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撒玛尔罕:青海诗篇(长诗节选)

2021-07-14 15:1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撒玛尔罕 阅读

撒玛尔罕

撒玛尔罕,本名韩文德,撒拉族,1968年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孤独与花园》《清水微澜》《撒玛尔罕长诗选》等6部,主编《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撒拉族卷》。获第六届、第八届青海省文学艺术奖,2009、2012年度《青海湖》文学奖,青海省首届青年文学奖、悉尼(澳大利亚)2012-2013年度国际汉语诗歌奖及若干刊物奖等奖项。


孤独这个词

有时候它脱离你的身体
比你走的更远更急
有时候它纠缠你的影子
比你站的更近更直

你和它在灯盏下哭泣到午夜
你和它在星光下偎依到黎明

更多的时候,孤独这个词
一针一针缝补你撕裂的心
一片一片覆盖你晴朗的天空
从云中降下泪,心中涌出血
点缀生活的色彩

有时候,你和你的影子
同时发出一样的声音:冷啊
冷啊,冷啊。


青海的湖泊

——青海的湖泊
是无边无际,纯净的
一尘不染的,高原汉子的另一双眼睛

——青海的湖泊
是鹰飞的高度,嘶鸣的
经幡拂动,牛羊生息的另一片草原

——青海的湖泊
是情歌滋润,白酒洗涤
醉眠的,静谧而热烈
星河灿烂的另一方天空

——青海的湖泊
是令我低头作泣,反复镇静
又反复诵读的,向往神的殿堂
渗透骨髓的另一部经卷


当死亡来临

甚至时间的锋利快过闪电
甚至眼睛只合了一半
甚至看不清它的颜色
甚至一丝呼吸还停留在胸腔
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甚至看见隧道
甚至光亮远在眼前
甚至身体在漂浮
甚至鲜血飞溅四壁
甚至童年的微笑绽放脸上
甚至觉得还有力量!
还能跳跃,还能歌唱和舞蹈
甚至感觉到一种还能承受的
撕裂和粉碎!

当死亡来临
温暖徐徐展开
墓穴烂漫花朵
甚至河流滴下泪水
天空擦伤了翅膀和眼睛


就那天

就那天,我在青海北部
布哈河以西
看到的湖水与蓝天
一样的深邃,一样的蓝
那是渗到骨骼的蓝
比蓝宝石更蓝
比披着蓝色纱衣的女子更蓝
很多人在这种蓝里彼此注视
会意一笑,各奔东西

就那天,我们仰首望天
低头看湖
没有谈起诗歌和梦
没有谈起灼伤眼睛的蓝
那种清澈的蓝,爽朗的蓝
蓝到血管里

就那天,我站在青海湖边
把壮阔和美埋入心地
黄昏时迎来一场牛羊席卷草原的风暴


我的河流

我的河流空空荡荡
我从远方来
在无边无际的夜晚
抵达自己的孤独
我的灵魂在浪花间盛开
午夜深深,比眼睛还深
歌谣太冷,比死亡还冷
从峡口扑面而来的窒息
把乡愁的丝线绷得越来越紧
几乎是纷乱,更是迷惑
不知所措,我在岸边沉默
抵达内心的河流

我的河流空空荡荡
我的身躯空空荡荡


四月

我不断地翻动一个人的怀念
翻动几张照片
他就在那里:是微笑,是欣喜
是把心开到脸上的快乐
是把爱聚到眼里的幸福
他就在那里:不说话,是一座山
是把生活扛在肩上的苦难
是把离别凝在心口的痛苦

