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蒋晓青 | 零号街口的落日

2022-04-24 09:2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蒋晓青 阅读

蒋晓青

蒋晓青,江油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编导;《江油记忆》编辑。诗歌发表于《人民文学》、《星星》诗刊、《新诗文》、《四川文学》、《诗选刊》、《青年作家》《中国新诗》等以及《子曰书院》、《华语女子诗歌》、《女诗人头条》、《南方艺术》、《陈璞文学馆》、《漫阅读》、《为妳写诗》等微信网络文学公众平台。

长篇组诗《繁花落幕了,燕子还在飞》获由中国诗歌学会和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主办的2016年度“我们与你在一起”全国大型诗歌公益活动诗歌作品原创奖。

正是在春天的叙说

在熟悉得已经陌生的江水边
走了又走。她东边雪白的山风自由的歌。
我想风不够宽广,野火也没有烧不尽,
草木也越来越深……
他说“妳是水里最亮的云朵。”
我垂首旧岁的头­便与热爱天空的心思
一起澎湃,
胜过春天十万里的喧腾与汹涌的词语。

我们在继续走,而江水深不可测。

眼看五月临近,
想吃一碗新麦的面片汤,
然后去槐花开满的槐树下晒太阳。
那些深不可测的江水望着蔚蓝的我们,
我们的蔚蓝势不可挡——
种菜、浇花、读一页发着光芒的文字,
口里言说世事跌宕。

我将落进槐花的明亮,你就升起
凡俗的炊烟。
我们的孩子,站在一株明前的白花泡桐下。
髙大的桐树往天空走,
像一个故事,诸多欢颜和不想形容的美好。

我们背对落日,
说及世间他方的灾难,花叶青木与江水
覆盖了我的眼帘;
你伸出的手臂,霜花结满悲伤。

“受难者将在月光中复活。”
我爱着明亮的月光,你同意我在现世里
错综复杂的比喻——

就如远山藏着许多错误 ——

热爱,却一往无前的奔向他们。
“今夜过此月光者,将成为秘密。 ”
无数春秋之后,他们会来到我们伫立的江边,
说:“溪边有人。”

时间,在它们自己的遗忘里移动。
为了囬到故乡,
我们取道人间 。

(2022.03.28黄昏22:13书于书房,2022.03.29清晨09:56修正标点)


零号街口的落日

零号街口的落日
在每一张匆匆而过的人面
像是宇宙的尽头;当我囬到一个春天

每一张人面上36个骨点
是星空的物语
当阳光隐退,夜色茫茫,我的脸上群星璀璨。

绘画人走过我们的零号街口
我们的历史与现场,我们共同努力过的
岁月,已经分辨了真相。

榕树花静谧开放,深度的春秋。

熟悉的世界,熟悉的时间,他们笑了
石榴展开了新叶
我在时光的山里。擦木开花,有六头鹿
来到江边,看江水边的红山茶
绘画人把春光漏了一地
他站在街口时,水面上沉默的白天鹅飞走了
繁星也落在我们的街口
落日的余晖刚好遇见一首诗歌
在雨水里升起来;但那战争的烈焰、锁链
味道刺破了2022年的春天
苏叶、苏梗、苏子,山葵……热烈的芳香
自然天道的出征,像挂着百里香的骑士
也不能消弭人的深渊。

怎么能不爱一株蜜源植物:丁香
发狂的背向屠戮
总要想起小红果,想起欧歌鸫独特的歌声
第聂伯河呼啸的子弹穿过一枚果子和月光
也会穿过故乡的草木和春天
人制造的悲苦人不解开;

牙齿与趾骨以碎断来举例。

笔啊。在哪里都是幸福的样子
她喜欢我手中的雪,雪花落在2022的春天——

每一处街口都有并无意义的光——
妳终于被光选择,妳终于
波光粼粼。

(2022.03.09午夜02:29书于书房,2022.03.23夜22:51修正标点于书房)


明亮的时刻
——壬寅虎年惊蛰纪

惊蛰,雷在动,三月五日的时辰
未到她的意义之上。她在悸动,
她过去的在疼痛。春天刚好遇见她的悸动,

她说她来了,她经过冬天时的果实
在哪里的山峰雷一様滚动?我想。

我想。

春天里,我想一株植物,她就开蓝色的花;
在蓝色的原野她们的家和我的一样大。

足够辽阔的三月,掀开了土壤的被子。
一枚三月的橙子望着我爱的橙花,
我在橙花里,像月光一様明亮;如水
明白她的命运。譬如江油娇小,而大海曾经来过。

春酒初酿,春酒初醒,醒来水边白鹭飞进。
我的纸张很好,可隔着硝烟,隔着铁链;
可能都是他们受难的春日,
可能都是我曾经受过的,
可能2022年春天的门与栅栏上荆棘丛生——

