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邓翔:“第三代人”三十周年纪念及“归园奖”记事

2022-01-30 08:3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邓翔 阅读

邓翔

邓翔,1963年4月出生于四川营山,1980年开始诗歌写作,1983年7月与赵野、北望(何继民)、唐亚平等大学生创办诗歌刊物《第三代人》,成为“第三代”诗人的宣言和最早的诗歌文本。1985年,诗作收入由万夏、杨黎和胡冬等人主编的《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第三代人”专辑中。1988年与赵野、向以鲜、杨政等人编辑诗歌报纸《王朝》。曾翻译普拉斯、博尔赫斯、昆德拉的诗歌和随笔。1983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工厂工作,后进入高校就职,先后游学于哈佛、剑桥和慕尼黑大学,目前在四川大学任教。著有个人诗集《废园的植物》。

第三代人

12月初接到赵野的电话,问到不到黄山开诗会,说是纪念“第三代人”三十周年,听后,一口答应,“要去,要去!”。但成天忙于俗事,临行前才想起找那本《第三代人》油印诗集,年代久远,翻箱倒柜大半天才找到诗集,可纸已发黄、发脆,封面上还有被烟灰烧烤的痕迹,有我的签名。不过,总算是一本完整的诗集。

12日中午见到从西递匆匆赶回的诗人默默、李亚伟、赵野和周墙,他们一看见我手头的原始油印诗稿,啧啧称奇,又是拍照、又是轻轻抚摩。因为很久以来,诗歌江湖上只知道“第三代人”的称谓和传说,却很少有人看见真正的诗集文本。很多人都在问,写序的北望在哪儿。

但俗事弄人,我突然接到单位的电话,必须当天赶回成都,第二天清早到美领馆办签证,只好和友人告别,答应办完事情就回。当日,由于黄山没有航班飞成都,只好绕道杭州,深夜返蓉。13日办好事情后,当晚又与云南的李森和西藏的何中同机潜入周墙的“新安庄”。周墙笑称,这一经历可写进“归园”叙事记中。深夜刚安顿好,又被叫出去吃夜宵,在一个“丈母娘大排档”里见到了诗人马松、二毛(奇怪的是,在1984年初,我曾在南充师院的男生宿舍楼的学生活动室里,与马松悠然地聊天,但我并不知道他在写诗),然后看见海南的李少君,很多年只是听弟青森说起他,然后在博客上发了纸条,还见到了万夏(他不断地在几个包间里进进出出),食客之家——“天下盐”的大哥黄珂。杨黎进来,我见过他几次,他记不得了,他接着酒劲说我长得像欧阳江河(可他像谁?我心里在笑)。酒桌上,有野夫和亚伟在就煞是热闹,两位是争辩和妙论的绝顶高手。大家都在赞叹马松其人、其诗的怪异和绝妙,马松的诗句大家都能背下来。午夜3点,酒席方散,微醉,回房间后就大睡。

第二天午饭桌上,一位操东北口音的兄弟讲话很是好耍,后来方知是诗人郭力家,他赞叹“归园”庄主周墙是诗歌界的“孔繁森”,能孜孜不倦地将一个诗会连办6届,引来一帮天南地北的“牛鬼蛇神”们来此什么正事都不干,海吃、斗酒、斗地主。

中午,大巴将一帮人带往西递的“归园”,路上,我才看见“新安庄”外的景色,山坡上的修竹,冬日之光下的慵懒的田野和远山。车上,周墙的小兄弟小彭给大家发一套丛书签名,丛书是万夏出的,里面有回忆、诗歌集、照片等,还收有杨黎写的所谓的“第三代人”的访谈记录《灿烂》,完全是百科全书式的,但却漏掉了重要的内容。我感觉很不爽,因为遗漏的刚刚是关于“第三代人”发起最为重要、最为真实的东西!在“归园”时,我告诉万夏,他出的那套书,遗漏了“第三代人”真实起源,包括当时发起者成都科大(1994年并入川大)的北望、邓翔和牛荒,西师的廖希等。万夏意识到了,他叫我尽快把诗歌、回忆文章和照片发给他,他好收入这本《第三代人》丛书中。

