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徐志摩:亲吻火焰

2021-12-20 10:04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欧阳诗蕾 阅读

徐志摩

徐志摩

“他的追求,使我们惭愧,因为我们的信心太小了,从不敢梦想他的梦想。”——胡适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文 /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欧阳诗蕾

发自 杭州、上海、北京

今年是徐志摩逝世90周年。诗人之外,徐志摩的报人、散文家、评论家、文化活动家、中西文化交流者等多重身份不被大多数人所认识。抛开对感情生活的炒作、“情种”“风流才子”的标签,徐志摩形象被窄化的一个原因是,他的一些诗句跨越不同的时代和阶层,在无数人的口耳中流传,吸引了人们对他的大部分注意力。

只就诗而言,徐志摩在许多人心中的形象依然单薄而刻板。他的诗背后深远的浪漫主义传统,以及诗人身上丰富而纯粹的浪漫主义精神,不仅让今人感到陌生,也为他同时代的人所惊叹。如果只读徐志摩那几首传颂最多的诗,而不进入他所处的历史,了解他在创作、生活和社会活动中对爱、自由与美的极致尊崇与践行,就无法理解他短暂的一生为何能迸发出如此巨大的生命能量,让胡适感叹“我们的信心太小了,从不敢梦想他的梦想”。

徐志摩的学生、作家梁遇春曾回忆在上海的一个场景,一天晚上,徐志摩拿着一根纸烟向朋友点燃的纸烟取火,说道:“Kissing the fire。”“人世的经验好比是一团火,许多人都是敬鬼神而远之,隔江观火,拿出冷酷的心境去估量一切,不敢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火焰里去……他却肯亲自吻着这团生龙活虎般的烈火。”

也许,对徐志摩的认识之所以存在熟悉和陌生的错位,除了对其浪漫主义精神的庸俗化理解,更多地源自对烈火的回避。这不是一个文学史神话,而是一个人,以其对“单纯信仰”的毕生追求,去展示人在短暂一生中,如何迎接生活中的火焰,甚或成为一团烈火。

1

语言的拓荒

在浙江杭州,已成为网红打卡点的徐志摩纪念馆,常常伴着年轻的面孔一起出现在“小红书”软件上。2021年11月19日,徐志摩的忌日,清晨落着雨,依然有人前来打卡,访客的脸青春洋溢,连同打卡照片的背景、外墙印的诗人的脸,也那样年轻。

1931年11月19日,34岁的徐志摩所乘飞机在济南失事,素来以热情闻名的现代诗人、散文家、翻译家、编辑家、文学活动家骤然离世,一时文化艺术界震恸,北平、上海和海宁分别为他举行三场极尽哀荣的公祭。徐志摩去世后,其形象依然在几代人的想象、注解与追随中继续丰盈,成为流行文化的符号。如今各类打卡软件上,无论纪念馆来访者是为拍写真还是探店,无论他们写下多少时新词汇“永远的神”“友友们”“绝了”,打卡文案最终总会出现那几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诗,令一百年后的人仍能与创作时刻的诗人共情。覆着爬山虎的徐志摩纪念馆内,一场现当代文学研究者纪念徐志摩的学术沙龙正在进行。在一个世纪前开启的新文学革命中,在五四以来的文言文与白话文的交汇处,诗人是语言的拓荒者。如今已进入文学史的经典作家当年也是一群青年写作者,他们在标点符号和方块字中探险,引领着我们开拓语言的未来。

“对当下写诗的人来说,总有一些人耻于谈志摩,觉得他过时,”一位学者在沙龙上说,“但哪怕到了现在,谁都能背几句他的诗。”

另一位学者提出,徐勾连起许多文学现象。“在剑桥时,徐志摩是走读生,当时年纪和他差不多的纳博科夫(《洛丽塔》作者)也在剑桥读书。”

有学者总结,徐志摩是非常自信的人,“中国人去西方有一种民族自卑感,但二十出头的徐志摩和哲学家罗素等人交往很好。当时新诗的产生一直是被旧诗所轻视的,但他和旧诗人的交往也很多。”

