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戴潍娜:那来自知识的色情

2018-04-20 08:3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戴潍娜 阅读

戴潍娜

戴潍娜,诗人、青年学者,毕业于牛津大学。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学者。致力于智性与灵性相结合的写作与研究。2014中国星星诗歌奖年度大学生诗人;诗刊30届青春诗会成员。2014现代青年年度十大诗人。出版诗集有《我的降落伞坏了》《灵魂体操》《面盾》等,童话小说集《仙草姑娘》。翻译有《天鹅绒监狱》等。2016 年自编自导意象戏剧《侵犯 INVASION》。主编翻译诗歌杂志《光年》。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

 

◎知识的色情


你的后背不曾跟我的脚踝亲热
我的肩胛骨从未触碰你的腰窝
二十年在一起,我不认识你
就像不认识我的房间,
和家门口的三尺土地——
它的体温,我的赤脚从未体会
隔着词语,隔着网络,隔着逻辑
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如同一场禁欲
我爱上的全是赝品

我从未尝过泥土,从未舔过雪冻
我这一副身体不够来爱这世界
可我依然活着,依赖种种传言
流连他们口中一天比一天更可爱的蓝
罔顾启示录里一年年延迟的末日时间
盲目幸福着,如草原上一只獴苍凉的小背影
只一次机会,造访这宇宙的深情
它汗腺和血液中的冰川,抵御——
那来自知识的色情
而最终用一首诗打发掉这些
如表演中的无实物练习
我再一次辜负你


2017.6.3 冰岛

 

◎表妹


那年头,月亮还很乖
坐在那里,叫人看
我不会鞠躬不会笑
跟谁都可能遇见
种种称谓之中
我只愿做诗的表妹

月亮蹭过窗户,门板
连同植物的叶片,像个小阿姨
伺候在家坐监的你。表哥,
玉兰花一开,你就将白纸杀伐
我要你浓墨,我要你婆娑
我要你踩着高跷才吻到我
我要你每天将我安葬一遍
像烧掉一页写坏的稿纸

我要你每晚喂给我一勺悲伤的笑话
我要你负责繁衍,如同科学世界
在假设之上推敲得兢兢业业
这座幽灵之城
我要你男子的长发与我秘密相连

我愿你认清字中的荡妇与烈女
还有那些被革命嫖过的词句
我要你练习反转,双关,押韵
无限的停顿,妖娆的喘息
我要你做我生命中悲伤伟大的休止音
一生都在未完成的欲望里

我可以风雪之夜,死在街头
可以白日里永远拒绝,却逃不过
梦中男人的追捕。表哥——
这样叫你时,我就能获得
一些伦理上的障碍,像面对
所有因艰难而迷人的事业

世界蜿蜒向前——
可以随时起舞,可以四处原谅
我还想滥情,对所有信所有疑
月亮它还没长大
种种称谓之中
我只愿做你的表妹


2017.4.8

 

◎炒雪


喜欢这样的一个天
白白地落进了我锅里

这雪你拿走,去院外好生翻炒
算给我备的嫁妆
铺在临终的床上

京城第一无用之人与最后一介儒生为邻
我爱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何不学学拿雄辩术捕鱼的尤维亚族
用不忠实,保持了自己的忠诚
这样,乱雪天里
我亦可爱着你的仇家


2015.11.23


◎用蜗牛周游世界的速度爱你


拨动时针般拨一回脑筋
我躺在林地 数历次生命的动静
苔藓是赶路的蜈蚣精
白肚皮擒到它绿色的小鞋子
莫惊 莫惊

每一夜的星空逃得太快
我的爱还未来得及展开
一次初吻就将我覆盖
舍不得就这样把世界爱完
如同婴儿嘴巴里的味道还没长全
爱很久要更久
我用蜗牛周游世界的速度爱你
在两次人生之间


2014.8.5

 

◎雪下进来了


老人没有点菜,他点了一场雪

五十年前相亲的傍晚,他和她对着菜单
你一道菜我一道菜,轮流出牌
雪下进了盐罐,火锅,玫瑰旁的刀戟
他们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人

快爱与慢爱,就像左翼与右派
他每周五去布尔什维克俱乐部
她一再严申婚后柏拉图
新世纪和雪一道掺进鹅绒被,坚固大厦,
以及——心的缝隙
他们都把硬币翻过来了

还剩点时间,只够迷恋一些弱小的事物
弱小,却长着六只恒定的犄角
他一个人坐在静止的小餐馆
雪下进了火柴盒,抽屉,冰冷的尸柜
他们曾挥发在某个夏天的年轻,洁白地还回来了


2014.7

 

◎帐子外面黑下来


你说,我们的人生什么都不缺
就缺一场轰轰烈烈的悲剧


太多星星被捉进帐子里
它们的光会咬疼凡间男女
便凿一方池塘,散卧观它们粼粼的后裔
你呢喃的长发走私你新发明的性别
把我的肤浅一一贡献给你
白帐子上伏着一只夜
你我抵足,看它弓起的黑背脊


月光已在我脚背上跳绳,顺着藤条
好奇地摸索我们悲剧的源头


一斤吻悬在我们头顶
吃掉它们,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
亲爱的,你看帐子外面黑下来
白昼只剩碗口那么大
食言,就是先把供词喂进爱人嘴里


为了一睹生活的悲剧真容
我们必须一试婚姻


和平是多么不检点
人们只能在彼此身上一寸寸去死
狮群弹奏完我们,古蛇又来拨弄
它黑滑沁凉的鳞片疾疾蹭过脊柱
你我却还痴迷于身体内部亮起的博物馆
辛甜的气息扎进丘脑,雨滴刺进破晓
在这样美的音乐声中醒来
你是否也有自杀的冲动?


遗忘如剥痂,快快抱紧悲剧
趁无关紧要之物尚未将我们裹挟而去


这些悲伤清晨早起歌唱的鸟儿都死了
永夜灌溉进我们共同的肉身
愿我们像一座古庙那样辉煌地坍塌
你背上连绵的山脊被巨物附体
我脑后反骨因而每逢盛世锵锵挫疼
——你的痛苦已被我占有
帐外的麻将声即将把小岛淹没
我渴望牺牲的热血已快要没过头顶


2015.6.18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