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柳宗宣:雪隐瞒了真情和某种罪恶

2021-07-22 09:43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柳宗宣 阅读

柳宗宣

柳宗宣,1961年生于湖北省国营后湖农场。27岁开始写诗。曾旅居北京多年,2009年回武汉供职于某高校。现居汉口和大崎山两地。出版过诗集多部;诗学专著《叙事诗学》;随笔集《语词居住的山冈》等。


庭院的花

栀子花。一出生就看见的栀子
从故乡平原,移入山舍庭院
六月花苞打开,馥香沁透身心
最初看见的花变成你柔软的一部分
美人蕉从山民门前分挖移栽过来
异地复制童年父母屋前的场景
从叶柄鞘间的喇叭花蕊吮吸甘霖
现在观它枯荣轮转,死而复生
从语言移置过来的西府海棠
苏轼受贬黄州入境诗写的花
在庭院,烛照它的红妆姿容
临窗读书。坡地菊花摇晃秋风
野菊花从平原漫游到了山冈
这是你用尽一生来书写的意象
六月花事密集连绵。石榴树
开始著花。你再现两棵北方旧居
庭院的石榴树,却不可复制
艾利蒂斯疯狂的石榴(也复制不了)
本地芭茅每到六月末抽出花穗
衬托山舍。蓝草花从另一个山头
转移至此;花隔年放香一次
院落周边簇拥板栗树伞形身影
鱿鱼状花型独特,却无花香
你不会在庭院种植什么牡丹
被人颂唱过度了,这富贵的花
与你无缘。你为边角野生的紫藤
搭上花架。肉肉的花可生食
月季(民主之花),顺着妻子的
喜好,成片地种植窗前篱旁
绣球如串门的客人,停留在
甬道两旁,抛舞彩球招引访客
每到四月,木香盖在院墙门楣
它为青草的院落,披满奢华
秋天来了,桂花香灌入窗口
细小的花蕊,熏染空虚山野
一朵大烟花摇晃在门前坡地
不知善恶的花。山岭汹涌
朝向血色花瓣;天空敞现
一个天使的狂野

办公室和芭蕉

办公室和芭蕉

这一生你使用过多少间办公室
这南北迁徙最后的办公室
芭蕉临窗,长形叶片的
鲜绿光洁;雨滴栖停其间
一个人的游走;偶然的邂逅
这窗前芭蕉(窗帘被挪移)
风雨中芭蕉的淅沥,飘摇
映衬你伏案的身影。芭蕉
分绿到独立的空间
你在它过滤后的静宁
和清凉里。室内的阴翳
荧光灯也不打开;诗书
被安插在书柜一角;芭蕉叶柄
影印于书脊。办公室和芭蕉
就是一体。叶片紧邻窗牖
果实藏匿其中。浮生使用
过的办公室,消逝又重现
潦草的浮尘散落的身心分离的
离开一间间控制你的办公室
在最后的校园,钟声和斜阳
平敷过来,经过绿叶芭蕉
到达岁月时空的圆满或哀伤
芭蕉和办公室;世界与美
潇洒绿衣长;无风也飕飕
叶叶交叠的芭蕉在私语
和你在此观芭蕉的人就是同道
你们还能在一起,并排坐着说话
下午的阵雨拍打芭蕉
芭蕉不展。你们从此走离