他们的血落下来,天空拥挤,雪花要落。
雪花落,雪在落下来。我的眼泪落下来。

拥挤的天空。

而万物出乎意料的好 。
有人,不容置疑的坏。
惊蛰之雷迅速占领陌上,我把纸张扑得更宽阔。

惊蛰虫出来了。
棣棠和蔷薇在古树旁、水畔、山坡。
禳虫的人们怀抱桑枝和春雷,
语言复甦,没有财狼冲破他们的群山。

我不知道春天的意义。
我从群山下来。天空晴朗,光透过了拥挤。
我不知道春的意义,一朵花开得正好,
知道我姓名的江水之上众鸟飞翔。
河流纵深的内心深处正好有我的光明。

全部的春花填补着寒冬的荒凉。
三月的地方,到处都是万物的义无反顾。
歌鸲在泛青的树枝头,帮助我歌唱;
立鹤花迷人的紫堇色——

您过于完美,小鸽子一様的翅膀把惊蛰展开。
一些火焰应该熄灭,一条铁锁链应该碎断。
这样想着春天,春天在阳光里如一枚秋果
闪闪发亮。
太阳神鸟的十二道光芒现在哪里闪闪发亮?

有时,他们会蓦然回首;人会如布偶一样。
三月破颜了。蜂花破烟 。
懐揣糯米饭,
在山坡上对歌的恋人,在微雨的红尘。

在晴朗开花的昼夜春秋。
青山和石头的缝隙,诗歌与杂草一起盛开。
他们对我说我有无量的苹果花、枇杷花、橘花……
我想着昆虫与花时,惊蛰雷又动了一下;
太和殿的大门在风中倒下来。
它说:“风大了一些。”
我急忙搂紧三月春,她的花挂在我平凡的门窗。
惊蛰的风又软和了一些,
她喜欢这个凡俗的干净之地,她不爱
有毒的誓言——

她不爱它们进入春天。
惊蛰雷继续推进,它在动。远方有没有一条河流,
第聂伯河春光满面、也在运动?我的昌明河
在每一个晨昏运动,
惊蛰火焰在她的水面沉默。
我知道,萤姑娘的锁链还没有动,语言都死了,
惊蛰的雷声羞愧难当,

远胜于我。
所以,它在午夜落雨,扩大了夜的宽广。
雨面的白鹭飞翔,明亮的时刻应该就要到了。

(2022.03.05清晨07:09书于书房,2022.03.16清晨09:06修正标点符号于书房)


在这个雪未化完的春天

二月二龙抬头,龙在今天擡头,看见
花蓼在水边走了。
鸟鸣时,清晨出发,一个叫乌克兰的

战火纷飞,比冬天的雪还密集。
春天在那里迷路了。第聂伯河的乌鸦
在哪里喝水?也问好多从巴蜀丢失的女子,

在哪里迷路了?看见了多少个地狱的笼子?
铁链响动的声音
和一束开花的玫瑰之音迥异。

和一束乌克兰国土上的温压弹类似。
神予的天空与河流、谷子与麦子,
相遇了地面之上的地狱。

望春玉兰初开。乌克兰雪下是尸体,上面
长着向日葵;长着翅膀——
无数个萤姑娘的清晨醒不来,水边不采花。

背着天赐的大河,硝烟可能散尽,
可能继续推进;总听见哗啦啦的链子轰响——
西边雪白的孩子在哭泣,东边雪白的姑娘在哭泣。

清晨醒来,如果核冬在天亮前已经到来;
或者没有清晨可以醒来,我衹有流下悲伤的眼泪。
在这个雪未化完的春天。

(2022.03.04清晨06:36书于书房)


歌露白

人!你们的颂诗,衣不蔽体。

人。一朵火,在一个角落闪烁;我已用
一座山的茶花与飞鸟来护卫一朵火——
不要熄灭它,不要吃尽所有,包括人子的骨。

人!你们的歌露出了白森森的骨。

未破的结。未破的天。未破的沉默无语。
雪白的雪落下三尺,又三尺。她们抬头,
想着天的髙度。想着得有多大一场暴风雪——

吹破此界,露出有光的神殿……

(2022.02.10上午10:36书于书房,2022.02.11清晨08:09修正标点于书房)


满沟的阳光,
藏在流浪者的漫画里,在野狐岭,在不会唱歌的地方,麦子返青而春天不来的地。
你知道吗?

汉家儿女飘在坏掉的时光里,时光的风中。
时光在风中。
风破了。
毒,逼近黄昏,逼近老鸦,和快要断掉的天涯。
你知道吗?

(2022.02.11清晨08:27书于书房)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