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海洲:唯有江湖意,沉冥空在兹

2012-09-12 10:4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何房子 阅读
  在一个格外寒冷的冬天,阅读诗歌总是让人有些微醉,有些恍惚。
  
  我在哪里?在一杯咖啡的意象里守候温暖而脆弱的爱情,还是在一旁古典的烟花巷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亦或,文字隐去,重庆的街道越来越大,人流越来越多,他们如此相像,都有着冬天般寒冷的脸,人们在物质的高铁上快速地奔向另一个地点。
  
  在冥想和现实之间,我分明看到两个缓慢的人从深冬走出。“深冬的石板路,/带霜的梧桐/有两个人飘零着街道。/那场未完成的雪事,挂在欧式的窗檐上/挂在岁末的后记里。/一年的叹息,像下午低缓的时光/被漫长的寂静印成几小朵暗花/一朵用来怀旧/另一朵用来调整命运”。
  
  这是李海洲诗歌《咖啡慢》的场景。欧式的窗檐和怀旧的暗花,似乎也在暗示现实生活和古典情怀如同冬天外套的外面和里面,纠结在一首诗中。
  
  这朵暗花从宋朝开到民国,它散发出来的正是一种独于天地相往来的诗歌意气。“是欲望的扁舟,将我们发配到江南。/能否请历史把演义重写一遍/写上醉生梦死,男欢女爱/写上霜降时,狐裘和香气湿了除夕……”一曲爱情的悲歌在文本的意义上可以看作是无数爱情悲歌的回响,历史该如何演义?在今天,“阴云的推土机,推出铅灰色的下午”。一个咖啡馆的时空交错的下午。
  
  时代的症候磨灭了缓慢而持久的江湖意气,那曾是晋代的哥们刘伶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的天真,那曾是宋朝落魄文人柳永直奔当朝总理晏殊办公室,以词会友,想谋个一官半职的率性。很多时候,历史教育给我们的都是朝代间的血色黄昏,这些穿越前尘的往事却时不时让我们记起汉语诗歌伟大的细节,在时代的大路上另表一枝,在汉语的心脏里装上新的起博器,汉字的密林因此起死回生,因此灿烂。
  
  汉语诗歌最灿烂的花开在宋朝,这是书院和花酒各就各位的时代,这是苔自绿、舞衣红的曼歌时代。花开与游宴如同一首词的上片和下片,因莲红、苹云等歌姬的身影款步上下而暗香浮动。
  
  《齐东野语》里呈现了一次牡丹会的唯美场面,“别十姬易服与花而出。大抵,簪白花则衣紫,紫花则衣鹅黄,黄花则衣红。如是十杯,衣一花凡十易。所讴者皆前辈牡丹名词。”在花、酒、诗词的盛宴中,讴歌前辈牡丹名词是点睛之说,透露出了汉语诗歌别有洞天的江湖意气,那就是汉语诗歌是致敬的文本,诗歌的气脉通过汉字的声响和精微的意绪选择一代又一代的言说者。
  
  因此,宋代的花到了海洲那里,“绿色梅花开出白色江山/你应该默诵着诗篇沿路返回”《咖啡慢》。诗篇沿路返回的过程,是对自我精神源头的探寻,是对当下的现代性的重新确认,现代性的问题和答案必须通过一条回返传统的道路才可能得以和解。“花仍然落出一条路/想从乳房落到心房,想从来过的人里面/落出前世寂寥的自己”《早春,在归园》。
  
  通过对花的姐妹身体的想象来完成一个诗人前世今生的境像,在姜夔对梅花的“客里相逢”中,我们曾经相遇过。“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娥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疏影》。一个当代诗人“前世寂寥的自已”与宋朝词人的“早与安排金屋”之间,隔着的是无数的花开花落,不隔的是“我欲四时携酒去”(欧阳修语)的去和来,一种以花为马,以梦为诗的江湖意气。
  
  我一直觉得,姜夔词中的“安排”一词非常了不起,对诗歌和家国而言,它的美感和气运却也如此宿命,姜夔“安排”了金屋,宋朝安排了姜夔,安排了“画梁轻拂歌尘转”的宋词气象,自然也会安排“惜流光,易成伤”(欧阳修词)的断肠之思。
  
  海洲在《宋朝叙事》中,对这一宿命的“安排”作出了自已爱恨交加的回应。“在宋朝,几世功名/诗书为官。马鞍消沉的门庭/峨冠者诵经阴雨下。/国库虚、气运渐弱/传家的人依靠读书取暖。/在宋朝,纸醉了前程/里面有国家迷乱的气息。”
  
  在另外一首《在成都》的诗中,他甚至把成都生活想象成了宋朝的一个精致的片面,“这慵懒,这轻度的宋朝/人民在闲散的下游消磨意志/吐出自由和雨夜/吐出水流般的隐者”。
  
  “纸醉了前程”和“水流般的隐者”正是我们穿越宋朝所看到的歌者的形象,在历史的典籍中,他们行走在宋朝花枝的枝头,仿佛在和今人唱和。“我曾经与花平分秋色/一灿一烂/一直硬挺进冬天/弯弓射走燕子/转身又射去风声”(马松《灿烂》)。一个当代诗人射走的燕子会是宋朝陈尧佐那只“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的燕子吗?“射去风声”自然顺带射去了“我欲乘风归去“(苏轼《水调歌头》)的浪漫之风。
  
  把灿烂留给秋色,在坚硬的冬天挺住,这正是一个当代诗人对江湖意气的再度发现,“哪里有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里尔克诗句),这是西方式的不妥协的“挺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