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反感被称星二代 张默:姜文是我的精神偶像

2012-09-28 12:58 来源:新京报 阅读

\

张默演完《让子弹飞》,精神气质大好。

  入行几个年头,张默说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快乐。

  其一是因为“星二代”的身份,曾经有一位影迷因羡慕他是张国立的儿子向他索要签名,张默说,“这个名字我要是签了,我就是王八蛋。”一直以来他都想摆脱被认为是靠父亲赢取了名利的“罪名”,他说,“这是我的痛苦,也是我爸爸的痛苦。”其二是因为深刻体会到了黄秋生说的那句“在内地拍戏,会死人的”娱乐圈现状。他说,每次自己都是带着充分的准备进入一个剧组,而最后都是抱着赶紧离开的心态完成,“内地的绝大多数导演,根本不懂戏。”

  对于七年之前发生的轰动一时的“打人事件”,张默在采访中一直称其为“那档子事儿”。他说,“那档子事儿”已经不是个事儿了,早已过去。而如今,他终于以一部《让子弹飞》(以下简称“子弹”)向外界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没有靠父亲的好演员。对他来说,尽管每月花3000多块租着房子,出门打车的日子并没有改变,但是他的内心,开始很快乐。

  【谈“子弹”】

  姜文就是我的精神偶像

  新京报:你是怎么得到出演“子弹”的机会的?

  张默:就像电影一样,在某一天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去见导演。我来回坐了8小时的车,与姜文见面后1分钟就定了。上一次见姜文还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成都做首映的时候。当时我还是个孩子,我妈带着我说这孩子特喜欢你演戏,给签个名吧。当时夏雨也抢过来主动给我签名,我心里还说夏雨你谁啊(笑),但是后来他拿了个威尼斯影帝,我觉得这签名还是有价值的。这次我去见姜文时还准备了一相机,当时就想着成不成也得跟他留张影。

  新京报:你是抱着追星的心态去的啊?

  张默:定下我之后危笑(编剧副导演和演员)跟我说,你一上来那劲儿就是小六子,因为你不是冲着导演来的,你是来看偶像的,跟小六子一样单纯。所以我能上这部戏跟我多年喜欢他是有关系的。知道我喜欢他到什么程度吗?以前当我因为一些事情树敌的时候,我会告诉别人,中国有一个牛哄哄的导演叫姜文,他就是这么做的,并且成功了,并不代表我就不能这么做。姜文就是我的精神偶像,你们不理解我就是不理解他。我还建议别人把姜文当成精神偶像,但是没人搭理我。

  新京报:“小鸿门宴”这场戏你的表演非常精彩,我能在你的目光中看到清澈。演偶像的戏有压力吗?

  张默:“小鸿门宴”拿胶片排练了一天,我估计我演了有50多遍。整场戏共拍了三天,这三天拍摄的胶片长度都够得上一部电影的量了。跟姜文合作不叫压力,叫享受。以前我跟导演的想法不同我会说出来,但是跟姜文拍戏,做演员的是不会怀疑他的。而姜文最牛的地方就是他很清楚,如果他要求演员照着他的方式去演,那么所有的演员出来就都是姜文。所以他会问我们你们要怎么演,怎么呈现小六子的义气,又偏可怜和单纯,那是你的事。这让你觉得演员很值钱。为什么所有的演员跟姜文合作都会high?因为跟这样一个导演交流的是脑电波。

  【说圈内】 多数导演伤了我的面子

  新京报:我印象中你似乎还没有为了一部戏如此兴奋过。

  张默:以前我的演戏经验多数是这样:一上车就开始催你,到了片场导演告诉你这个人说话你要看他,那个人摔倒了你要有个反应。其实导演想拍好戏,但是他一直都不知道,每当他用这种方式跟我表达时,他就伤害了我最单纯、最薄弱的一个面子———演员的面子。每部戏的开头我都是抱着充分的准备去的,到最后都是带着赶紧快点离开的心态完成的。如果一个演员只是一个会动的道具,那演员还有什么价值?黄秋生说在内地拍戏会死人,这是对的。

  新京报:所以你也不太愿意接受采访,即使是接受了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很叛逆。

  张默:你明知道那导演导得有多烂,你还得说这部戏有多么好看,这不是欺骗吗?我做不到在一种极不情愿的状态下,还像一些演员那样一见记者就high了,我也不愿意看到这些人那副嘴脸。演戏就是演戏,不能因为做一些活动和宣传而降低自己,还要去讨好别人,你的尊严都没了。

  新京报:这种态度就不担心会失去很多机会吗?

  张默:你说的这种机会会挣很多钱,但可能走到最后你发现丢了自己进入这个圈子最原始的目的。刚入行时我做过这种傻事,一天跑好几个活动,疯狂地见导演推荐自己,但是几天下来我就想自己抽自己大嘴巴。既然发现自己做不到,那就干脆不做了。

  新京报:不为戏,为自己也不愿意做宣传?

  张默:《金陵十三钗》里那几个演员因为发个微博就被开除了,真背。不过我想跟这帮被开除的女孩说几句话,现在很多年轻演员通过微博啊绯闻啊来炒作自己,不如用心把戏给演好了。演好了你再宣传,那叫上台阶,你没演就开始宣传就把自己给撂了,以后再想宣传也难。   【聊郁闷】 我不是靠老爸的星二代

  新京报:你曾经因为一个女记者问你是不是靠父亲而得到出演的机会时,与其发生冲突。为什么一提及你的父亲,你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张默:是因为一件事,我拍《济公》的时候有一个影迷找我来签名,说张默你是张国立的儿子,你好厉害,给我签个名。我就问他为什么我是张国立的儿子就好厉害?他是因为我有这样一个爸爸他羡慕我才找我签名,我觉得这名我要是签了,我就是王八蛋。我要告诉这个少年,以后你的世界观里,这样的人就厉害,会为这样的人低头,靠崇拜而不是靠自己,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在这之后我好好想了想,如果我继续跟我爸拍戏,那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我的成绩是我爸爸一分一分给我的,没有自己。所以今天你告诉我“子弹”我的表现获得了大家的认可,我非常开心,会让很多人觉得他们那么以为是错的,如果是一个全靠别人的人,是不应该这么累和痛苦的。

  新京报:这样想会不会太偏执?你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你是没有选择的。

  张默:其实这些问题我可以看得不存在,但我也能把这些问题看得极生气。不存在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社会就是这样,比方有一天我去扫大街了,别人会说你看张国立的儿子去扫大街了,真没出息。但是我较真这事儿是因为现在很多人说80后啃老族、90后脑残、富二代去泡夜店,这些事我都没干过,我在干的是靠自己的能力去演戏,起码应该鼓励这样的青年吧?

  新京报: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没有你父亲,你进入娱乐圈是不是还会有那么多部戏找你来演?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