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少数民族诗展】║吉木里呷:很多事情没有如果

2021-07-16 08:2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吉木里呷 阅读

吉木里呷

吉木里呷,写诗兼评论,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网》、《中国作家网》、《四川诗歌》、《红豆》、《威宁诗刊》等,现居西昌。


竖起耳朵,和风击掌
对于一棵草来说并没有顺风和逆风的区别
它习惯于在风中
含着自己犹如我老去的母亲含住内心的铁片
在这风口上
拨啊拨,可没人听见
那些颤抖的手怎样伸向虚无

青青的草,穷乡僻壤
两不相欠却又紧紧相拥,
在一个午后,我试图放下羊嘴边的屠刀
放任一棵草在坡上生长。
阳光足够温暖却已是午后,
流水哗啦,
过了斜坡霜就开始忙着降落
一棵草需要再次埋首乡野之间
在万千的落尘中揪住自己
像母亲揪住一把葱花的同时
也在囫囵的一生中
揪住一勺光

这一生从未出走过的女人
是这片土地上最最完整的女人
她不上墙头只在坡上
绿的时候成为夏天,
淡的时候成为秋天。
以一个恒久的背景态活着,
在流水哗啦的斯基洛达。

这些草
只有在月光下才能找回自己
仿佛举手投降
却早已对生活饱含热泪
那是一个熟睡的人所不能察觉的。

2021.5.10


十月

十月适合翻晒,适合把旧的事物一遍遍
筛过母亲的木耙子,适合把九月青晒成十月黄。
我们经过风雨,经过一枚凝实的核桃
让枝头允许一枚果子的下坠,允许
落日后猝不及防打开自己的灯盏,允许
内心的船只触礁也假装上了岸。
我们绕过该绕过的,
比如绕过路边绑在树上或压在石头下的草人
绕过那条盘踞的蛇,
绕过直过和疾呼的车辆,
也绕过夜深下的酒馆和一个婀娜的女人
我们穿梭在街头巷尾
在路径里打听着路径,在灯火里打探着灯火
当我们的眼睛里饱含沙砾
只有内心的铁匠时不时的隐没
妄图将一块废铁锤炼成钢

2020.10.28 晨4:54


石墙

曾经无畏
喜欢背靠石墙或爬上石墙眺望
喜欢迎着风在故乡的原野上奔跑
喜欢荞麦地一样啜饮阳光和雨露,也盛下风雪
喜欢看夕阳下的父亲
扛着木犁像蜜蜂提着蜂蜇一样
在名叫斯基洛达的花瓣上耗尽半生
父亲,是走不出一朵花径的父亲
他像这块土地上出生的所有父亲一样
在犁铧口消磨着自己
将自己盘成一块自我消解的石头
所以后来,我喜欢看一棵树如何在招摇中静立
喜欢看飞奔的马匹怎样埋首驮起生活的盐
也喜欢顺着犁出褶皱的土地
打探一颗石头的下落
其实,更多时候
我更喜欢看一堵垒垒之墙
因为每当看到一堵石墙
我就会想起那些沉默的石头
和沉默之上悬着的暴风雪

2020.10.24


在树顶上流浪的那一只,
多么像我,
翅膀低过云层,却努力的挥着。
它不朽的梦总是被拍进虚空,
像嵌在无数个夜晚没有着落的星星。
每当有一片翎羽落下
就有一次飞翔的梦破碎着
被不走的草木劝下。
多年前它迷失在那片植梦的森林,
到如今也没有走出过。
仿佛我们这一辈子都有一把筛子,
滤沙过谷,
却还要给一个陌生的人早早地预留了位置。
我们曾多次相遇,
在茫茫的海上,
然而你忙着收拢你的翅膀
我急于张开我的双臂。

2020.10.12


蜂窝煤

你说爱我
从等齐的众生中将我掏出。
时间不苟,你急于亮出芒刺
一次次将我洞穿。
爱还在炉膛里燃烧
烧着伤口也烧着炽热的曾经
直到香火扑朔
直到我颤抖的手
捧起火焰茫然地将你追问,爱在哪里
你却从满眼的灰烬中将我吹出
仿佛寒风抹平了夏花

