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施施然:《走在民国的街道上》(组诗)

2012-09-28 11: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施施然 阅读
  我常常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我常常走在民国的街道上,步履轻盈
  而优雅。当当作响的电车,从默片里开出来
  灰色长衫和月白旗袍礼让着上下
  
  不远处的钟楼,是夕阳中的诗人。一群
  洁白的鸽子,把闪亮的诗行写在彩虹的脸上
  
  两条有风骨的弧线,向身着灰装的
  不老建筑的文艺复兴里延伸。那里有我们
  窗明几净的家,和一双晶莹的儿女……
  
  就像插上了时间的翅膀,我常常就这样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步履轻盈而优雅。四月天的
  花香很近,没有愤世嫉俗,只有儿女情长
   
  预谋一场两千年后的私奔
  
  想你之前,我要点一炉香
  你可以管它叫沉香屑,或者熏衣草
  紫色香雾是你延伸来的藤蔓。我的
  思念,是藤蔓里盛开的百合
  
  古时候的书生,沐浴熏香后读书
  而今的我,在香气氤氲里想你
  
  不要以为,我只会像崔莺莺焚香许愿
  我身上流淌的,其实是林道静的血液
  红色棉布格裙就是凡士林布学生装的承袭
  一起承袭的还有她的精神,比如此时
  在香气缭绕里,预谋一场两千年后的私奔
  
  战乱年代
  
  希望生在战乱年代,而你
  是草莽生涯的将军。佩剑,战骑,杀气……
  我买胭脂的当儿,被你掳上马背
  绝尘而去。我哭哭啼啼
  做了新娘,还生下一对儿女。然而
  我没有逢着诸侯割据的年代,你也不是
  戎马一生的军旅,可是
  你却以笔为剑,以诗为马,以军阀
  攻城掠地之势,将我的心夺去
  
  印在书上的码头
  
  就在今夜,从你的狼毫下滴出的月色
  像油纸伞,静静张开
  张成一首诗的形状。光辉
  穿越诗句的隧道。皎洁
  一如从前。那个别离的江岸
  汽笛曾用哀怨的咏叹把江水与远天粘贴,把
  你飘扬的长衫扯成飞舞的旗帜,带走
  我的脉搏,在梦的花海里与我拜堂成亲
  天各一方。而今,月色重现,樱花
  落满江面,用绝美
  暗示乱狂。重逢的心跳在江边启航
  遥远的码头早已是印在我心上的无字书
  打开是相逢,合上是别离
  
  把我嵌进你的诗行里吧
  
  把我嵌进你的诗行里吧,行行
  复行行。就在这个
  飘着咖啡香味的冬日,我
  用明亮的双瞳,剪断冬天的根须
  借一片飘落的雪花,化进扉页
  以及你每一页的缝隙里
  从此,我就成了你的颜如玉
  或者葬花词。任你
  骨节遒劲的手指,描摹一生
  
  回拨八十年
  
  我私自把我们邂逅的时间
  回拨了八十年。地点
  不变。仍在那座伟岸的钟楼下面
  
  不要紧张,你会认出我的
  乌黑的齐耳短发。笑脸
  依然像暖风中闪闪的蔷薇
  
  我偶尔也会穿丝质的旗袍
  但那天,我一定是
  你最喜欢的月白色的女学生装扮
  
  你要紧紧挽住我的手臂,就像
  我们在梦中演练过无数次的那样
  你还要用炯炯的目光凝视我
  就像时光,从此屏住了呼吸   和小路押韵的是脚步
  
  我对这条小路很熟悉,熟悉得
  就像壁炉上夹了书签的那本诗集
  诗集里有多少意象和语象,这条路上
  就印着多少与子同说的足迹
  
  这曾是一条闪着紫光的小路。路旁
  种着闺秀一样的铃兰。法国梧桐
  很绅士地撑起遮阳伞,看我们戴着默契的
  法兰绒帽,说笑着从它的目送下走过
  
  而今,这里繁华依旧。闪烁的霓虹
  比铃兰更耀眼。可是我却独自徘徊,寻找
  遗失在路上的笑语。你
  保持着沉默的姿势,制造着不在场的影子
  
  我们在古书里私定了终身
  
  我们已经在古书里私定了终身
  为了和你相遇,我在上下五千年
  辗转。素手将星辰翻阅
  我们远离尘嚣,寻一处小庭
  深院。柳丝儿在软金里脉脉絮语,翻译
  我们的缱绻。素色旗袍将烛色晕染
  我摘一首新鲜欲滴的小诗,为你红袖添香
  你草书遒劲的落款,醉倒日月
  就这样我们执意在古书的仙境里
  饮黄藤酒,读圣贤书,赏
  水墨山水,画工笔仕女
  听我用高山流水浣过无数次的喉咙
  为你唱: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流水冲不走的民国
  
  长在时间之外的孩子,很难被
  锋利的岁月所伤。心里藏着一方明净
  和琴声,任白驹驮着光阴的装备
  穿过月光的丛林,呼啸而过。惊散
  银河两岸一对对遥远的烛火
  
  假若所有的烛火都灭了,她的世界
  也绝不黯淡。山野间闪烁的水光,林间
  流淌的月色,甚至拔出的剑气
  都是阔大的婚床,浩大的钻石之光
  和一首疾风刮不走的乐曲之下
  充溢天地间的欢爱
  
  只要你还在,流水就冲不走我的民国
  我的民国是船,踩着万顷碧波
  
  四月天最后的花香
  
  玫瑰越来越弱不禁风。常常看到她
  在风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任风拿走自己的鲜红,却
  忘记了哭泣,甚至丧失了叹息的能力
  它碎了一地,有人说她很美
  有人干脆把她的颓废当做美人云鬓上的花黄
  别在自己的心上,顶礼膜拜。一只
  又一只手,撕开夏娃的树叶
  撕开遮挡他们的光线,让曾经的芬芳
  散失,再也找不到了春天的路线
  整个世界都在上演
  有板有眼的呻吟剧,和着汗水的味道
  还有谁,在持一支温婉的诗笔
  写百年前的一香到底的诗句?
  
  在苏格兰酒廊
  
  爵士,那蓝色的火舌,近乎贪婪地
  舔遍苏格兰酒廊。空气越来越亢奋,并且
  拥挤不堪,歇斯底里。烛泪
  摔落,被浸湿的尖叫刺穿夜的心脏
  和鼓膜。一种暗红在半透明里
  旋转出上个世纪的影像——
  我的丝绸一样的忧伤啊。光圈
  被瞳孔放大。百年长焦
  将杂乱的舞步旋出镜框。以怀旧
  打底。嘈杂的世界,顿然釉上了一层柔光
  那个孤独女子的身影,穿着醒目的
  素色旗袍。在玫瑰的光晕下,在
  乐曲的静息中,等候谁
  途经长长的、长过一缕月光的百年长廊?
  
  诗人简介:本名袁诗萍,美术专业毕业,之前多写作散文随笔,2009年11月26日开始诗歌创作,作品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林》《天涯》《山花》《绿风》《中国诗歌》《飞天》《羊城晚报》、澳大利亚《澳洲新报》、美国《常青藤》、香港《新文学》等海内外70余家报刊,入选《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诗选》《中国诗歌:新世纪十年精品选编》《2010年中国诗歌年代大展》《大诗歌》等多种选本。部分诗作被译成英语、瑞典语和维吾尔语。被《中国诗歌》评为2010年度十佳诗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柿子树》。
  诗观:从性灵出发,向无限的哲学与美抵达。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