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崔健:新时代的艺术长征,交响乐里唱起一无所有

2012-09-28 13:15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阅读

\

  崔健:新时代的艺术长征

  【简介】崔健,1961年生于一个朝鲜族家庭。1981年,开始音乐生涯,有“中国摇滚教父”之称。代表作有《一无所有》、《红旗下的蛋》、《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给你一点颜色》等等。自1990年代中期以后,崔健逐渐淡出中国歌坛。2010年12月31日和2011年1月1日,崔健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将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拉开帷幕。同时,他执导的首部电影《蓝色骨头》也已杀青,将在明年上映。

  【先锋语录】

  ★我希望能先喜欢上自己的每场音乐会,而不是为了赚钱。

  ★做音乐像谈恋爱,做电影像生孩子,最好两个都有。

  ★干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儿,就永远不会累。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秦明发自北京 12月15日晚8点,北京室外气温直逼零下10度。而在北四环附近的一个排练厅里,却热得像要着了火一样。吉他、贝司与鼓的轰鸣已经持续了近4个小时,乐手们的眉宇间都已浮现些许疲态。或明或暗的烟头,将整间屋子熏得烟雾缭绕,他们的眼神就这样穿透烟雾,聚敛在大厅中心那个怀抱吉他的主唱身上——似乎只有他们的“崔哥”,才能让所有人振奋起来。

  交响乐里唱起一无所有

  “崔健老师又开始玩儿命排练了。”联系采访的时候,崔健的经纪人尤尤告诉记者,年底即将推出的“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已经进入冲刺筹备阶段,这一段日子的他,“不是一般的专注,也不是一般的辛苦”。

  在排练厅里,崔健是个不厌其烦的完美主义者。“我觉得这部分还需要再修改一下,或许要再加入些鼓的元素”、“这个曲子这样来没劲,换个方法咱们再试试”、“最后一次,再来最后一次”……或许,这位头戴白色棒球帽、身形削瘦的“摇滚教父”,几十年来对音乐的苛求从未改变过,“我的怀念将永远是记忆,我的自由也属于天和地,我的勇气也属于我自己。”熟悉的歌声响起,似乎成为他孤独的自白。

  《国际先驱导报》:每次“大演”之前,都要这样辛苦吗?

  崔健:是,但即便这样我还觉得远远不够。为什么我们要反复预先排练呢?其实乐队的成员每一位都很优秀,大家也在一起合作了很多年,以我们对曲目的熟悉程度,直接演出也没有问题。但我始终觉得,这样子出来的东西是太过敷衍的,不够精致的。对观众和歌迷来说,这不算是负责。

  就目前看来,排练最难的地方就在于编曲,怎么相互融合的问题。所以我总希望能多练几次,早点发现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存在的问题,然后解决它。预计像我们今天这样的排练,还会有个四五次,然后乐队再跟交响乐团一起合作排练,也得四五次。

  Q:你是怎么想到把摇滚和交响结合起来的?

  A:摇滚和交响,其实都不是特别大众、特别流行的音乐形式。虽然我曾是交响乐团出身,但关于交响乐和古典乐,我也不敢说自己特别懂。我总有一种感觉,交响乐是一种严肃的音乐形式,严肃到很有宗教感和仪式感。在这一点上,摇滚乐跟它是有共通的。

  摇滚是什么,其实摇滚也挺严肃的。我们用摇滚乐记录了人们的情绪和他们生活着的时代。再通过这些作品,让听的人对应着找回曾经的社会生活状态。无论是在创作上还是在表现出来的效果上,摇滚乐都跟那些流行的民间小调,以及人们在茶余饭后消遣的音乐不一样。所以说这两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风马牛不相及,是有结合空间的。

  Q:这样的一场演出,你希望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两类“不流行”,会不会“负负相加”,变得“很流行”?

  A:不敢想。今天下午的排练你也一直在,不知道作为观众,你的感受如何。其实如何表述这种新的音乐形式,我们也一直在磨合,整个团队中压力最大的就是我们的编曲。刚刚我们排的老歌《假行僧》,就遇到交响与摇滚应该如何结合的问题。交响元素太多,摇滚会显得黯淡,第二次排练的时候我们加了鼓点进去,出来的感觉就会有比较明显的差别。

  为什么现在不敢谈效果呢,因为真的是还有很多困难没有看到。我们还没有跟北京交响乐团真正开始排练,接下来的几天将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但无论如何,我希望能先过了自己的这道关,喜欢上自己的每场音乐会,而不是为了赚钱。   晃着那把蓝色的骨头

  崔健很忙,以他命名的工作室有一个完整的团队在运转,但这似乎也无法缓解他的忙碌。“从现在到年底,崔健老师的日程几乎精确到了每一天的每一个小时。明年我们还有好几件大事要完成,仅做完这几件事情,这一年也就满满当当了。”

  20多年来,大众眼里的崔健或许没怎么变过。依然带着那顶泛旧的白色棒球帽,中间的红五星熠熠生辉;依然吼着《一无所有》和《花房姑娘》,曲调里的起承转合表达着一样的悲喜;依然是骄傲的、独立的、沉默寡言的,在被公众冠以种种光环下,平静而无动于衷。

  而常常被大众忽略的,是崔健的种种尝试和创新。除了将摇滚与交响结合举办演唱会之外,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蓝色骨头》也已杀青,这部自编自导的新作,得到多位圈内资深电影人的好评。当这些新闻偶然零星跳出纷繁的娱乐新闻,撞到人眼前时,关注他的人难免会感到一阵吃惊——原来崔健并不等同于摇滚,他与他“一无所有”的曾经,早已渐行渐远。

  Q:这次演出的歌单是如何安排的?每次演出,都要唱相当比例的老歌,你困惑吗?

  A:还是少不了要唱老歌,虽然老歌唱过许多次,但台下总有第一次到现场感受摇滚乐的朋友。在这次的演唱会上,我选择的经典老歌和这几年的新作是一半一半的比例,考虑到要照顾各类听众,有喜欢经典的,还有一直追随着你的变化的。老歌所代表的,是你从前的一个状态,而你的作品是会随着人的状态改变而改变的。确实会有些人,他喜欢你的某些点,就希望你别改变,永远也别变。

  Q:那么你希望人们如何对待你的变化?

  A:以前我也用过这个比方,那就是歌迷与音乐人之间,就像恋人的关系,两个人要在乎彼此的感觉。倘若恋人要对方放弃个性的话,这种关系就不会持久。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