“你们合照的时候,能不能把我P上去啊?”会场的视频连线大屏幕上,73岁的学者陈子善笑眯眯地说。对中国现代作家的研究,陈子善从鲁迅起步,后来在研究郁达夫的过程中对郁的中学同窗、好友徐志摩产生了很大兴趣。

长期以来,徐志摩最为人注目的是新诗成就与其引领的“新月派”。但报人储安平曾在徐志摩逝世后撰文说,“在他自己的功绩上,散文的成就比诗要大。他文笔的严谨,在中国至今还没有第二个人。”徐志摩是新文化运动文人中不多的受过系统的法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多学科学术训练的人。与西方哲学家罗素、诗人泰戈尔等人交往颇多的徐志摩,在报刊上发表了大量介绍国外的文学、经济和政治体制的文章。

罗素

▲罗素 图/视觉中国

“除了几首耳熟能详的新诗以及几段情史,不少读者已不太关注诗人徐志摩在思想和诗艺上的可贵追求。”几年前为《徐志摩与沪江大学》作序时,陈子善期待该书纠正徐志摩被扭曲的公共形象。在他看来,近年来出版界和影视界为牟利而炒作徐的感情生活,他的形象被涂抹成了“情种”和“风流才子”。“对徐志摩形象的歪曲,并非限于某个时间段,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表现。”他对《南方人物周刊》表示,徐志摩在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不可否认,而对一位作家最好的纪念是阅读其作品、发掘有价值的史料来推动对他的研究。

在这场纪念徐志摩逝世90周年活动上,陈子善建议纪念馆的馆长影印《北晨学园哀悼志摩专号》供与会者研究,这是徐去世后一个月出的纪念专号,作者都是刻入历史的响亮人物。胡适、林徽音、陈梦家、梁实秋、沈从文……37人写的各类文字近四十篇,还原了当时的文学现场。这本小书无关文学史地位与家国命运,是一群人骤然失去他们珍重的朋友,文字里的惊愕与悲痛都还新鲜。

徐志摩给胡适的信之信封

▲徐志摩给胡适的信之信封 图/《徐志摩全集》

“在这七八年中,国内文艺界起了不少的风波,吵了不少的架,许多很熟的朋友往往弄得不能见面。但我没有听见有人怨恨过志摩……他总是朋友中间的‘连索’。他从没有疑心,他从不会妒忌。”在挚友去世十多天后,胡适在《追悼志摩》中回忆。梁实秋在《谈徐志摩》里写到徐在朋友中的灵魂位置,“真正一团和气使四座并欢的是志摩。他有时迟到,举座奄奄无生气,他一赶到,像一阵旋风卷来,横扫四座。又像是一把火炬把每个人的心都点燃。”

徐志摩是一位彻底的浪漫主义者,胡适写道,“他的追求,使我们惭愧,因为我们的信心太小了,从不敢梦想他的梦想。”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90年后,纪念徐志摩的沙龙活动中有人朗诵他的诗句,与会者都已远远超过当时徐志摩的年龄。有人说,“只读徐志摩的诗,是读不懂徐志摩的。读徐志摩,要进入历史。”

2

学生志摩:女权主义、爱因斯坦,与“决心杀懒虫”

敬奉我最亲爱的父母亲大人,此是儿子至东美所照的相,大人看了一定很欢喜的。

——1919年8月25日,写于照片背面,徐志摩,22岁

毫无疑问的是,现代女权主义运动是从玛丽·沃尔斯通克莱芙特里起源和得到灵感的……中国今天的妇女问题几乎是一个至关重要、无所不包的问题。它不但是一个社会、文化、思想的问题,也是一个经济和道德的问题。因为在考虑妇女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在考虑着整个人口的一半,它和另外的一半紧密相关,并不断对其发挥着难以估量的影响。

