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收藏大佬陈泰铭:我依然在忙于寻找新的藏品

2021-05-07 09:19 来源:风范 阅读

开启收藏生涯

陈泰铭的收藏生涯始于1976年。

那时,中国台湾艺术市场正步入发展的快车道,无数扎根于本土的画廊接连涌现,日益崭露头角的藏家更是不在少数。

陈泰铭

在这片文艺氛围高涨的热土上,年仅20岁的陈泰铭在台北某间画廊里与张义创作的一件雕塑相遇,继而一目倾心,毫不犹豫地将兼职一年半存下的全部积蓄掷于其中。

巴勃罗·毕加索《女人的半身像》

巴勃罗·毕加索《女人的半身像》

“当时我还在读大二,课余期间靠写程序和做音乐DJ攒了2500美元,全花在了我的第一件藏品上。”陈泰铭娓娓道来,眼神中却充满了不输当年的坚定。

尔后,国巨集团创立,为他赢得了百亿身家。尽管深谙商业之道,这位声名显赫的企业家却从不将收藏视作一种投资,也未曾遮掩其知行合一的内在光华——“热爱,都是因为热爱。”陈泰铭说。

弗朗西斯·培根《教皇六世习作》

弗朗西斯·培根《教皇六世习作》

陈泰铭的收藏大部分被安置在他的住宅内,他称在房子里最能够感受到购买的乐趣。在陈泰铭看来,艺术品是家居设计的延伸。

“建筑是一种艺术,而房子的美感、功能以及内部装饰是艺术的集合,我总是会挑选艺术品来妆点不同的空间。”他陶醉地说,这些空间包括书房、卧室、客厅,甚至是浴室。让听者无法将其与电子业商人的身份联系到一起。

彼得·多伊格《独木舟湖》

彼得·多伊格《独木舟湖》

“收藏是一项个人追求,是一种热情,是你发展自身的一种方式。”

收藏多元化

随着公司业务起飞,陈泰铭开始收藏华人艺术家作品,因为他觉得从作品当中可以获得许多启发。

然后业务范围逐渐发展至其他国家,他也开始常到各国处理商务,并“喜欢到美术馆及画廊参观,因为那是学习的好地方”。

近年间,最让陈泰铭感兴趣的是西方当代艺术。他在80年代中毅然踏出第一步,买下塞·托姆布雷的无题作品,因为作品让他感到“平静”,随后又买了沃荷的《惊骇假发》自画像,因为它“概念新颖”。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图像(780-4)》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图像(780-4)》

自此,他的收藏日渐丰厚,涵盖马克·罗斯科、威廉·德库宁及亨利·摩尔以至弗朗索瓦·沙维尔·莱兰、安东尼·葛姆雷、蔡国强及杰夫·昆斯等艺术家的数百件作品。

此外,陈泰铭也是闻名国际的格哈德·里希特和弗朗西斯·培根收藏家,2003 年于纽约苏富比以380万美元拍得培根的卢西安·弗洛伊德肖像三联作,创下当时的培根作品拍卖纪录。

藏品进行展览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于六年前邀请陈泰铭借出一件培根作品,双方对话自此展开。

他经常借出藏品予世界各大博物馆,现为伦敦泰特国际委员会成员,对台北双年展给予慷慨支持,在纽约亦赞助了一项亚洲文化协会驻团计划。

他的许多藏品几乎每年都换一个地方展出。例外的应该是现时挂在台北新家客厅、里希特生气盎然的一幅大型画作。

陈泰铭在香港府邸的客厅,作品为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画》及马克·坦斯的《圣维克多山》

陈泰铭在香港府邸的客厅,作品为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画》及马克·坦斯的《圣维克多山》

他说:“我用了好几年时间才把作品弄进房子里,要搬动它实在太难了。”因为要把这张大型画作搬进家里,必须先把落地玻璃窗拆走。

2016年他的多件珍藏在日本展出,包括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的全景作品《五月天》,平时挂在其公子及千金府上。

台湾国巨基金会收藏的作品展 艺术家马克·奎安《Miniature Venus》

台湾国巨基金会收藏的作品展 艺术家马克·奎安《Miniature Venus》

除了在家欣赏自己的艺术品,陈泰铭还喜欢邀请朋友一起探讨收藏和艺术品市场。

“这种热情是发自内心的,很难表达出来,”他说,“更好的方式是邀请朋友到我家,让他们亲眼看看(艺术品),因为我相信一件艺术品在空间里的呈现是很重要的。”

他说,在购买艺术品时,“有一件事很重要:我必须喜欢它。我不在乎创作者是谁,或者它来自哪个国家。”

现在,陈泰铭用在收藏上的时间和金钱比以往都宽裕,“在离开CEO这个位子之前,我几乎有90%的时间都是花在经营公司上。现在我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我的收藏和旅行。我依然在忙于寻找新的藏品,而这也会继续带来激动与兴奋的时刻。”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