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龙俊自选诗二十首|没有原浆我们活得索然无味

2022-09-19 09:3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龙俊 阅读

龙俊

龙俊,六十年代生于贵州,广西大学研究生毕业。1984年开始诗歌创作,参与中国新诗运动,1986年曾参与并支助民刊《中国诗歌天体星团》出版;1988年曾获贵州省首届大学生诗歌大奖赛一等奖;1989年主编出版了民刊《现代诗选》;1992年至2002年停笔诗歌写作。2003年与同仁创立“低诗歌”诗派;主编出版了《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等系列丛书;诗作入选《中国先锋诗选》等多种诗歌选集,部分诗歌被译为英语、德语、韩语等;曾先后获贵州改革开放三十年“十大影响力诗人”提名奖;第二届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大会诗歌理论一等奖等。现居广西北海。


致大海

说来惭愧,我没什么像样的礼物
除了一具皮囊,只有诗歌和目光
我无法像天空
给你波音,给你阳光和万物
真的很惭愧,我甚至只剩一根骨头
现在,能够给你的
只是一把骨灰


黑鸟

偶听到它的声音
却没见过它的羽毛
在一条河岸
它突然从我眼前飞过
山顶有座教堂
十字架的上空
太阳的光线
照射着它扑腾的翅膀
我看见
一小朵黑的光芒


大树

一棵大树,树干是空的
没有蚂蚁,也没有蛇
树丫上,有一个鸟巢,也是空的

这是一棵被雷劈过的大树

尽管它足够的大,但,树是空的
空的大树,能有什么用


赞美辞

所有的修辞都被魔鬼盗走
我得找到魔鬼
从他的身上挖出修辞
结果我把自己给挖了进去
秦坑前
我站成替补


房子正传

老庄说出道
就逍遥去了
至于鲲鹏,早已不知所踪
孔孟以天下为家
操起仁爱的勺子
不温不火
烹了几千年的小鲜
性子急的人砸了他们的锅
以天下大乱而达天下大治
但最终也没达到目的
后来房子横空出世
他发现先哲们
执迷于仁义道德
执迷于主义和革命
房子决定
反其道而行之
不讲仁义道德
只讲拜金主义
用一条金钱的锁链
诱惑并操控人类的贪婪
须臾数年,房子
一个时代的伟大圣子诞生了
普天之下,皆是房土
四海之内,皆为房奴


持续不断的轰鸣

一大早就听到挖掘机的声音
之前也经常听到
只是今早它更近了
在我居住的大楼附近
挖掘机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忙碌的机器了
它挖倒过旧的大楼
挖过别人家的祖坟
挖过钉子户
挖过下水道
挖过反复改造的道路
从一个小区到一个小区
从一个城市到一个城市
现在它很卖力的
在挖一个深坑


假如不住宋庄

假如不住宋庄
我就住民国
用小说诗歌挣来的稿费
在北平上海买下住宅
我还办杂志报纸
专骂我最痛恨的人
畅快之后
就到大学讲讲课
和青年学生谈文学
也谈爱情

假如不住宋庄
我就住唐朝
在长安
虽然居住不易
我一样依靠诗歌
赢得荣誉
成为受人尊重的人

假如不住宋庄
我就住魏晋
一片竹林几间茅舍
常与好友
或高山流水琴棋书画
或饮酒纵歌肆意酣畅
好不快哉

假如不住宋庄
我也绝不住清朝
整一个朝代
近三百年
竟然没什么诗人
在清朝  我可能会疯掉
我喜欢与诗人纵情畅饮的夜晚
我讨厌一个没有诗歌的时代

现在我浪居宋庄
它在京城郊外


静默
 
雨掉在水中的声音
鱼能够听见
鸟飞过天空的羽毛
风能够听见
蚂蚁走动的脚步
地能够听见

倒流进心田
没人
能够听见
时光如此静默
象一场生与死的诀别


人渣及施暴者

与你共存于这个时代
确实是我的无奈
更是我的耻辱
作为人渣
你有自己的山头
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你还可以发出号召
召唤江湖
想打谁就打谁
那口气,曾那么熟悉
再这样下去,你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在这一点上,我无论如何
都无法与你相提并论
这确实是我的无奈
更是我的耻辱
与你共存于这个时代


三种人

在微群举刀嘶吼的人
基本上杀不了人
他们大多是些二逼分行者
顶多只会模仿前诗人
跳河  坠楼   卧轨自杀
他们可怜的连割腕
刀捅肚子的勇气都没有

在街上举刀的人
可能会直接杀人
但只能杀死
比他胆小软弱的人
他真正的仇家
比他强大一千倍一万倍
他根本杀不着也杀不死
有了杀的念头  头就会被扭掉
举起了刀  骨头就会被子弹洞穿

