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钟硕:朝圣者

2022-01-12 09:0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钟硕 阅读

钟硕:朝圣者

去拉萨旅游时认识一位藏族老阿妈,是位虔诚的朝圣者。通过她,我认定现代文明在他心里的份量比我想见的还要轻。老阿妈曾说过,汉人虽然福报好,过得挺舒服,但享乐太久了容易丢掉祝福和感恩的心肠,然后就容易徒增烦恼和痛苦。当然这是听她在拉萨当兵的儿子转述的,她常叮嘱她的宝贝儿子不要学我们汉人成天吃喝玩乐,要好好学佛。佛才是唯一的榜样,其他的人都不是。

老阿妈从阿里那边过来,儿子带她刚住进酒店时,听说一晚上150元,心疼不已,执意要去睡大昭寺门口,觉得儿子买了单也不成,因为这些钱可以省下来去供佛。在大堂里,做儿子的竭力地说服着自己的母亲。老人则是一脸的不安,日照与风霜让她的脸上布满纵横交错的沟壑,仿佛阳光与岁月在这些皱折里说着另外的密语,令你不由分说就产生信赖感。需要我帮忙吗?我凑上去问了一句。做儿子的给我做了翻译,我才明白了老人的用意。

没想到老人就住我隔壁。我笑着对老人家说,你苦了自己去供佛,佛会心疼你的。老人咧嘴笑了,说不苦不苦,佛是天地间最尊贵的,有着最圆满的慈悲和智慧,值得我们供奉。看着她满脸单纯的笑容,我有些迷茫地问了句,你心中的佛到底长什么样的呢?做儿子的赶忙翻译道,佛是智慧和觉悟的代表。我没再接话。或许这就是朝圣者的信念吧?

在我看来,那些伫立于庙堂里的木头佛像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心灵的外化——当一个人有了终极的依靠,他就乐意把自己对天地间那未知的一切,那些敬畏心,求索之心,以及对自身理想人格的追求安放于此。据说佛门是反对偶像崇拜的,后人拜佛(像)更多是为了“见贤思齐”,以期折服对自我的错误执著,比如贪婪、嗔恨、傲慢和自大等等。所以从理论上我相信若要开启所谓的佛性,得到智慧、觉悟和安乐,采取一定的方式方法进行自我矫正与提升是很有必要的。不过话又得说回来,真正面对一个朝圣者时,我多少有些困惑和好奇。

像大多数藏族妇女一样,老阿妈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家庭,最后要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来“怡享天年”。朝圣对于藏族老人来说不过是用余生完成一个自小就有的美梦。据做儿子的介绍,他的父亲已于前年去世,临终前老人用石块敲下自己的一颗牙齿,托付给老伴,要她朝圣时带到拉萨,一定要将它放置在大昭寺觉沃佛殿前的一根木柱里。据说这根普通的木柱缝隙里,填满了其他许多未能抵达终点的朝圣者的牙齿。这些牙齿是最纯洁的供品,可以代表朝圣者的肉身和灵魂。

老阿妈每天起得很早,她的路线和其他朝圣者一样,是沿着拉萨自古流传下来的三条路线——廊廓(大昭寺内围绕主殿觉沃佛的廊道)、八廓(即八廓街,右绕大昭寺约两公里长的街道)和林廓(围绕拉萨老城的街道)。看着她蹒跚而坚定的步履,我渐渐能够想象如果某一种情感美好而长久,它值得我全身心地去面对时,我也会这么忘我和单纯,我也乐意交付自己,彻底地交付自己。

把自己彻底地交付出去,一直是我未了的心愿。有时独自面对天地,心里不免委屈,觉得自己差不多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好人,可是心存美好与良善又如何?我多像是一件被城市与乡村相互退订的礼物,所以要不停地去旅游,带着猎奇与沮丧,大江南北跑个没完,却从未向内探知过心灵的秘密。

是的,这些朝圣者抚慰和矫正了我。在大昭寺旁,从清晨五、六点钟开始就有许多藏人在那里绕八廓街,有无数如老阿妈一样的朝圣者在那里磕等身长头。他们聚集在那里,先点燃柏枝,让天然的香气随烟雾弥漫在空气里,然后欣然地为了心中的神明交付出自己的身心。看着他们的身影,我不得不相信这世上只有对信仰的交付是最纯粹的,可以不带一丝世俗里的勉强和扭捏,更不会患得患失,完全是发乎内心的主动与热忱。

或许受了老阿妈的感染,这一天我也起了个大早,专程赶到大昭寺门口坐了一会。天空呈瓦蓝色,还没完全亮开。早晚的天气比较寒冷,密密麻麻的朝圣者谁也不说话,呼着白气,默默地各行其事,放佛开口说话就会吸入更多的寒气似的。他们笃定地望着前方,双手合什,举过头顶,把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往前倾下去,然后再站起来,就像要把自己整个的身心全力射出去,似乎前方有一个不为他人所知的温暖的光明之境。

他们重复着,毫无倦色。坐在石阶上,我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身体和大地摩嚓出唰——唰——的声音,整个大昭寺的清晨就只有这样的声音。仿佛在他们的心中,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千里迢迢来到拉萨的大昭寺和布达拉宫朝拜,以清净的心意添置一些供品供佛。他们有的甚至三至六年中三步一拜地经过沙漠、雪山,草地,餐风露宿,历尽千辛万苦,一路尘土飞扬,颠簸不堪,吃的食物只有糌粑,为的是一个同样的愿望。

据了解,所谓朝圣就是朝“寂静处”——特指能熄灭烦恼和得到智慧的地方。大昭寺里的这尊释迦牟尼佛像叫“觉沃佛”,在藏族人心中的地位无以伦比,“觉沃”在藏语里就是“致尊”的意思。朝圣者这种虔诚是深入骨髓的,几乎是一种本能,就是死在朝圣的途中也无怨无悔。他们相信佛菩萨的存在,就象我们相信蜂蜜由蜜蜂酿成一样自然。

作为被科学“洗脑”的我们,吃着地沟油、苏丹红和三鹿奶粉,像一群身不由己上了发条蹦达不已的机器。看完《阿凡达》后我越发明白,如果人类注定都是一场梦,是一次蓝色球状幻觉中的生灭体验,我祝福藏族人民得到一种慢。我的初衷不是对物质文明与社会进步的否定,更不是要漠视一个民族的生存与发展,而是指人类应尽可能“保鲜”美好的性灵与天趣。我知道这个是悖论,所以只能算是一种祝福——祝愿这些善良的人们更长久地“乐在其中”。

这个清晨,我在这片奇特的土地上,几乎忘了都市里的一切,甚至忘了那个熟悉的自己,我和这些虔诚的朝圣者一样,等着阳光慢慢从东方升起,任第一缕阳光从头顶缓慢盖到双脚,这过程温暖而平静。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