要了解中国文化,了解它的长处和弱点,它的落后性和进步性,要懂得它当前为了适应新的状况而进行改良和革新的必要,并估量它改革和发展的可能进程……鉴于在西方,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与中国有关,就容易引起误解,所以我想就我能力所及,对有待及时合理解决的中国妇女问题做一些新的探讨,不是完全不合时宜的。

——1920年,《论中国妇女的地位》,徐志摩,23岁

1920年,美国,23岁的徐志摩将硕士论文题目定为《论中国妇女的地位(The Status of Women in China)》。一年前的9月,他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系硕士,却倾心于政治、劳工、民主、文明和社会主义等问题。

20世纪初,始于19世纪后半期的第一次女权主义运动已至高潮,这次运动的主要目标是为妇女争取选举权、就业权和受教育权。“现在,轮到她们的东方姐妹来思考这一她们长久以来一直羡慕和追求的目标了。”在论文中,徐志摩对中国女性的未来十分乐观,详尽介绍中国社会的性别传统与新近的妇女解放进展,并指出中国女性的地位与权利的问题:如女性长久以来受到的教育是“训练成高尚的母亲和称职的妻子”,而在经济方面,家庭妇女的“家庭服务具有巨大经济价值”,“把她们看作在经济上是非生产性的是错误的”,并倡导女性的离婚自由。

在杭州一中同窗郁达夫的记忆中,少年徐志摩在学校热情活跃,“戴金丝边近视眼镜的顽皮小孩,平时那样的不用功,那样的爱看小说……而考起来或作文起来总是分数得最多的一个。”那时徐志摩常在校刊发表文章,十几岁时文言功底已经很好。出国前,徐志摩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预科、上海沪江大学(浸会学院)、北洋大学法预科、北京大学法科。

1918年8月,21岁的徐志摩求学异邦。老师梁启超希望他学成归国立业,父亲则期望他进金融实业界,他自己的理想是做中国的Hamilton(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政治家,联邦党领袖,曾办报纸开民智)。他从上海踏上赴美旅程,写下《民国七年八月十四日启行赴美分致亲友文》总结清末以来留学生的教训以自我警醒:许多留学青年出国前握拳呼天,油然发其爱国之忱,但学竟而归,或蔽于利,或拙于用,有的甚至陷于绝境。

徐志摩于克拉克学院求学期间留影

▲徐志摩于克拉克学院求学期间留影 图/《徐志摩全集》

这一年9月,徐志摩进入克拉克大学历史系三年级就读(三年制本科)。入学不久,他与同舍的四人定下规章制度:10月15日开始,每天6点起床,7点开早会(激耻发心),晚上还要唱国歌,10点半归寝。白天在外学习,也要运动、散步和阅报。但实施总有一些难度。20出头的徐志摩自省因懒而散漫,早上洗漱后神清气爽,但吃完饭便昏昏欲睡,尤其苦于图书馆太温暖,“尤令懒气外泄,睡魔内侵”,又想起母亲总说他“几乎把一生懒了过去”,决心“从今打起精神,以杀懒虫、减懒气第一桩要事”。

起初,徐志摩英文不佳,但在苦学中进步神速。他选修了现代欧洲史、19世纪欧洲社会政治学、“1789年后的国家主义、军国主义外交及国际组织”、商业管理、劳工问题、社会学、心理学以及法文、西班牙文等课程,加上他在康奈尔大学夏令进修班得的四个学分,最终以一等荣誉奖在次年6月毕业。1919年9月,徐志摩进入哥大经济系读硕士,但他选课侧重政治方面,并研究各种政治学派的学说。

这一年,五四运动在国内声势浩大,在美求学的徐志摩也备受鼓舞,希望能从外国的政治经济中寻求救国之路。他一度对美国的政治体制和工业成就怀抱好感,但罗斯金(英国作家,曾批评工业革命的弊端)与马克思的理念让他的主张从实业救国转向政治救国。他研读起社会主义和苏俄的书,“《新青年》劳动号极愿意看”,并写了一些有关社会主义的文章。对所有西方思潮,不管是历史的还是现在的,包括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尼采、克鲁泡特金、罗斯金与马克思,徐志摩通通抱有热情。

