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建春:流水之意

2022-07-15 08:53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李建春 阅读

原载 诗画论语 公众号

李建春

李建春,诗人,艺术评论家。1970年生。1992年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文学硕士。现任教于湖北美术学院。多次策划重要艺术展览。著有诗集《下午的枞树》(1990-1998)、《嘉年华与法庭》(2000-2010)、《长诗五种》(2003-2010)、《站立的风》(2011-2013)、《别长安》(2013-2015)等。诗歌曾获第三届刘丽安诗歌奖(1997)、首届宇龙诗歌奖(2006)、第六届湖北文学奖、长江文艺优秀诗歌奖(2014)等。

 

流水之意

(为柯明作)

中国纸币的前身源于唐代,作为异地汇兑凭证的“飞钱”,及北宋作为沉重的铁钱替代物的“交子”。上世纪二十年代,由于黄金、白银大量输出,中国的银本位币制难以维持。1927年,工农割据政权最早发行“黄冈县信用合作流通劵”,发行机构后统名为“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1935年,国民政府决定实行法币改革。法币,一个诞生是为了自杀的币,国民政府使用通货膨胀手段收集财富支持前线抗战。为何仍然是袁世凯的头像?抗战时期的解放区纸币被称为“抗币”、“边币”。1948年,上海中国通商银行发行金元劵。同年,成立于石家庄的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第一套人民币。1968年,第四套人民币方案拟以“文化大革命”和“战备”为主题,后又提出表现工农兵的英雄形像,及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那时代的小额人民币,及更有效的各种票,早已进入中国人的生命故事。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人民币成为唯一拒绝被美元收割的币,不愧它的乳名:抗币。

1、点钱

那个把皱巴巴的人民币砌进墙内
一块砖后的人,在他快咽气的时候,
来不及告诉从外地赶回的下一代;
那个炸油条的,他的油手递出的钱
染上了酥脆的香味;那个杀猪的,
把他收到的一百元钞票开光似的
往猪身上一擦,再找出猪下水味的
零钱,没有人反对他的不良嗜好;
那个千里迢迢送孩子上大学的农民,
交学费时从怀里掏出一大堆钱,
币额小到让他的孩子抬不起头,
多年后又潸然落泪;那个脱离
柜台前必定沾口水数一遍的人;
那个在出纳员平静的目光下完成
报销手续的人;那个在工地出事故,
工友从他身上发现带血、未砸穿的钱
转交给家属的人;那个用五根手指
惊人地点钱的收银员,称人民币为
流水;那个只能用她的乳沟
收钱的女士;钱,同时具备
羞辱和荣耀,同时表达爱恨,意味着
孝和不孝;这是对立的奇妙统一,
没有人真跟钱过不去。如果
梦想的天鹅没有现出原形,该多好。
钱是一条公路、铁路、小路,
是探险路和出山路;据说,
做好事甚至可以在冥间存钱,
如果还不够用,那就只好等中元节。
不过这已脱离人民币的范畴,正如那些
把整箱的钞票放在地下室未动,
让点钞机滚烫、冒烟的人眼中的
非钱。人民币必须是人民的币,必须
站在韭菜的一方,经过印钞机
高速的滚筒到达爱钱的人民手中。

2、废币

我从未想过钱会死亡。那些默记
在心中的数字,燕子抄水一样
掠过扛着一袋水泥的人民,
落在空荡荡的银行户头的钱;
那些连号的、作为压岁钱塞进
一个孩子手中的温柔的祝福;
那些被不恰当地签名的钱,
作为防盗标记,或作为出名的媒介,
或作为飞去来钱看它什么时候
回到自己手中;那因数额合适,
被一个乞丐放在胶碗中的示范钱;
以及沾上唾液和眼屎,带着
香水味、汗味、巷子味、小卖铺味、
五金味的钱,面无表情、长袖
善舞地流通,成为一张球迷的门票,
背负着狂热的呐喊;或转眼化为
许可,一份必须的文件的签名……
钱,居然也会疲惫,死去。
因为它缺了一角,成为残疾;
因为它经过太多人的手而看厌了
世相;因为无辜印上一句
非法的标语,一进入
那放它出来的银行就被点钞员
敏锐地抽出,盖上“废币”字样。
我为这些未经审判被判刑的钱,
经历了太多人民的生活而痛哭。
有两种死法等着它们:粉身碎骨
或火化成灰。钱的死亡
居然能够发电?因为它们
蕴含了人民的体温而热量充足。
因此我请求:保留一部分
人民币粉碎的身体,及已为国家
贡献过最后的电力的灰烬,
以此作为我无限崇敬的艺术。

2022.6.30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死

在他的后期,他的精神的黑夜,
他成为一尊摆在老校区的活雕塑,
或坐或行,作沉思状,或无语凝噎,
为他的生活在一次碰撞中被戳破。
那是不能说的刺,夫妻间的不谐,
而他的艺术固执地拒绝判断对错,
只是给予图像,在空气中展览,
又撤换重画,始终过不了品味的关。

他的父亲是我尊重的老雕塑家,
在得到他的死讯时,我不禁想起
这对父子的相似:干净,温文尔雅。
父亲经历了现在又变得敏感的时期,
不容评说地活过来了,大浪淘沙
到这代,以家学,以优异的成绩
考出国。我路过的,是马列维奇
至上的黑方块中,墨分五色的身体。

2022.6.27


深深地埋入我

顶着柔软的身体、清秀的骨节,
一匹母马奔驰。我的青春期书写,
咆哮的男人追不上我。女同学们
叽喳的学府,杨柳岸,孤月高洁。

我是说我必须有仪式感地被采摘,
至少,这是一个环节。我的无奈,
自拍一样妖娆。目光落向那小生,
他其实也般配,如果我耐心等待。

那良人必与我无对象的情适宜,
我让他深深地埋入我,听他哭泣。

2022.7.1


不屈的忧愁

我思考我那么依赖的她,那血汐
一月一度托起花开,养成其性格。
地底有冰呼唤。那里却是地核,
阴府竟在与月之暗面相应的无期。

隔绝了光的幽灵,绝对地单调,
冷沸腾,这源于他们作死成功。
评上了先进之人在那荒芜的山头
又回来了,这段时间爆料的网红。

我在一种不屈的忧愁中回顾载物
且偕老的她,思考剥落的万古。

2022.7.1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