我不断地翻开照片
他就在那里:正在讲述,是痛苦
是目光中痛苦的目光
是泪水中苦难的泪水

四月:不能承受的沉重
仍在继续


黑夜

黑夜是一只黑色的鸽子
——我的思念如此轻柔

孤独是一片宁静的湖泊
——我的沉默寂静无声

爱情是一块闪亮的石碑
——我的思念刻骨铭心

在天堂寻找爱人的男子
——必定经历过火焰的焚烧

那些伤心哀悼的人
——必定用心肝喂养过天使 

我的思念如此轻柔
——甚至风清星淡,羞月闭花


那一天

你从小饱饮乳汁
吃最美的果实和粮食
你追逐野兽,捕捉禽鸟
你揽月入怀,雪水沐浴
你红唇白牙,丰腴诱人
你尝尽人间美味
你饱览山水绝景

终有一天
你将被大地吞噬
你是大地的腹中之土
将被挖掘,将被胚制
将被锻打或再一次塑造


德令哈的雪

继续在下。德令哈
在雪夜里窒息
沿着巴音河寻找雪豹踪迹的男子
挥霍着纯洁与喜悦
漫天的悲伤回到静而沉静的
屋子。与灯盏对峙

德令哈,路灯渐次熄灭
正在叙述故事的姐姐点燃另一盏灯
半截的喘息还埋在雪里

我感觉的痛疼也埋在雪里
翅膀滴血,一只苍鹰
蹲在峭壁


角逐

我与自己体内的猛兽角逐
不让它的浊水污染我的河流
森林和一生构筑的城市
我体内的世界清澈明亮
有无数条河流纵横流淌
有一座山是铭刻理想的圣地
有古国的街道,骑马者,打铁者
巫术和朗诵的诗人
有鲜活的心脏一直在跳动
甚至还有自己无数的影子
放哨护卫所有的街口

我的体内总有猛兽出没
它是黑暗,是刀峰
企图覆盖身体的宫殿
寻找打开灵魂的创口
像幽灵般出没在血液深处
游荡骨骼的山峰
它怒火汹涌,仿佛与生俱来的仇恨
对峙我体内的世界

沉默时,它袭击我的思想
孤独时,它点燃我的黑暗
忧伤时,它无尽地泼撒雨水
它与血缘和空气有关
与我的水和火有关
它动荡不安
与我对峙,始终保持一种平衡
徜徉在我的每一个角落


断句

一只眼睛在另一只眼睛里流泪
一只耳朵在另一只耳朵里聆听

——黑与白的界限如此清晰
——宇宙的声音竟如此完美

一种孤独在另一种孤独里隐藏
一条河流在另一条河流里逃遁

——天边的夕阳落入谁的枕头
——浪尖的时光饮尽谁的痛苦


我的梦

我看见梦在梦中哭泣
缓缓走向黑屋的人们在梦中哭泣
看见的火蛇,在穿梭
石头融化

我看见天空殿宇辉煌
男人与女人,性与无限的悲伤
沿街哭泣
我看见雪山燃烧,比剑刃锋利
不断地焚毁一座村庄
村庄里不怕火的孩子
仿佛是我,或是梦的影子
仿佛是世界,或是世界的影子


茫然

把褐色的伤痛给我
把岁月的皱褶与脆弱给我
把欲望给我
把决堤的光阴与阴暗给我
把心怀的花朵给我
把包裹严实的贪婪和爱恋给我
把宁静给我
把时光的冷暖给我

让我在伤痛上划开伤痛
让血奔涌,让褶皱更深
让脆弱纷飞
让我在欲望上再浇泉水
让花盛开,让光阴飞逝
让阴暗更加潮湿
让我在花朵上安眠
让蜜蜂飞翔,让贪婪张开黑嘴
让爱泛滥
让我在宁静中寻求宁静
让花朵凋谢,让时光坍塌
让时光之轮辗碎红尘

给我旷世的缄默。让我继续缄默
给我蓝色的忧郁。让我继续忧郁
给我孤独的茫然。让我继续茫然


千姿百态

一朵花刚滴下泪,羞色低垂
一朵花红纱吹开,娇艳欲滴
一朵花碎成了心
一朵花凋谢成老妇的脸
一朵花在目光中剪成了月亮
一朵花刚刚睡醒,醉眼朦胧
一朵花燃成了熊熊火焰
一朵花裂开心肺
一朵花低眉沉思
一朵花仰首长叹
一朵花为另一朵花策划隆重的葬礼
一朵花为另一朵花接生最初的典仪
一朵花把脸转向太阳
一朵花把心捧给月亮

一朵花,有花的千姿百态
一座花园,有花园的千姿百态


千年之后

那时候,我已经是一堆白骨
甚至骨头也脆不禁风
没有人还会记着我的名字
"像上帝一样思考,像平民一样生活"
我概括自己的一生

我容易描述,更容易鉴定
我在上帝的思考里翱翔宇宙
为细小的事物游荡或忧伤
我在平民的生活里疯狂奔波
为热爱的事物感伤和喜悦
我从未经历过巨大的苦难和战争
我的愿望始终能够满足
我用肢体感受过爱情和梦想
我用眼睛理解世界
我用思考解释世界
在死亡面前:全都相等

相等的时间里
千年太长,百年如梦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