“我在24岁以前,对诗的兴味远不如对相对论或民约论的兴味。”他写道。1920年9月,因对罗素的迷恋,他追罗素到英国,不料罗素去了中国。这时的徐志摩在欧洲进一步吸收各种新鲜事物与学说,这种寻求是全方位的,整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开放和流动的。

对政治、经济、哲学、科学,他皆有无穷好奇。爱因斯坦于1915年完成广义相对论,1916年正式发表。徐志摩读爱因斯坦的《相对主义浅说》,不太懂,向在英国同住的学工程的同学请教,同学称他不管,“我说这事体关系很大,你们学科学的不能不管。他气烘烘的说,你要听他(爱因斯坦)可糟了,时间也不绝对了,空间也不绝对了,地心吸力也变样儿了,那还成世界吗?”

然而,这位科学爱好者并未被劝退。徐不再请教他人,自己钻研了几本书和相关杂志文章,在理解上有了些突破。能写一手漂亮文言的徐志摩,在给梁启超《改造》杂志写的相对论介绍长文中,使用了大量俏皮话与江浙土话。“我唯一的目的只要因这一篇烂话,引起大家的兴趣,随后买书来自已研究,我就满意得很。”

“众位要知宇宙间的玄妙,并非读自然科学的人的专利,凡是诚心求真确知识的人,都应该养育一种不怕难、好奇的精神,方才可以头头是道。”1921年,徐志摩写道,“将我自以为懂几点,用最平浅最直率的话来写。诸位看了,无论乐意不乐意,总请原谅。”

3

想象中国的新开始

一百年后,徐志摩这篇向国人介绍相对论的文章,被相对论爱好者发在百度贴吧的“相对论吧”。帖主介绍,本文是徐志摩1921年发表在《改造》杂志上的,出自《徐志摩全集》。原文下跟帖不少,多为惊讶:

“粗粗看了一遍,遣词造句真有意思。”

“这下大家也可以读读这个浮躁诗人的附庸风雅之作了。”

“作者这个时候才23岁(实为24岁),文笔怎么那么老成呢?”

“他是一个蛮特别的人,对一切都充满热情和好奇,迎上前吸收。”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教授宋炳辉对《南方人物周刊》说,他坐在上外校门旁的一家星巴克里,斜对面就是鲁迅公园。在1993年出版的《徐志摩传》中,宋炳辉大量运用比较文学的视角,呈现徐志摩如何在20世纪20到30年代成为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之一。“做徐志摩研究,我觉得还是有意思,内容特别丰富。我不是一个外向的人,但徐志摩的个性很好玩。”

宋炳辉

▲宋炳辉 图/受访者提供

1990年,宋炳辉已经本科毕业工作四年,回到复旦大学中文系读贾植芳先生的比较文学硕士研究生。老师陈思和正为出版社策划一套现代文化名人传记,宋炳辉自己选了“徐志摩”这个题目。研究徐志摩不是苦差事,徐在短短34年的人生中留下了大量散文、诗歌、翻译作品和书信日记,散文里有一个当时正发生着的全息大千世界:13岁时初次戴眼镜后蹦了起来、欧洲的文学与诗歌、和朋友看戏后被人写文骂、持续关注的英国政治动向、罗素与苏俄等等……一切皆是在动,文章骨骼清晰,文字流转间有蓬勃生气。宋炳辉阅读时,常被这个人文字中的热情所感染,虽然不乏浪漫诗人一贯的夸张,但也是其发自本心的写作。对爱、自由与美的追随,在徐志摩的散文中是有着充分体现的。