2020.10.02


很多事情没有如果

开败的花都吊死在这个季节的花蒂上。
雨水犹如哭丧的队伍,
成群结队围成一个落木的秋天。
瓜还未来得及成熟,
蒂就扑了个空,
所以,那些空手而来的人
都空手而回。
天空是鸟类的另一种深渊,
那些雾霭的虚像
囚禁一只鸟儿实质的翅膀,
而狼狈的树又为它筑起巢穴……
这是个死寂的空间。
究竟怎样的触类旁通
才能从记忆的菜摊上
赎回
那个还未来得及成熟的瓜?

2020.08.11


石头

承认一棵骑在头上的草芥,
即使草上花接连着开败。
承认庭院是一颗石头的旷野,
即便所有沉默伸出手掌
将那些滴水穿石的雨滴从头至尾捧在手心里。
承认学一朵云一样蜷缩,
就好比刚洗好的旧衣裳将自己拧干……
她的一辈子都在学习如何让自己浮起来,
从岁月幽深的海底,
抑或泰山压顶的巢穴。
当那片黑压压的积云赶着满地风雪
赴你山头之约,
你铁嘴的石匠承认:
最先浮起来的那粒尘埃
像一条河鱼
穿过了母亲放置在河里的鱼篓。

2020.07.26


秋天,那些痛从树枝上开始飘落

河流背着一辈子也背不走的山影
把它含在秋水的字眼里呜咽,
向日葵低下沉甸的头­
不再顾及太阳渐凉的呼吸。
稻田赶出野鸽,
只剩稻草人在故乡的原野上给风放风……
秋天,那些痛从树枝上开始飘落
没有一朵花为这样的日子
买下一整座秋天,
甚至连云朵都要远远的网开一面
放走孤注一掷的雁群。
我们看着拨云见雾的山麓
抖落下一地的思想
任它们在风中挣扎……
像一些过往的人烂在了地里
还在继续腐烂。
是夜,
唯有月光抵着凉飕飕的冷气开始铺霜的工作
她在一茬又一茬的荞麦地上
撒上金粉
多像一个在故乡的高地上
撒骨灰的哑巴姑娘。

2019.10.12 晨5:27


故乡依旧清贫

故乡依旧清贫
没有铁焊接着铁
只有木嫁接着木

故乡依旧清贫
草芽和树叶每年都在长
也养不多一群牧放了几世的羊
山蕨破土
就会喊醒山间沉睡的往年

故乡依旧清贫
土色的墙,土色的瓦板屋
土色依旧在这里遮风挡雨
像这片土地上
被著称为土著的人
一样显土
却一样钟情

故乡依旧清贫
早年就被标记为万元富的
早已被清了出去
玩土的女人
早已把把玩的技术发至臻境
足够养活一个吃土的男人

故乡依旧清贫
那里有多寒冷
牦牛就要长出多少
浓密的披往大地的毛发
就像这里的土著
从心地里垦阔心地
才能接纳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不论贫瘠还是寒冷

故乡依旧清贫
没有浓妆艳抹的戏份
我知道
很多期盼雨的
雨来了
却躲起了雨
因为浓妆

2017-5-14


父亲的笑

父亲的笑总是咸咸的
他想说明的无非是
吃过的盐巴比我吃过的米饭还要多

为此,他要翻山越岭
一次次从猎人围捕的陷阱里
以猎物的身份出逃
把秧苗插在我正走来的路上

父亲的笑总是咸咸的
他想证明的无外乎
流过的汗水比我洗过脸的水还要多
为这,不论严寒或酷暑
贫瘠或荒凉
他都要与脚下的那片土地为敌
在挥汗如雨的战场
他要用汗水为我的脚踏实地
种出翘首以盼的庄稼

父亲的笑总是咸咸的
有大海的味道
而更多时候又像石头,沉默
或相对无言
一颗石头,要经过些什么
才能溢出盐渍
或许,只有岩羊知道秘密

因为,在夜深人静的夜晚
躺下的石头
总是要把泪咽回幽深的心地

2017-04-14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