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朱新建:女人难画,画不好,就画成了一团肉

2021-06-07 09:19 来源:中国美术 作者:朱新建 阅读

朱新建作品

文人画是通过毛笔,直接把心灵感受的东西表达出来。比方讲,有的人的笔墨很讲究、很严谨,就能反映出这个人的处世风格、人生态度很严格。有的人很冷涩,不喜欢世人褒奖;有的人很自我;有的人很平淡、清高,不是他画的一棵树平淡或者清高,完全在他的运笔、用墨中表现出来。

我一直认为画画题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画到什么程度。题材只能作为一个事由,借这个由头提高一下大家的兴趣,如此而已。你去画现代城市也好,画古代农村也好,画青菜也好,画萝卜也好,其实这些都是一个载体。

很多人最初看到的画就是很像的,很写实的,就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而我的画,不管油画还是国画,很容易让一些原来没有画过画的年轻人觉得:这种画我也能画。现在我的画展出时,还会有人在留言簿上或者网上跟帖写:这样也叫艺术家吗?这样的画这么容易画,艺术好像太简单。其实他们说的没错,有些画是很简单,只要你敢画,就可以画。就像去卡拉OK唱通俗歌曲,只要你敢唱,就可以唱。

朱新建作品

我的画里面加进了很多通俗的因素。历史上不管古今中外,很多大师也有很多极简的因素,所以这些画按道理说,技术上的难度不是很大,它没有把画画和不画画、专业和非专业,筑出一道很高的墙,很多人可以跨进去。中国传统的文人画就包含着这种因素。

大部分人小时候对画画都有过兴趣,只是被这种难度吓倒。你把这种难度去掉,鼓励他从相对比较简约、比较直接的途径进入。我觉得,这条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走,但是有很多人是可能走的。就像唱歌一样,卡拉OK制造了很多歌手出来,要是只有唯一的美声唱法,大概不从三岁去进行一种特别艰苦的专业训练,就很少有人能唱歌。所以我觉得现代艺术有个很强的特点:和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更接近。

书法是很奇怪的事情,按道理讲,是由汉文本身的造字原理来确定的,从绘画而来。但是现在看书法肯定不是绘画,如果拿汉字与拉丁字母相比,它肯定要比拉丁字母跟绘画的关系复杂得多。

拉丁字母确实丰富,有所谓的长短、轻重、宽窄的种种搭配,会让你感觉到形式的多样性。而中国人历来崇尚单独欣赏的形式,朝这种单独的审美价值去追求,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书法艺术。

我觉得,书法是中国特殊的审美信息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里面承载的情绪是永远挖不完的。同样,这样的承载太可怕,对于今天学习书法的人来说比较难,宝库太大,不好选择。我对书法的态度是,尊重它,偶尔迷恋它,非常钦佩它。

临摹对画中国画非常重要。宋人画的花鸟的形,既不是通过西方写生的办法得来的,也不是胡编乱造得来的,我觉得很奇怪。宋人画的鸟看上去很像,又比真实的鸟含量大得多理想得多。像凡·高的《向日葵》,比真正的向日葵要丰富,凡·高是怎么得来的呢?我们暂且不说,但他个人的精神内力一定特别大。其实画家之间的精神高度是一致的,画中国画同样需要这种精神内力。

朱新建作品

我们现在看古人的画,我相信每个画家肯定有体会,宋元以来的画家就是你临临我的,我临临他的,相互把一种理想性的事做得越来越完美,就像民间口头文学一样,七传八传后,这个形变得越来越丰满、完整、理想,最终画超出了原样本身,更好看,也更丰富。

临画应该是主动地、理解地、带研究性质地去临摹,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由于西方思想进入,我们很多人都会觉得写生好像更正统,更符合科学,我认为这种想法没有道理。很多成功的画家都下过大量的临摹功夫却都羞于去说,总会不停地夸大写生的一面。其实,我认为写生和临摹都很重要,谈不上哪一个学习方法高级,哪一个就低级。写生也不能硬写生,也需要带着主动性和研究性质去写生,作用才会更大。

女人难画,画不好,就画成了一团肉。肉不是不好吃,吃饱了再看就很惹气。而画是要人一看再看的,挂在墙上,天天面对,天天想吃,惹气,均折寿。也不好画成一团雾,画雾是最低能,最忽悠的,比“拆白党”还缺德。“拆白党”先要拿块肉出来,哪怕是从咸肉庄赊来的。

画女人,也就是从肉团中找她蒙娜丽莎的地方。也许腿弯,也许腋下,也许团身向下三十六度,让看的人游戏般地找找几处不同,找到一处,会心一笑,但不要说与人听,人在看另一处。美这个字,肯定不止是说漂亮。它的内涵,外延也可以扩得很大,本来继续使用这样的词,也可以解释现当代,但这些传统的词使用得过于长久了,人们对它们已经已经有一套固定不变的内心读法了。所以其实我觉得换一些新的说法,也是必要的。

朱新建作品

相思相恋,我们不能说它是假的,但是有好多描写相思相念的句章或者画面,都是自己不知不觉地粉饰,伪装过了。让它变得更高雅,更浪漫,所以就不真实,也不能感人。他自己在伪装都不知道。比如我喜欢一个女孩,就是因为她好看,因为她有生命力,因为她有特别新鲜活泼的感觉。但是我为了伪装,就写一首诗,因为她很勤劳,她很勇敢,所以我爱她。莫名其妙,其实是自己不知不觉在伪装。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