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龚纯自选诗十二首

2022-07-19 15:2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龚纯 阅读

选自 诗建设 公众号

龚纯

龚纯,湖北潜江人,现寓居上海、昆山两地。出版诗集《蛙鸣十三省》《听众,小雨,秋天和国家》二部。野马渡雅集成员。


▌深夜里的村庄在安睡

夜半完成对他人的赞美
感觉到夜凉如水。

有只蛐蛐对我这个活着的古人轻唱
我的魂儿啊,我小时候的家乡,有些牛屎

有些坟堆。


▌云在意俱迟

又到了给法国梧桐剪枝的日子。两名工人
一把梯子。
通过阳光,能觉察这是在最后的腊月。
听到鞋店播放《跟着感觉走》,引发青年
钱重藻的精神幻觉。
这位来自乡村不带粮票的“特殊工人阶级”
正锤炼他的技艺。祖辈将他们的历史
置身于曾岭的旷野,而他
作为临时“操糟人”,终于挣脱历史来到
临时的城市。
巨大的行车,吊着同样巨大的抓斗移过头顶
热蒸汽久久弥漫于厂房上空,给整座小城
带来“工业感”、孤独和对爱情
忧伤莫名的渴求。
夕照满潜江啊,夕照“青春”“临时工”“失恋者”
柳兰婷姑妈自是难以估量这几个词拥有的全部
骄傲、自卑、热情与魔力。
田晓霞要到一九九五年才在他的“煤矿”中出现
葡萄牙语的妮迪娅则更加遥远。
就像两名园林工人,突然现身于上海——
嗨,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电锯吱吱
作响,始终跟这首诗没有关系。
只是出于钱重藻路过的需要,布景正作新搭建:
大道敞亮,宽阔。树枝掉在地上
四处滚满二球悬铃木匆忙的
和部分破碎的果实。


▌种云集:英雄主义的夜晚

阳光突然大面积出现,照亮田野
及其植物,及其奔忙的蚂蚁。
你写着诗,你想记叙一个人放下包袱
骑马而去,过了五月发现马空着马背
无意义地打着响鼻走在河边。
你想探究这个人,到底是活着还是
已经死去,踏上远去梦想
边缘的火车。你坐在树下,望向黄昏
渐次充满的城市。
那里,某种局势正在进一步好转。那里
莺来燕往,夕照装满街巷,还当是
谢克顿、龚时敏在世模样。
你从未想过你,身处这般境遇:
“身怀奇情的你呀,再次成为故乡之子”
走近这座城市,走进这样的夜晚
猛然喷发英雄主义的反面-反面
哀伤。


▌宝盖集:时间又过去几百年

倏忽间,时间又过去几百年,
天上星群和云霞仍像从前一样。
大地上,城市上空的月亮,
视频中人类演员们在撤退,河流
许多条河流,倒数着过日子。

无数条大路掀开新章节,无数湖泊干涸,
无数红花绿树不知岁月漫漶而变成
没有地址的木头。
没有一双手我触摸过,没有怀抱
和甜蜜的果实归属于我。

八月的书籍,九月的弦琴
仍旧让学生多情。
橘子柚子铲子罐子在厨房里闹革命——
它们照亮那空屋子和全国性的兄弟情谊,
但英雄传奇中缺失了你。

可以想见,钱重藻穿过街道时,龚纯常常在场
……未来的每一个词都焊接着一个出口。
那潜藏于每个小伙身上的男人约会
应当真的:随着直接和间接的语言发展
终会产生具有崇高形式的磁铁。

十月,十一月悄悄来临,十二月和一月
那潜藏于每个小伙身上的男人约会
我们几百年前,已经经历。


▌个人历史笔记

时间到了毛泽东逝世农耕时代接近
结束的晚期,世界又发生巨变
小朋友,在桃树林长大成花心少年。
祖国的花朵,出落得这般地圆润,出嫁
美利坚。肮脏的烟囱和同样肮脏的污水
激烈地改变中国及其如云豪杰们下世后令人
担忧的家国前景。晓霞告别了她的
记者生涯,乃因作者让她在三部头小说中
失去生命。而谢克顿的乡间坟茔
总是制造一名中年妇女,徘徊于宽广地球上
植有几株老不死的柏树的仙鹤园,就像是
最常出现的推荐书单上的,第一选择。
落日则是醒目,又相对深奥晦涩的题目:
有一万部书正由人动着写作的念头,大多数
史评家,诗人不惜耗费大半生以求完成
杰作但终成废品。孟白露写道:
“大地整个躺在漆黑的夜里,钱重藻重述他的建筑工地
他补充的新的文献证据,建立了周边浅滩
立论之基”。她像微风那样对他脉脉含情
她像晓霞那样凤毛麟角。她像
最新到来的世纪那样,不属于过去
寰宇之内,她就像未曾发生的历史事件
等待一支神来之笔。