忘却心中不快的是“归园”,园子是诗人周墙在据传是赛金花的旧宅上翻修、改建的,园子很大,精美而雅致,每一株花草和石头都有最好的安置,适合小憩、散步和写作。下午阳光很好,大家就那儿三五成群地在草地上晒太阳、拍照、聊天,亚伟几个,王琪博几个各扎一堆,争分夺秒地“斗地主”。然后,见到诗人李笠,一位修长、优雅、长发飘飘的诗人,像一个小孩放大版的导演张元,摄影家肖全(我们都是九十年代初钟鸣家的常客)。最迟来的是诗评家徐敬亚,他像一个刚从画室里出来的画家,匆匆赶来,他见到我手头的《第三代人》诗集原稿也很是惊奇,看来这位“第三代人”的摇旗呐喊者并不清楚发生在1982和1983年的事情。

快5点时,大巴又把大家拉到另一位诗人的“猪栏客栈”,一个典型徽式院落,这个时候大家才一本正经地开始莽汉诗人(Rough Men)“李亚伟诗歌朗诵会”,少君主持,会上亚伟和一位声音柔美的女士分别朗诵了他的组诗“河西走廊抒情”,然后,赵野、马松、万夏、李森等一席人相继发言。我也说了几句,大意是,与成熟的西方诗歌相比,现代汉语诗歌仍很稚嫩,还有巨大的空间拓展,而亚伟这首组诗表明,现代汉语的边疆又向外扩张了一大块,我还谈到这首组诗的三个重要的特质:有力的反讽,冷静客观的语调和实体的具象穿越。李笠后来告诉我,讲得很好。而我看来,那天下午发言精彩的是郭力家、70后诗人胡赳赳和一位80后诗人。我对力家一语破的气概折服。

晚上,大家又在“猪栏客栈”里品尝“杀猪饭”,酒和菜都很好,加上主人的周到很是温暖。饭后,大家又走路到另一个客栈,借助酒精和星光在乡间的道路上散步很有意思。然后,我们到了一个像过去农村大队队部的大房间里入座,房子的柱廊上刷满了六七十年代的标语,大家围坐在一起,观看本次活动的高潮——“第三代人”三十周年及“归园奖”颁奖晚会。晚会是由南北两大铁嘴野夫和郭力家对阵,再加上“长得像花瓶一样”但里面没有“花”(野夫语)的女主持,会场上笑声不断。尽管幽默搞笑,但发奖却正儿八经,无可挑剔。评奖委员会的评委是赵野、默默、周墙、李亚伟,亚伟是主席。“归园”主要奖项如下:

杰出人物奖,黄珂;美食奖,二毛、小宽;摄影奖,肖全;导演奖,张元;陶艺奖,甘道甫;纪录片奖,徐星;民谣奖,卢中强;传媒奖,陈朝华;批评奖,李少君;批评奖,朱朱;散文奖,野夫;翻译奖,李笠;艺术奖,邱志杰;小说奖,马原;诗歌奖,马松。

默默、赵野写的颁奖词准确,不落俗套。只是意外的是,点我的名,由我给诗人朱朱颁奖,尽管读过朱朱的诗,但却未读过其诗歌批评,一时语塞,真想马上借一下野夫的嘴,那时,借力家的不行了,因为他的酒已醒。

后来,少君建议读一下《第三代人》诗集上的诗歌,尤其是序言,《盲山》、《盲井》的导演李杨读了我当时的诗歌《讲个故事吧!》和北望的“第三代人”代序,也算回到这次黄山诗会的主题。赵野和海波还分别朗诵了赵野的诗歌《归园》,这也是顾彬翻译的德语诗集的名字。

晚会欢腾到半夜,大家在郭力家的指挥下高唱了《国际歌》。我们又按原来乡间小道,步行回到“猪栏客栈”。是夜,田野树影惺忪,天上星汉璀璨。路上,一阵悲凉掠过全身,想到三十年的消逝,还想到当夜少了两个人,一个是北望,另一个是远在伦敦的胡冬。

给诗人朱朱颁发“诗歌评论奖”,后站着的是野夫,坐着的是郭力家 
给诗人朱朱颁发“诗歌评论奖”,后站着的是野夫,坐着的是郭力家

 《盲井》导演李杨在朗诵邓翔的诗歌《讲个故事吧!》和北望的《第三代人》序

《盲井》导演李杨在朗诵邓翔的诗歌《讲个故事吧!》和北望的《第三代人》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