒传单,扔食品和弹药。此刻没有人知道
你的情绪已低落到极点。

麻雀漫天飞,互相绕,
以至看不清麻雀。

有人痴呆呆地朝空中看,提着鞋子,嘴里含着红薯。

天气真冷啊,谢天谢地。
渴望老天爷下几朵雪花。

整天我在飞机上忐忑不安,不知道干嘛,像一颗自动
射出炮筒的孤零零的炮弹。

你像传染病一样
喜欢漫游。

电厂努力地发电。后方加紧生产爆竹。
山上尸横遍野,断胳膊断腿烂肝肺和肠子
散落在高粱地和矮树丫上。

多可爱哟,
芭蕉叶子很大,
朝鲜姑娘很圆润,
乳房很好看。

一条短尾巴狗,
使劲摇着短尾巴。
可人家不搭理你。

哦,我的意志力,我的束不住腰的老布裤子。
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啊。
别一下雨,就老是想着雨打芭蕉什么的。

仗没法打下去啦,让女战士们都脱了吧,
唱“我们是一个弹药库。”

你们有纽约女郎,我们有米脂婆娘。
你们有鱼子酱,嘿嘿我们有红辣椒。

突然之间,敌人停止了各种形式的进攻,
变成了安静无声的倾听者。
你们想当逃兵吗?
脱了军装回家种田吃稀饭操老婆。

孩子上树抓鸟,
爬到树梢上。
你已经有替死鬼了,我也要一个化身。

山何其巍哉,
战士们考虑在悬崖上绑滑梯。
这是典型的儿童心理。你们可要悠着点。

闭嘴吧,适应猫耳洞。

阿妈妮为我洗伤口。许多人
抬着担架,在雨中跳起牙拍舞。
他们对着牺牲的同志敲木鼓,被我厉声制止。
这是没有道理的。

这是胡说和挑衅。
这是胖身子的不甘寂寞。

雨打芭蕉和葡萄架,
有人回忆,嘴里嘟嘟哝哝。
一遍一遍用水洗石头。

该红卫兵们挨批斗了,真不可思议。
全镇人都很紧张。有几个吃过巴豆的小护士
还挺伤心的,掉了眼泪。
有人隔岸唱起京剧花木兰,听得我起鸡皮疙瘩。

走在路上,有人朝我吐舌头,
我感到事情不妙。

(仿佛潜艇的声纳系统
和地雷探测器。)

一个人在玻璃后面看着你,另一个人
使出吃奶的力气擦玻璃。咦。

广播电台又换了一拨人,这回全
换成了歌唱家。男高音和女中音。
印钞厂在拆除设备,煤矿运煤的火车皮
被紧急调运到火车站。人人都想乘车去沙漠。
像沙鼹蜷缩在沙堆里,多舒适呀,多安全呀。

一场雨后,我坐在轮椅上,对比着战地医院的草坪上
忙着晾晒床单绑带的小护士,和此刻脱了白大褂,
在放映场边踱步,有那么一点闲情逸致意思的小护士。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