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专访罗中立:语言的轨迹

2012-09-28 03:31 来源:搜狐文化 阅读

 

  办展览心有余而力不足

  主持人:您无论是做院长或者做艺术家,平时要出席很多大大小小的展览,那么您觉得做展览对于您的意义是什么?

  罗中立:做展览首先我觉得累很费精力,因此虽然想办个展,但是又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推就是16年。95年做第一次展览,那次展览完了之后我原本计划希望通过十年的创作,能够在十年以后再去中国美术馆做一次展览。后来美术馆的馆长都从冯远换到范迪安了,两届馆长都给我留下几次档期,我一推再推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而这次展览是因为四川美术学院的校庆活动,作为一个系列一同展出,如果没有学校这样大的支持,这个个展还得往后推。这次是小范围的、学校自己内部的,再加上学校的行政力量,办展览会让我轻松一点,但是我体会还是很累,所以我对办展览有一点惧怕。

  主持人:相隔16年的时间,有很多的朋友或者美术馆邀请您参加各种各样的展览,包括做个展。您一直没有特别完全答应去做,您觉得这里面最大的考虑因素是什么?您理想当中想呈现给大家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罗中立:我是这样想的,年轻人要更多的抓住机会,只要展览是在比较有水平的策展规模或者水准上进行的,就应该多多的参展。这样可以加强圈内圈外人对他的了解,这是非常必要的。作为我这种年龄这种经历来讲,做展览一定要有新的东西,要认真准备以应对别人对你的期望。还有一点就是,你在艺术上的风格语言、题材等这些要素,是在积累到一定量之后才开始有想法的,这种想法在没有成熟之前我不愿意做大型的展览,所以只能在一个小范围做这样一个交流性的圈内的展览。

\

 


  低调是我性格的原因

  主持人:是不是无论办展览还是生活中,很多时候您会一步步的、在基础打得非常坚实的情况下再亮相?

  罗中立:我没有考虑过我做事是不是这样,但是我想任何人做事的风格都不一样。就我而言,我希望把事情做成之后再说,所以有人说我低调,其实就是一个性格的原因。在没做好之前先大声嚷嚷,我怕最后结果出来和之前说的不一样。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您既是艺术家,有很多的创作欲望,同时还担任行政职务,有很多日常公务需要处理,那么在这之中您是怎么调节的?

  罗中立:每个搞专业的人,当担任行政职务时都面对这样的问题,就是时间。时间其实对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变得越来越紧迫,越来越有一种破折感。我做行政刚开始非常矛盾,我做了很长时间的考虑和犹豫,后来还是答应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主要是学校在我念中学的时候就进来了,大家希望你在这个时候出来分担一些行政职务。其实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更像一种回报,对母校的报答或者对社会表达的一个方式。作为搞专业的人来讲,用专业作品回报母校其实是最好的方式。我前面说的种种因素让你身不由己,走上这个行政岗位以后,在大的经历和时间都有限的情况下,我这十年来其实做了大量小的手稿小的草图,我个人认为在这十来年的时间里面在同龄人当中是做的最多的。

\

 


  时间给我紧迫感

  主持人:您去德国在喝咖啡的时候也会画一些小的手稿,很多点滴的时间积累这样一些小型的作品,您提到这些累计起来大概有上千幅?

  罗中立:好几千幅,十年,一年画一百多两百幅小东西,包括开会、睡觉前有一些时间、出国机场,我最不怕的就是误机,就是因为我手里面有活儿,误机对于我来说是不存在的。这个年龄段对时间特别有一种紧迫感,不像年轻当学生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时间的宝贵,现在觉得每分每秒就是把它积累起来,一方面分担学校的行政,另外一方面又不能不整理,小的时间的积累就是对于大的时间的准备。希望这十多年积累好几千幅作品放在那里,就像吼叫的声音就在嗓子眼就等一下课马上打开。我现在就是等着下课以后,为了这个准备我建造了全世界最大的校园运动室,五千多平方,把这十多年的积累在那里、在某个时候举行一个大的展览。

  主持人:那您现在是不是特别渴望画大画但是没有整块的时间?

  罗中立:这个就是积累和准备,下课以后就有时间了,但是我现在真的又常常感慨。以前看了一本小说里面有一句话“人生的宴席摆满丰盛食品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牙全部掉了”,就是说你准备了很多,站在高台上以前11、12个小时下来腰不疼背不酸的,现在几个小时下去你得歇歇气。其实很多事情过了那一茬之后很多想法和体会不一样,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更反过来需要有时间的概念。

\

 


  建立具备中国精神的当代艺术

  主持人:目前您的第一大愿望是赶快有大块时间画大画做作品,如果有时间让您做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罗中立:做第二件事情还是把这批画画完,没有第三件事情,如果第三件事情还是画作品。

  主持人:您刚才说第二件第三件还是画作品,那么是不是不管艺术风格语言怎么变化,题材始终是在农民身上?

  罗中立:对,农民是我自始至终的题材,虽然风格在变化。这次风格的主题就是表现这个意识,我从这个角度看整个美术史,其实就是风格语言演变的历史。中国真正要做一个与中国身份相匹配的大国,我觉得首先要建立自己的话语权,建立具备中国精神的当代艺术和当代文化。现在这个使命都在我们身上。这个展览其实呈现的是这样一个阶段性的展示。

\

 


  现代绘画脱离了传统意识形态的束缚

  主持人:您的绘画主题是农民,我们知道农民一点点一步步在中国做了很多奠基的事情,但中国发展的越快,价值观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比如现在两极分化严重、财富分配不公……您怎么看?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