在高墙内制作刀具的人
是真正的杀手
他磨制的刀具工艺精美
刀锋锐利
插入刀鞘之前
他喜欢举刀刮一刮胡须
用舌头舔一舔刀尖
但他也杀不了人
他内心已经没有了风暴


秋天到了

秋天到了
你得感谢冬天
因为冬天的寒冷
才让你在秋天想到苦难

秋天到了
你得感谢春天
因为春天的种子
才让你在秋天回想成长
你不能只感谢冬天和春天
你也得感谢夏天
因为夏天酷热的混蛋
才让你在秋天的凉爽中明白煎熬

秋天到了
但你必须心怀十二分的警觉
因为不是所有的秋天都一样美好
有的开始了逃遁像秋后的蚂蚱
有的刚好赶来铺开满庭秋菊
有的深藏暗算在秋后露出了真相
有的以秋天之名举起了镰刀


没有原浆我们活得索然无味

敲开天灵盖
猴子露出脑海
我们用不锈钢勺子掏挖出白花花的原浆

掀开地表层
地球露出地中海
我们搭起钻井使劲往里钻出黑油油的原浆


人皮鼓

建川先生,就是那位
倾亿万家产,在大邑县建抗战博物馆的奇人
他的遗赠计划里有一条这样的遗嘱
死后,博物馆赠给国家
遗体捐给医科大,其中
希望用自己的皮,绷一面军鼓
放在博物馆里。以后
来参观的人,谁要敲一下
他就在电视墙上为谁唱一首歌
敲鼓的人必须给博物馆捐些款
寻思着死后还能为博物馆做些事
拥有一张好人皮
太重要了,因此
他每天经常用手在身上拍打
医生说,不断拍打皮骨,有助于皮、脂分离
但千万不能生疮
现在他开始有所顾忌
他要让手术刀能够剥下一张完整的人皮


丁酉年冬

小雪之后寒风带着萧杀
他卷铺盖绑紧蛇皮袋
不是他害怕寒冷
而是他不能在京城再呆
从高铁下来
他走在低端的路上
路的尽头是他的村庄
天黑下来时他见到了爹娘
恍惚中
高铁把他挖出来
抛到了千里之外


会折磨才会赢

那些到过哈瓦那的作家诗人
总喜欢到一家五便士小酒馆
坐在海明威曾经喝咖啡写作的餐桌傍
看海
这多没趣呵,必须把他们
赶到海上去
拖回一具不锈钢鱼骨架


大地的受难者

夜里我梦见自己扮演一位祷告者
在一片火光跃动的旷野。说道
让我们祈祷所有的逝者
他们是有灵之物。让他们
从土地中来,又回到土地中去
火焰和风是他们的指引
滚开吧,神
滚开吧,人
醒来吧,木头
石头,是无罪的


饕餮者

饕餮者醒来发现没什么东西可吃了
他开始吃树皮,吃草根、吃白泥
吃自己的大腿
但他发现
他吃的速度没有细菌凶猛
饕餮者之前吃过别的大腿
没吃过自己的大腿
饕餮者一开始,并不是饕餮者
他只是一个细胞
一只水母


梵蒂冈的钟

一个国家以声音的形式而存在
除了声音它几乎什么都没有


惊蛰

天空驰骋而过一列火车
带着呼啸和光的二十四节车厢的火车
里边只坐着一个女人,她是我的情人

她赶来赴约,只为曾经邂逅的那个春天

在海上
我们一起共度浪漫的三天
在草原和山巅
我们一起快活厮守三个昼夜

我们互换时间密码
敲打暗影和马匹的骨骼

到了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七天
这一天很美好,尽管她就要离别

为了不让我孤独和悲伤
她对我说
“达达娃,请照看好你的牧羊”
她打开一本诗集
风吹来
原野万物芬芳


我没有梦见庄子也没有梦见蝴蝶

我首先梦见了一场暴雨
一直不停地下了十八天
山洪爆发了,冲毁了道路
接着我梦见一个少年
他正在给女友发微信
突然信号中断
她住的小村庄被泥石流掩埋
接着我梦见了桃花
手和裤裆一片潮湿
我正迷糊,似乎被打了两个耳光
打我第一个耳光的,是卡夫卡
他说我的梦太离奇了,超出了他的想象
打我第二个耳光的,是弗洛伊德
他说,他看见了我梦的真相
他很沮丧,朝自己影子呸了一口唾沫
我正等着被打第三个耳光,等了许久
飞来一只乌鸦,它说
一个修女也梦见了桃花
和你的梦境一样,她叫玛利亚
住在海边的教堂
一朵蓝玫,星期天,你会见到
我慢慢睁开眼睛
一架客机发出尖啸正在盘旋降落
机翼下面是一片大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