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孟秋 | 向奥尔巴赫致敬

2022-08-18 08:40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孟秋 阅读

孟秋

孟秋。1966年生人。作品散见《作家》《钟山》《大家》《人民文学》《今天》《创世纪》等刊物。现居南京。


音量

谈起耳鸣
她们两个都建议
我向上帝祷告
“你试试”
“你试试”
我从没祷告过
但我想默祷肯定不行
很难说他就能听见
而且我还得大点声
或许他
也是个耳鸣患者
太轻了
他会听不见

2022.8.2


乌云

我说过
我是个野蛮人
头上始终
顶着一朵乌云
你看到了吗
现在还是

2022.8.2


灯光

我们先是坐在灯光下
两个小时,或者更长
然后走到黑暗中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那天也是
我们在黑暗中
望向更远处的黑暗
更远的黑暗
要更黑更纯一些
十分钟,算十分钟吧
我们又回到了灯光里
灯光让我们感到
更自在一些

2022.8.2


鸡蛋

午夜
冰箱里亮着灯
里面有很多鸡蛋
一个挨着一个
多到好像不应该
有这么多

2022.8.2


听见和看见

看杨黎诗时
听到了雷声
是的,打雷了
没有抬头
不知道有没有闪电
也许有
也许没有
但雨是下下来了
雨不是听见的
是看见的
不用走到窗前
就能看见雨水
正顺着玻璃
滑下来

2022.8.2


一不一定是一

他没见过上帝
他怎么会见过呢
但是他怕他,也爱他
就像是一个妖怪
被他收服了
他也听不见我的耳鸣
他怎么能听见呢
但是当我耳鸣大作
头痛欲裂
他却置若罔闻
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心里想的全是
怎么做才能
见他一面

2022.8.1


知了

知了又在叫了
这是我醒来后听到的
第一种声音
从早晨到中午
连绵不绝
我在小区听到
在北京西路听到
中午,透过空调的
嗡嗡声我还是能听到
当然是不止一只
很多只,很多
如果翻译成英语
你要在词尾
加上s

2022.7.31


长假

电影看多了
一天两部或者三部
从一个没有看电影
的晚上醒来
坐在床上,突然
就不记得任何电影了
这和做梦很像
每天都做
但是醒来后就
不记得了
连刚开始挂在嘴边
的一两句话
都忘记了

2022.7.31


复制

我已经好久没看到
外国人了
在新街口没看到
德基广场全是外国货
但也看不到一个外国人
我们现在好纯啊
黑头发,黄皮肤
纯得就像有一个人
在很自豪地
自我复制和粘贴

2022.7.31


月亮

你们都死光了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
都死掉了
月亮还在
它不依赖于任何人
也不依赖于地球
和太阳
即便你们不断在说
它没什么了不起
不过是
太阳照亮的

2022.7.31


露西

那天晚上
我给露西发了私信
十几天了
她都没有回我
露西不是外国人
是我的朋友
多数时候在澳洲
有时候在美国
现在不知道在哪儿
也许
是在另一个国家
很多年没见了
我有点想念她
站在悬崖边上
想念她

2022.7.31


恶对恶的爱

恶没有任何改变
从早晨到晚上
到现在天全黑了
都是这样
它多么自信啊
已不需要镶起金边
不需要任何光芒
它早就知道
它只需要爱它自己
恶对恶的爱足以
让所有善的念头
束手无策而且
没了底气

2022.7.28


剑桥

河上有很多桥
我们先是
远远看着它们
然后慢慢靠近
从桥下经过
很多很多的桥
有时桥上有人
有时没有
回头望去
也是空的
而不管有没有
它都是一座桥
很漂亮
除了桥
它不可能
也不应该是
别的事物

2022.8.2


黑白

天是黑的
和昨天这个时候一样
我不过是从黑走到黑
其中经过的广阔的白
亮瞎眼的白
白白胖胖的白
不过是黑的背面
你把黑翻过来
看到的就是它了
它一点都不重要
一点都不
它的无知和无用
和黑一样

2022.7.25


红与黑

手机黑屏的一瞬间
枕边的一小块光亮
也就熄灭了
我就像是最后的一个盲人
每一个盲人也是
最后的一个盲人也是
唯一的一个盲人
在被黑暗吞噬的同时
试图记住一抹红色
它是一件衣服
也是一个广告长条
也是一个伤疤
它像是被血浸湿过的
在黑暗中
在我睡着前
吃力地闪耀并黯淡着

2022.7.25


死孩子

珠穆朗玛峰
每年都在长高
像个吃着小公鸡
长个子的少年
但它是死的
和所有山一样
从来没活过
它是死的
但这不妨碍它
成为一个大高个
它太高了
这个披着雪
的死孩子
高得快把天都
捅破了

2022.7.23


废物

看完爹妈
打车回二号新村
快到鼓楼广场时
突然发现
我,儿子,司机
都没有戴口罩
车子很欢快地
在广场画着圆弧
我摸了摸口袋
口罩还在
不过已经成了
一团废物

2022.7.23


向奥尔巴赫致敬

最热的时候
39度,40度
站在斑马线前等红灯
我已经看到秋天了
看到落叶甚至
听到橙子落地的声音
在秋天的石象路
满目金黄
我已经穿上了棉衣
每走过两只石象
就会去掸身上的雪
去扶正衰倒的迎春花
而当夜幕降临
我们纠缠在一起
很多人都纠缠在一起
大汗淋漓
一瞬间堕入深渊
看不见底,无底可看
我已经听到了笑声
你笑着往远处走去
我已经看到了死
是的,死
你的,我们的

写到这里
这首诗可以抹去了
它太假了
如果我是奥尔巴赫
我就会用刷子
抹上颜料
把上面这些话
都覆盖住

2022.8.1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