题一张照片

题一张照片

背景是他的三角形尖顶房子
棕红色。有悬楼。云杉白桦
将其环绕,高出了屋顶。这是他
说过的“朴素与舒适争论”的房子
他在前景;头戴鸭舌帽,露出
右耳的白发。铁锹插在田地
双手触扶把柄。他从二楼书房下楼
从写作的纸面移开,翻挖草坪间
几小块菜地,作为休息的方式
如同他每日的散步;这不是做秀
为人摆姿势。来访者突然闯进
绿色栅栏,进入庭院的抓拍
一件硬袖高领衬衣双袖撸卷
两肘露出;院子没有残雪
部分翻松过的黑土在他的右侧
未挖掘的部分有杂草和树枝
一双漆皮的靴子(至今保持
在书房门口)画面显现夏日
对异国的访客柏林(1)多次说过
他多么喜爱在帕诺德尔金诺
乡间农舍度过夏日时光
而雪在毫无遮挡的花园横冲直撞
雪隐瞒了真情和某种罪恶
“一个阴影潜入庭院。”
他要藏起身来,像一个隐士
楼房高耸,如同瞭望台
围巾缠绕他的脖子,在庭院
忍不住叫喊:“我们在那儿庆祝
什么太平盛世啊!” 隔30里的
俄罗斯着了火的,正在表演
安置在口腔的义齿使他的脸变形
这张阿拉伯人和他的马(2)
暗色忧郁富于表现力的家族式的脸
不安地面对镜头和访客
茫然的看着我们;好像在质问
你想告密么(从院子回到书房
猜测镜像中他的表情;当我和他
听到大公鸡在院子叫唤
大公鸡就像警戒的哨兵
你们的担惊受怕的一生)
莫斯科。帕诺德尔金诺。南方
高加索。乌拉尔汇入庭院
进入他隐喻组合的时空体
天放晴时,突围的天空喜庆
庭院充满欢畅;白色带弧形的
凸窗中的身影。他在俄语间
从自己的窗子朝外向永恒张望
警觉的双眼流出幸福的泪滴
我们的生活就是我们的姐妹(3)
他热爱的火车站就在庭院附近
常常顶着大风雪回到城里
认识国家独一无二的面容
乌云缝隙间的蓝天。烟囱
他体内的哈姆雷特被喂养
孤身一人。他站在他的庭院

(1)以赛亚-柏林俄国人,后移居英国,1945年回国曾到作家村访问过帕斯捷尔纳克。
(2) 诗人茨维塔耶娃曾形容他看起来像阿拉伯人又像他的马。
(3)帕斯捷尔纳克喜爱的法国诗人魏尔曾写有:你的生活是你的姐妹。


观盖瑞-温诺格兰的街头摄影而作

一对男女搀扶的身影停在画面中央
暗背景。逆光中虚化的街道汽车
他们神情慌张。乱发遮挡女的面影
山中鸟雀婉转有声韵。阳光照临落地窗
投射复影;他们或许结束与医生的会诊
或遭遇发生在街头的有惊无险的
突发事件;我和妻子从医院出门
相隔数十米。拎着编织塑料袋中的
被套。雾化器。护理垫。便盆
CT影像核酸检测单病历卡身份证
银行卡包背在左肩。身体倾斜
再见了医院,节奏均匀的续款通知
身体从彩超仪器的扫描中退出
从科技的伤害;再见了保安
你的制服,真幻之间的权力
当插管从妻子身上一根根拔出
我们要求回家。晦暗的巷道
行人往来交错。妻子弯曲身子
捂着腹部;手术后的伤口限制她
正常行走。她需要我的搀扶
影像中的男女,没有我们的难堪
如逃难。口罩遮面,温诺格兰
也抓拍不到表情。出租随着手势
停靠路边。女司机戴着黑口罩
这座城市心存余悸,刚经历一场疫情
旁观到我们逃离中隐藏的侥幸
同室的病友还要忍受医院的规训
或惩罚(申请的移动病床会有的)
我宁愿死在家里,而不是医院
照片中的男女可能是街头爆炸事件
余波中的人物:没有受伤却受惊吓
我们终于绕过医院出口的铁栅栏
解放大道旁的悬木铃落叶在飘飞
或叠印地面。步履维艰的妻子
被我牵引;朝向黄白二色的出租车
在冬树和弧形立交桥之间


灰绿光

从童年父母房子的堂屋梁上
江汉平原校园阳台一角
地安门筒子楼五楼过道边缘
长江边模拟湖水波纹的屋顶下
燕子。燕子飞回来了,细雨中
迎着微风飞鸣,勾勒山脊
起伏的曲线;敛翅滑入
它们的新巢。两只燕子
像多年前停在黑色电线上
这尾随我的燕子
把碎片时空连缀
成完整的皿形巢穴
山地开阔,足够它们蹁跹
生息。三年前,山舍毛坯
闻讯赶来,在山坳崖边水塘
划了几道弧形,留下它们的私语
(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某日,它们在窗前翔舞啁啾
当我在书房重写燕子诗
回廊一角,物色筑巢地
敷设泥丸。最后退让、放弃
两年后,它们又回返
挑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北面阳台的转弯处
地面遗落它们遗失的泥点
修修补补的,雨中衔泥
有时呆在新巢。两个头脑探出
观望夏日雨后的山岭
平躺如人体,呈现灰绿光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