▌五月的土地

平原上,听到蛙鸣,婴儿啼哭
容易产生徘徊四方的复古运动和
知识分子的欢愉。说实在的,听到你那里
下雨,泥泞,我心想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可以用任何声气讲话,就像老农
扶着犁耙。二〇九二年春,我说的上述语句
应当再也无法传递种种现实信息。
受热心、焦虑和困惑驱使,她们来到村子。
他住过的墩屋早已消失。沿途所见
机器人独自在水田中干活,林木间
响彻黄鸟与黑水鸡交错的声音。几名长者
在凉棚下,打长期主义的那种瞌睡
但,被陌生的脚步所惊醒。
她的生日,他的童年,就在这片土地
这善良的月份生成。
“他们说,青春从来没有完全离开过他们”
“他们说,看上去像情感乌托邦,其实是内省”。
他们说,他们不知道窗外的谜团——
她们看到,雨后的田野冒着蒸汽,头顶巨大的云
状若残骸。


▌泽泻集:小舟中的龚定盦先生

夜里突然醒来,感到命运的煎迫。
感觉到这世间,最不安稳的50多岁。

感觉到所有的人泡在洪水中,洪水退去
留下的都是孤独的老者。

感觉纪南城摧为废墟,始皇帝的陵寝灌注水银——
亚热带长久,无声的小风。

感觉这世间李白离去,再无见面机缘,大吼几声
范文正视我为无物,进入他伟大的朝廷。

只我意识到我是自己的诗人兄弟,无人监督的
颤栗,哀伤,在夜里,都属于本能反应。


▌逢老集:谈话录
——兼致汉年、红云、砚浓、秋红诸友

当你年老,你不会觉得朋友
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
你有往事需要重述,它们随着谈话
纷至沓来,但你沉重地意识到你
总是还有话要说,写作是自焚,阅读是救赎。
客观的、批判性的、辩证的和去简单化的
给中国前十位诗人下结论。
有了结果才知道小城里种了如此多的栾树。
有了结果才知道哀伤涌来,大家
走上孤绝于专门词汇形容的“旧友”与“人群”的
道途。在语言、行为、智性和社会表象层面
早已形成成见,短发相比无发是态度
而非责任。喝茶,在“麻纺厂”倒劲酒,吃鱼
较之上“章华台”,是私人活动。
为历史真实、冲动和理性的生活辩护。
为女友多情而颤抖。
雨中告别就像修正自己的错误。


▌种云集:异代流风多感激

潘耒此人生而奇慧,怪异。其师顾亭林
曾杀人,抗清,骑驴行。
其兄柽章受凌迟之刑,其嫂吞金。
其授翰林院检讨、皇帝日讲起居注官职,可曾
记得康熙二年五月二十六日
庄廷鑨明史案结?
在每个人家里,总有长者失去记忆,也有人
未及年老,选择生存于新出现的时代
群体、岁月而故意忘却。
谢克顿掩卷独坐,时而生乡愁,时而
生忧郁——《明书辑略》已佚失矣
记得它的人全掉了脑袋。


▌致寒柳书

深夜,我感到在古老的东方我的幸存
已经不合时宜。
年轻的同行和学生们建立新的观念与规范
一首诗通过秘省酒桌需要验明正身。
我有时会带些政治冲动离开偏远山区,
去莱福士广场大谈小方向,骑自行车行于夕阳
感觉这种场景就是我的专利,我孤独的胜利。
我压根儿就不想获得
那种呼朋唤友的诋毁资格,与超期赞誉。
祝愿他们玩得更好,但和我绝非同类。
我愿意是弃置一旁,消化不了的
自我狂热选集。


▌泽泻集:翔鸟鸣北林

河湖水岸,鹡鸰飞走后
会留下一连串脚印,因为它步行。
在雨后的稻场,麻雀们
身比燕轻,也遗有一对对零乱足迹。
在温柔的雪地里,火红的狐狸
会放下它的爪子。阮步兵酒后归来
他马玄黄,前列腺肥大
胆寒的姻亲们身上,还散发着医院
露营地或牢狱之灾的气息。
此时少量涉禽带着步态的爪子不远万里
飞临南方,在苕溪的湿石头上越冬。
来年春天,彩鹬群中的姑娘们
会单腿跳跃,收获夫婿的欢心。
钱重藻道:我的爪子有时也在纸上跳舞
与某人论刖足、断头台和孤独。
某人的脚步来自更遥远的寒冷时空
他的国家生产“药石与酒”
士人如鸻鸟,无不苦行于风雨之中。


▌宝盖集:凤凰

这个春夜,我想见我们楚国的凤凰
的确存在于郢楚故地,一切皆本真,光明。
我想我们哪怕是麻烦事缠身,章华台上火光冲天
香草王国多灰烬,凤凰于飞,犹然适合理想。
至纯之象,像关怀,牵念,却又是难过
和投影。大地上普遍的春天如是敞开,必须离去。

此处涉及私人内容。一夜雨水贯穿始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