徐志摩给罗素的贺卡及信

▲徐志摩给罗素的贺卡及信 图/《徐志摩全集》

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宋炳辉对徐志摩的交际圈很惊奇。1920年,徐志摩为追随罗素到英国时,只是23岁的青年学生,政治经济各学了一些,一腔热情,尚未想到写作,结交的却是哲学家罗素、作家威尔斯、批评家墨雷、美学家弗赖、英国社会主义的主要思想家拉斯基等英国著名作家和学者,当时知识界的领袖之一狄更生对他偏爱有加。在《欠中国的一笔债》中,研究中国文学的英国学者魏雷讲到,他们通过徐志摩了解到当时文学艺术在中国有教养人士中的地位,徐是中国在一战后给他们知识界的一大影响。宋炳辉在传记中引用了魏雷的话并评述,“魏雷的话,足以说明徐志摩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贡献——不仅仅是一个接受主体,同时也是一个积极的影响主体。”

“你说他孩子气也好,说他浪漫气质也好,他就是有这样的一种热情和力量,所以他能够跨出这一步。勇气对文化交流的意义很大。新文化运动那代人文化心态开放,徐志摩的性格也很特别,有才华,眼界开阔,特别愿意打开自己,那些文化人当然愿意和他交往。”宋炳辉说,虽然离不开梁启超、林长民、章士钊和陈西滢等人的引荐,但最终得以多年持续交往,还是因为徐本人的个性和魅力。徐碰钉子的表现也很有个人特点,见哈代时显然受了怠慢,一般人就受挫了,但他的热情与快乐不减分毫,还为此写了详细的文章记录,“这样的文章其实有一种炫耀的成分在里面,但它又是非常真诚的。”

来到剑桥大学是徐志摩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这里,他从立志做中国的汉密尔顿的学子,转变为独具个性的诗人和散文家。传记认为“康桥”是徐志摩创作的灵感之源。徐志摩在剑桥留学期间,虽然是现代主义先锋文艺蓬勃之时,但他却更多地受到了欧洲19世纪浪漫主义的深刻影响。“对于徐志摩来说,从华兹华斯、拜伦、雪莱、济慈到罗塞蒂、哈代、弗莱克、嘉本特,乃至法国的波德莱尔、意大利的丹乌雪农,都同时生活在20世纪20年代初的英国。但从徐志摩之后的创作历程看,他的诗思、诗艺都没有越出过19世纪浪漫派的范围。”宋炳辉说。

虽然在康桥时期写下了大量诗作,但留下的不多,他是到了英国之后才开始写诗的。宋炳辉认为,当时中国的新诗在喷发的自由体之后,新的形式还没有成形,“古典诗词徐志摩是会写的,但是他那种现代浪漫式情感也不可能用古典的形式来表现,这时期他的诗作,我们今天来说可能是散文诗或者自由诗。根据他自己的表述,他在这个时期写诗的量是很大的,到后来慢慢地从中凝练出形式感,就会留下一些。其实徐志摩真正意义开始写诗是回国以后,《志摩的诗》前面一小部分是从剑桥时写的一大批诗中挑了一些出来,其他都没有保留。”

在编纂《徐志摩全集》(商务印书馆)的作家韩石山看来,1922年8月,徐志摩放弃博士学位回国之后,除了诗人身份,他更多时候像一位时政评论家,这一时期他的文章兼有论文剖析的深度与华丽流畅的语言。在编全集时,韩石山特意把散文卷放在了整部徐志摩全集的最前面。十本书中,共四本散文。“现在人们只觉得他是个才子,忽视了他在当时社会为传播现代理念、改造传统认知的努力。”韩石山表示,徐之后投身“新月社”与接办《晨报副刊》,足以证明这些才是他投入最多的地方。

回国后的徐志摩与国外联系依然很多。其中,泰戈尔来华遇冷事件,可作为国内外文化交流环境复杂的一个例子。宋炳辉注意到,徐志摩在泰戈尔访华期间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也由于过分热情而带来未曾预料的失误,“他的浪漫气质使得他因心怀热切而言过其辞,他在宣传泰戈尔的文章中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可以代表中国的大多数青年。”

