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德乾恒美:宗教的想象

2021-07-14 16:0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德乾恒美 阅读

德乾恒美


德乾恒美,男,藏人。作品散见于《十月》《诗建设》《先锋诗》《民族文学》《联合文学》(台湾)及《葵》《读诗》《卡丘》《个》等杂志民刊,诗作入选《2008-2009中国诗歌双年巡礼》《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给孩子们的诗》《新世纪诗典》《中国诗歌年选》(2015、2016年)《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2018卷)《青海当代诗歌36家》《DIE ERDE SPRICHT MIT GOTT》(德国)等诗歌选本。有作品被译成英、德、韩等文,著有个人诗集《吐伯特群岛》《身体的宫殿》。


情绪的惯犯

我,一个兴奋的仆人,情绪的惯犯
当压力遍及周身,侵入五脏六腑
我才会轻合双眼,撂下手中琐事
听一段琴箫奏鸣曲
声音穿透每一根经脉,余音不绝
我反复敲打安神的穴位,提肛收腹
身体蜷缩,保持深沉的腹式呼吸
吐故纳新,让舌尖轻抵上腭。
暗香明灭,油灯闪烁,念珠上
纯银的计数夹不觉间刺进食指
我还是活过来了——
有人拯救我于紧闭的拳头和牙关间隙
反复开合身体各个器官的阀门和关节
听从情绪发出的指令,熄灭这个念头
升起另一个虚妄之念


暮秋酒色,秘密门徒的聚会

夜晚,气色不佳。酒水绵甜,男人无力
女人让男人觉得是自己不小心咬破了嘴唇
她是要抿上一口酒的。而男人手心潮湿
指间的烟草在昏暗的灯光下吐着红信子
烟是软的:焦油量8毫克,烟碱量0.9毫克
一氧化碳量10毫克。皱巴巴的烟盒悲忧削形
烫金红纸皱褶泛光,老式打火机像幽冥的死鱼
只有地上躺歪了身子的酒瓶是这个夜晚最硬的家伙儿
友人推杯劝酒,你挺胸深吸了一口暮秋的凉气儿
我知道,这是要有离开的意思
 
夜晚掏空了话,众人遂掏空了酒
该来的情绪顺势迩来,该说的话却温吞咽下
秘密门徒的聚会,向迟到者转达夜的问候
是你们让我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硬气

醉话连篇,酒气冲天,里面还有肉和鱼的味道
命运惨烈。


东方意象

薄厚不均的油质颜料涂抹在画布上
光影消长,变幻的,金黄和宝石蓝的睡莲
困兽在笼中迈步,颜料被打翻,血腥的线条和色块
地狱之城在散乱的透视中呈现东方人的审美趣旨
而这些,在后来的光学物理中得到科学的实证


续梦

熄灯,静心,沉住气
感受汪洋的黑夜

寒鸦在北方聒噪不停
雪野茫茫,朔风狂野

整整一个夜晚
强烈的黑暗照射我的脸

打开身子,仰面黑暗
万双眼睛翕合纷乱

潜入具体的夜晚
是沉寂深处的喧哗

一千张蟒皮的鼓
侵入我们的身体

像一场漫长的疾病,唠唠叨叨
整个夜晚都是它的声音

那本该属于南方湿地
舔舐鬃毛,畅饮雨水的猛兽,穷途末路

身边的树叶纷纷燃烧起来
力大无比的象群,踩过我的肩

两根粗壮的低音弦
密密麻麻,缠住倒下的阔叶林

猛兽,紧盯风的去向
铃声微末,金属在碰撞石头

一张血盆大口,空空荡荡
鬣狗和鳄鱼占满了荒原


萨赫勒的天空

1984年
萨赫勒上空
一只鹰俯瞰大地,来回低旋

它紧盯一个黑孩子,奄奄一息
他被父亲抱起时
像一根干枯的树枝

大地上,饿死了很多骆驼
反政府武装醉卧灌木丛林
豹子在夜晚舔舐巨石

2014年
一架麦道MD-83飞机
在萨赫勒上空消失

科普特女人洗净机身
身披羊皮的男人再用白布将其包裹


暖窗

夜雨初霁
我们围坐在幽暗的酒吧角落
些许凉意,无心喝酒
刚泡好一碗茶
舞台上的歌手也唱罢
又来一位妙龄女子
她们都是吉他弹唱歌手
唱的都是港台抒情歌曲
缓慢的2/4拍,要么4/4拍
我们听着曲儿,随着节拍
用手指敲击餐桌的边缘
仰面处,竖立的两扇窗
被做成教堂彩窗的模样
上面没有圣经故事
但那些花儿和几何图案
营造的暖黄,让人以为
室外一直是艳阳天


宗教的想象

每天都有灰尘落下
从火奴鲁鲁山口,到云深之处
诸神拂袖而去的天马车辙后
天空明净,妄念绝尘而去
天底之下,青蛙和蝼蚁
被永无止日的落灰压低
他们做牛做马,狗一样生活
制造工具,再用工具制造
精密的机器,他的妻女
在婴儿车享受祖母的摇铃
在泡泡浴的温水中无忧无虑
她们的母亲一参加工作
便停止了幻想,在面包护肤品
堆积如山的超级市场入口
站满了手提篮子的祖母
她们克制欲望,干活利索
懂得体贴入微,察言观色
当夜幕降临,机器停止工作
她们掌握精密机器的父亲和丈夫
掸去身上的灰,写下一夜风雨
反复擦拭的骨头上的污垢
天空明净,仿佛神启
远古的智人在享用烟叶和死藤水


不存在的马

在内蒙开会
分组讨论时
坐我一旁的官员
在备好的便签上
临摹主持人
然后得意地
看着我笑
讨论变成僵局
我拿起铅笔
也想着涂抹
哪个人的嘴脸
右手却不受使唤的
画了一匹马
一匹印象之马
一匹不存在的马


坠落在中亚蒙古人村落的热气球

在形似阿拉伯飞毯的白色旧毡上
麻雀和乌鸦惊飞
挤过满天的直升机群
河就在脚下
枪炮远去
暴民如蚁
向西远飞1536公里
飞过红柳林
松树林
然后坠落
在通红的夕阳下
密密麻麻的
用黄土块垒起的平房中间
奶茶飘香
在用泥土垒砌的
形似蒙古包的卧室里
我们谈论音乐
谈论离开的人
事与物
直到最后一颗星星隐没


动物世界法

笼子里的老弱病残
不吃不喝
满脸的屎
就知道流泪
它们的胃
越来越差
拉去过磅
肉斤在跌落
临死前
塞进卡车
再拉去屠宰场
不会因为
体弱多病
而颐享天年
这群笼子里的牲口
动物世界的
鳏寡孤独
不再吃喝
也不知道
它们在肚子里
算计什么
或者因为
不长膘
被剥夺了
交配权
和生育权
整天宅在笼子里
拒绝和人类合作
直到晚饭时间
隔壁牛场
传来钢琴曲
一群体格高大的
澳洲黑白花牛
甩着沉重的大奶子
摇头摆尾——
这人类远古的抒情式
对它们
像一场空梦
太过遥远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