徐志摩和泰戈尔在清华园

▲徐志摩和泰戈尔在清华园 图/《徐志摩全集》

在泰戈尔访华的1924年,中国文化界正开展一场“新文化阵营同封建复古派、资产阶级右翼文人”的复杂争论,参与者包括“新文化阵营”“学衡派”“甲寅派”“玄学派”“现代评论派”等不同立场的文人和知识分子。泰戈尔由于主要受到梁启超、徐志摩等人的接待,并会见了辜鸿铭等旧势力的代表,成了左翼文人攻击的对象,瞿秋白、郭沫若、茅盾、冯乃超等人都曾著文委婉批评泰戈尔的思想和作品。于是,泰戈尔成为当时中国各种文化势力表明自己立场和态度的一个导火索。而在这种形势下,徐志摩的《泰戈尔来华》由于措辞不够严谨而更遭人诟病。

1924年4月,印度诗人泰戈尔访问北京时,同他的两名翻译徐志摩(右)、林徽因(左)

▲1924年4月,印度诗人泰戈尔访问北京时,同他的两名翻译徐志摩(右)、林徽因(左)合影 图/新华社

从五四运动到1920年代,国内文化界生机蓬勃,许多年轻人思索、探求着民族未来的各种可能。宋炳辉认为,30年代抗战开始后,民族矛盾突出,这种文化论争的多元性才被削弱;而在徐志摩刚回国的时期,不同立场的论争非常迫切,“那是一个非常多元的时代,政权分散、各地经济状况有别,西方和本土、现代和传统的各种思想最混乱也最丰富。年轻人去不同的国家学习,每个人吸收的东西、带回来的思想资源不一样,对中国现实的看法,尤其是对中国将来的路怎么走,意见各不相同。文学艺术和思想在那个时期的活跃和这个背景有关。”

4

编辑志摩:比稿子长的“编者按”

惠稿诸君鉴,报馆遭难,副刊稿件幸无恙,用否容分别函复。本刊复活,至盼投稿,共维生命。

——1925年12月7日 晨报副刊 记者 谨启

江先生原稿第十四张在报馆被毁遗失,阙此存念;此外有沈从文君《赌徒》篇亦遭殃。

——1925年12月9日 晨报副刊

1925年9月下旬,28岁的徐志摩从苏俄及欧陆旅行回国不久,便接受《晨报》主编陈博生、黄子美的邀请,出任《晨报副刊》主编。此时,徐志摩以新诗诗人、散文作家为文坛所瞩目;作为新月社的主持人之一,他也与其他文艺社团交往甚多;作为《现代评论》杂志的特约通讯员,他的诗文频繁出现在《现代评论》等报刊上。

▲《新月》杂志月刊第一卷第一号,1928年3月由徐志摩、罗隆基、胡适、梁实秋等任编辑

▲《新月》杂志月刊第一卷第一号,1928年3月由徐志摩、罗隆基、胡适、梁实秋等任编辑 图/Fotoe

“我决不掩讳我的原形,我就是我。”在就任的文章中,这位新主编表示。他在《再剖》一文中写道,他最初心目中的读者就是这时代的青年,作为主编,他要感受读者情感、反映读者思想,而不只是做选稿、配版、付印、拉稿等机械性任务,“我自问我决不是一个会投机的主笔,我来就是个全权的记者。”

实际上,在接手《晨报副刊》前,徐志摩独立办一份刊物的计划曾几度落空。1923年3月,《时事新报》改组,梁启超推荐徐去副刊《学灯》,但他只是刚回国的无名之辈,没能成功。同年冬,张君劢组织成立理想会并拟办《理想》月刊,邀徐参加,未能实现。1924年春,徐志摩从家乡硖石来北京准备筹办《理想》周刊,计划办成像伦敦的《国民》那样的杂志,最后落空。1924年4月,泰戈尔来华时建议徐办一份英文季刊以通中外文化之桥梁,他在这年冬季积极准备,也联络金岳霖任编辑,然而北方战事又起。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